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暗恋我)宁萱林温泽热门小说_(学长暗恋我)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学长暗恋我》是由作者“摇摇欲睡”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宁萱林温泽,其中内容简介:【甜美迷糊小仙女&腹黑心机温润男】 宁萱见林温泽 第一次他扮鬼 第二次他发传单 第三次他摆路边摊 听闻林温泽公司资金周转不开,欲尽绵薄之力的宁萱经过一晚思索,耍了“心机”搬到他公寓 不曾想,越帮越忙 从此,她总能在各种场合偶遇“兼职”的学长…… 当林温泽被传出被白富美“包养”的花边绯闻时,宁萱终于忍不住了 宁萱:“学长离开她,我养你” 林温泽:“好啊!” 做好被拒的她迷糊,‘说好的用情至深?’ ‘说好的内心白月光?’ 之后无意间,宁萱见他扑克牌一样的房产证,各式酒店,度假山庄 她又迷糊了,‘说好的资金周转不开?’ ‘说好的需要人资助?’ …… 许久许久,于林温泽书房翻出她遗失学生证,档案袋,宁萱方明白 原来,最先图谋的人——是他 【阅读提示】: 1.男女主小时候认识,男主为了女主受过伤,女主摔到脑袋不记得了,不是失忆!!! 2.前期男主温水煮青蛙,设局诱其深入,后期隐藏身份暴露会掉马 3.家庭和性格影响,男主因手伤会自卑!!!女主会治愈他,是他的救赎 4.非十全十美人设,介意者勿入,谢谢!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学长暗恋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摇摇欲睡 角色:宁萱林温泽 热门小说《学长暗恋我》是作者“摇摇欲睡”所著。小说精彩片段:“求求你,放过我吧!”漆黑阴森的狭窄密闭空间内,娇弱甜怡女孩眼神惊恐,小巧容颜,脸色煞白,无意识瞟到那张狰狞诡异的面孔。慌张地连连后退,错乱的脚步交杂颠覆,导致她一个不留神,绊倒坠落,摔坐在地。来不及顾虑身体上疼痛,女孩儿明媚双眸紧合,避开般掩盖住视角,惶恐不安趴跪在地上,开始一点点,躲挪到深处角落。直到迁移不动,她才休止停下。整个身体缩成一团,细瘦双臂颤抖,环抱双膝,卑微怯懦歉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评论专区

火影之最强:火影忍者同人,偏暗黑,可看。 奸臣之女:出现男主后,女频文的特色愈发显著了,经常性中二+不时花痴。战争剧情的描写喜欢看男频的未必会喜欢。然后。。。在那种医疗条件下。。。女主生了四胞胎。。。 大教皇:实际上是大半本小白文, 一目十行看起来还不错 ,但是只要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本书很多地方都没有逻辑和合理性,这都不是毒点。毒点在于每个章节都在拿着西方背景来写中国古代低龄版官斗…简直是… 学长暗恋我

楔子“鬼”的温柔


“求求你,放过我吧!”

漆黑阴森的狭窄密闭空间内,娇弱甜怡女孩眼神惊恐,小巧容颜,脸色煞白,无意识瞟到那张狰狞诡异的面孔。

慌张地连连后退,错乱的脚步交杂颠覆,导致她一个不留神,绊倒坠落,摔坐在地。

来不及顾虑身体上疼痛,女孩儿明媚双眸紧合,避开般掩盖住视角,惶恐不安趴跪在地上,开始一点点,躲挪到深处角落。

直到迁移不动,她才休止停下。

整个身体缩成一团,细瘦双臂颤抖,环抱双膝,卑微怯懦歉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我身上真的没什么……

可以让你图谋的……”

晶莹泪花落下,女孩儿哭噎。

可悠长遥迢通道的外侧,凄凄怵目绿光阴影笼盖中,自始至终,仅露着半张夺魂惊心的人皮“鬼魂”,却并未悬空飘逸靠近。

粗略窥去,它血乌厚重红唇,溢满鲜血,裸现暴露在外,参差不齐的龅齿,鲁莽狂野,裂痕丑陋眼珠子尾角,翘向太阳穴那么高。

死白面皮寂寥毛悚。

所见之人,无不胆寒发竖。

但漫长煎熬时光过去,那厉鬼始终如泥木雕般的耸立陷于原地,像是在等待什么。

好像……

默默候等女孩儿抽抽嗒嗒,哭累了,情绪平复寥寥。凶残鬼怪,适才悄悄冥冥挨拢。

一会儿之后,它与她。

半步相隔近在咫尺,却又保持遥远距离。

危险气息无声逼袭,幽冥阴影笼罩,女孩儿有点崩溃,惶恼悲愤,“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我真是不小心打到你的,我……”

“我知道。”

似辉光冰莹星星坠入幽蓝深海,温泽润哑嗓音娓娓绕梁入耳,低磁动听。

懵然,女孩儿羞怯又微恼质语戛然而止。

这是鬼吗?还会说话??

