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国爱你不跪的模样呀)大鉴玉师热门小说_《大鉴玉师》完结版免费阅读

《大鉴玉师》是作者“爱你不跪的模样呀”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张建国爱你不跪的模样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一刀住别墅,两把刀开着跑车,三把刀就能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昆市 一家叫“满绿园”的玉石铺子前,张建国小心翼翼的贴上了刘箐箐亲手制作的宣传海报 然而,当他转过头去,看着那些夸张的广告语时,张建国还是忍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 “一把匕首就住在别墅里,这都是骗人的!” 就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穿着旗袍,身材火辣,面容妩媚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张建国,你再敢乱说话,我就让你坐牢”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大鉴玉师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爱你不跪的模样呀 角色:张建国爱你不跪的模样呀 都市小说小说《大鉴玉师》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爱你不跪的模样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切石机又动来动去,这次老师傅还精心挑了一块带石头。在他看来,这块石头很特别,不一般啊!老师傅把石头放到切石机上,切石机便开始运转了。可是,过了一会儿,老师傅发现有一个地方没有动刀。它是一片一片的,懂它的人知道出来通常情况下,即有绿色的。就是不知那绿色能达到什么程度

评论专区

十里坡剑神:段子小集合。每次不要多看,挺有意思的。 督主有令:作者啊,真是日你了,原主逼格那么高,写情节就不要那么LOW啊!你是反派大BOSS啊,不是都市小说啊! 巫旅:又长又臭的开头,没挺过去 大鉴玉师

第6章 大石头


切石机又动来动去,这次老师傅还精心挑了一块带石头。在他看来,这块石头很特别,不一般啊!老师傅把石头放到切石机上,切石机便开始运转了。可是,过了一会儿,老师傅发现有一个地方没有动刀。它是一片一片的,懂它的人知道出来通常情况下,即有绿色的。

就是不知那绿色能达到什么程度。

张建国真是头一次见那个人,所以不认得。

但伴随着老师傅们的行动,依然是一颗吊儿郎当的心。

王虎还是一脸鄙夷:“你们那块料很好,但就是一块死板!吃颜色!”

说完王虎又笑出声。

他还很自然地认真地端详着这块石头,正因为如此,王虎才会主动下注。

因为王虎心中却早已胜券在握!

张建国是怎么做到的?想到这,王虎也没有笑。

就是不待得意多时,张建国那声音就以惊奇、响亮。

“发货啦!上涨啦!上涨啦!"什么东西啊!

张建国眯起眼,虽看不清楚,但当老师傅把一块半球型石头扔到一边时,切面依然呈现。

这个绿色的切面看起来很像一个成年男人的脸,但是,它却有一点与众不同之处。

从切面上观察,边缘虽有裂纹,但中间并无伤口,即使,也是跳色!

用光一照就会发现绿色中又有黄色质感!结成一团。

同样是出棉的,但都是边,不会给翡翠造成太大的冲击。

不用说张建国,王虎却脸色发凉。

他看了看那块石头,狠狠地开了口:“完整地解开了。我倒想看一下,这块翡翠能放多少钱!”

大家听后不由愣住。

是的,就是出货到。我把翡翠放在一个小玻璃器皿里,用镊子轻轻将它从里面拿出来,然后放进清水里浸泡了一会,再放到阳光下晒一晒光就可以使用了。但遗憾的是,从中间剖开,并没有确保这块翡翠完整。

尽管品相不错,但如果太渺小,价值还得大打小闹扣掉!

张建国笑道:“呵呵,天不枉我!”

“快闭嘴吧!”王虎火了。

李峰此时的目光也都落到那块石上。

这个事关,真的很重要。

“我给你们打去电话吧!”“不行!

这下,现场几人死死盯住老师傅。

老主人也想不到,张建国会如此幸运。

他笑着开了口:“这下算是幸运了,只是不知对方能不能出来?”

张建国更笑着说:“反正即使这边出不来,但我还是赢了!”

