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行俭林黛玉(我在红楼考科举)最新热门小说_(我在红楼考科举)完结版阅读

裴行俭林黛玉是古代言情小说《我在红楼考科举》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十三月的天”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落魄编剧周飞白穿书红楼变成宁远侯爷裴行俭,为了兴旺家族努力考科举,目标是三元及第偶然得知这竟是红楼世界,本不打算卷入剧情,结果启蒙师傅竟是原著中从未出现过的贾琏舅舅!!! 为助师傅查清贾琏生母亡故真相,小裴下扬州,入金陵……拜林如海为师,救了早夭的林弟弟,揭破了贾家二房的阴谋,最终保住林家、护住贾家大房,让林妹妹快活成长,贾府三春各有好去处,宝钗也实现青云志…… 至于小裴自己,重活一世,他心里仕途为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在红楼考科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十三月的天 角色:裴行俭林黛玉 热门网络作者“十三月的天”的新书《我在红楼考科举》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转眼间,已到了初五大朝会的日子。宁远侯府上上下下都做好了准备,裴母是从夫的一等诰命,裴行俭是侯爵,按礼制男女是需分开觐见,但考虑到裴行俭尚且年幼,所以此次进宫,他可以随母一起先去长春宫觐见皇后,然后在长春宫等候皇上召见,若皇上无旨意,便可出宫回家了。入宫的马车内,裴母拿出一块糕点,对裴行俭说道:“俭儿,向来臣子入宫觐见,是不能随意吃喝的,万一觐见时想如厕,那可没地方给你用,所以一般大家都不会吃东西。你年纪尚小饿不得,先吃块糕点暖暖肠胃,但水是不能喝的,知道了吗?”裴行俭点点头,然后接过糕点,一点点掰碎吃下。裴行俭对于皇宫没什么向往,前世他做编剧时,为了取材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宫殿都跑了个遍,还有那些大导斥巨资修的影视城,溜出来比一比,说不定这皇宫都比不过

评论专区

妄人朱瑙:虽然一开始感觉很好看,但是不知道咋了,看完前面之后一中断,后面就不想追了。没有追的**,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现在真是很难找到想看完的文了。 逆天邪神:写个白爽文还要整文青??火星引力是卖号了,还是请人代笔了?要是是自己写的,那只能说婚姻是写手的墓地。。明明定位就是yy后宫读者,非的整文青。祝,早日扑街 奸臣之女:穿越,主角爹是亮点 我在红楼考科举

第5章 初入皇宫前程落定


转眼间,已到了初五大朝会的日子。

宁远侯府上上下下都做好了准备,裴母是从夫的一等诰命,裴行俭是侯爵,按礼制男女是需分开觐见,但考虑到裴行俭尚且年幼,所以此次进宫,他可以随母一起先去长春宫觐见皇后,然后在长春宫等候皇上召见,若皇上无旨意,便可出宫回家了。

入宫的马车内,裴母拿出一块糕点,对裴行俭说道:

“俭儿,向来臣子入宫觐见,是不能随意吃喝的,万一觐见时想如厕,那可没地方给你用,所以一般大家都不会吃东西。你年纪尚小饿不得,先吃块糕点暖暖肠胃,但水是不能喝的,知道了吗?”

裴行俭点点头,然后接过糕点,一点点掰碎吃下。

裴行俭对于皇宫没什么向往,前世他做编剧时,为了取材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宫殿都跑了个遍,还有那些大导斥巨资修的影视城,溜出来比一比,说不定这皇宫都比不过。

裴家住在皇宫东面,所谓东贵西贱,不过两刻钟便到了宫门口,裴管家和守门将领核验过身份后,裴母便带着裴行俭下了车,身边只带了一个梧桐。

历来臣子进宫,马车都只能停在宫门外,剩下的路只能步行,只有十分荣宠的臣子才能坐马车进到太和殿,不过这类重臣下场也都是不太好罢了。

裴母吩咐完裴管家,便牵着裴行之步行进宫,梧桐紧随其后。

此时天蒙蒙亮,深宫路长,裴母生怕裴行之穿的太多摔倒了,她今日也是按品大妆,头上的冠子极重,身上的衣服也是需要她挺直脊背才能撑起来的,现下牵着裴行俭走,两人步子不一,没一会,裴母便走的有些累。

梧桐见状,立马上前扶住裴母,轻声询问道:

“夫人,要不要我抱着小侯爷走?”

裴行俭耳聪目明,立马抢答道:

“母亲,梧桐姐姐,我想要自己走,我能走稳,我堂堂一个侯爷,让梧桐姐姐抱,多丢人。”

裴母略一思索,便答应了,只是嘱咐梧桐看好他,别让他真摔了。

裴行俭人小腿短,又穿了一身内务府特制的侯爷朝服,哪有不累的,只是他今日是有大打算的,自然不能让人抱着走,坏了形象。

待走到皇后居住的长春宫时,天光已大亮,皇后宫中的一个小太监看见裴母三人,立马进宫去报,紧接着一个梳着高发髻,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掌事姑姑,带着一帮小宫女迎了出来。

“奴婢参见裴夫人,参见小侯爷,娘娘正在梳妆,容奴婢带两位先去偏殿稍作歇息,想必裴夫人和小侯爷一路过来,也劳累了。”

“多谢姑姑体恤,离京多年,我头回入宫,不知姑姑如何称呼?”

