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江行舟厉繁启完结版免费阅读_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是“死神不要镰”的小说。内容精选:甜中带点虐,沙雕又正经 抱错大腿活该死,抱对大腿美滋滋 江舟穿书成了第一世家小透明长老江行舟 为了回家,为了活着,果断选择抱主角大腿 结果开局就抱错腿,又好死不死与男主角厉繁启产生间隙,惨遭厉繁启针对 从西北边界的灵野暴走伤人到择仙池动乱,再到世家集训的意外之险… 接连的种种巧合,让江行舟嗅到了一丝不寻常… 果不其然,一场大变乱正在酝酿中……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死神不要镰 角色:江行舟厉繁启 经典热门小说《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死神不要镰”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五七长**行舟,二十有一,第一世家境内游民。(小透明长老)!“游民!是我理解的游民吗?”江行舟震惊道,“怎么我还有个小括号,小透明什么意思?我排在第五十七位难道是因为我最没有存在感?”江行舟一下子被惊住了,他以为自己就算不是男主角,至少也是身世不凡,地位显赫。没想到自己居然是一个游民小透明!过了一会江行舟便转变了想法。江行舟心想自己虽是游民小透明,但能年纪轻轻坐上第一世家长老的位置上,一定有过人之处,或者说是让第一世家看重之处,这样的话,其实自己有很大可能是一个特殊角色,嗯,不错,不错。江行舟又翻了翻长老介绍,尽可能多记住多一点资料

评论专区

史上最牛主神:遍身女衣者,尽是读书人。 战地摄影师手札:还不错的题材。战争的片断描写还不错。 子承父夜:乖乖……没人敢第一个留名那就我来! 穿书抱错腿我不死谁死

第4章 刚来就要上班


五七长**行舟,二十有一,第一世家境内游民。(小透明长老)!

“游民!是我理解的游民吗?”江行舟震惊道,“怎么我还有个小括号,小透明什么意思?我排在第五十七位难道是因为我最没有存在感?”

江行舟一下子被惊住了,他以为自己就算不是男主角,至少也是身世不凡,地位显赫。没想到自己居然是一个游民小透明!

过了一会江行舟便转变了想法。江行舟心想自己虽是游民小透明,但能年纪轻轻坐上第一世家长老的位置上,一定有过人之处,或者说是让第一世家看重之处,这样的话,其实自己有很大可能是一个特殊角色,嗯,不错,不错。

江行舟又翻了翻长老介绍,尽可能多记住多一点资料。不知不觉两个时辰已过,长亭很懂事地过来请江行舟出门。江行舟在心里狠狠地夸了长亭一番,因为长亭不来带路的话,让他自己按着小助手给的极简风地图,可能等长老会结束都找不到地方。

“师尊,到了”

江行舟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环境,记路,听到长亭说到了才转头看向前方。

“嗯,好……嗯?”

江行舟有点吃惊,心中疑问,难道眼前这个露天巨大圆桌就是开长老会的地方?可看着圆桌前已经围坐了几十人,便确定了,就是这儿了。不禁在心中吐槽:“大圆桌?对面坐的人隔那么远听得清楚吗,还露天,不怕被别人听见吗,不怕下雨刮风鸽子拉屎吗?”。

目光一斜,江行舟看见了一道结界的痕迹,暗道原是有结界才不怕露天的。

“师尊,怎么了?”长亭问道。

“无事。”江行舟说罢便自己往前继续走了。因为按长老会的规矩,非特殊情况除与会长老以外,其他人只能在结界外等候。

江行舟走到圆桌前便犯了难,因为他发现椅子上既没有写名字,也没有写数字,而且看起来这位次也不是按正常顺序排的,在座的长老并不是老少分开坐,而是老少参差而坐。

问其他长老肯定是不行的,做了那么久长老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让人知道不被怀疑才有鬼,可这又没江行舟认识的熟人,至少现在江行舟脑子里没有,所以他根本不能找到自己的座位。

正在江行舟左右小踱,不知去哪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喊他:“行舟,这儿。

江行舟闻声看去,一个满脸笑盈盈的老头正在朝他招手,另一只手还指着自己身旁的座椅。江行舟明白那人是让自己过去坐,那那人指的那个座椅应该就是他的了。江行舟快步过去,点头示谢后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江行舟便发现自己可以清楚听见坐在自己正对面也最远的人说的话,接着他抬头看见头顶正在微微摇动的树枝,很明显是有风的,但自己却感觉不到,是所以说这个结界是相当于一个透明屏障把这片空间与外面完全隔离,根本不必担心刮风下雨,小人偷听。江行心里不禁叹道这结界真是妙的很啊。

“行舟哇,你小子怎么昏了一下把耳朵昏不好使了吗?”