“孩子,说话别满了!”王虎将手搭在王虎脸上,用手指着王虎的脸颊。“你知道我为什么输吗?因为你没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王虎点了点头。王虎脸色却很不好看,其实他内心也很明白,这次,就是自己吃亏。

只不过王虎之自傲自然不承认。

结果,当大家注视老师傅行动时,王虎竟然左顾右盼,结果谁也没有关注到。

于是,他径直悄悄地走开。

满绿居里,王虎气得火冒三丈,他一口一个“可恶的小兔化物,看爷如何收拾你!

竟然胆敢惹上自己的王虎,也不能怪王虎没有给满绿居留脸!

径直转身就走,临走前,也狠狠地瞄了眼满绿居大门。

这张建国是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

满绿居里,王虎正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聊天。

它们在这一刻,全被老主人手中的翡翠吸引住了全部目光。

已查明有货半已打开,一块薄片一块拳头大的玉,成色非常好,鲜亮欲滴的绿让人看着心里非常舒服。

“二水玻璃种的颜色有跳跃,虽只是跳跃一种颜色,但身价也上不去,真可谓开得不错。”老师傅指着一块黄的、红的、蓝的三种颜色的种带说:“这就是我给你介绍的种带。”“什么?种带儿?”“就是种带!老师傅笑着说。

这一开就把好货开走了,他还喜惶诚恐呢。

李峰更呆了,全然没回应。

但不久后,它又径直跳起来:“涨起来啦,涨起来啦哈哈,老子快起来啦!老子富起来啦!”

李小荷在这次大起大落中搞得整糊涂。

她才感觉到现在这些赌石的次数,真像坐过山车,一个心潮起伏,让她差点喘不过气。

此次上涨,不知涨幅如何。

这天挣20万赔掉10多万,号码对于李小荷而言跟个号码差不多,完全没概念。

王美丽同样吃惊,看了看那块玉,眼睛里同样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时李峰忽然冒出一句话:“主人,这个,这个还剩一半了!你继续开车吧!”

“是啊是啊。快点,继续开车!”王美丽还催。

真是这几率太少,要不很容易看到那么多好玉,如果能够多开一颗该有多好啊!

第二石开出的却有点不尽如人意,虽为同类型翡翠,但却毫无跳色之感,而尺寸虽较大,但裂则略多。

至于那个薄片就被彻底废掉。

李小荷与李峰紧盯着眼前的王美丽舔着唇刚问:“不知,两块翡翠值不值?”

“哼!大则20万,小则15万!”不久后王美丽仍然给了一个报价。

或者是石头太少,不然,这可**。

连李小荷自己都没有想到,这转眼间,以前赔的13万元都是这样回来的,而且还有很多!

李小荷的眼睛里全是激动,一颗心来更全放下。

光这块收入就有35万,够妈妈手术费!李小荷家在北京海淀区北四环外一个小胡同里,家里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李小荷,二女儿叫李小英。现在李小荷已经是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想到这里李小荷很兴奋。

““那好吧,按你们讲的价,直接清算吧!王女士在电话里一边给自己打电话,一边对李小荷说,“你来吧!”李小荷放下手中的手机,立刻来到了她的办公室。王女士是北京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李小荷满心兴奋地推开手中翡翠。

王美丽见了也很高兴,"好吧!

毕竟他现在非常缺钱,趁王美丽会派人去拿钱时,李小荷也打电话给大夫,请大夫安排做手术。

张建国看了这样的场景,有颗心才慢慢落了下来。

事情已经过去。

他看李小荷这么开心,心里自己就乐开了花:“好极了小荷!”

“感谢建国!”张建国握着李小荷的手说,“是我给你们带来了福音!”“真的吗?你又要去部队啦?”李小荷笑道,“我还没结婚呢!李小荷好高兴,直回头,径直抱着张建国。

女人的身体轻轻一颤,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嫩滑软软的身体就这样贴在身上,头一次张建国觉得有点口干。

“小荷!别闹了!”李小荷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张建国。张建国的手插到裤兜里,没有说话。李小荷有点担心:“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张建国潜意识里想推李小荷一把,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脖颈上却忽然润**,温液体滑了下来。

就是泪水。

张建国也只能这样抚慰地拍着李小荷瘦弱的背脊:“嗯,嗯,已无大碍!”

