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下雨记得打伞(酒剑长歌)_(酒剑长歌)全集阅读

主角初九下雨记得打伞的奇幻玄幻小说《酒剑长歌》,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下雨记得打伞”,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钧天剑,灵均、苍天剑,太苍、变天剑,玲珑、玄天剑,离玄、幽天剑,夜幽、昊天剑,少昊、朱天剑,霜寒、炎天剑,炙炎、阳天剑,白灼 这是以剑为尊的世界,天地大道,唯我一剑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酒剑长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下雨记得打伞 角色:初九下雨记得打伞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下雨记得打伞”的一本书《酒剑长歌》。讲述了​“你不会还真是娃娃吧,哈哈哈……”初九不甘示弱,回怼道“你不会真是个瘸子吧,哈哈哈……”“你呀!”张瘸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早晚因为这张嘴要吃亏的。”“呵呵……”谈笑间菜已上齐,酒也打开,张瘸子深嗅一口“香,以前光闻味了。”浅尝一口,张瘸子又吧唧着嘴“有钱真好啊。”初九打趣道“喝酒得抱着坛子喝。”说罢捧起酒坛子一饮就是半坛“这酒不行啊,没劲

评论专区

传奇缔造者:作者上本书的严谨已经消失了,现在就剩下水和毒,明明一章的废话,还有人洗地,美其名曰科普……另外这书推荐看盗版,真TM太水了,这种做法必须遭到惩戒=。=|||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寫了這麼多本書還是如此仆街的作者, 優秀 因为我有钞能力:看了评论去看的,结果。。。点了一顿千元餐服务员就想钓凯子,2条爱马仕的丝巾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员就能双飞?您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以为是鸡窝?xswl,舔的人还不少 酒剑长歌

第5章 打听局势


“你不会还真是娃娃吧,哈哈哈……”

初九不甘示弱,回怼道“你不会真是个瘸子吧,哈哈哈……”

“你呀!”张瘸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早晚因为这张嘴要吃亏的。”

“呵呵……”

谈笑间菜已上齐,酒也打开,张瘸子深嗅一口“香,以前光闻味了。”

浅尝一口,张瘸子又吧唧着嘴“有钱真好啊。”

初九打趣道“喝酒得抱着坛子喝。”

说罢捧起酒坛子一饮就是半坛“这酒不行啊,没劲。”

“年轻人酒量可以呀!”

“……”

初九两个师傅,都是酒蒙子,他这耳睹目染,十岁开始喝酒,喝了十八年,说千杯不醉也不为过。

“瘸子,你腿是怎么瘸的?”

张瘸子有样学样,豪饮一大口“年轻不懂事学人家英雄救美,被人打折了腿没钱医治,就成了瘸子。”

“佩服。”初九不是恭维,是打心底里敬佩。

张瘸子突然脸红,不知是酒上头,还是心事上头,长叹一口气“一次冲动,换来的却是一辈子被人看不起,三十的人了啥活干不成。”

“腿瘸几年了?”

张瘸子思索片刻,回道“十年了吧。”

“你要是能忍得了疼,这腿倒也能医。”

初九撇了几眼,察觉到瘸子这腿就是断了以后没及时救治,骨头长歪了。得亏断腿的时候早已成年,身体也已经定型,要不还真没有办法。

张瘸子看向初九“你当真?”

“但恐怕伤腿痊愈也得短上一寸。”

他少时剑骨尚未与身体相融,时不时就要断腿断脚,两位师傅也不管他,只能自己给自己接骨,时间长了,倒也是久病成良医。

张瘸子喜道“别说一寸,三寸也行,只要能好。”

他也是喝大了,信口胡诌,三寸?那就是接好了和瘸子有什么两样?

“那好。”初九也没有更正,再饮一大口“等我闲停了,我就帮你看看。”

“你不会是诓我那吧?”

“诓你?你觉得我很闲吗?”

他也是感念张瘸子的一言之恩,今天如果不是张瘸子提醒,他怕是要错过四海山庄的一出好戏。

酒过三巡,客房里灯火摇曳,两人的影子像是皮影戏一般,拌着微光忽左忽右。

张瘸子醉眼朦胧的问“我看你不像一般人,什么来头?”

