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只笔量日月)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热门小说_(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只笔量日月”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他本是一个竖店里一个扑街龙套演员 一个意外 却没想到魂穿到大明崇祯帝的身上,穿越而来的他看着自己被吊在三尺白绫之上,他恍然大悟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 类型:穿越 作者:只笔量日月 角色:朱由检只笔量日月 热门小说《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是作者“只笔量日月”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评论专区

重生之最强剑神:看的还行,但是这势力体系。。。很蛇皮。。不断有工会超级牛逼,结果过了百来章又来了个更牛逼的。。。我就好奇这是玄幻文还是网游文 寝取与路人女主:这作者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写的什么狗屎剧情,这种书也只有在书客才有人看 三界血歌:以前很喜欢巫颂的,现在唉 大明:开局一根三尺白绫

第6章 三封信


看来帝王多短命,这件事不假。

汪洋伸了一个懒腰,舒展了一下他腰酸的身体,从御书房走出。

昨晚半夜三更之时,他突然想到了破局之道,就立马起床而来。

“来人将这三封信,依次送给武昌的左良玉、山海关的吴三桂、福建的郑芝龙。”

“快马加鞭,星夜疾驰,十万火急,凡有一丝懈怠者,斩!。”

一个身穿甲胄的侍卫接过江宁的三封密诏,转身立刻而去。

现在离吴三桂放清军入关还有不到半个月,汪洋在心里祈祷,一定要赶在这之前,要把信送到。

……

十日后。

山海关吴三桂驻军大帐内。

主将座上,只见一男儿端坐于此。

巨耳隆准,无须,瞻视顾盼,尊严若神,北雄南秀。白皙的面庞上两道爽朗的眉毛和一条挺拔的鼻梁十足地挑起了男子汉的英风飒气。更引人注目的是眉宇间那股端凝沉稳之气,竟如深潭静水,滟潋袭人。

这赫然就是吴三桂。

一身穿铠甲的将士,进来禀报道:“禀将军,有回信了。”

坐上的吴三桂不敢怠慢,神情严肃,伸出就要书信:“快拿给我看看。”

只见上面写着:【昔管仲射桓公中钩,桓公用为仲父,以成霸业。伯若率众来归,必封以故土,晋为藩王。国雠可报,身家可保,世世子孙,长享富贵。】

见此,吴三桂大笑道:“好,太好了。传令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帐外又进来一个士兵:“禀将军,南京来的密诏。”

吴三桂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念。”

“长伯亲启。卿可安好?朕已脱险,卿无须挂念……”

听此,吴三桂恍然明白原来崇祯没死,但书信中满满都是诚恳敬重之意,又是让他不明所以。

接下来的话让他又是一惊。

“朕以命黄得功领二十万大军北上击贼,加之左良玉已破张献忠攻向西安,再有一路福建十万水军靠海而行,不日到达卿处。彼时,三路大军合围,闯贼必败。”

左良玉破张献忠和福建水军到达,都只不过是汪洋提前说的。

因为当时写这信的时候,是三封信一起写的,为了唬住吴三桂汪洋才出此下策。但按照汪洋的计策,应该都已经快要完成了。

“吴老将军舍身为国,我大明必记之。从今往后,朕对卿也是只记恩,不记罪。吴家满门忠烈,乃是大明栋梁之家。”最后一句敬语收尾。

听完这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吴三桂的心里翻江倒海。如今大明占据优势,他已经没有了向清军投降的动机。

至于什么父亲被欺,陈圆圆被霸占,在历史上这都不过是吴三桂看大明大势已去,找的借口。

但吴三桂还在迟疑,他怕崇祯因为自己没去勤王救驾而秋后算账。

但看着书信中最后几行的承诺,吴三桂又是开始摇摆不定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吴三桂目色凝重,似乎打定了主意。

“传令,军中不可再提借清兵一事,违令者格杀勿论。”

………

另一边,四川布政司万县之地。

万县是进入四川的咽喉通道,占据了这里就可以对四川长驱直入。

显然,他们已经占据了这里。

由此向着城外郁郁葱葱的山林中行军,浩浩荡荡,绵延不绝,密密麻麻的人影足足有十数万之多,一个个犹如嗜血虎狼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从最前面而来一骑马的传令兵,反方向向着后面奔去。

过了几刻时间之后,他停了下来,看着一白沿红樱帽络腮胡子的男人,道:“大帅,四川巡抚陈士奇在东南方向的铜锣峡设重兵固守,我军水师前沿损失惨重。”

张献忠沉下心来,略加思索道:“传我命令,分兵两路,一路水军做佯攻,一路由本帅亲自率领三万精骑兵迂回其侧后,两面夹击。”

“是。”

受到命令后,传令兵转身而去。

张献忠旁,一加冠之年的男儿主动请缨道:“义父,还是让孩儿去吧。”

“还是让我去吧!”

“……我”

一时间,张献忠旁的四五位将领纷毛遂自荐。

张献忠笑笑道:“孩儿们莫急,你我同去同回。”

说罢,张献忠带着他的义子们和三万精骑兵绕道而行。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天边的曜日挪动了位置。

三万骑兵沸沸腾腾的奔腾在山林大道之中,周围飞鸟皆惊,尘土飞扬。

“大帅,前面就是佛图关。”

张献忠大喜:“好,全军出击。拿下此关,犒赏三军,杀。”

佛图关地势险竣,两侧环水,三面悬崖,自古有"四塞之险,甲於天下"之说。为兵家必争的千古要塞。

重庆半岛三面环水,此时涨水季节不可卒渡时,出入重庆必经佛图关至二郎关一线要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粗壮的拦马绳突然从地上弹出。

拦在了马腿之上。

张献忠大笑的面容还没来得及收下,就被拦马绳拦住,连人带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仅如此,前面几十道骑兵皆是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传出一声惊天大喝:“放箭。”

张献忠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大感不妙,心里暗道,坏了。

可为时已晚,满天箭雨如雨点般打下。

张献忠的精骑兵一个个的倒下,中箭的马儿也是疼的扭动了起来。

场面混乱不堪,痛苦哀嚎声一片此起彼伏。

张献忠后面的义子们反应神速,几枚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张献忠大惊:“不好,中埋伏了,撤……快撤。”

佛图关的地形注定了骑兵不能施展开来全部实力。

“哈哈,张献忠好久不见。”

一道声音从前面传来,紧接着无数明军士兵举着盾牌从前面缓步而来,蜂拥而至。

这个熟悉的声音,张献忠一听便知。

“左良玉,没想到,又落在你手里了。”

因为汪洋提前知道张献忠要在崇祯十七年四月进攻四川。所以他给左良玉的密诏,就是让他昼伏夜出,提前在张献忠行军路上埋伏。

对于左良玉这个人,汪洋从历史上还是了解了一点,崇祯死后就成了割地一方的军阀,对南明政权敷衍了事。

但汪洋这个崇祯又活了过来,左良玉没理由会抵抗他的皇命。

“大帅不好了,我军后面也有敌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