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怡魏千尘(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_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完整版免费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迟怡魏千尘,由作者“天青石子”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祁国岚城 暗祁阁——祁国为皇帝办事的细作组织阁主,迟怡,从昆仑回来后,扮猪吃虎,只为调查娘去世的真相而胞弟迟然心智停滞八岁,为找寻医治他的方法,她女扮男装潜入烟离,开启了与魏大将军斗智斗勇的日子(女主后期会联合男主反祁) 女主:女扮男装幕僚兼暗祁阁阁主 vs 男主:看似温润如玉实为腹黑将军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天青石子 角色:迟怡魏千尘 作者“天青石子”的热门新书《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原来这个七彩少年就是谢家四少爷谢松。传言他生来叛逆,十四岁便离家出走了。走前还一直嚷嚷着要拜师学艺,领略人生的真谛。后生,就该无畏一点。但也不要太无谓,甚至无所谓啊

评论专区

我娘子一心向佛:很期待后续的剧情发展!不过我个人觉得变成观音还是变成慈航都不好,人还是做自己最好。而且睡观音啥的绝逼被举报 战国明月:意难平! 远古求生:智商低的主角 没有代入感 将军我真的不是细作!

第2章 将军请自重


原来这个七彩少年就是谢家四少爷谢松。传言他生来叛逆,十四岁便离家出走了。走前还一直嚷嚷着要拜师学艺,领略人生的真谛。

后生,就该无畏一点。但也不要太无谓,甚至无所谓啊。也不知道谢家发现失踪三年的四公子突然出现在魏千尘身边会有什么想法。

谢松忿忿地看向魏千尘,见对方仍然面容平静,只好忿忿地依言放下剑。

“可是将军,他刚这样说——”他未说完的愤懑之言被身旁几个同来的人急忙制止。

魏千尘微笑着转向不知何时出现的茶馆掌柜。

“不知掌柜可否见过两个穿黑色斗篷的人?我们寻着人便离开,并无意冒犯,请多见谅。”他和煦地问道。

掌柜用手擦擦汗,沉思一番,回道:“方才确实来了位穿黑色斗篷的客官,现下在二楼侧席。但这只有一人,并没有另一人了啊。”

谢松拔出剑,抵住掌柜的脖子,“说!还有一个在哪儿?”掌柜一下子软了膝盖,求饶道:“大人饶了小人吧……小人……小人真的只看见了一个啊!”

魏千尘朝谢松摆摆手,转身向楼上走去。谢松瞪了掌柜一眼,也收了剑,和其他几个随从跟上前去。

迟怡正在二楼一边磕花生,一边观察下面的形势。她倒是不担心自己被当做那个黑衣人,既然魏千尘方才都没有为难自己,说明他也没觉得自己是。反倒是周围的动静消停了,她倍感欣慰。

见魏千尘一行人上楼来,迟怡周围的那些形迹可疑的人,突然朝她面门袭来,“快把东西交出来!”一个露膀子大汉大呼。

东西二厢又涌现十几个人,迅速把迟怡包抄起来。虽然迟怡也曾一对十,但也没想过有一天要一对二十。于是她挑准最薄弱的突围口,翻身跃下楼,假装没站稳的样子,大声惊呼,实则稳稳落地。

“啊!刺客!快捉刺客!”迟怡夸张叫到,忙躲到椅子下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露膀子大汉见迟怡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恼羞成怒,抡起袖子就招呼周围的一帮人跳下楼去。

大汉的脚还没踩上栏杆,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拦下。迟怡觉得这手有些眼熟。看似纤弱却筋骨分明,还未看的更加仔细,就听见一道声音,“这位壮士,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不合适吧?”分明温润如珠玉,却不由让人后脊发凉。

大汉愣了一愣,明显还没缓过神来。他正想破口大骂,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而且还动弹不得。他惊愕地盯着眼前这个男子,随即瘫倒在地。

迟怡见魏千尘两下就制服了大汉,暗暗叫好。她扬声便道:“那个壮士,我这里并没有你说的什么东西啊,还有事,告辞!”然后向魏千尘稍作一揖,踹开藏身的椅子,起身就向大门奔去,不再关心身后的动静。

当迟怡已到茶馆门口时,木门毫无征兆地合上了,且无声无息。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门阀里稳稳地嵌入了一把玄铁佩剑。

迟怡咬咬牙,缓缓转过身。果然魏千尘就站在她身后,微微笑着。楼上的人竟是已经被解决干净了。

难道没找着黑衣人,就乱拉个人充数?还是说他觉得自己可疑?

