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骑士(孙知行十鸣)_(孙知行十鸣)热门小说

看过很多奇幻玄幻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星空骑士》,这是“炒菜有点糊”写的,人物孙知行十鸣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星空骑士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炒菜有点糊 角色:孙知行十鸣 热门网络小说《星空骑士》是著名作者“炒菜有点糊”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吃完饭咱们就去买书。”孙知行回避关于自己作文的话题。“你的车还能用吗?”张晓戈歪着头都问道。“已经拖去修,家里还有一辆,我们乘坐家里的那辆车去。”孙知行瞥了一眼大黄牛道

评论专区

我成了血族始祖:感觉还行。 巨龙时代:文青之马,爱看就看,反正我是觉得他一文青世界就要笑 巅峰文明:这本书可以改成自信中国人了。全篇都在说中国多牛逼,然后各种百度百科,接着就是4399小游戏暴揍老奶奶的感觉。我信错大烟缸了,好像又开了新坑,先去看看 星空骑士

第4章 牛车入城


“吃完饭咱们就去买书。”孙知行回避关于自己作文的话题。

“你的车还能用吗?”张晓戈歪着头都问道。

“已经拖去修,家里还有一辆,我们乘坐家里的那辆车去。”孙知行瞥了一眼大黄牛道。

“在哪?我怎么没看到?”张晓戈仔细地看着院落的边边角角。

“嘿嘿,等吃完饭你就知道了。”孙知行卖了个关子。

饭后,张晓戈兴致勃勃地看着孙知行忙活着,这可是她在史书中都不曾见过的东西。

孙知行把牛棚中的大板车搬到门口,先用笤帚清扫了一下上面的浮尘,再泼上水,用刷子清理陈年积灰。

正午的阳光灼热炽烈,把清洗干净的大板车放在阳光下,上面的水分很快蒸发一空。

黄褐色的大板车遍布着灰黑色的纹理,因长年累月使用,板车被摩擦得光滑泛亮,棱角皆已变得圆滑。

板车晒干后,孙知行架上轱辘,拉倒旁边的柳树荫下。

回到院中,把满身灰尘泥土的大黄牛牵到门外,开始为大黄牛清理卫生。

在这个季节,普通牛身上应该招满了苍蝇,但孙知行家的这头大黄牛并不普通,不仅没有苍蝇,连牛身上特有的那股子气味都没有。

清洗干净的大黄牛,那一身柔顺的牛毛堪比丝绸,让大黄牛自己到柳树底下呆着。

之后孙知行又翻腾出大黄牛拉车的那套装备与赶牛鞭,还有一顶破旧的草帽,放在水中进行清理洗刷,然后晾干。

自家的赶牛鞭更多是摆设,根本用不到,大黄牛极具灵性,你说一句话它就能明白你的意思。

最后将板车挂到大黄牛身上。

孙知行带上破草帽,手腕一抖,赶牛鞭发出一声清脆的音爆,下巴微扬,扭头看向张晓戈道:“如何?”

