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云里(神隐:天衍篇)_(神隐:天衍篇)全集阅读

云澈云里是奇幻玄幻《神隐:天衍篇》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神弃之族,身负天命诅咒,纵横九州十地,逆天改命! 群雄逐鹿英雄辈出,纵酒高歌,迎风而立,只为神之一泣!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神隐:天衍篇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逢高人 角色:云澈云里 经典热门小说《神隐:天衍篇》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逢高人”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客栈外的雪比几日前下的更大了些,劫匪们没有再回,至于死活,无人知晓,这样的寒日里,冻死人是常有的事。正如小二所言,翌日太阳初升,客栈少爷便随着一群衣着华丽的人群回来了,一行人很多,云澈二人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商队很大,很快便围住了整座客栈。那日的夜晚很是热闹,酒也喝得尽兴。北国是最不缺酒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天一冷,便需要暖暖身子

评论专区

废柴尸解仙:很不错的仙侠。行文描述颇有早期武侠的味道。比起有些觉得主角智商不够的看法,我觉得这个世界等级太高,地盘太小才是真的问题。推荐。注意,更新极慢。 贤者时间:挺可惜的一本书,如果不是乱入修真情节导致剧情血崩的话,从前面情节来看还是本非常不错的小说的。 我老婆是大明星:女主看上去仿佛一个死人 神隐:天衍篇

第3章 仇怨


客栈外的雪比几日前下的更大了些,劫匪们没有再回,至于死活,无人知晓,这样的寒日里,冻死人是常有的事。

正如小二所言,翌日太阳初升,客栈少爷便随着一群衣着华丽的人群回来了,一行人很多,云澈二人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商队很大,很快便围住了整座客栈。

那日的夜晚很是热闹,酒也喝得尽兴。

北国是最不缺酒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天一冷,便需要暖暖身子。也不知喝了多少,深夜里,云澈二人早已是烂若春泥,立也立不起来,至于醉没醉,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云里,那日的劫匪你为何没杀?”看着摇摇晃晃的云里,云澈突然问道。

“嗯?”缓缓睁开迷醉的双眼,而后云里又闭了上去,点着头,顿着手缓缓道:“杀人?老头子不让我杀人,而且,为什么要杀呢,放走不就行了。”

“可是他们是恶人,你不杀他们,他们便要杀别人。”云澈又道。

“师兄真坏!老是这样,喜欢讲道理,云里不喜欢道理,云里喜欢做便做,不想做便不做,管他好与坏,是是非非,有些伤脑筋,云里懒得想。师...”还未说完,云里便径直倒了下去,显然已是喝多了。

云澈看着散落的大雪,继续斟酒,一饮而尽。

“坏?云里,你说,若是杀仇,你杀不杀,云里。云里?”云澈的声音有些颤抖,眼中涟漪泛起,竟不争气的落下泪来。见无人回应,回头看时,云里早已埋入雪中,不省人事。“夯货”

一夜无话。

......

北国的冬季,夜很长。纵是喝再多的酒,只是一觉,便足够了。

第二天一早商队便上路了,云澈二人自然也在其中,客栈的少爷临终送了些盘缠和珍藏的老酒,还不忘替云里换身衣裳,毕竟先前那件破的实在不能再破了。

商队的穿行速度很快,不全是骏马的缘故,而是他们手中还有详细的地图。因为还要继续送货,商行的路线难免有些绕路,但方向至少是对的,西行。

......

北国很广阔,人口也不少,但大多聚集生活,这样一来却是分布的散落了些。长此以往,那些没有人烟的地方,便滋生出强大的野兽,有的盘踞山头,有的深藏洞府。更有甚者夺天地造化,修的法术,成精化妖,十分了得。

一声惊呼传来,商队众人面面相觑。没有骚乱,看来这样的惊呼已不是第一次。数日来,随着商队的深入,原本被地图上标识着危险的枯雪林,此刻众人以至。

枯雪林很大,领路人说是足有百余里。

“又他妈怎么了。”一声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报告队长,前方探子回报,前方有妖怪向我们袭来,这声音好像是,好像是他的组员,怕多半凶多吉少了。”声音略带颤抖,应答的是位年轻人。

“还愣着干嘛,带我去见他,我要问个清楚。”中年男子有些生气道。

“他,他......”年轻人有些迟钝,却不敢怠慢道:“他晕倒了,怎么叫也叫不醒,队医已经赶过去了。”

“真他娘的晦气,全员止步,前方情况不明,所有人整顿休息,护卫队收拾东西,随我去前方探路。”中年男子喝道。

男子的声音很洪亮,就连队伍末端的云澈也听得很清楚。

“有情况?”云澈的心中道,便随即向着前方望去,这一望望了许久,云澈的眼力很好,比寻常人要好些。等到云澈回过神,口中却是大喊道:“云里,快,快跟上陈队长,前面的是妖兽,不是普通野兽。”

“妖兽?”云里一愣,顿时睡意全无,若真是妖兽,莫说陈队长一行,这商队怕都得栽在这里,随即口中一句谩骂:“格老子的,这荒山野岭的还能出妖兽,真是见鬼。”

商队里的马脚力十分好,只是转眼,陈队长一行人便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了。云里的速度自然不逊,比起骏马也不遑多让,不一会儿,云里的视野里便多了数十人,正是先前离去的护卫队众人。只是情况却有些狼狈,显然受到了重创。雪白的大地上也多了几缕殷红。

“还是来迟了,云里,快快出手,其他人交给我,切记,不可逞强。”看着地上的鲜血,云澈开口道。

“我说师兄,下次走路能不能发出声,这样会吓死人的。”还未等云里看清眼前,倒是被身后的声音下了一跳,他清晰的记着,云里当时是在商队里没动的,至少最后一眼还没动。此刻站在自己身后,活活像个幽灵。

眼前的妖兽单论体型绝对算不上大,但论凶悍,却是十分了得,尤其是爪子上带了点红,先前死伤的几人看来便是此兽所为。

拔出破剑,一声冷喝,云里便出手了,只听得清脆的一声撞击,妖兽的利爪直接撞上了云里的剑刃,或是有些发锈,妖兽竟无丝毫退相,反而向前推爪,推开了云里。

云澈在人群中找到了陈队长,正是方才不耐烦的中年男子,陈队长受伤了,众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看到眼前的云澈和云里,陈队长心中大喜,看到云里被击退,眼神又多了几分担忧之色。

“多谢两位了,兄弟们实在伤的太重了,眼前的凶兽十分厉害,较之往日里的凶兽似是多了几分灵智。难对付的很,兄弟们有些大意,这才吃了大亏。”陈队长的语气很凝重,毕竟死了人,敌人却未伤的分毫。

“陈队长不比多说了,安心休养便是,待解决了这畜生再行他议,这是从商队里带来的止血粉,给兄弟们发下去。”示意陈队长休养后,云澈取下肩上的包裹递给身旁的队员,便起身望向云里,毕竟击败妖兽,才是当务之急。

云里的剑很快,妖兽的应对却丝毫不减,几番对弈下来,云里明显有些疲态,身上的新衣也多了几道爪痕。看着眼前这满是鳞甲的妖兽,云里心中也是烦闷,若是普通妖兽,一剑便可要了性命,哪会落得这般狼狈。

“覆盾甲龙?奇怪,这平原森林中怎会有这种东西,按道理应该久居石山之中才是,云里斩杀竟也有些吃力,看来有些功力,至少以入极境,鳞甲呈现黑色,看来也是刚刚晋升不久,若是红色、黄色,怕倒真有些棘手。”短暂的分析,云澈心中便有了打算,既然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自然便有应对之法。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