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二娘依山依水)剑宗女修绝不认输完结版在线阅读_《剑宗女修绝不认输》全章节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剑宗女修绝不认输》,讲述主角苏二娘依山依水的爱恨纠葛,作者“依山依水”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女强成长# #玄幻修仙# #暂定无cp# 看似和平的修仙界人人幸福安逸,却不知以男权为旗号的一方势力却在悄然崛起,重生归来的苏二娘知道修仙界最后惨绝人寰的模样,但作为凡人的她又该如何处世呢?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剑宗女修绝不认输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依山依水 角色:苏二娘依山依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依山依水”的新作《剑宗女修绝不认输》,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苏二娘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而做。往事就像戏一般,在苏二娘脑子里不停跳跃。前世自己还只是剑宗小透明,十四岁跟随凌天进入剑宗。对了,不知道凌天现在怎么样了,云舟一别,就没再见过了。一百年间,兢兢业业种着自己的灵草,作为一个修仙界的凡人,苏二娘自认活的还算如意

评论专区

雄霸天下:穿越异界,主角是一个祭司,但不是什么正经祭司。骷髅的书就是这样,主角同期是无敌的。这本书总的来说轻松诙谐,可以一看的爽文。 山口山的圣光:一本无限流小说,主角是山口山世界的圣骑士,所有行为基本符合一个正真的骑士守则,不过好像进宫了,不过山口山,魔戒,夏娜还有圣杯世界已经写完了,不影响阅读 诛仙二:张小鼎很好玩,但萧鼎写书人品太差了,经常太监,从此不敢再支持他,哪怕完本也不去看了 剑宗女修绝不认输

第10章 回忆前世 明确想法


苏二娘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而做。

往事就像戏一般,在苏二娘脑子里不停跳跃。

前世自己还只是剑宗小透明,十四岁跟随凌天进入剑宗。对了,不知道凌天现在怎么样了,云舟一别,就没再见过了。

一百年间,兢兢业业种着自己的灵草,作为一个修仙界的凡人,苏二娘自认活的还算如意。

重生归来,目前为止自己只是练气期而已,距离踏破虚空,修成真仙也相差甚远。不知道前进是为了什么。

苏二娘想不明白,干脆躺下来一觉睡了过去。

睡梦中元婴前辈和拍卖场的女子一直盯着她,仿佛在说,为什么天道如此对她们,她们做错了什么?

眼神逐渐重合,有血顺着眼角流下来,狠狠的瞪着苏二娘。然后一阵白光,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苏二娘一惊,从床上跳起来,抹着头上出的汗,突然想明白了,自己要干什么了。

她临死前,剑宗爆发史前未有的矛盾,然后所有宗门内女子被关进地牢。然后在牢里折磨半年,苏她就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往常蒙上了纱的记忆突然清楚了许多。想起自己死的时候距离自己到达剑宗已是一百年之久,这意味着还有一百年那场灾祸就要上演了!

修仙界时间眨眼间消逝,听说大能跨越大陆到达剑宗的另一端都要百年。弹指间,一百年便嗖的一下结束了。

这期间她能做的就是提高实力,才能在危机到来之前,不让自己如同前辈一般当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苏二娘明确自己的想法之后,便努力去回忆前世的细节。

这一夜终究是不眠夜了,不仅苏二娘睡不着。一些人也在暗处时刻盯着。

宗主的住所里,彻夜点着烛火。

“宗主,天鉴宗那老头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你说呢,那天鉴宗人虽然无赖了点,但是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也是,天鉴一出,生死已定。”

“我们也只能做好准备,百年之后剑宗会是什么样,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哎,我们剑宗这是遭了什么罪了,怎么会有灭宗之祸呢? 我想不明白。”

“这老天,打得是什么主意,我们都无从得知啊!”

“罢了,罢了,你先回去吧,我们从长计议。”

如果苏二娘在,一定会认出这是她的便宜师父。

向来不拘一格,脏兮兮的便宜师父这时候一反往常,直直的盯着宗主。

看着初入元婴期的宗主本该有着无限长的寿命,但自从得知了剑宗百年之祸之后,日夜操劳想着解决办法。每见一次宗主,他的白发和皱纹都在增多。

远在千里外的天鉴宗也并不如他们所想的那么安宁,

“宗主,剑宗这次真的没救了吗?”

“剑宗已有变数生,剑宗百年后如何只看变数的命了。”

“宗主,万一,我是说万一剑宗要是没了,那片大陆就会生乱,到时候整个修仙界无法避免都会乱起来的。”

“哎,天要你亡,你又能如何,尽人事听天命,我们天鉴宗能做的也只是预测,别的也只能多帮衬一些剑宗。”

“宗主,师兄,我不愿坐以待毙,我愿意去剑宗的天灵大陆闯上一闯,寻找那变数,作为天鉴宗的长老,我请辞离开,望宗主批准。”说话者跪下来连磕三下,抬头直直的盯着数年来辅佐的师兄。

而他口中的宗主弯着背,用手去摸着他这唯一的亲师弟,他的眼睛已经全白,什么都看不见,这是上天给他们天鉴宗的处罚。

尽管看不见,但是他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最后咬着牙说道,“好!师弟,我这一辈子没出过天鉴宗的门,今日就由你代天鉴宗去寻找那变数,希望你此行顺利。”

师弟闻言,慢慢的直起身,将师兄扶在太师椅上,转身跑了出去,害怕再留就舍不得出去了。

师兄宗主手摸着给他师弟算的最后一卦,一下一下反复敲着龟骨,不由喃喃道,“屯卦,怎么会?原来如此!”

风拂过桌面,如果他的师弟在的话,就知道这是春木更新之象,先遇艰险困难,后有微弱的生机。是大凶也是大福。

这日,苏二娘照着前几日的习惯早起,挥剑三千次。

挥到一半时,一阵风吹过来,树叶纷纷刮向苏二娘。苏二娘便没在意,突然一个树叶刮破了苏二娘的皮肤。

苏二娘灵机一动,握着木剑,顺着风的方向去挥剑,她的大脑迅速运转,风是没有规律的,苏二娘只得不断转换方向,刚开始,苏二娘的衣服还会被划到,到了后来,不能说是苏二娘顺着风不如说苏二娘在驱使着风。

直至灵力耗尽时,苏二娘才依依不舍的停下来,看着自己身上少许的划痕,不由心花怒放,含着笑,看着自己的剑,自言自语道,“就叫你落叶随风剑吧!”

肖晓文此时刚好来找苏二娘,看她在风中舞剑,旁若无人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便没有打扰。

刚好看见了最后这一笑,苏二娘是很美的,但不是迅速捕捉别人视线的美。她的美是素雅的,有时不笑时会有点清冷,但此时开怀的大笑有种别样的风采。

瞬间惊艳了肖晓文,让他愣在原地,不忍打扰这一幅罕见的美人图。

苏二娘正准备回屋子里梳洗,却发现肖晓文呆在屋子旁,好像是在等着她,便急忙跑向肖晓文说道,“师兄,有什么事情吗?”

肖晓文听见声音,才从呆呆的状态反应过来,看着面前的师妹,尴尬摸了摸鼻尖,“啊!没什么事情,不对!我是来给你送书的。”于是把手里的书递给苏二娘。

后又补充,“书上记载的是最基本的小法术,如果你想学一些符合自己灵根的法术,可以去藏书阁看看。你是亲传弟子,可以上到三层,足以你选择一个好的法术了。”

说完后盯着苏二娘了一会,又神情凝重说,“法术不宜贪多,我们剑修依靠最多的还得是我们的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