迟怡沉声言道:“魏大将军这是做什么?”既然他要跟自己过不去,那也别怪她了。

魏千尘明显一愣,随即笑道:“别紧张,本相就是好奇,阁下这黑纱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容貌。”

看来这个可怜的小伙子得罪魏千尘了,会被毁容还是扒皮啊?忒可怜了。周围的人都投来怜悯的目光。

别人怕,迟怡可不怕。虽然关于魏千尘的传言她听过不少,但无非就是关于将军府里讳莫如深、惨无人道的酷刑云云。她没觉得多稀奇。实际上,在暗祁阁里,这些东西她见识不少,甚至亲身经历过不少。

迟怡想,既然魏千尘微服私访,摆明了是不想暴露身份。究竟是何事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到现在还索性撕破脸皮也不掩饰了?

总之,不管怎样,那什么黑衣人什么东西又不干她的事,她拔腿就走。

刚迈出一步,前方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迟怡忍无可忍,抬头冲他吼道“我说你到底有完没——”

“完”字在一缕青丝的突然靠近里消失在喉咙中。魏千尘弯下身子,温柔又不容抗拒地直视迟怡,像是透过黑纱看见她的眼睛。

“没完,”然后他轻轻偏过头,在迟怡耳边轻轻言道:“阁下,权当陪本相演场戏。临阵倒戈这场,如何?”

迟怡不明就里,又见他退后一步,向她浅笑。

“阁下,那东西于本相而言很重要,能否相还?”声音仍很和缓,但却让人不由发怵。

迟怡正欲发作,想起方才魏千尘的举止,又生生忍住了。

“若是阁下仍担心令堂的安危,那大可放心了。本相早已打理妥当。若阁下明事理,就请将东西归还本相吧。”一席话说得文质彬彬,让人几乎找不到瑕疵。

迟怡豁然开朗。

前些日子听闻烟离丢失了一样东西,似乎与军事要地有关,难道是军防图?先是不让自己离开茶馆,看似为难自己这个冒牌黑衣人,让自己交出东西,实际上是掩人耳目,将真正的黑衣人引出来。魏千尘,果真是狡猾啊。

仿佛沉思良久,迟怡缓缓开口:“小人盗军事要图,也实乃无心之举。小人鄙贱,能得将军如此殊遇,着实感激不尽。可小人怎么知道将军没有欺骗小人呢?”

迟怡长舒一口气,暗想,这面子她可是给足了。总之她演完就走。想必他是有了黑衣人的把柄了吧,才有如此自信能将其引出。

魏千尘朗笑几声,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和一封尚未开封的信。

这时,突然有一棕衣中年男人拨开人群,直直向魏千尘袭来。魏千尘一动不动,仿佛早已料到。

人群已经惊呆了,左相为什么不动?也不出手?这人不是要刺杀他吗?然后就见这人从左相那夺下一块玉佩,愣在那里不再有其他动作了。

“你……你怎么有这个玉佩的?我爹呢?你把我爹怎么样了!”棕衣男人向魏千尘扑去,双眼红透,恨不能杀死魏千尘。

几个随行之人立即将他擒住。一阵挣扎、怒吼后,男人渐渐消停了,不再言语,双目荒凉。

“看来你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这是令堂留给你的,你慢慢看吧,本相就不打扰你了。”魏千尘将那封信递给他,他颤抖着手接过。

魏千尘示意随行的几个人离开,又转身去木门取下玄铁佩剑,正欲离去,又看向迟怡笑道:“阁下是个有趣之人,闲暇时来将军府坐坐吧。”

迟怡懒得搭理他,径直走出茶馆去别处找乐子。今天运气真背,乐子没有倒陪演戏。

谢松紧追上魏千尘,急了:“将军,东西还没到手呢!怎么两个人您都放走了?”

