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和林承序)女皇陛下请自重_女皇陛下请自重完结版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女皇陛下请自重》是作者““陈小舟”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陈锦和林承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做了二十年公主,突然有一天被推上了皇位,陈锦和有点不知所措朝廷上下豺狼围绕、廷臣离心、边疆作乱,政治腐朽、内忧外患一大堆……陈锦和从一个无能无势可以随时被人拉下王座的君王慢慢成长,她杀逆贼,收服朝臣,平定边疆,为天下万民谋福祉……最终成为人人称颂的圣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女皇陛下请自重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陈小舟 角色:陈锦和林承序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女皇陛下请自重》,它的作者是“陈小舟”。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嗯,做得很好。赏。”她身边的大宫女星沉不知从哪里抽出一袋金叶子,双手递给宋若愚。陈锦和赏人永远只赏金叶子,省心,省事,收礼的人也喜欢。皆大欢喜

评论专区

雪鹰领主: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番茄这个名字便马上X掉,难道我过了吃方便面的年纪了!!! 没带系统的文娱大佬:抄斗破苍穹,差评。 诸天仗剑行:前面两百多章又套路又文青。后面开始文笔,剧情都不错却又没人看了哎 女皇陛下请自重

第3章 进宫


“嗯,做得很好。赏。”

她身边的大宫女星沉不知从哪里抽出一袋金叶子,双手递给宋若愚。

陈锦和赏人永远只赏金叶子,省心,省事,收礼的人也喜欢。

皆大欢喜。

陈锦和拿过小册子,认真翻阅着,一边看一边满意地微笑点头。

“月落,把这个送去给国公。”

月落也是从小跟着她的侍女,是个心直口快的,她犹犹豫豫接过册子,不解道:“给国公大人做什么?”

陈锦和一脸理所当然:“替朕扩充后宫,不就是国公大人的事情吗?”

月落抽了抽嘴角,很想说:“陛下下你做个人吧!”

“愣着干嘛啊!快去啊!”陈锦和催促道。

“是。”

月落苦大仇深地领旨去往国公大人住的永福宫。

次日

长生殿外,星沉月落正在听墙角。

“不行!”

“为何不行!”

“陛下,他是安定侯的儿子。”

“庶子而已!”

“他是有军功的庶子。”

“那又如何,一个庶子做个副将顶天了。我能给他更好的。”

“……”

殿内的声音低了下去。

星沉贱笑着冲着月落伸了伸手,月落嘴巴一瘪,极不情愿地把头上的翠玉蝴蝶簪拔下来递给了星沉。

星沉得意洋洋地簪上簪子:“我就说嘛,国公大人绝对斗不过咱们陛下。”

月落懊悔道:“那日我去送信,看到国公大人的模样,他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还以为能压制住陛下呢!”

星沉点了点她的脑门:“咱们从小跟着陛下,你何时见过她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吗?”

月落欲哭无泪。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帝果然不会有自己想要而要不到的东西。

三月二十八,黄道吉日。宜婚嫁、安床、出行、祭祀。

一辆雕龙画凤的四乘马车载着安定候家庶子风风光光入了宫。

女帝心情大好,大宴群臣。国公虽然脸色惨白,却还是出席了。

陈锦和酒量不错,所有人都喝的人事不省了,她还能摇摇晃晃地走路。

“星沉月落,摆驾松涛阁!”

醉成这样了还不忘新宠,皇帝陛下真的是风流多情。

松涛阁内,红烛摇曳,影影绰绰,有佳人兮,正着红衣。

陈锦和扶了扶头上的龙冠,踉踉跄跄推开门,只见房内的矮桌前正端端正正的跪坐着一个红衣男子。

看背影就是那日那个白衣人不错了,暗卫办事就是可靠。陈锦和心里暗暗赞道。

她推门声音不小,但是他就是拿背对着她,装作没听到。

陈锦和往前几步,清了清嗓子,喊道:“少卿……”

少卿是陈锦和赐给他的封号,位三品,的确是比他之前的职位高出不少。

林承序再也不能假装听不见了,只见他转过头,一板一眼地行礼:“微臣见过陛下。”

她并未让他起身,她又往前几步,却腿一软噗通一声摔在了他跟前。林承序吓了一跳,忙过来扶她。

陈锦和其实上次并未真正看清他的脸,此刻她正好可以看个清楚。

长得确实不错,瘦窄白脸,一双丹凤眼自带几分孤高桀骜。尤其是左眼下一颗小小的泪痣,就像落在了她的心上。

不由自主地就让人想抬手想碰一碰。

她这么想的,她也这么做了。

谁知林承序就像受了惊的猫,一把弹开了。

他一脸错愕,拢了拢上衣,揪紧了领口。半晌才道:“陛下自重。”

自重?

他在想什么?

人都到了皇宫了,还跟朕说自重?

陈锦和自己挣扎着起身,朝他走去,虽然走路还会走曲线,但好歹还能看到人。

她走到他身前,林承序高出她一个头,但她还是一把揪住他的衣襟。

她半眯着眼睛看着他,冒着酒气道:“怎么?你不愿意?”