而且、居然很好听!!!

或是凝女孩儿未施粉黛,白皙小脸上挂沾晶莹泪珠,可怜纤弱,白粉敷墙的“鬼”,用他那未曾玷染尘灰修长手指,递上一张纸巾。

和声提醒道,“擦一擦。”

“啊?”女孩儿迷糊。

耐心,觎她呆愣,“鬼”再次将漂亮俊美长手伸了伸,使纸张靠的更拢。

犹豫试探,女孩儿内心一阵挣扎纠结后,她抖抖嗖嗖接过,就着纸巾抹掉泪水。

“我带你出去。”

睨她处理好,状态也已恢复,“鬼”耍戏灵异术法,变幻出了根细长木棒,意欲明确,方便女孩儿扯着行走,牵引她安全离开。

顿时,犹如拨开云雾,一种奇幻玄妙感,从神识冒现,女孩儿以为,温柔细致“鬼”,丑陋皮囊之下的赤忱灵魂与这假面不符。

倘若他能卸去涂抹厚重的白粉,幻化而露,也该是清隽和云般面庞吧!

行走着,曲折通道蜿蜒,低沉嘶吼声隐隐作响,瑟凉阴风幽然灌浸,恐怖氛围笼罩。

沿隔长条木棍,以它相隔。

女孩儿和“鬼”,一前一后。

仿佛救命稻草似,女孩儿小手死死拽抓,不经意前进间,折腰俯首的她,不小心瞥瞅到地上随手弃丢,半截血淋淋手臂,惊呼半蹲。

惊吓声一出,缄默的“鬼”瞬间止步。

转身迅速,逐抱膝女孩儿躲闪目光探去,温柔“鬼”一脚将坏东西踢开。

随后轻声安慰,“不怕不怕,假的。”

一边被悦耳沐泽嗓音哄着,一边聊以**,女孩儿深呼吸两口,拍抚着胸脯调节,而后低低轻轻,“嗯。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我不怕我不怕。”

可能计数器也屡不清女孩儿到底自我打气着言了多少来句,但总归,她的岌岌可危心理建设,终于修修补补,勉勉强强重铸。

鼓励加油,女孩儿憋住一口气。强迫自己仰起头,继续尾随着摸索前进。

狭窄幽暗通道,困难重重。

弱小女儿像极了一个刚进入新游戏菜鸟,畏畏缩缩,怕东怕西。

而一开始吓死人的“鬼”,则充当大神角色,在剩下九九八十一难中,无所畏惧,斩妖除魔,带领着她安然无恙行进。

可是,即便温柔“鬼”再无形中照顾着小女孩儿,小心翼翼,慢慢吞吞绕圈挪步,却终究,于不远前方,亮光露白,到达出口。

快结束了……!

快结束了!……

温柔“鬼”及女孩儿心里同时一讶。

恍然,女孩儿不敢低垂,昂得高直的头,忽地冉慢低下,轻盈如柳絮欲扬的雪白杏眼,微收微敛,淡淡含拢,平视着凝望。

一米之外,明亮空旷位置。

白茫茫亮光射透过黑暗,溜进狭窄幽廊,划越出不规则如雾如雪似,层层叠叠银辉。

在近于咫尺处。

辉丝笼罩温泽“鬼”轮廓,黑与白分明,亮与暗交织,他清瘦卓越形影,扑朔且明晰,一面单薄,一面轩昂。

既拥有磐石般稳然,又藏松竹般挺拔。伟岸的,像是星野弥漫的阿拉斯加海湾。

诉满了遥不可及,苦尽甘来。

鬼使神差睹注,女孩儿内心像是被施了一场法,静无声息,波泛涟漪,深深的堕入泥潭,困陷起雾,温和沼泽。

光年的脚步悄悄迈挪。

从指缝端溜逝。

待劫后重生女孩儿,探见烁耀白炙灿光,穿越黑暗,着急的朋友们失而复得涌迎,一转眼,那抹温泽,如梦一样,消弭无踪。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