“感谢建国!”李小荷略显尴尬。

松开张建国的手,李小荷满脸是红,红眼抹泪,一脸尴尬。

刚才她还不知何故,竟然这样抱着张建国。

张建国是个温香暖玉型的男人,而且是个很有情调的男人。

这些年,只有李小荷一个女孩对自己怦然心动,但两个人,不要说任何亲密无间的行为,这类行为,却从不曾发生。

但不知为何,总觉身后凉意袭人。

张建国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结束结束,忘记小舅子依然存在。

张建国内心懊恼,尽管表面上有点不好意思,但他仍说:“现在钱儿都凑齐了,赶紧上医院,伯母做手术是很重要的!”

““好的,谢谢!李小荷留下的只有感谢。

她望着张建国不知为何,总以为眼前这个张建国形象,似乎一下子变得很高。

张建国补充说:"这一次你也情势所迫,但过后,还不打赌!”

“哼哼!不是赌钱吗?”李峰根本听不进去。

特别是亲眼看见这次暴富后,其心早活络。

““可那不过是你倒霉,倒霉怎么办,放你妈一条生路吗?

“你不要以为只有自己才幸运,这世上,任何幸运都不是必然的”。

“十赌九败,真正能够赢钱的也只是些大人物,不知有几个赌石这条道路上输得倾家荡产呢!”

“不要说几十万。上百万上千万,如果输了,就一个无底!”

张建国严肃地说。

他就是这么说。

王美丽却狠狠地抽了张建国一耳光:“你浑浑噩噩地干啥!”

说完就更多了几分烦躁。

毕竟,张建国这句话咋一看,就是拆掉了他店内的台。“老板,你看我这台子多不漂亮啊!”王丽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一个布娃娃往台上一甩。“你把台子给他扔了吧?王美丽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张建国脑后被重重地一击,低垂着头却捏着拳头。

王美丽打了一个圆场:“你可千万不要听到他胡言乱语,这块赌石呀,说穿了是一个看好运气的家伙,这个好运气,自然会涨起来。倒霉,我们可不能呀你说对不对呀?”

“今后如果你还要玩的话,请你尝尝手气,咱们满绿居的,有些好石多磨啊!”“哦,我知道了……”王小姐说着拿出一个绿色的盒子递给王美丽。“这是什么?是石头吗?”王美丽好奇地问道。“是呀!王漂亮笑着说。

话语间充满诱惑。

如此数语,让已尝到甜头李峰又怦然心动。

可他还没等多说话,便被李小荷一把拉住。

毕竟目前主要是亲妈生病了。

与张建国告别后,两人便出发。

看到有人要走,王美丽更鄙夷地看着张建国:“不是踩狗屎运吗?也好意思给人家指个脸,我呸!”

想到险些被张建国搅得店内一片混乱,王美丽内心是不满意。

直接命令道:“还不快收拾吗?那几块石头,就好帮我搬回来吧!如果磕磕绊绊,一条性命也赔不起!”

说罢便径直走人。

商店里有很多人亲眼目睹过这样的场景,大家自然认为张建国已经走上狗屎运。

同样,如果张建国真能赌石的话,真可谓眼见为实,早把这100万还上,哪还来这当牛做马、任人摆布?

张建国咬紧牙关没有开口。他说:”我是一个赌徒。“张建国告诉我,他不喜欢赌博。”那是真的吗?“我问。他笑着回答。”我不是在和他们赌。他很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但他实在不想碰赌石。

再不想。

眉清目秀地把原石全部搬回原处,重新开始整理现场,身边人更像看戏似的对他嗤之以鼻,但张建国内心却少有轻松。

心中之闷却丝不短。

赌石成了许多千万富翁们的爱好。可是,他的赌法却很简单。就是在一块石头上打几个洞。你看,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呢?"我就喜欢玩这种游戏!""那你怎么知道呢?哪还拿你这家伙鄙视?

但他并没有接触赌石,起码此后没有。

张建国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叫你来吧!

