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小甜妻》凤微暖肖承寒_重生六零小甜妻热门小说

《重生六零小甜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凤微暖肖承寒是作者“酒一瓢”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当曾心疼过的书中少年,落魄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凤微暖只想好好宠他给他温暖 可是最后,被宠上天的为何是自己呢? 某一天,少年捧着她瓷白的脸,在额头印下一吻,深情表白:暖暖,谢谢你把我拉出黑暗的深渊,给了我新生与温暖,我爱你但也请你别离开我,否则就算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重生六零小甜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酒一瓢 角色:凤微暖肖承寒 热门新书《重生六零小甜妻》是由著名网文作者“酒一瓢”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先到了理发店,凤爱国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趁肖承寒剪头发的功夫,去了旁边的供销社。买了两身衣服和一个可爱的军绿色挎包,回来时候正巧少年头发剪完。凤微暖一看到这么迷你可爱的挎包,喜欢得不得了:“谢谢老爸,这个小包包我好喜欢。”看着她眉开眼笑的生动模样,凤爱国眼里的疼爱都要溢了出来,心里涨涨的:“囡囡喜欢就好。”随后又把衣服递了给少年:“来,先去里间冲洗下再换上

评论专区

至高悬赏:你以为是科幻,其实这是一本写中二少年的宅书。小白宅文慎入。 太太请自重:毫无看点。清水的家庭伦理文有啥意思?要看这东西我为啥不去找韩剧?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我越看越不对劲明明主角什么都知道,什么也都意识到了就他妈啥事不干,非要等什么事情都发生了才急急忙忙去救场,越看越觉得这主角和个SB死的这就是二刺螈吗?爱了爱了 重生六零小甜妻

第9章 真的是他


先到了理发店,凤爱国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趁肖承寒剪头发的功夫,去了旁边的供销社。

买了两身衣服和一个可爱的军绿色挎包,回来时候正巧少年头发剪完。

凤微暖一看到这么迷你可爱的挎包,喜欢得不得了:“谢谢老爸,这个小包包我好喜欢。”

看着她眉开眼笑的生动模样,凤爱国眼里的疼爱都要溢了出来,心里涨涨的:“囡囡喜欢就好。”

随后又把衣服递了给少年:“来,先去里间冲洗下再换上。”

少年犹豫了一下,接过了衣服。

布料柔软,走线整齐。

明明没什么斤两,拿在手里却感觉沉甸甸的。

这是他第一次穿新衣服!

“小哥哥,你快点去,换好了我们就去上药,然后吃饭。”

凤微暖心里其实很羞耻的,毕竟她实际年龄已经二十了,如今却要装嫩,叫一个比自己小一半的小屁孩哥哥。

真是想想都丢人啊,还好没人知道。

内心土拔鼠尖叫了一会,少年便换好出来了。

“哇塞,爸爸你看小哥哥收拾利索后,真的又帅又可爱是不是?”

对于他的颜值,凤微暖纯属欣赏地由衷赞叹。

凤爱国也非常认同地点点头。

原来破衣烂衫灰头土脸,就像个人人可欺的小乞丐,收拾干净穿戴一新后,气质瞬间就出来了,活脱脱一个可爱少年郎。

果然,老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一点没错。

这是第一次有人夸他,少年脸上满是不自在。

凤微暖见他手上还拿着换下来的衣服,便提议道:“小哥哥,这衣服已经烂得不能穿了,扔了吧。”

少年看了看手上烂得不能被称作衣服的布料,洗干净的脸上满是不自在,却也依言照做。

扔掉那一刻,莫名地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

收拾妥当后就准备去诊所。

走了一小会,就到了。

一进入诊所,外面的灼热就被隔绝了大半。

许是正午的原因,诊所里只有医生一个人。

此刻,医生正歪斜在椅子里打瞌睡,手里拿着他的那把大蒲扇盖在胸前,嘴巴微张,嘴角还有一摊可疑的湿渍。

瞧着这一幕,凤微暖很不厚道地“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惊得医生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蒲扇直接掉在了地上,嘴里还特别夸张地喊道:“是谁?”手还做了个金鸡独立的防御姿势。

凤微暖这下直接被那滑稽搞笑的模样给逗得捧腹大笑,眼泪都飙飞了出来。

至于肖承寒,还是那么冷酷。

凤爱国则是故意轻咳了下。

意识懵了一会会儿就马上反应过来的陈医生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言行举止丢人了,只好摸摸自己很光滑的后脑勺,憨憨地笑了笑。

“镇长,你怎么来了?我没有偷懒,只是那会没人,我就小小地眯了会。”

陈医生弱弱地说着,还用小拇指盖比了个小小的手势。

见他没有说什么,就赶紧朝肖承寒看了过来。

“这是和人打架了?来来来,我看看。”

