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陌生的雨《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全文在线阅读_《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全文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非常感兴趣,作者“陌生的雨”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苏陌陌生的雨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苏陌穿越成剑门圣子,因前身私通魔道妖女,被罚入剑冢思过 在擦拭先祖残剑时,激活满级悟性 “你认真擦拭剑身,激发满级悟性,领悟剑法—斩鬼神!” “你认真擦拭剑身,激发满级悟性,领悟黄泉剑意!” “你认真擦拭剑身,激发满级悟性,领悟种剑诀!” ………… 十年剑冢一朝出,万古剑仙入凡尘! 道门剑圣:“我修剑万年,他却只须看一眼,一眼万年!” 剑道天骄:“剑道天骄千千万,我们只占一“骄”,他是那个“天”!” 魔门妖女:“我也要学剑,你教教我嘛!” …… 天上天下,唯我一剑纵横!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陌生的雨 角色:苏陌陌生的雨 《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陌生的雨”。《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内容概括:苏陌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嘴角挂着不羁的笑。这副面孔略有些熟悉。恍然间,苏陌才记起,这个人,当初他刚进剑冢的时候碰到过。当时对方撞了他一下。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厮还回头冲他邪魅一笑

评论专区

闲人日常指南:散了吧,散了吧。又是勾搭别人老婆,又是收混混做小弟的,口嗨创业,满脑袋皇帝的金锄头,嘴上说着要苟,实际上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大把钞票,也不知道这一期作者是怎么回事。 横刀:王朝与仙侠并存。世界观不小,剧情设置的也很漂亮,虽然有些不合理,但总体来说很好,作者加油。粮草 名门:高月唐穿三部曲,正常穿越争霸做皇帝,没什么大毒点,书荒粮草。 思过十年:开局陆地剑仙!

第四章 自投罗网


苏陌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嘴角挂着不羁的笑。

这副面孔略有些熟悉。

恍然间,苏陌才记起,这个人,当初他刚进剑冢的时候碰到过。

当时对方撞了他一下。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厮还回头冲他邪魅一笑。

那副笑容,与此时如出一辙。

令人生厌。

当时苏陌以为他精神有问题,没有与他计较。

但此时,听他言语辱及张老。

苏陌无法平静,再无法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人死了,就只剩下名声。”

“我不允许,你侮辱他的名声。”

苏陌开口,眉宇间已有冷意。

“你不允许?“

紫衣男子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直接大笑出声。

“你不允许管屁用!话我都已经说了,你能拿我怎样?”

紫衣男子有恃无恐。

他有充足的自信。

因为他在剑冢待了五十年。

进剑冢的每一个人,都统一被废去修为。

看似众生平等,实则不然。

先进剑冢的人如果从头开始修炼的话,自然是要比后来的人强一些。

尽管这里环境恶劣,并非适宜修行之地。

但经过这些年的缓慢累积,他也恢复了些许修为。

这点修为到了外面,当然还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但在这里。

对付苏陌这种刚入剑冢没多久的小辈。

简直不要太容易。

“就冲你刚刚那两句话,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不过我不想为难你,毕竟你我同为圣子,应该同仇敌忾才对。”

原来,这紫衣男子也是圣子。

是在苏陌之前的那一任圣子。

前后两任圣子,都被关进了剑冢。

可想而知,圣子其实是个高危职业。

“你我联手的话,将来是有机会从这鬼地方出去的。”

紫衣男子话锋一转,突然邀起苏陌与他合作。

面对紫衣男子的邀请。

苏陌毫不犹豫拒绝。

“道不同,不相为谋。”

事实上,他并不想出去。

他喜欢发育。

苟在这里悄悄发育它不香么?

