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个养猪的)王希风衣裹寒夜热门小说_(我就是个养猪的)全集阅读

《我就是个养猪的》是网络作者“风衣裹寒夜”创作的小说推荐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王希风衣裹寒夜,详情概述:王希养的可不是普通的猪,而是有着神兽血脉的乌金猪超级神仙管家辅助他成为一代乌金之主,养猪路上高歌突进,培育出各式各样的神猪,他猛抬猪价,各路神仙叫苦不迭,又无可奈何 什么?问我去不去大罗天玩?没空,我要侍候母猪坐月子! 生了生了,又生了一头麒麟种,谢天谢地,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啊! 且看,养猪的终极天花板,我就是个养猪的!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就是个养猪的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风衣裹寒夜 角色:王希风衣裹寒夜 经典小说《我就是个养猪的》是网络作者“风衣裹寒夜”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周围还是雾蒙蒙的,白雾十分浓郁,看不清前方。王希着急的走着,刚才他与母亲走丢了,走丢的原因他不知道,只是明白有很多人都在找他,都在等他。突然王希的背后出现一张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王希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是一个中年男子。“爸?!”正是王希的父亲

评论专区

位面审判者:如果去掉前面混混部分,我想这是一部仙草。文字功夫不错,很大气的场面。 光灵行传:作者笔力不错,会讲故事。不过看了十几章,我就预料到作者深藏的文青属性,果断撤退,绝壁是一本对直男不友好的雷书。 [综]誓死做个正常人:屁软写的十分带感,这篇文应该也是很多人的鬼畜眼镜和富江同人巅峰,不过总是有作者对迹部沉迷v(´-ι_-`)v,cp迹部 我就是个养猪的

第3章 遗嘱


周围还是雾蒙蒙的,白雾十分浓郁,看不清前方。

王希着急的走着,刚才他与母亲走丢了,走丢的原因他不知道,只是明白有很多人都在找他,都在等他。

突然王希的背后出现一张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王希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是一个中年男子。

“爸?!”

正是王希的父亲。

“小希,你刚才跑哪去了?都在等你呢。走吧,和我一起去找他们。”

“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感觉脑子很疼,思绪很乱,很多事情想不起来。对了,爸,刚才妈还和我在一起呢。她人呢?”说着话,王希向四周望了望,一片朦胧。

“你妈说和你在一起,没注意你就不见了,着急的让我来找你。等会见到你妈,你要好好和她解释一下,都多大的人了,还不让你妈省心。”

王希点点头,心里已经想好了等下见面要和母亲说的话。

“走吧。”

父亲手揽着王希的后背,厚实的手掌让王希充满安全感。这就是老父亲的爱吗?久违的感觉。

王希想到这,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为什么是久违的念头呢?他想不通,也没顾得去想。

浓郁的雾气已经有种液化的状态,湿湿的,凉凉的。王希和父亲走了一会,也没有感觉到热,只是觉得凉爽舒适。

“到了。”

父亲轻声说着,用手掸下王希额头发丝上的水滴。

王希向前方看去,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可能人多的原因,前面的雾气淡了很多,能够看的更清楚。

那些人身穿各色服装,十分的杂乱。年纪相差很大,老的少的都有,不知为啥聚在一起。都在聊着天,叽叽喳喳个不停,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笑意,好像知道有好事要发生。

“小希,你刚才跑哪去了?担心死我了!”

母亲不停地张望着,看到王希父子二人到来,便迎了上去。

听到这话,王希连忙解释,“妈,你别担心,刚才有点事离开了,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不会跑丢的。”

母亲笑道:“傻孩子,你再大,在我面前永远都是孩子,不管你走到哪,我都会担心的。”

“好了,小希也不是小孩子了,也不能管的太严,不然以后儿媳妇该嫌弃小希是个妈宝男了。”

王希听到这一脸无语,可是又想到自己的女朋友,心中不禁柔软起来。

“说的也对,你看小希都笑了。哎呀,也不能管的太严,否则以后儿媳妇要嫌弃的。”

“爸,妈,你们说啥呢?我们还只是男女朋友关系,你们说的情况,还早呢。”

父亲笑骂道:“早什么早?快的很呢,你小子可不要学坏了,把人家小姑娘抛弃了。”

“始乱之,终弃之。”

母亲在一边开玩笑。

“哎呀,你们的儿子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们只是还小,结婚太早。”

可是想到白雪雪,王希的心里就暖暖的。但,仔细想想,不知为何心里面空空的。

“怎么了?和和小女朋友吵架了?”

母亲意识到王希的表情不对,询问着。

“没有吵架,我俩感情很好。可就是不知为何,总感觉心里面空空的。”

父亲问道:“你不会没有吃饭吧?”

王希突然想起来父亲常说的那句话,肚里有饭和脚踏实地一样,让人充满安全感。

这样想着,他也不知道是心里空空,还是胃空空。

“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母亲心疼儿子,便拉着王希向前走去。

一路上有很多人主动打着招呼。

“这是你家儿子吧,长的真俊啊。”

“哎呀呀,这嘴巴像妈妈,鼻子像爸爸,继承了你们的优点啊。”

“小伙子很有精神啊,谈恋爱了没?要不要大娘给你介绍一个?”