为避免尴尬,直接把他拉到一旁去检查了。

“啧啧啧,怎么被打得这么惨,幸好是皮外伤,多涂点药,吃好一点,养几天就好了。”

目睹一切的凤爱国,心想:这小子,虽然被他们三对一打得惨,但也没让他们讨到太多便宜,够狠。

检查完了就给他上了外用药,并把剩下药的用法用量及注意事项,说了下。

凤爱国付了款,就准备带他们去吃点东西。

“医药费我长大后会加倍还你的。”

少年破天荒地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不用还,你救了我闺女,我们还没有报答你呢。”

听到他的话,凤爱国愣了下,随后哈哈大笑道,然后又拍了拍他稚嫩的肩膀。

“有骨气,好样的。不过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和他们打架了吗?”

少年又开始沉默了。

见此,凤爱国也没有勉强。

毕竟谁心里没装着点事、没点秘密呢。

少年低头,看着自己全身上下焕然一新,心里说不出的酸胀。

昨天加今天,满打满算,与她相识仅两天。

认识她之前,日复一日深渊般的生活,已经麻木地习惯了。

如今,才相识两天,就一直被她温柔对待,这受宠若惊的感觉太过陌生。

但他也知道,受人恩惠太多,钱易还,情却难消。

抬眸望向她,她好像总是眉眼弯弯的,什么烦恼都没有。

尤其是看着自己时,双眸里都带着盈盈笑意,嘴角的小梨涡时深时浅,甜得像彩虹糖。

他想,这就是被人关心的滋味吗?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真的很无耻,她对自己这么好,可自己竟然生出了一丝不该有的妄念,贪恋这被人关心的滋味,以及她甜美的笑容。

少年紧握成拳,信誓旦旦地保证:“叔,今日的情和钱,我长大后一定会加倍还你的。”

对于他沉默后的突然开口,凤爱国很是意外。

随后拍了拍他肩膀,哈哈一笑:“好小子,我等着。”

他欣赏有感恩心的人,人品和运气都不会差。

随后就到了旁边的国营饭店。

趁着凤爱国点菜付钱的空挡,凤微暖赶紧出去了一会又立马回来了。

随后把一瓶东西塞到了肖承寒衣服口袋里,并对他说:“你用这个药擦外伤,效果更好。”

刚说完,凤爱国就回来了,笑着问:“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爸爸,我们没说悄悄话,我刚就是问了下他叫什么名字。”

老爸啊,原谅我又对你扯谎了,凤微暖心里小小地歉意了下。

少年刚想开口,饭菜上来了。

喷香浓稠的白米粥,白白胖胖的大馒头,肥肉相间的五花肉,泛着油光的油麦菜,以及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少年出神地看着这一桌美食,喉结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液。

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吃这么丰盛的饭菜。

因为她。

目光移到她身上,她正准备给自己递筷子。

“咱们开动吧,白米粥养胃,先喝口粥。”

眉眼带笑,连说话的语气里都透着一股清甜。

饭桌上,他俩时不时地给少年夹菜。

而后者的头却越来越低,就差埋到饭碗里。

小小少年感觉胸腔有股情绪要喷薄而出,连同眼睛都胀得发痛。

于是,只能像个鹌鹑一样躲避起来,不能让人窥见。

他想到了当初在教室外偷学到的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觉得他并不伤心,却为何如此想落泪!

半小时后吃完饭,少年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叫肖承寒。”少年开口了。

正准备打嗝的凤微暖,却突然顿住,以至于那口嗝卡在嗓子里,撑得喉咙发疼,脸色憋得发红,手也不由自主地拍打了下。

吓得凤爱国紧张地问:“囡囡,怎么了?”

缓过来的凤微暖赶紧说没事,只是眼眶里的湿意让人怎么看都不像没事。

“你说,你叫肖承寒?”

凤微暖瞪着美目,不可置信地问。

少年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爸爸,我下午能和肖哥哥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啊,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凤爱国是个很开明随和的父亲。

下午,凤微暖把上午买的零食全部装小挎包里,然后带着肖承寒在外面的走廊上玩。

说是玩,但实际上两个人甚至都没有开口说话。

少年沉默,心里却在想,世界上怎么有她这样美好的女孩。

漂亮、活泼、善良,处处照顾他的自尊心。

而凤微暖不开口,则是因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虽早有猜测,如今被证实,她觉得她需要好好捋一捋,想一想。

“你明天还能来找我玩么?我明天还跟着我爸爸来这儿。”

凤微暖边说边掏出了一把彩色水果硬糖、桃酥饼干和压缩饼干给他,直接把他新衣服上的两个口袋给装满了。

少年离开后,剥了一颗糖含在嘴里。眼里泪光闪耀,嘴角却上扬。

这是他长这么大,吃得最甜的东西。

又是她给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