等忙碌过后,天色早已经暗下来。看看时已是11点。

关好店门后,张建国便这样拖累地出门了。

今天折腾得真是狠。

但刚出门没多长时间,一大麻袋便被直接套住了,张建国甚至没办法抵抗,只感觉眼前一紧,然后,拳脚相加。

“这个孩子很硬,竟然什么也不说。有的人冒出了这样的话。

“可是谁让他冒犯不起?”“我不喜欢他!”“那就把他打死吧!”“好啊,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家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可最后还是没能奏效。另一个说,嬉皮笑脸,但出手一点也不轻率。

张建国咬文嚼字的人!

到底是什么人啊!

那几个人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根棍子又把张建国狠狠地揍了一棒,然后就蜂拥而散。

张建国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还被打了一个洞,身上的衣服也被打烂了一半以上,身上还穿着一个用绳子捆起来的大袋子。

全身疼痛,面前更有金星冒出,面颊发红,一抹抹脑后,有鲜血残留。

身体上的伤口不严重,张建国却无心去查。

王虎说。

肯定就是这个人!

张建国像行尸走肉似地往家里跑。

尽管他真想赶过来向王虎讨一个说法,但他张建国也无法做到。

其他不说了,亲妈也可以在家里等他。

“可恶的王虎!我迟早总有一天会把场子给找回的!”张建国磨牙。

然后晃晃悠悠地回家了。

虽已夜深,但家中光线还很明亮,张建国老远便看见温暖的黄灯,心微微温暖。

他瞎了眼的老妈妈看张建国这样回去,想说点啥,终于轻轻叹了口气:“建国,全靠妈妈无用呀!”

“妈妈,请您放心吧!我很好!”张建国无奈地咧嘴笑。

但由于涉及了伤口,让那个笑显得更不好看了。

此举更让张母泪如泉涌。

然而,是谁使她们贫穷?他们可是没办法,到了想干啥干啥的时候。

张母叹了口气,但却死死抓住张建国手腕说:“妈妈,妈妈帮您上药吧!”

“妈妈,其实我很好。”张建国紧紧握住母亲的手说,“我是在妈妈的陪伴下长大的!”张建国的泪水夺眶而出。“你是怎么啦?怎么哭得这么伤心?”母亲问他。张建国那颗冷寂已久的心顿时软了。

眼前这位亲妈,瘦骨嶙峋,腰佝偻着,整个人看上去很老态。

可谁会想到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长者其实也只有50多岁。

张建国的父亲是个"赌鬼老爹",他和母亲有很深的血脉关系,所以张建国从小就很受宠爱。

张母一边给张建国包扎伤口;张建国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妈妈,我要哭了!"张建国的声音嘶哑得很厉害。"哭什么?"张母问。"妈妈……你怎么了?边包扎边流泪又不自觉地滑了下来。

自张建国来m上班后,总要不时带回满身伤痕。

但必须要说这一次伤害,最严重。

还好母子俩虽然生活比较贫困,但也是因为张建国老是挨揍,一家人也算备足。

等全部包扎完毕后,张母难上加难,忽然说:“建国,要不得,我们不要在那做了。成不成?”

“妈妈,说我没问题,这一次我无意中摔了一跤,没错,妈妈,您肯定猜不透今儿个我见过什么人吧!”

张建国赶紧把话岔开。

没有为柳箐箐打工也在考虑中。但只能考虑。

正如柳箐箐所说,在其他方面,自己是一辈子节衣缩食,怕是还不起这100万欠款。

现在他已经到柳箐箐店里打工了,尽管说拿到手里的薪水已经剥削得所剩无几了,但起码可以勉强支撑起他和妈妈的日子。

只是前途,是暗淡无光。张建国出生在一个贫穷而又不幸的家庭里。母亲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父亲也因癌症离开人世。父亲留下了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张建国是父亲惟一的儿子。张建国当然不想让这些个债落在妈妈头上。

好说歹说终于让张母消除了这个想法。

一顿非常简单的饭菜,无非就是馒头和咸菜。

张母吃完之后,就把那只大缸里的那只大缸洗干净了,然后把那只缸里的那只大缸里的那口大缸洗干净后,再把那口大缸里的那个大缸洗干净,最后把那口大缸里那只大缸的那只缸洗干净,然后再把那口大缸内的那只缸也洗干净。

张建国内心更有触动,在昏暗的光线中,他这样望着妈妈。

他忽然开口说:“妈妈,请您放心吧!我会让您生活得很好的!”

