赘婿:我大伯是皇帝(沈勤上官婉柔)完结版在线阅读_沈勤上官婉柔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叫做《赘婿:我大伯是皇帝》是“星下的凡”的小说。内容精选:【单女主 架空 爽文 微轻松 微推理】 沈勤意外跌入水中,刚好撞到脑袋,在上官婉柔地照顾下,醒来以后便回忆起当今皇帝是他大伯,他是秦王府沈擎天的儿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赘婿:我大伯是皇帝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星下的凡 角色:沈勤上官婉柔 经典军事历史小说《赘婿:我大伯是皇帝》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星下的凡”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沈勤出了赵家,一路到上官府,都笑呵呵。可悠闲地目光落到上官府大门,表情瞬间僵住,神情中有几分惊恐。顺着沈勤的目光,在上官府大门躺在摇椅上的女子,白洁无暇地小脸,看上去如紫兰花,高贵又精致,美的让人无限遐想。此人正是上官婉柔,可那双美眸中,闪过一丝怒火,手中的木棍有拳头大小,完全与淑女是两个概念。沈勤乖乖地跪在搓衣板上,心里那叫一个懊悔,百密一疏

评论专区

开局东京地爆天星:一般,只有点子有意思,后续很套路。 天道罚恶令:小李飞刀成绝响,一刀芳华震京华。好湿好湿,我哭了,你萌呢? 守望时空绽放时:那我来上柱香吧,鞭炮国家不允许就不放了! 赘婿:我大伯是皇帝

第003章 布庄拉的仇恨


沈勤出了赵家,一路到上官府,都笑呵呵。

可悠闲地目光落到上官府大门,表情瞬间僵住,神情中有几分惊恐。

顺着沈勤的目光,在上官府大门躺在摇椅上的女子,白洁无暇地小脸,看上去如紫兰花,高贵又精致,美的让人无限遐想。

此人正是上官婉柔,可那双美眸中,闪过一丝怒火,手中的木棍有拳头大小,完全与淑女是两个概念。

沈勤乖乖地跪在搓衣板上,心里那叫一个懊悔,百密一疏。忘记这位河东狮吼,还有后招。

“柔儿,我错了,事先没给你打招呼就出去玩,看在岳父的面子上,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沈勤立刻卖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能顶嘴。

上官婉柔的美眸用余光撇了撇,没有回答。还是悠闲地借着力,摇晃着躺椅,享受着清晨的阳光。

沈勤见状,主动将搓衣板放到一遍,一瘸一拐地靠近躺椅,伸出有些茧子的手,轻轻地摇晃着躺椅,时不时还给上官婉柔捏一捏香肩。

上官府的家丁和丫鬟看见,都是掩着嘴笑。

这偌大的府邸,也就这画面够和谐,也够热闹。

也不知过了多久,上官婉柔睁开了美眸,发现身边的沈勤竟靠在躺椅旁睡了过去。

上官婉柔白皙的小手,伸手欲要触碰那张看上去干净的脸,不知何时,突然惊醒了沈勤,很快缩了回去。

“捏肩都能睡觉,你今天随我去布庄看看,挑选几匹布做几件新衣裳。”上官婉柔起了身,轻声说道。

沈勤有点迷糊,听完后,立马来了精神。

“这呆子,脑子变得聪明,也没见这察言观色提高多少。”上官婉柔无奈地按了按额头。

上官婉柔出门,排场给足。

四名丫鬟,四名家丁,分别跟随在身后,还有两名护卫在前面开路,驱赶挡路的散人。

“我去,那不是上官小姐吗?自从沈勤做了上门婿,便很少出现在大街上。”

“上官家这排场真大,那么多家丁和丫鬟,真羡慕。”

“沈勤那穷鬼,真是好命,有了上官婉柔这等美人作伴,还有整个上官家做靠山,绝对在运星城横着走。”

...

