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时一神秘抠脚大汉《废墟守望者笔记》_《废墟守望者笔记》全集阅读

小说叫做《废墟守望者笔记》是“神秘抠脚大汉”的小说。内容精选:从繁华到满目苍夷,从井井有序到混乱不已 小心再小心,仔细再仔细,不过是苟且偷生为了活下去 如果有一天,你在废墟之中找到我的笔记 希望你延续我的笔记,继续记载下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废墟守望者笔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神秘抠脚大汉 角色:李时一神秘抠脚大汉 奇幻玄幻分类小说《废墟守望者笔记》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神秘抠脚大汉”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2031.4.29呼,已经是晚上了。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丫丫和阿杰正在有说有笑地煮着粥。丫丫没事了,我已经摸过她的额头,并且给她测了体温。一切正常。这让我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很纳闷,我怎么不知道这些药有这么神奇,仅仅是吃了一次,效果有这么好吗?但我没有那么好运

评论专区

宋风:太白了,我都吐槽不过来。评分这么高我以为能看,结果还是沾了完本年代早的光么。一章败退。 黄金召唤师:不上不下,待看后续发展 文娱复兴:三章退,对一个不陪投资人上 床,爱过的女孩那么踹的人渣主角实在看不下去,穿越者之耻。话说说不愿意耽误她不同意结婚卖卖深情范是不是更好?直男癌! 废墟守望者笔记

第10章 丫丫的异变


2031.4.29

呼,已经是晚上了。

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丫丫和阿杰正在有说有笑地煮着粥。

丫丫没事了,我已经摸过她的额头,并且给她测了体温。

一切正常。

这让我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很纳闷,我怎么不知道这些药有这么神奇,仅仅是吃了一次,效果有这么好吗?

但我没有那么好运。

阿杰告诉我,我的纱布又渗出血了,我让他帮我查看伤口。

取下纱布的时候,我忘记让丫丫回避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从阿杰那里得知我去给她找药,因此而受伤,她看着我,一言不发,眼泪如珠子一般往下滴,就像我当初关上她家里门的那一瞬间。

伤口崩开了,不知道是不是阿杰没有缝好的缘故。

我只能让阿杰重操旧手,再次消毒然后帮我缝合伤口。

我一边忍着疼痛,一边还要不停地出声安慰着丫丫。

最后劝了好一会儿才让丫丫离开,让她去看着煮粥的火。

待她一走,我便开始龇牙咧嘴。

因为真的很痛。

当然,阿杰,我不是在怪你,是伤口确实很深。

这次有了上次的经验后,阿杰给我缝合的很顺利,我很惊讶,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聪明,学什么东西上手都很快。

不像我,我觉得自己很笨,我不喜欢动脑袋,我觉得思考是一件让人很费力的事情。

如果有两份工作,一份是在办公室吹着空调敲键盘,另一份是在工地顶着烈日搬砖头,我想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即使它们薪水一样,也不会妨碍我的坚持。

我干过很多工作,搬过货、当过保安、进过厂、也送过外卖。

都是最底层吃苦的工作。

没办法,凭我三流大学出来的毕业证,很难在这个城市有一个好的归属。

吃了一点东西后,丫丫带着扭捏的表情说想告诉我一个事情。

她跟我说她起来之后,很饿,非常饿,忍不住吃掉了很多东西。

我有点吃惊,莫名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我问她吃了多少,她给我描述了一遍后,我有点吓到了。

差不多接近她平时五倍的食用量。

原本都还没有吃饱,直到吃了几大块巧克力之后,才感觉整个人好受一些。

她过来跟我提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一直是埋着脑袋,可能是害怕我怪罪她。

我安慰着她,告诉她,以后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要省。

丫丫离开后,我开始陷入了沉思。

她这种很饿的感受,和我来到楼顶之后的感受为什么那么相同?

但自从那次以后,我的进食量就变得很正常,最多也就比以前多了半倍不到。

这种突如其来的暴饮暴食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我甚至有点害怕,我担心照这样下去会被褪去作为人的身份。

尽管我有时候会被骂你不是个人的时候,心里根本不会有任何波澜,但如果你现在指着我鼻子说,你不是个人的话,我会生气。

很生气很生气!

如果还有仅存的个人尊严的话,我希望别人不要侮辱我人类的身份。

我又想了想,然后又问了丫丫许多问题。

譬如有没有力气变大、跑的更快、跳的更高之类的。

为此我还找来重达二十斤左右的登山包让丫丫试了一下,她举起来很吃力,涨红了小脸也没有办法做到让登山包离地而起。

我会不会对一个七岁半的孩子要求太高了?

没有任何异常,和往常一样。和我力气大增不同,丫丫的气力跟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我起初觉得是因为年龄太小的缘故,直到丫丫又说她现在眼睛和耳朵都不舒服。

我仔细地问了她怎么回事。

她说眼睛就感觉好像被擦亮一般,即使在黑夜里也能看清楚很远的地方。

我和阿杰来了兴趣,在这五十米长左右的天台上做起了试验。

我们在楼顶的两端,举着不同的物体,从大到小,丫丫都说对了,最小的甚至我在指甲盖上写了个数字,丫丫都能看清。

我有点震惊,虽然晚上月色很好,星辰繁多,但我从另外一边看着丫丫,也只能大概看清楚一个模样。

后来我和阿杰又试验了一下关于丫丫的听力。

很夸张,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我和阿杰耳语的内容丫丫居然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丫丫要是上小学了,谁还敢打她的小报告,呵呵。

阿杰也露出了羡慕的表情,靠这两个技能,那作弊不是妥妥的。

我笑骂着打了他一下,一天到晚不寻思走正道,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呵呵,不过阿杰不知道,我其实也很羡慕。

哈哈哈哈哈。

这样我就可以不用皱着眉头眯着眼睛,试图让街上的美女们在自己的眼中变得更加清晰。

丫丫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耳朵里老是出现很多声音。

我猜想可能是因为过于灵敏接入的声音太多而不太适应。

我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让她等待时间的磨合,撕掉块内衣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耳罩后,她才好受一点。

我告诉丫丫,以后她就是我们的侦察兵了。

她很兴奋,小脸激动的通红,似乎因为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变得欢呼雀跃。

她在楼顶转了半天四处巡查,迈着阿杰教给她别扭的正步,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士兵。

我看着哭笑不得,却又感到欣慰。

无论是她还是阿杰,他们都需要成长,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至少他们能靠自己活下去。

写到这里,我的心又沉重起来了。

后背的伤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好,保守估计至少要一个周左右。

物资没多少了,因为我和丫丫猛吃的缘故,最多还有三天的量。

所幸面粉和大米还有不少,省省吃也能坚持一个周。

但我们回家路上的物资又必须去补充了,好在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把门口的感染者引到对面小公园里了。

门口有一个便利店,是用卷帘门锁上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只能等我伤好以后再去试试看能不能撬开。

灾变以后,夜色真的很美。

星河穿插在天空,周边繁星点缀,带着坑坑洼洼的圆月发出柔和的光芒挂在头上,触手可及的样子让人觉得仿佛可以一跃而上。

我和丫丫还有阿杰说了关于巨大感染者的资料。

这也是我的笔记里要补充的。

如果遇到变异的巨大感染者,千万不要试图正面对峙。

找一个能限制他身材的地形,然后攻击下盘。

这是我今天总结的。

变异感染者的出现加重了我心里的阴霾。

会不会有一天,感染者会不会高达10米,20米...100米?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