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珠容云谏《穿越之掌上明珠》_《穿越之掌上明珠》完整版阅读

姚明珠容云谏是《穿越之掌上明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鹿歌”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一朝穿越,娘家商贾,未来夫家靖北王府权势显赫 姚明珠以为,这桩悬殊巨大的古怪婚姻开启的是宫斗宅斗的血腥副本模式在得知未婚夫有退婚的打算时,姚明珠在心底放鞭炮庆贺 对姚明珠言听计从家财万贯的表哥;家风和睦人又英俊体贴的小将军;还有几朵暧暧昧昧的小桃花貌似摘哪朵都比一入侯门深似海强呐 谁知,在亦父亦兄的未婚夫靖北王容云谏看来,相差八岁娇美可爱的小未婚妻太招人稀罕,闲杂人等通通闪开,小心刀剑无眼 一部先嫌弃后打脸的养成甜宠系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穿越之掌上明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鹿歌 角色:姚明珠容云谏 火爆新书《穿越之掌上明珠》是由网络作者“鹿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鹿歌”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姚明珠本想打探是不是买了霉烂参茸的苦主来县衙告状,导致的父亲被传唤。可是周小小好像并不知情,东拉西扯的只在吃食衣饰上打转。几个来回以后,姚明珠也歇了心思,转而与周小小闲聊起来。不知怎的,话题转到了靖北王封地的风土人情上来。“听说北边许多异族交互杂居,民风野蛮不开化,有的地方还直接饮血吃生肉,姚妹妹,你娇花软玉一样的人儿,以后要嫁到北边,害不害怕呀?”周小小问的古怪,倒好像有点挑拨姚明珠说些北方的不好的话的意思,带着吓唬的语气

评论专区

神禅:作者的上本书被举报了,哎,好可惜,这个又新开的书,其实这个也不错 天行战记:丛冒牌大英雄追到现在的远古读者粉丝,这部依旧是我喜欢的风格和男主性格。。就是2个问题。。裁决啥时候更完。。and。。您老能写快点吗?养肥养肥 你好像在画我:烂尾,除此以外还阔以,以及主角实惨,都不能算是幕后黑手,只是工具而已…… 穿越之掌上明珠

第4章 马屁


姚明珠本想打探是不是买了霉烂参茸的苦主来县衙告状,导致的父亲被传唤。可是周小小好像并不知情,东拉西扯的只在吃食衣饰上打转。

几个来回以后,姚明珠也歇了心思,转而与周小小闲聊起来。

不知怎的,话题转到了靖北王封地的风土人情上来。“听说北边许多异族交互杂居,民风野蛮不开化,有的地方还直接饮血吃生肉,姚妹妹,你娇花软玉一样的人儿,以后要嫁到北边,害不害怕呀?”周小小问的古怪,倒好像有点挑拨姚明珠说些北方的不好的话的意思,带着吓唬的语气。

姚明珠心想,真是把我当孩子了,这具身体确实还是个孩子,可是自己前世是在图书馆工作,看过许多北方题材的书籍,拜电影电视所赐,不出门也见识过北方的风光。

“周姐姐说的是,北方确实有些地方野蛮不开化,但大多是边境外族部落。王土境内,陛下英明神武,百姓多受圣人感召。更有靖北王文韬武略,深受陛下隆恩,治下严谨,听说还委任了专门的官员,去偏远的村子教导民风民俗,劳心劳力,鞠躬尽瘁。”

“这样的北方在靖北王治理下,外族不敢来犯,城池固若金汤,百姓安居乐业,妹妹只有感到安心的,哪里会感到害怕呢。”

周小小被噎了一下。假山后的容云谏闻言脸上有一丝笑意,没想到这个小未婚妻马屁拍的这么直白,还没见面,高帽子就一顶顶的送出来。

容云谏本不是个容易被好话迷惑的人,是这把嗓音实在清丽,如武功山的泉水,甘澈甜美,又如一支羽毛挠得耳朵痒酥酥的,容云谏起了一丝好奇心,想看看小未婚妻什么样。

虽然从姚明珠出生后二人就定了亲,父母年年赶着自己来姚府送礼看望。只是自己小的时候被襁褓里的小明珠吓了一跳,自己已经是开蒙读书的年纪了,这个红彤彤小虾子似的眼睛都睁不开的家伙是自己未来的媳妇。小小的傲气十足的容云谏差点没把手里的襁褓扔出去。