“阎王殿里爬出来的恶鬼,就问你怕不怕。”

“切……”张瘸子一坛见底,笑道“瘸子我断腿这十二年经历的多了,别说恶鬼,就是阎王站我面前,我也不怕。”

“哈哈……”笑罢,初九想起今日事,于是问道“瘸子,你感觉四海山庄斗剑,是输是赢?”

“十输。”张瘸子吧唧着嘴“但我倒是希望他赢。”

“为何?”

“不为何,就是看不惯叶家的做派。本来我是觉得宋四海有大病,才会让闺女嫁给一个死人。往常听说叶铭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今日见了,我感觉还不如嫁给一个死人。”

叶铭今日的作风还真让人不耻,叶家的作为更是让人不忿。

“那你为何说十输?”

“你不是本地人吧?”

“以前是,小时候随家人去了泉州。”

“听你口音,也不似泉州口音啊。”

初九很是不耐烦“你就告诉我为何十输,怎么废话如此多。”

“呵……”张瘸子端着酒杯,晃了晃晕乎乎的头,缓缓说道“要是二十年前,稳赢。

现在嘛!叶家背靠铸剑谷,谷中铸剑师几十上百。宋家世代跑商为主,没了名剑山庄做倚仗,拿什么赢?

我给你说,二十多年前灵犀城有三姓,姜,宋,叶。

姜家铸剑声名远播,宋家跑商威名远扬,叶家掌权威风凛凛。

在姜家还在的时候,那有什么铸剑谷,后来姜家被灭门,城主府扶持铸剑谷,这才让铸剑谷咸鱼翻身。

姜家与宋家走的近,姜家被灭门,听说宋四海寻仇数年,最后也不知道寻没寻到。

宋家寻仇那几年,生意被叶雄抢了大半,叶家又处处打压宋家,宋家家境更是一落千丈。

明日过后,怕是灵犀城就要彻底姓叶咯。”

菜过五味,张瘸子已经酩酊大醉,初九倚在窗边往四海山庄的方向看去,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四海山庄里,极静,风吹树叶声都是那么的刺耳。

厅堂宋芷玉抱胸靠在门口,目光上扬,似在看月。

厅堂内,宋四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左右踱步,满屋乱转。

啪……的一声,白如霜摔杯而起“你能不能坐一会,转的我心烦。”

“就你心烦,我不烦吗?”

白如霜冷眉倒竖“你再吼一句试试。”

“哼……”宋四海轻哼一声,没再说话。

“你今天就不该应了这事,我就不信他叶家真敢赶尽杀绝。”

“唉!”宋四海叹气一声“他是真敢。

半月前一船的货物被劫,随后货物就出现在叶家商铺。

还有三个月前,望北山恶狼岭的土匪劫了咱家三趟镖。

半年前,船还没出海就被人凿了个窟窿。

一年前……

两年前……

……”

宋四海越说越气,一掌将椅子拍了个粉碎。

“叶家现在一家独大,怕是想彻底吞并四海山庄。”

正讨论之时,一个身穿粗布汗衫的仆人快步跑了进来。

“庄主,我回来了。”

“人可有请到?”

那人耷拉着脸,摇了摇头“他们一听说要和叶家斗剑,一个个的吓破了胆,哪还敢来。”

“唉!”宋四海双腿发软,若不是靠在柱子上怕是跌倒在地“要是义兄还在……”直起身子看向门口“芷玉要不你还是走吧,凭你的功夫,若是要走,他们不一定能拦得住你。”

宋芷玉苦笑一声“我若要走,早就走了。”

宋四海无奈叹道“芷玉你若是心中有叶铭,爹就做一次背信弃义的小人。”

宋芷玉回头撇了一眼“爹,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宋四海知道女儿的意思,顿觉十分羞愧。

年轻的时候,壮志凌云,意气风发,上敢九天揽月,下敢五洋捉鳖,现在反而越发胆小怕事。

“你还年轻,不该为此事搭上一生。”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