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言夏目和人)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热门小说_(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中的人物龙言夏目和人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穿越重生小说,“黑色小太阳”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内容概括:龙言穿越了,穿越到了九十年前   但是怎么感觉怪怪的???   方天翼、周卫国、竹下俊、陈深、毕忠良、林楠笙、李默群、陈默群、叶冲、明楼、明台、明镜……   这尼玛怎么跑谍战剧里边来了?!   最要命的是,龙言居然穿越成了……   太君?!!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黑色小太阳 角色:龙言夏目和人 火爆新书《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是由网络作者“黑色小太阳”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作者“黑色小太阳”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哎,这孩子,又在澡堂里睡着了。”女人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无奈。紧接着传来的,是木头与木头碰撞的声音,并且这个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小。“次郎君,伺候少爷出浴,别让他凉到了。”下一刻,女人的声音再次出现,只是比起刚才,音量要小不少

评论专区

彪悍的重生:男频,老书,太监,日本黑道。作者可能是懵懂的猪写日本黑道的文很少,精彩的更少。本书虽老又太监,但精彩。 韩国之飓风偶像:稍后可以详推下 炼狱艺术家:序章描写极其拉胯,但若因此错过这本书又太过可惜 谍战:拿了地狱剧本的我真是友军

第2章 结婚


“哎,这孩子,又在澡堂里睡着了。”女人温柔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紧接着传来的,是木头与木头碰撞的声音,并且这个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小。

“次郎君,伺候少爷出浴,别让他凉到了。”下一刻,女人的声音再次出现,只是比起刚才,音量要小不少。

闻言,藤本次郎微微躬身,“是,夫人。”

“少爷,少爷快醒醒。”

女人离开之后,不知过了多久,龙言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晃动。

“谁啊?”龙言缩了缩身子,有些不耐烦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对上了藤本次郎的双眼。

藤本次郎站直身子,微微躬身,恭敬的开口道:“少爷,夫人让我来伺候您出浴。”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龙言说完,低下头、整张脸闷进水池里。

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头,抬手在脸上拍了拍,睁开眼睛。

“知道了少爷,夫人提醒您不要着凉,我在门口等您,晚餐已经做好了。”再次给龙言鞠了一躬后,藤本次郎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到管家出去,龙言从澡堂内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感觉全身上下轻松不少。

夏目家的澡堂连接着地下温泉,纯天然无污染,泡一泡,瞬间带走一天的疲惫。

围上浴巾,龙言走出了澡堂,来到了镜子前。

这还是龙言在这里第一次看到自己现在的身体。

精致的五官,直挺的鼻梁,炯炯有神的双眼,如柳叶一般的薄唇,脸上还有着一份没有完全退去的稚嫩。

最主要的是,小腹还有八块腹肌!

不得不说,还是蛮帅的。

冲了个凉,穿好管家给自己准备好的和服,踏着木屐,龙言打开了房门。

“少爷,请随我来。”看见龙言出来,藤本次郎鞠了一躬,率先向前方走去,龙言紧随其后。

跟随着管家,两人来到了一处房间外,管家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没有任何犹豫,龙言一把拉开了房门。

“刷——”

房间内的桌子旁跪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看起来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桌子前的空地上还有两名艺妓,正在弹奏着乐曲。

男的,自然就是夏目和人的父亲夏目建一,女的,便是夏目和人的母亲,夏目雅子。

但这只是夏目和人的父母,并不是龙言的父母。

况且龙言也根本不承认他们两个是自己的父母。

“和人来了,快坐吧。”看到来人,夏目建一指了指身旁的坐垫,示意龙言坐在那里。

桌子上有三杯热茶,还有两盘精致的甜点。

闻言,龙言走上前,跪坐在夏目建一的身边。

夏目建一点点头,然后转头对两名艺妓招了招手,开口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听到夏目建一的话,两名艺妓对视一眼,鞠了一躬后向门外走去,出门时还不忘关上房门。

现在,房间内就只剩下龙言,夏目建一和夏目雅子三人。

此时,夏目建一和夏目雅子都笑眯眯的看着龙言。

龙言莫名的一身鸡皮疙瘩。

“你们有什么事吗?”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龙言率先开口了。

“和人啊,我和你母亲为你准备了一桩婚事,你马上就要结婚了。”夏目建一抬手拍了拍龙言的肩膀,虽然不苟言笑,但是眼中却带着一丝丝欣慰。

“……结婚?”听到这个词,龙言愣了几秒钟后,才堪堪反应过来。

他盯着夏目建一看了几秒,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你确定吗?”

夏目雅子微微笑了笑,温柔的看着龙言,“和人,这桩婚事是经过了双方父母同意的,并且对方也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孩子,相信你会喜欢她的。”

龙言呼出一口气,身子微微往后仰着,双手杵在身后,看着两人,“我才十六岁,你们不觉得现在谈结婚有点早了吗?”

夏目雅子微笑着,“你也不小了,再过一年就到结婚年龄了,早点把事情定下来,我和你父亲也能放心。”

“切,放什么心?”龙言目光落到别处,没好气的开口道:“想找个人管着我就直说。”

“和人!”看着龙言轻浮的姿态、听着龙言轻浮的语气,夏目建一有些愠怒,但是并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龙言转头看向夏目建一,“我才不管对方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不想结婚。”

“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明天去见见她,和她好好聊聊。”夏目建一语气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完全不给龙言商量的余地。

说实话,对于这种事情,龙言是无所谓的,但是夏目和人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不一样。

夏目和人跟夏目建一的关系其实不是很好。

在夏目和人短短十六年的人生里,能够见到夏目建一的日子并不多。

一般情况下,夏目和人都是住在军营里面的,得知今天夏目建一回家、在夏目雅子的要求下,他去请了假,所以才回了家。

而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夏目建一对夏目和人可谓是望子成龙,对他的期望简直高到没边。

期望太高、再加上缺乏沟通,这就变相的导致夏目建一对于夏目和人做的事和取得的成就没几件满意的。

长时间的压力之下,夏目和人彻底放弃治疗、放飞自我了。

毕竟不管他做什么夏目建一都不会满意,为什么还要顺着夏目建一、被夏目建一牵着鼻子走呢?

在夏目和人看来,有这点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虽然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就是了。

龙言拿起茶杯,将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拍拍屁股站起身,低头看着夏目建一,“人是你找的,这个婚要结你自己去结。”

“你给我坐下!”夏目建一的音量比刚才高了不止一个度,“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

龙言不屑道:“说得好像你跟我商量过似的。”

“啪!”

龙言话刚刚说完,就感觉自己左脸颊一痛,他的头也不由自主的往右边撇过去。

夏目建一已经站了起来。

刚刚那一巴掌就是他打的。

龙言:“……”

在预料范围之内。

因为夏目和人从出生到现在没少挨夏目建一的巴掌。

气氛僵持之际,夏目雅子从地上站起,走到夏目建一的身旁,劝道:“孩子还小,你别动不动就打他,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

夏目建一指着龙言的鼻子,“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他谈,这个婚,他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