魏千尘顿了顿,只笑不语,继续前行。

雨已停了,岚城市集渐渐多了些许烟火气息,金玉阁,典当行,包子铺……大大小小的店铺都稀稀落落的准备开张。

迟怡正盘算着接下来是去清乐坊还是先回家接清风,突然就被一棵高大的蓝楹树吸引了目光。并不是因为她有赏花望月的闲情雅致,而是因为树上挂着一个人。

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男孩双腿倒挂在树枝上,双臂带着身子一晃一晃的,还挺有节奏。

迟怡走到树下,静静地看着这个小男孩,一言不发。

他摇晃的节奏减缓了些,随即又开始自带频率地摇晃。一阵风吹落,好几朵蓝楹花打在他脸上,他鼻子皱了皱,直打喷嚏。

迟怡想了想,伸手把身上的斗篷取了下来,继而静静地注视着他。

小男孩瞅了眼,默了两默,又继续晃了一会儿。鉴于树下这人目光太冷瘆,他咕噜一句还是从树上跳下来了。

地面仍有些潮湿,他拍拍裤脚沾上的露水,双手叉腰,不满地望着迟怡,愤愤:“阿姐,你就不能装作没有看见小然吗?小然就想自己出来玩几天嘛!”

闻言,迟怡眯了眯眼,衬得面容愈加柔美。

“迟然,出来这么久了,是不是应该回家了?”不等迟然开口,迟怡又言:“再不回去,你们家小红绫就要被送去马场配种了。”

迟然昂起的胸膛又慢慢缩了回去,跺两下脚,鼓起腮帮子还是跟了上去。

“回去就回去嘛!阿然不喜欢阿姐了,阿姐就爱欺负小然!”

“阿姐你没有把小红绫配种的吧?”

“你猜。”迟怡言简意赅。

“阿姐!”

一路蓝楹花的落蕊。一大一小走在夕阳中,惹得路人注目连连。

“看!天人之姿啊!”

“嘘!小声点!那可是右相府迟大小姐!”

“唔!那后面那个就是迟二公子了吧”

“哎,可惜了,多可爱的小孩啊。”

“可不?怎么就一直长不大呢?”

迟怡蹙眉,猛地转身,目光凌厉地看着那几个人。迟然没注意到周围的动静,一路踩花瓣踩得不亦乐乎。走着走着,发现阿姐停下来了,面色不善。奇怪道:“阿姐,怎么了?”

刚才谈论的是三个客栈的伙计,这会儿已被迟怡的目光吓得噤声了。

迟怡从腰间抽出鞭子甩动了几下,客栈里的人们都紧张的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迟怡的鞭子落下去。

迟怡正欲扬起鞭子,却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袖子。

“阿姐,小然想吃糖画,咱们走吧!”袖子下传来软软糯糯的声音。

迟怡抬起的手又缓缓放了下来,又警示性的盯了那几个伙计一会儿,继而牵着迟然走向糖画铺。

一个头上绑着黄布的老头正坐在木椅上画糖。就迟怡牵着迟然过去的当他就已完成了三个糖画。

迟然兴奋地跳起来,指着石板上的一个蟠桃糖画对迟怡说:“阿姐!小然想要这个桃子!”

迟怡无奈笑笑,向画糖老头问道:“老爷子,买一个蟠桃糖画。”

“好嘞!一个糖画十钱。看这小男孩这么乖,就少给两钱吧。”

“耶!谢谢阿姐!谢谢画糖爷爷!”迟然笑成一朵花,眼睛亮晶晶的,拿着糖画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迟然!慢点,别乱跑!”迟怡掏出半贯钱给老头,留下一句“不用找了”和老头惊愕的神情就跑去追迟然。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