虽然后来姚明珠大了些,也看出些可爱的模样,可是十几岁的容云谏向往的是洛神赋中的神女,而不是跟着屁股后面喊云哥哥的鼻涕娃。

十四岁以后容云谏跟随父亲入军中,学着掌军队,接王权,驱外敌,忙得不可开交。年岁见长,更是找各种理由不来扬州拜见岳父母,祖父母和父母亲也拿自己没办法。

一晃已经八年没有见过姚明珠了。八年对一个正值豆蔻的少女来说,变化一定是翻天覆地。

容云谏本想往光亮的地方站站,想想又停住了。

现在正值几个皇子成年,太子未立,朝中人心浮动,背信弃义的名声虽然不惧,但朝中御史们风闻奏事,笔锋如刀,一旦被缠上,如蝗虫跗骨,得不偿失,好名声也不是容易得来的,能爱惜还是要爱惜的。

容云谏意志坚定,不管是官场还是战场,都很少被无关的情绪影响行事。既然想退婚,又不容易才抓住的把柄,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脚步一转,容云谏往书房方向去了。

这一番微妙的挣扎,廊下的少女毫不知情。

大概半个时辰,姚定举面色恼怒的出来,接上姚明珠,离开了县衙。

“父亲?”姚明珠不安的喊了一声。

“哼!”姚定举想到书房那一幕,到现在还平复不了心情。

“王爷来了。”

“什么?”姚明珠没听清。

“靖北王来平县了,书房中王爷亲自审问的我。”对于靖北王到了平县,居然不是来姚府,而是把自己叫到县衙审问,姚定举有些耿耿于怀。

“霉烂的参茸掺进了军需中,柳柱儿等虽然被关进大牢,王爷说这不仅仅是小小的偷盗案,后面还有黑手,骂周县令案子判的糊涂,问我其中是谁牵头,谁引荐,只差没指着我的鼻子说是我干的了。真是岂有此理。”

姚明珠一愣,被这个消息砸的有点懵。

姚定举锤了锤座位,气愤中有一丝后悔,要是早点听女儿的话就好了,找找买主,没准能早点发现参茸流入了靖北王的军需中,今日也不会被打个措手不及了。

现在后悔无济于事,自夫人走后,自己是个懒散性子,铺子里的事不太上心,账本三五个月才翻一回。现在,铺子里的大掌柜和二掌柜的同时犯事,铺子里一团乱麻,姚定举在善安堂忙了四五天,急的一脑门子汗水。还好有夫人的陪房花妈妈的儿子纪忠帮着梳理,才堪堪安抚下堂里制药的老师傅们,铺子里的经营也恢复了正常。姚定举已经正式任命纪忠为善安堂新的大掌柜的了。

“那父亲是怎么说的?”姚明珠担心父亲。

“这个罪名当然不能乱认。这批参茸是药材行行首贾会长匀给我的,他说货太多,一个人吃不了,给咱们家,孙家,木家和乔家都分了点。我见价格不比自己收的便宜多少,不过卖个人情给贾会长才答应的,也不过买了两千两而已,谁知道就出了这么档子事,真是后悔。”

姚定举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将来龙去脉都告诉了王爷,王爷让我先回来想想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说话间,马车停下,已经到家门口。

回到房里洗漱过后的姚明珠,卧在软枕上,被子拉到胸口,幽幽的叹了口气。

果然与靖北王府的亲事没有那么简单。刚穿过来的时候,姚明珠母亲过世不久,府里乱哄哄的,顾不上姚明珠的异常。

姚明珠大病初愈,整个人恹恹的,本就瘦弱,大病过后尤显的弱不胜衣,手腕细的镯子都挂不住。

病后的姚明珠性格变得沉静,有一段时间不爱说话,在古代这个一场风寒都能致死的环境,大难不死,捡回一条命,性格有些许的变化,大家都能体谅,偶尔出现与往日相异的细节,也只以为是经此一难,人长大了变沉稳了的缘故。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