不愿意什么,她没细说。

但是林承序却如临大敌,一脸舍身取义道:“是,我不愿意。”

不愿意,他什么都不愿意。

陈锦和闻言却笑了,她拍了拍他的胸口,脸蛋红红地看他道:“呵呵,男人。”

“引起我注意的方式有很多种,而你却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

“……”

“不过……”

“确实有用。”

林承序一身鸡皮疙瘩暴起,原来女皇真的有病。

“别愣着了,伺候朕就寝吧。”

林承序捏紧了拳头,准备如果她硬来的话哪怕豁出这条命也要拼了。可没想到陈锦和却脑袋一歪一头栽在他胸口昏睡了过去。

林承序有点不知所措,但毕竟她是皇帝,把她扔地上也不合适。

犹豫再三,他还是把睡得死猪一般的陈锦和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而他自己依旧坐回了矮桌边。

长夜漫漫,林承序心里翻江倒海,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罪魁祸首,他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他这一生,更像一个笑话。

他的父亲安定候林蔚,戎马一生,战功赫赫。人人都道他是西南的铜墙铁壁,只要有他便可保西南无虞。

林蔚与夫人鹣鲽情深,一共生了三男两女。三个儿子个个都是龙章凤姿,文武双全,聪慧过人。

无人在意的是,林蔚还有三个庶子四个庶女。这七人总是被一笔带过的。

而他就是那个被省略的庶子之一。

他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足够优秀,只要他在军营里杀出一片天地,父亲就一定能看到他。

他也真的做到了。他从一个普通士兵,到如今的骑兵校尉。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伤,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让父亲看到他了。

终于,父亲愿意带他进京述职,他以为夙愿得尝。

却没想到却惹到一身桃花债。

还是一把把他拽入地狱的桃花债!

恨吗?

当然恨!

除了荒淫无道的昏君,他更恨他的父亲安定候。他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已经有一席之地了,可在圣旨下来那一刻,他的父亲并没有半分不愿,他甚至十分欣喜。

父亲的欣喜深深刺痛了他的心,原来五年的努力在他父亲眼里依旧是一文不值。牺牲他一个人的前途,去换皇帝的欢心,他是觉得很值得的。

他,庶子而已,始终都是。

自怨自艾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卯时三刻刚到,星沉月落就来叩了房门。

“陛下,要洗漱上朝了。”

床上的陛下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陛下,陛下,该起了!”

门外的叩门声越来越大。

林承序本不想管,但看陈锦和完全没有要醒的样子,怕耽误正事,只好过去推了推睡得犹如死猪的陈锦和。

陈锦和的脸在不说话的时候十分能唬人,她那双眼睛睁着的时候总自带几分冷漠与蔑视,能让人不寒而栗。但是睡着了又是另外一回事,没有了冰冷的眼神,她好像也不过就是普通的漂亮女子。

“还在盯着我看吗?”

她突然出声,吓了林承序一大跳。他忙后退了几步。

“没再看了吧……那朕可睁眼了哦。”

林承序忙道:“微臣不敢。”

陈锦和这才睁开眼睛,伸着懒腰缓缓起身。

“陛下!再不发话我们可就进来了!”

门外的星沉已经在绝望嘶吼了。

林少卿能进宫,是陛下答应国公大人从此以后一定老老实实上早朝才得来的。今天才第一天,总不能第一天就耍赖吧。

陈锦和终于悠悠道:“进来吧……”

星沉月落进到内殿,看到面无表情肃立一旁的林承序,他整整齐齐还穿着昨日的红色礼服,瘦瘦高高宛如一根精致的蜡烛。

再看睡得发髻乱飞的陈锦和,昨日的朱红色龙袍也是完完整整的穿在身上。

她俩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了然。

陈锦和洗漱完毕,随便换了一件外袍。临走前,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道:“阿序,今天朕一定会赏你点东西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金叶子……”

她还没说完,林承序忙道:“微臣心领,陛下不必麻烦。”

意料之中。

陈锦和点点头,道:“阿序你高风亮节定是不喜欢那些庸俗之物的……”

林承序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她嘲讽了?

“但是,如果朕什么都不赏你,宫里人定会觉得你不讨朕的欢心,会觉得你不行,会慢待你的。”

不行?

什么不行?

哪里不行?

林承序满脸阴云,陈锦和一定在嘲讽他,一定是!

“所以……朕赏你什么才能讨你欢心呢?”

……

为了让她闭嘴,林承序道:“微臣想看些古籍……”

陈锦和大手一挥:“明白了,待会赐你藏书阁的进出令牌,里面的书你想看就看,想拿就拿。千万不要跟朕客气哦……”

本来他只想要个几本书,没想到她直接给了他一个藏书阁。

这难道就是……帝王之爱?

陈锦和只在林承序进宫那一天去过松涛阁,她大部分时间召见的还是白羽生。论相貌,白羽生的确是要强过林承序。林承序虽然也是白净高瘦的少年,可是毕竟在军营五年,身上沾染了不少的坚毅之气。

白羽生不同,他是一个纯粹的少年。干净,柔软,眼睛里总是亮亮的,漂亮得不像话。嘴巴还甜,也喜欢粘着陈锦和。

陈锦和对白羽生还是很满意的。

这会儿,白羽生穿着一件飘飘渺渺的蓝色圆领长袍,露出少年细腻纤长的脖子。如瀑黑发用同色发带挽成一个高马尾。衬得他更加的唇红齿白。白羽生正用他同样纤长白皙的手指帮陈锦和剥着新会新贡的枇杷,还十分细致地把核都给去了。

陈锦和就欢欢喜喜地盯着他看。

炙热的目光让白羽生都有点害羞了,他红着脸道:“陛下为何这般瞧我?”

“朕在想,同样是人,为何小羽就能生得如此可爱,连手指都比旁人生的好。”

她夸起人来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连那冷漠疏离的眼神都没有热上几分。

白羽生是个单纯的少年,虽然美而自知,但从小受了不少轻视白眼,如今有人不遗余力地夸他,而且还是一国之君,他怎会不沾沾自喜起来。

正你侬我侬着,在外伺候的月落却进殿道: “陛下,摄政王求见。”

陈锦和脸色一变。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