何必出去跟别人勾心斗角。

退一万步说。

就算要出去,他也不想跟这人绑在一起。

那会让他觉得恶心。

紫衣男子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确定要敬酒不吃?“

察觉到对方逐渐加深的恶意,苏陌心中念头急转。

他能够感知到对方修为,在筑元境五重上下浮动。

而他的修为,早已恢复到辟海境接近巅峰的水准。

修行一道,分为炼气,铸元,辟海,化生,渡劫,合道……每一境又分九重。

辟海境放到外面算不上强,但在这剑冢之中,几乎是没有敌手的。

此时他若真的动手,这人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可一旦他出手。

他修为恢复的事情,就会暴露。

除非杀人灭口,否则无法规避风险。

可即便是灭了口,那也不是万无一失。

万一让宗门高层知道此事。

说不定又要废他一次。

甚至还有可能以‘杀害同门,过于残暴’为由。

判定他入了魔,将他彻底抹杀!

所以,他不能轻易冒这个风险。

眼见苏陌沉默不语,紫衣男子心中怒意更增。

“你不愿与我同路,是因为张丰意?“

张丰意是老张的全名。

“我告诉你,他就是个伪君子!“

“老子就是被他给送进来的!“

“在外面他是出了名的不讲情面,到了这里,他给老子装好人?”

“换做是你,你能忍?”

男子脸上的神情,已由邪魅逐渐变成狂狷:“我在这里已经待了五十年!”

“你知道这五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随着紫衣男子的言语。

苏陌突然意识到。

老张的死,很有可能与对方有关。

那一刹那,苏陌的脸色阴沉下来:“所以,是你杀了他?”

“是我,那又怎么样呢?”

紫衣男子冷笑一声,供认不讳,“从他踏进剑冢的那一刻,我没有一天不想手刃他!”

他早就想杀了那老头,只不过实力不允许。

那老头当初进来的时候,修为并没有被废干净。

他只能等,等到老头命途将尽,等到他有绝对把握的时候,再给予对方沉痛致命的一击!

紫衣男子神情近乎癫狂:“我让他多活了这么些年,已经是便宜他了!”

听着这些话语,此时的苏陌,反倒平静下来。

风吹过,一根树枝飘落在苏陌脚下。

他弯腰捡起,掌心紧紧握住。

朝着紫衣男子一步步走去。

树枝在地面上划出一道痕。

那条痕迹非常笔直,犹如剑痕!

紫衣男子感觉到苏陌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一开始还郑重其事,目光微凝。

可当看到苏陌捡了根树枝向他走来。

似乎拿这东西当武器。

他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对我动手,起码也要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啊。”

“你用这玩意儿,是想给我挠痒吗?”

“是给你送葬!”

苏陌闪身而过。

下一刻,他的身影已到了紫衣男子背后。

紫衣男子身体微微僵住,回头看向苏陌。

苏陌头也不回,潇洒离开。

“给老子站住!”

紫衣男子瞬间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这家伙竟然在他面前装起来了?

正跨步要追,双腿却突然乏力,身体直接跪倒在地。

他眼神震怖,低头看去,只见双手已如同枯木!

不仅仅是双手,整个身体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我的身体……”

身体就好像,被无形的剑光划开一道豁口。

体内的生机,正经由这道豁口飞速向外流逝。

他突然抬头,望向苏陌离去的方向。

“剑意!黄泉剑意!”

“你竟然……”

话犹未毕,紫衣男子径直倒下,身体如同风化已久的枯木。

经风一吹,扬起漫天骨灰。

苏陌手中的树枝,也因承载不了剑意,化为齑粉。

不留尸体,不留凶器。

谁能证明,是我杀的人?

苏陌脚步不停,往剑林方向走去。

而这时。

单延芳从林子的黑暗一角走出来。

“杀伐果断,手段高明,简直不要太帅气。”

单延芳望着苏陌消失的方向,眼神迷离。

舌尖轻触红唇,魅惑丛生。

接着,她又瞥了一眼紫衣男子倒下的地方。

现场还有一些骨灰和衣物残余。

“帅气归帅气,只可惜,行事终究还是不够周密。”

就在单延芳摇头之时。

毫无预兆地。

头顶阴云密布。

天穹之上,一道惊雷炸响。

劈落在地面的紫衣上。

燃起的火焰!

将紫衣吞噬而尽。

而后,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

一场雨。

熄灭了火焰。

同时也冲刷掉了现场所有的痕迹。

“……”

雨中的单延芳,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不可抗力。

“这是巧合?”

“还是……”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