“好一个英武不凡的牛骑士。”张晓戈嘻嘻笑着说道。

“骑士就好,不用强调牛。”孙知行把牛鞭放到板车上说道。

“咳咳,骑士,这就是我们的座驾吗?”张晓戈拍拍大黄牛,轻巧地跃上了大板车。

张晴站在大板车上,拿起鞭子轻轻甩动着,一副将要驾车出征的模样,颇有几分女王范,而后也不嫌弃,直接坐在了上面。

“不错,此座驾此乃是我孙家祖上,于上古时期耗费无数财力打造而成。”孙知行目光深邃悠远,似乎穿过时空,在遥望着那上古时代的景象。

“确实是上古时代的东西。”张晓戈认真地点点头,他们昊云国最久远的史书中都未曾记载这么古老的东西,的确应该是上古时代的产物。

孙知行回屋中拿来一个柔软的垫子递给张晓戈,示意她垫在屁股下面,看了看微微西斜的太阳,还是有些耀眼,又找了把伞递给张晓戈。

张晓戈看了看手中的伞,本想说她不惧炎热用不到,最后还是面带微笑地撑开了。

孙知行锁好门,侧身坐在大板车上,低喝一声“驾”,大黄牛“哒哒哒”的跑动起来。

也就是自家的大黄牛特殊,换了别的牛,孙知行还真不会驾驭牛车。

镇上只能买到练习册辅导教材,所以孙知行要到县城的书店中去买。

孙知行驾着牛车,与张晓戈说说笑笑地驶进了县城,直奔步行街而去,县城最大的书店就在步行街。

步行街入口有石墩阻拦,所以车辆无法进入,隔着上百米,孙知行就看到一辆风骚的小跑车停在步行街的入口处。

一个小县城出现跑车还是比较稀奇的,路过的人频频驻足观看。

一个戴着墨镜,发梢微黄的潮男半倚靠在红色的小跑车上,手里捧着一束艳红的玫瑰。

当然,也可能不是玫瑰,远远看去与月季区别不大,孙知行对花没有研究。

对车也不太了解,所以孙知行不知道小跑车的牌子,他对车没有太大的喜好,车对他来说就是代步的工具。

许多人可能喜欢飙车的那种极致快感,孙知行只能说无聊。

因为短距离奔行,孙知行的速度完全可以将跑车甩在身后,这是修行炼气术赋予他的能力,徒手搏虎追豹不是玩笑。

商业街入口处有一个停车场,孙知行准备将牛车停放到停车场中。

“哒哒哒……”

大黄牛走在柏油马路上,发出一窜清脆有节奏的声响。

孙知行的牛车比跑车还引人注意,毕竟现在跑车很常见,牛车在乡下也基本绝迹了,更何况牛车上还有一个气质出众的姑娘。

开跑车的墨镜男直起身,捧着鲜花,走向孙知行的牛车,帅气地轻轻一甩额前的黄毛。

以孙知行多年修炼的经验来看,墨镜男的这个动作很自然,经过千锤百炼,已经融入到骨子里了。

“美女,怎么称呼,交个朋友,我带你兜风去。”墨镜男面向张晓戈,露出温暖的笑容。

至于孙知行,嗯,与大黄牛的待遇一样,被墨镜男无视了。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傲然的男子,张晓戈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她没想到会有这么搞笑的人,驾驶着一辆不能离开地面的交通工具,信心满满的邀请一名拥有战机的骑士去兜风。

张晓戈虽然来到地球有段时间了,但她看待事物的心态并没有转变到地球这边。

如果孙知行驾着他的牛车去邀请一个开跑车的女子兜风,会与墨镜男此时造成一样的效果,开跑车的女子也会展颜欢笑,这种笑连嘲笑都算不上,双方间的差距不足以让人产生嘲笑,就像人不会嘲笑蚂蚁一样。

显然,墨镜男理解不了张晓戈笑声中的含义,以为张晓戈被自己所打动,毕竟不是第一干这种事了。

墨镜男一脸傲然与自信,双手捧花递向张晓戈:“美女,你想去哪里?我们走吧。”

张晓戈依旧笑靥如花地稳稳坐在牛车上,既未说话也未接墨镜男的花束,明显是想让孙知行来处理。

墨镜男则痴愣愣地盯着张晓戈,浑然没注意到他跑车旁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子,正委屈愤恨地盯着他。

相处了这么久,孙知行也了解张晓戈的性格,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她基本上不怎么与别人打交道,一切都是由自己做主。

“嘭嘭!”

孙知行敲了敲大板车说道:“喂,醒醒,话说完了,就赶紧闪开,别挡道,没看到后面的车排起了长队吗?”

“土老帽,滚一边去,我做事用你教?”张晓戈一直不接受他的花,墨镜男正有些尴尬难以下台,孙知行刚开口,他就怒冲冲地指着孙知行吼道。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