那女子低头一笑,虽面容平凡,这一笑倒是生出几分温婉可人来。

“当不得夫人如此客气,您唤我秋掌事即可,如今奴婢专门负责接待来觐见皇后娘娘的贵人们,您下次进宫,保不齐还能看见奴婢。”

说着,秋掌事便领着裴母三人进了偏殿,小宫女们伺候着上了茶水糕点,又给裴母拿来了一面小镜子,方便裴母整理仪容,端的是贴心周到。

裴母身边的梧桐见状,趁其他人不注意,走到了秋掌事旁边,低声说道:

“多谢秋姑姑关照,我家夫人和小侯爷第一次入宫,实在惶恐,若不是遇到秋姑姑这样的尊贵人体贴,哪能这般松快,这是一点子小心意,望姑姑收下,切莫推辞。”

说着便把荷包塞进了秋掌事手里,秋掌事低头瞄了一眼,也不扭捏,直接收下了。

“倒是个会说话的,我这就去了,待会自有宫人来传召裴夫人和小侯爷。”

说完,转身对裴夫人和裴行俭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一旁的梧桐给了裴母一个眼神,裴母心领神会不再出声,只安静等着。裴行俭也记着母亲的话,不吃不喝,安静坐着。

约莫等了两刻钟,皇后殿中来人传唤,裴母拉着裴行俭,低头向正殿走去,梧桐远远跟在身后,最终候在了殿门外三十步远的角落。

进殿后,裴行俭只觉光亮异常,殿中不仅香气扑鼻,更是珠光宝气,瞧着殿内大白天也是处处照着灯笼点着蜡烛,脚下的地板也是上等乌木铺就,锃光瓦亮。

“臣妇裴氏,携子行俭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赐坐。”

坐定后,裴行俭才敢看一看本朝的皇后,也是他年纪小,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看,寻常女眷拜见皇后,多数是低头听传唤的,比如他娘现在就是这个姿势。

皇后看起来约莫三十岁上下,保养的极好,脸上看不出多少皱纹,只是眼角有细纹。皇后的相貌,乍一看不是让人惊艳的类型,但胜在脸型饱满,皮肤有光泽,乌黑的柳叶眉配上精致的丹凤眼,自有一股温婉动人的气质在。

来之前听裴母讲,皇后是继后,入宫已有二十多年,算来应该有四十岁了,但仍是风韵犹存,荣华尚在,不愧是集天下供养一家的皇室,这样的保养水平,放在现代也只有大明星,大贵妇才能享受的起。

“这便是小宁远侯吗?上前来,给本宫看看。”

裴行俭蹬着两条腿,小跑上前,皇后握住他的手,仔细打量着。

“倒是个活泼的,可读了书认了字,平日在家都顽些什么?”

“回娘娘的话,臣已经读了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鸿蒙声律,认得好多字了。平日在家除了读书,就是打拳。”

“嗯,打拳是谁教的?”

“是爹爹。”一提到爹爹,裴行俭忍不住难过,嘴巴就抿了起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皇后慈爱,怕他想父亲哭出来,又笑着问:“今日本宫可要考考你书读的好不好,你给本宫背一段书好不好?”

裴行俭点点头,他不是真正的三岁孩童,背书还不容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口气把他读过的四本书都念了出来。

他背的越多,皇后的目光越温柔,裴行俭知道,这第一关,他算过了。

“裴夫人,你教养孩子教养的很不错,不到四岁便能通读几千个字,还能背诵如流,俭儿以后必定是个文武双全的栋梁之才!”

裴母闻此言,立马起身叩拜皇后,说道:

“臣妇叩谢娘娘,圣上天恩,不仅赐爵位给臣妇家,还恩准臣一家入京居住,臣妇铭感五内不忘于怀,定会好好教养幼子,让他长大后如他父兄般报效朝廷。”

“你有此心便够了,快扶裴夫人起来。”皇后吩咐道。

过后,皇后又问了些边关风物,裴夫人均一一作答,聊的甚是愉快。

此时乾清宫来人传话,说圣上今日在乾清宫与大臣商量要事,无暇接见小宁远侯,特赐裴母二人一桌席面,让其用过午膳再出宫,又单独赐小宁远侯一副文房四宝,以示鼓励。

皇后听闻圣上的赏赐,笑着说道:“圣上倒是和我想的一处去了,除了上好的文房四宝,其他物什都配不上这么聪慧伶俐的俭儿。”

说着,又让人把早就备好的赏赐拿上来,赐给裴母的是宫中织造的素色锦缎十匹,上好的白玉头面一副,上好的珍珠头面一副,一对碧玉手镯,一对镂空雕花银手镯,另有两箱子药材,两提篮宫中时兴糕点,赐给裴行俭的是一箱子古玩书画,一副文房四宝,数十套宫中织造赶出来的素色四季衣裳和鞋袜,每一套都精致非常堪比朝服。

“本宫知你们府上尚在守孝,这些物品平日都可使的,孝中虽忌口,但俭儿年幼,不可怠慢。”

“臣妇携儿子行俭再次叩谢圣上,娘娘隆恩,臣妇定好生教养孩子,不辜负娘娘一片慈爱之心。”

裴母和裴行俭再一次跪下,对皇后谢恩。

用过御赐午膳后,裴母带着裴行俭出宫,坐上自家马车那一刻,裴行俭身子才软下来,这进宫一趟真是累人。裴母也是累的不行,歪靠在车壁上,满脸疲惫。

“母亲,这下你可放心了,此后儿子可安心读书了!”

裴行俭往母亲身边靠了靠,低声说道。

“是,母亲放心了,今日虽未见到圣上,但你的前程已定。从今往后,咱们一家人可安心了。”

裴母揽着裴行俭,母子二人相互依偎着,心中不再彷徨。

数月后,张明远带着顾庭盛的信件入京至宁远侯府,允诺他的五年之约。

一年后,裴二婶和沈雁容带着已满周岁的裴家玉娘进京。

裴府众人闭门守孝,不见外客。

此后,本朝再无凉州城镇国将军裴府,只有京都的宁远侯裴府。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