“啥好天气呀!”张母抹着混沌泪水不紧不慢地走着。

“任何美好的日子都比不上自己的日子。

“妈妈,我也会想办法,我早就想过了,以后就找份兼职吧,以后...”张建国为逗乐张母。

眉飞色舞地说。

看到张建国这个样子,张母才稍稍放下一点心思。

张母知道,张建国的伤是很重的。张建国说:"妈妈,我今天要做个手术。""什么?你不好好吃饭吗?"张母边说边用手摸着他的脸,说,"是啊!虽没再说话,但看张建国遍体鳞伤,张母心中是阵阵钝疼。

张建国并不固执,回房间。

月光从车窗射来,但张建国却在全身钝疼中彻底睡不着觉。

如今所发生之事,不由又浮现脑海。

李小荷就在他的帮助下,从1万直接挣了十几万。

只好算是幸运。张建国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了。

只需要自己赌几下,无非就是100万,哪怕只赌一次,赢到一大片,那这些个债自然没有。

即使,多花钱也可以说是为了让自己跟妈妈生活得好一点。

但这一刻,全身的疼痛却提醒张建国再也无法持续。

今天只是无意中打赢了王虎并被王虎派出去。

这以后怎么办?自己胜利还可以,但失败又如何?

张建国由不得全身打寒战。他终于无声地摇摇头。

把继续赌石头的想法抛诸脑后,毕竟现在这个原本是赶鸭子上货架的日子,处境特别,仅此而已。

次日来到店内,张建国花花绿绿的脸庞得到很多关注。

“唉!张建国!今天没看见。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你看我的腿还没好呢!”张建国边说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膝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你腿疼吗?”“没事吧!

柳箐箐伸懒腰出去,看到张建国不由大吃一惊。

一张俏脸充满迷茫,一双双眼角上翘的凤眼眼波流转。

扭着腰肢走来,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嫣红小嘴微张着:“你这个脸色是不对称一点的,算起来快走后边儿吧!”

“这个一扔就丢,下次还得吓着客人,昨儿个就开了个两块好料,今儿来者不拒!”

柳箐箐脸上露出厌恶。

张建国心里也清楚,如今他的脸色有些看不清了。

张母说:"你看,张建国这脸长得挺好看的呢!他的脸都是用红药水和紫药水涂抹过的。

整张面孔,不就是看上去红的、蓝的、活的像唱戏的吗?

想到这,张建国心中也有几分烦躁。

但他仍低着头走向商店。

他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

在他看来,这个m,可少了一些值得自己上心、关心。

因为不需要关心,所以不需要太多的关心。

看到张建国走进去,商店里那几个女孩都在说话:“张建国啊,还过来给我挑石头呗!”

“是呀!这个挑三拣四的人,不能放过你!”

“我没有打赌。”张建国就是非常固执地过来这样说。

王美丽听后也不由冷笑道:“你这几丫头,心很野对吗?自己张建国只是个幸运儿。”

“原来是想看看他的丑态!”

有那个年龄很小、内心无法隐藏的话、嬉笑着。

而且话锋一转,人们就会不自觉地捂住嘴巴笑。

大家终究还是有同样想法。

人家不认识张建国他们还有不会认识的吗?

张建国就是个奴隶和废物。

柳箐箐倒是真不知这茬,昨儿到顾客那里一看,才接到信息,店内开有两块好料,但没人告诉是谁家的料。

如今,听听店子里的人说,这块料子被张建国挑走了?

“张建国,你给我过来!柳箐箐抬高嗓门,大声喊。

张建国脑袋不回,无论如何要受到柳箐箐的好侮辱,这个他听命于不听话,毫无意义。

“张建国!”柳箐箐显然有点烦躁。

又如,柳箐箐虽不过一介女流而已,但能够在这样的地方支撑起一家老小m来,天生就有一定的手段。

也是第一次,别人不买自己柳箐箐账。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