胳膊被轻撞了一下江行舟才注意到旁边的人好像刚才一直在对自己说话,连忙道:“抱歉,一时走神,您刚才说什么?”

“我说听说你昨天忽然吐血昏迷,我本是要去看看的,但我那小徒弟修补屋顶的时候不慎摔下去,断了腿,我便没去成。行舟啊,你现在感觉如何?”

江行舟看着眼前这个小老头眼神严肃又真挚,心中不禁一暖,道:“多谢关心,行舟暂无大碍。”

忽然老头伸出手抓住了江行舟的一只手腕,认真地说道:“不行!我还是要亲自给你看看才放心。”说罢便开始微闭双眼,两指轻抚在江行舟的脉搏上开始诊断了。

趁此间隙,江行舟立马叫出小助手问这人是谁。此人原是五十六长老秋玄英,六十多岁,是当年随家主长宗颐一起起义的一名药师,因为也算是有些功劳便被立为第五十六位长老。

过了一会儿,见秋玄英的脸从平淡到疑惑再到眉头紧锁,江行舟也有点担心了,以为是被诊出了什么疑难杂症,便略有焦虑地问道:“怎样?秋长老。可是诊出什么病症吗?”

秋玄英收回了手,吐了一口气,说道:“诊不出。你的经脉畅通,灵力运转也正常,倒也诊不出什么病来。只是......”秋玄英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江行舟既好奇也紧张,连忙追问。

“只是你为什么忽然叫我长老,之前不都说好了嘛,我俩忘年交!我为兄你为弟。我叫你行舟,你叫我玄英兄,怎的昏一下就忘了。”秋玄英撇了撇嘴假装责怪地说道,说罢还赌气似的双手抱胸,傲娇转身背对江行舟。

“哈哈,怎么会忘了呢,一时嘴瓢罢了。玄英兄莫要生气责怪行舟啊。”江行舟实在觉得秋玄英这番行为像一个可爱的老小孩。

“这才对嘛,我这一把年纪了,虽说咱们修仙延缓颜貌衰老,但不巧我入门晚,相较旁人又反应迟缓,结果到了这把年纪才参悟透修仙的一点真谛,老也老的差不多喽。”说着秋玄英叹了口气,摇头表示无奈。接着又自顾自地说道:“我是药师嘛,除了内服,当然也要兼顾外疗了。与你这样的小年轻兄弟相称,我也会心情愉悦,自觉青春哈哈。”

看着眼前这个小老头笑嘻嘻的样子,江行舟不禁觉得这老头不仅傲娇地可爱,还有点天真地可爱。

“请各位长老尽快落座,大会马上开始。”一道清亮的女声清楚地回荡在结界内,话音未落,原本有些喧闹的结界里,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待所有人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一个身着金丝白纹锦裙,发挽莲花冠的女子缓缓起身,自若从容地道,“大长老忽有要事要处理,此次大会便不参加了。接下来的会议将由我来主持。”

众人不语,只是向她投去目光表示赞同。

“会议开始。各位长老可有什么事要说?”她接着说。

江行舟见这女子的模样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想必就是三长老丹若了。江行舟心中不住赞赏:“不愧是年纪轻轻便当上第一世家长老的人,温言和目却不怒自威。”江行舟再看眼其余在座的长老皆是男子,更加觉得丹若是一个本事过人的不凡女子。

结界内又是一阵静谧。

丹若用眼神扫了一圈后,道:“既然各位长老无事与会商讨,那我代家主说一件稍稍加急的事。”

众人还是没有说话,又是眼神示意表示洗耳恭听。

“前几日我与大长老一同去检查间世阁的阵法图,发现东南莱芜村内的古阵被破,大长老已与二长老一同前去查看情况了。传来快信说是无村民伤亡,只是需要他二位长老留下补阵。”丹若正色地说道。

此话一出,在座的不少长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霎时间结界内一片私语,议论纷纷。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