父母回应着众人,王希也颇受宠若惊的微笑回应着,这些人实在太热情了。王希甚至能从他们的眼神里察觉到溢出的善意。

“他们太热情了,我有点不适应。”

他心里有点别扭甚至排斥这种热情,倒不是不喜欢,就像很久没有碰到这么热情的人,突然之间被这种热情包围,有点手足无措。

“是啊,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我和你妈刚来的时候也这样,习惯就好了。”

父亲一边解释着,一边回应着旁人的热情。

母亲摸了摸王希的头,“习惯就好了,这里的人都很热情。”

说着话,三人穿过人群走到了一个餐桌面前,这桌子很大,像是古代皇帝用膳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吃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蒸煮炸煎各种烹饪方式。

“这么多吃的?”

王希震惊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香味不断的冲击他的嗅觉,刺激他的味蕾。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词来‘奢靡’。

“这些吃的都是为了招待你的。”

一个人突然说道。

这时王希发现,那些人不知不觉都围了过来。

他看着周围的人,发现都在微笑地看着自己,在众多目光注视下,他的身体微微发热,就像身处聚光灯下一样。

“招待我?”

王希小声的说着。

“嗯,这些食物就是来招待你的。”

父亲说,“我们都在等你,这些食物也都是为了招待你才做的。”

母亲说,“小希,来尝尝这块蛋糕。”

说完她拿起一块蛋糕,递到王希面前。

蛋糕的香味直窜王希的鼻子里,很香,这蛋糕他一闻就知道是用了特级动物奶油制作的。

可是他犹豫了,嘴巴抽动了一下,没有张嘴,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在等他。他又想起和母亲父亲初遇时他们说的话,好像是说大家都在等他。

“怎么了,小希?你不是最喜欢吃蛋糕的吗?”

母亲疑问的看着王希。

“快吃吧,蛋糕放久了容易变味。这还有烤鸡呢,要不要吃一块?”

父亲也在劝他吃东西,用手撕一块鸡腿递到了王希面前。

王希闻到烤鸡的香味,喉咙上下吞咽着。接过鸡腿,正要咬,才发现父亲撕鸡腿时手上沾的油,又愣住了,停下了咬的动作。

众人的目光跟随着王希的动作,看到王希没吃东西,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王希手中的鸡腿。而王希似乎也感觉到了众人灼灼的目光,转过头看向他们,发现了在众人善意眼神下隐藏的狂热。

“怎么了?”

父亲不解的询问着。

王希有点迟疑,“爸,我记得你不喜欢用手拿东西吃,还说不卫生,怎么突然就改了呢?”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啊。”

父亲尴尬的解释着,母亲在一边笑着说,“你爸啊,大老粗一个,忘记拿筷子了。再说,用手也方便。好了,你也饿了,快点吃吧。”

王希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蛋糕,脑海中有一道画面慢慢浮现。

“呜呜,我夹不住菜。”

“夹不住菜,你就用手拿?”

“呜呜呜呜。”

“好了,小希还小,用手拿东西吃有什么。”

“就是小,才要教育。我小的时候,用手拿东西吃,被爹狠狠打了一顿。我还没打他呢,他就哭?”

“你那是农村,大人教育孩子就是打骂。”

“什么农村城市的,孩子要从小教育,用手拿东西吃就不行!”

“好好好,你儿子你来教育。”

……

“怎么了小希,快点吃啊。”

母亲的声音打乱了王希的思绪,手中的蛋糕下意识的往嘴巴里送。

“别吃!!”

突兀一道声音响彻在王希脑子里,吓得他手里的蛋糕掉在地上。

咔嚓!

什么东西破碎了。

等王希回过神时,他已经身处一片苍白的空间内,而父亲母亲以及众人全部消失不见了,没有任何预兆,十分突然。

王希呆呆地看着身前苍白的世界,咔嚓咔嚓,这世界开始崩塌破碎。

哼~

呼~

王希从梦中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大汗淋漓,湿透了他的衣服,坐在床上,方才溺死的感觉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又是梦?”

可是最后的声音依旧回荡在王希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别吃!!”

这声音很熟悉,可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声音的主人是谁。

拿起手机,凌晨四点多。

揉了揉脸,肚子空空的,梦里的那些食物刺激着他的食欲,王希心想现实吃不到那么好吃的东西,还不如刚才在梦里狠狠吃一顿。饿的他有点烦躁,他起来走向那包零食。

随便拿了一包吃的,拆开吃了起来。

“嗯?这是什么?”

那个文件袋的快递从包里滑落出来,王希拿了起来。

上面的名字地址都对,是自己的。可是这寄件人他却不认识。他没有在网上购物,也不认识寄件人和寄件人地址,这到底是啥快递呢?

怀着好奇,王希拆开了快递。

有一个信封,和一些文件之类的,上面盖着印章,不知道是啥,他没在意那些,反倒注意到信封,这个年头还有人写信件?

打开信纸,上面第一排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遗嘱!!

这两个字把王希吓得浑身颤抖,手一哆嗦,信就掉在了地上。

“我靠,这也太恐怖了吧!”

王希心想着这或许是谁开的玩笑,没去管它,而是看向了满是印章的文件。

“这是宅基地?还有房契?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着手里的文件,王希懵逼了,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看着不像假的?难不成我还有个有钱的亲戚,这个亲戚没有子孙,死了没有继承人,然后就找到了我这个选房亲戚?

王希心想着,可是又觉得好笑,这踏马不就是西虹市首富吗?

冷静了一会,又下定决心,捡起了地上的信件,看了起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