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心:沈总他蓄谋已久)纪月叶沈停云_纪月叶沈停云精彩小说

纪月叶沈停云是现代言情小说《一见倾心:沈总他蓄谋已久》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叶苍泠”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1v1甜宠】 纪月叶没想到会在五年后再次遇到沈停云 昔日的富家千金如今一贫如洗,对方却贵为沈氏集团的掌权人 酒店里,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原以为他们之间是纯粹的利益交换,不曾想竟是那人的蓄谋已久 晃着手里的红本本,纪月叶看着沈停云:“不愧是沈总,果然套路深” 沈停云一脸坦然:“套路用得好,抱得美人归”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一见倾心:沈总他蓄谋已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叶苍泠 角色:纪月叶沈停云 热门新书《一见倾心:沈总他蓄谋已久》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叶苍泠”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你练习完了?”纪月叶刚把小提琴放回琴盒里,听到这个声音,她惊喜地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多日没见的人。“沈学长!”纪月叶自然而然地对着沈停云流露出笑容。沈停云点了点头,往里面走了几步,重复之前的问题:“练习完了?”纪月叶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我们刚练习完,学长你要用琴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不用。”沈停云拒绝得干脆,“你有时间吗?”“我?”纪月叶不解

评论专区

救世主都是美少女:鲍鱼出品 就是老是拖稿 韩国之飓风偶像:稍后可以详推下 无限体验人生:粉丝跪舔文,·想对这些写韩娱华娱美娱的作者大吼一声,你特么能不能只舔不跪!!! 一见倾心:沈总他蓄谋已久

第6章 沈氏集团的三公子


“你练习完了?”

纪月叶刚把小提琴放回琴盒里,听到这个声音,她惊喜地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多日没见的人。

“沈学长!”纪月叶自然而然地对着沈停云流露出笑容。

沈停云点了点头,往里面走了几步,重复之前的问题:“练习完了?”

纪月叶迟疑了一下才开口:“我们刚练习完,学长你要用琴房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不用。”沈停云拒绝得干脆,“你有时间吗?”

“我?”纪月叶不解。

“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练习合奏。”沈停云说明了来意,然后看着纪月叶,等她做出回答。

纪月叶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倒是姜梨梨抢着回答:“我们还有事,怕是不能陪你练习了。”

说完,姜梨梨拉着纪月叶就走,再不去多看沈停云一眼。

纪月叶被拉着手腕不好挣脱,只好对沈停云点头致歉,跟着姜梨梨走出了琴房。

“梨梨,你先松手。”被拉拽着走了一路,纪月叶手腕发疼,眉头也皱了起来。

姜梨梨这才松开了手,一声不发地站在墙边,肉眼可见地在生气。

“你怎么了?”纪月叶不知道什么事情招惹了她,好端端地怎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

“你还问呢!”姜梨梨的声音很是尖锐,“那个什么学长,莫名其妙地冒出来,莫名其妙地要和你合奏,鬼知道安的什么心思!”

其实惹姜梨梨生气的原因还有一条,那就是两人聊天的时候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不过当着纪月叶的面,姜梨梨肯定不会这么说,而是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了那位不速之客。

“梨梨,你误会学长了。”纪月叶解释,“学长他虽然看上去很高冷,不过是个很好的人,之前你处理家事,是他陪我练习的。”

“他陪你练习?”姜梨梨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的意思是,你早就准备了后招,随时可以把我换掉?”

“不是这样的!”眼看误会越来越深,纪月叶着急了,“我和学长也才见过几次,那天是碰巧才和他合奏。”

为了让好友相信,纪月叶干脆把那天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姜梨梨听完,气是消了,却被勾起了另外的情绪。

“你说那位学长他叫什么?”

“沈停云,停云落月的停云,还挺文艺的是吧。”

与纪月叶的文艺情怀截然不同,姜梨梨紧锁着眉头,神色看起来很是凝重。

“怎么了?”纪月叶不懂姜梨梨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肃。

姜梨梨酝酿了好一会儿,试探性地问:“你知道这个沈停云的来历吗?”

“我知道他在读大三,是学钢琴的。”纪月叶回答。

“不是这个!”姜梨梨有些焦急,“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

“我到底应该知道什么?你就别卖关子打哑谜了,直接告诉我好不好?”

“那好,你跟我过来。”姜梨梨谨慎地看了一眼周围,确认隔墙没有耳朵后,拉着纪月叶到了教室外面一个隐秘的角落。

“我入学的时候听过很多关于这个沈停云的传闻。”姜梨梨的声音很轻,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左瞄右看,好像她即将吐露的是什么惊天大秘密。

“这个沈停云是沈氏集团的三公子,不过他和他的两个哥哥不一样,他是私生子!”

“啊?”

与姜梨梨预想的不同,纪月叶没有显得很惊讶,反倒是一脸茫然。

“你不会是已经知道了吧?”姜梨梨对两人的关系有了更多猜测。

“没有,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纪月叶的确不知道沈停云的身世,甚至不知道所谓的沈氏集团究竟是多么庞大的商业帝国。

姜梨梨看她的样子不像作假,便继续说:“虽然他是沈家三公子,不过沈家的产业怕是分不到他的手里,不然他也不会学什么音乐,摆明了就是要养个风花雪月没有实权的公子哥。”

“这样啊。”听完这些,纪月叶的情绪仍旧没有太大的起伏。

“你这是什么反应!”姜梨梨火气上来了,“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提醒你离那个人远一点,这种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不是随随便便能招惹的!”

“我也没想去招惹人家啊?”纪月叶一脸无辜,“我和学长真的只是偶然认识的,而且别人的私事我也没想着去打探。”

“那你现在是怪我多话咯!”姜梨梨用力地跺了跺脚,无处发泄的火气在胸口乱窜,燥得她额头都冒出了热汗。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事先不知道你要说的是这些。我想说的是,我们到底是局外人,随随便便评论其他人总归是不好的。”纪月叶向来不喜欢在背后指点别人,这次也许因为对象是沈停云,她下意识地想去袒护,不曾想因此惹恼了好友。

姜梨梨憋了一肚子牢骚话没说,可纪月叶摆明了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无奈之下,姜梨梨只好咽下这口气,将满腹怨气带回了宿舍。

舍友今天都不在,宿舍空荡荡的,姜梨梨坐在书桌前,越想越来气,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明明也在听八卦,装什么善解人意的圣母!

自卑、不甘、嫉妒......

翻涌而来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将她淹没。

姜梨梨狠狠地锤了下桌子,全然不顾自己那双弹钢琴的手。

晚上还有琴行的打工,姜梨梨舍不得请假,红肿着眼睛去工作了。

“你好,你是叫姜梨梨吧?”推门而入的是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子,浓妆艳抹之下的面容格外艳丽,看得姜梨梨有些发愣。

“你是谁?”姜梨梨不认识这位女子,父母也没什么有钱的亲戚。

女子笑着递上一张名片。

姜梨梨接过名片,比起名字更先引起她注意的是女子所属的公司。

和范相海的一模一样!

“你是.......范太太?”

闻言,女子笑着摇头。

见她摇头,姜梨梨再将女子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答案呼之欲出,却又故意藏匿。

“你几点下班,我请你吃夜宵?”女子笑着邀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