沈勤跟随在上官婉柔两侧,传来了羡慕的目光,纷纷议论上官婉柔的美貌和家世,讽刺的最多的反而是沈勤的穷和好运。

以前,沈勤自卑的情绪上来,都是躲在上官婉柔地身后跟着,心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现在,沈勤的自信是由内到外,甚至大胆地并排与上官婉柔行走,那不安分的手竟握住了她。

这番光景,吓住了不少路人,而男同胞们一个个羡慕嫉妒恨啊。

上官婉柔被这一举动,惊地不知所措,美丽的脸颊红了些许,更是勾起了男人们的沉迷。

跟随在侧的护卫、丫鬟和家丁,一个个惊掉了下巴。

短短几个月的变化,这姑爷啥时候这么大胆,还有小姐竟露出小女人状态,这还是在家闹得鸡犬不宁的人物?

上官家的生意遍布整个运星城,布庄、钱庄、酒楼等应有尽有。

在整个运星城,与叶家并列为两大豪门家族。

上官婉柔等人进入布庄后,掌柜热情地带到二楼雅间,慢慢挑选布料,各式各样的丝绸,琳琅满目。

沈勤看了内心小小激动,挑花了眼。

“林掌柜,去把男士的布料也拿几匹过来。”上官婉柔有些醋意,脸上有几分不悦,淡淡道。

沈勤没注意到,连上官婉柔的声音变得温柔都没听出来,脑海里还是想着赵母那身破破烂烂地衣裳,穿了三年都没舍得换。

在布庄待的不长,上官婉柔命令下人带着几匹布料后,便带着人离开。

林掌柜心细,注意到这次自家小姐似乎对姑爷并未向外人所说的排斥和厌恶,看样子还有几分女人姿态,这倒是头一次见:“看来小姐与姑爷也不是表面的水火不容。以后得让小二机灵点,可别到处乱说,以免引来祸事。”

沈勤在回去的路上,还在盘算着布料的事,那么多布匹,婉柔也用不了多少,给袁阿姨带点去,应该不会察觉。

沈勤那双眼眯起,加上清秀的脸庞,看上去也能贴上俊俏的词汇。

上官婉柔见此,竟有几分陶醉,心里也不免地感怀起来。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开心。

是的,在上官家的日子,沈勤很少又露出自由自在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假笑和强颜欢笑。

母亲,这个词,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太大。

或许,他的心结会解开,从而接纳上官家入赘这个事实。

“当初,强留在我身边,也不知是对是错?”上官婉柔回想起往事,还历历在目,有些感伤。

在家里,沈勤一点都不老实,趁人不备,将新买来的布匹偷偷拿走几匹,偷偷藏起来。

丫鬟发现此事,禀报给上官婉柔。

上官婉柔只是瞪了一眼,丫鬟识趣地退下,此事便不了了之。

沈勤这位偷盗者还以为天衣无缝,智商堪比天人,洋洋自得。

自从赵母收到布匹后,对沈勤更加的感恩,一个劲地夸上官家体恤家丁,还让沈勤带话给赵小军,一定要好好伺候姑爷和小姐。

“小姐,姑爷将偷来,不,拿来的布匹送给了袁氏。这些天,跑赵家宅院,都比较勤。”家丁恭敬道。

“姑爷那边多派人手保护,三个月前的事,不要再发生,否则,你们知道后果。”上官婉柔冷冷道。

那名家丁吓得急忙跪在地上,重重地点头。

“什么?上官婉柔还和沈勤那废物公然在大街上秀恩爱?”一处宅院中,一名男子拍着桌子怒道。

“你们这群饭桶,叶家养你们何用?跟踪了这么久,连个废物都解决不了,甚至还拉着我女人的手。”

“公子,沈勤身后有高人保护,我们几次出手都被对方拦了下来。”跪在地上的仆人,一个个冷汗直冒,颤颤巍巍地说道。

“这件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把沈勤这祸害给我废了,不许再碰我的女人,他一个穷鬼,凭什么进上官家的门。”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