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菁瓷褚圻绝(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_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宋菁瓷褚圻绝是现代言情小说《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七心八意”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宋菁瓷宋家真千金,因为假千金跟她八字不合,被宋家人送到了鸟不拉屎的乡村,宋家人一直以为穷山恶水养出来的也不是什么上了台面的人,在宋菁瓷回家以后,闭口不提她是真千金的事 上辈子,宋菁瓷一直以为她的家人把她送走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只是她等来的是哥哥们的厌恶,爸妈的冷漠以及假千金的陷害,最后成了一抹粉尘 后来宋菁瓷终于知道了假千金夺走了她的气运,这一世她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抢回来但是不小心被一个小狼崽子给拐回了被窝,后来宋菁瓷才知道那个矜贵不可一世就连那个假千金喜欢的男人上辈子就喜欢她了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七心八意 角色:宋菁瓷褚圻绝 作者“七心八意”的热门新书《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xx路xx大桥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没有人知道再过不到十分钟,这座桥便成了所有人的噩梦,因为宋菁瓷的养母冉希儿就是死在了这里,死于一场车祸,所有人的尸体都在,唯独她的养母冉希儿的尸体不在这里,难不成冉妈妈压根就没有坐那辆车。可是**捞到尸体那天,的确是在xx大桥下面的湍流不息的河里面打捞出来的,好像是因为某个上面的领导。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让打捞小队帮忙打捞,只不过那个东西没有被打捞上来,打捞上来的是一个。已经被海水泡肿了的尸体,就连面容都看不清楚,要不是那天她看到冉妈妈露出来的胳膊上的手链,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她的冉妈妈。那个四叶草手链是是编的,冉妈妈带了很多年,有一个地方是她补出来的,用独一无二的线修补起来的,在太阳或是月亮的照射下,还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光,她百分百肯定,那个被**送进**局的尸体,就是冉妈妈

评论专区

狩魂者之鬼喊抓鬼:记得书名应是《鬼喊抓鬼》,灵异类。《惊悚乐园》后,找作者旧作而来,文风还不甚成熟。(-18) 水浒逐鹿传:mark。后宫流,中间夹杂的参考资料不少 。尚可一读 无限之爱萌:有意思无毒点,性格果断不窝囊,妹纸性格贴原作,剧情紧凑连贯,个人评价粮草+ 可能是我不推无限恐怖,所以对这位大校的设定不反感,话说哪本无限宅向小说妹子不多? 被假千金害死重生后,她躺赢了

第三章 褚圻绝的病


xx路xx大桥

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没有人知道再过不到十分钟,这座桥便成了所有人的噩梦,因为宋菁瓷的养母冉希儿就是死在了这里,死于一场车祸,所有人的尸体都在,唯独她的养母冉希儿的尸体不在这里,难不成冉妈妈压根就没有坐那辆车。

可是**捞到尸体那天,的确是在xx大桥下面的湍流不息的河里面打捞出来的,好像是因为某个上面的领导。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让打捞小队帮忙打捞,只不过那个东西没有被打捞上来,打捞上来的是一个。已经被海水泡肿了的尸体,就连面容都看不清楚,要不是那天她看到冉妈妈露出来的胳膊上的手链,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她的冉妈妈。

那个四叶草手链是是编的,冉妈妈带了很多年,有一个地方是她补出来的,用独一无二的线修补起来的,在太阳或是月亮的照射下,还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光,她百分百肯定,那个被**送进**局的尸体,就是冉妈妈。

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她彻底的没有了主心骨,把所有的希望和亲人的感情都寄托在了宋家人那里,只是在宋家人眼里,对待她就像是对待狗一样,狗还能给点吃的,而她干不了活就只能吃剩饭,就算是干了活也只能是吃剩饭,有的时候还要跟狗一起在一个地方吃饭。

18岁啊,她还不是陨落的那颗星,在某些地方她闪闪发亮,例如,褚圻绝那里。

褚圻绝在宋菁瓷十六岁那年,遭遇了一场绑架,绑匪是外国人,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跟外人沟通就是用中文,跟自己人沟通就是用外语,褚圻绝是知道那种语言的,也知道他们绑架的目的,为了赎金,赎金一到,绑匪立刻撕票。

昏暗无光的地牢里面,就连一丝光亮都看不见,地牢旁边点着微弱的煤油灯,风一吹似乎就能够吹灭,小姑娘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是有些震惊,轮到那个姑娘了,绑匪把电话打过去以后,第一个电话接了,电话声音是扩音的,听到小姑娘绑架了,那边的人竟然还笑了,说绝对不可能拿钱赎她,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宋家家主宋宇成,电话那边儿还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宋家家主正在哄她,那个女孩是宋兮兮吧,宋家那个假千金。

别的事情他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些事情是瞒不过他们的,即使是宋家家主想要隐瞒,能瞒得过他们小家族,却也瞒不过他们褚家。

初次见面,小姑娘瘦瘦弱弱的,头发不仅黄,而且还分叉,就连绑匪也很嫌弃她,不过也没有打算放过她,虽然瘦,但好点能卖出点钱,更何况小姑娘五官长得也很精致,而且有些人家最喜欢瘦的女孩了。

看小姑娘那失落的眼神,一定是被家里人放弃了,生平第一次,他生了怜悯之心,轮到他的时候,他唯唯诺诺的说可以帮忙把女孩的赎金也给了,虽然绑匪最后还是要撕票,但是现在的时机就是可以跟女孩在同一个地方,好歹能够保护她点,当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悲天怜人的一些,没想到看到小姑娘的大眼睛,他这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他不是没想过去宋家找小姑娘,只是每一次走到宋家,他的全身上下都会变得疼痛,也不是没想过,暗地里出手,但那位大师告诉他,不能够对宋家出手,宋家的气运早在十八年前就败光了,迟早有一天会陨落,现在出手会损了小姑娘的福气。

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被欺负,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吧。大师给他开了灵眼,没想到宋家人的每个头上都有一顶乌云,而小姑娘的头上却是干干净净的。他不信邪,找了一个下属蒙头把宋菁瓷的大哥给打了一顿,没想到小姑娘第二天就生病了,头上起了一小点的黑气,而且受到的虐待越来越多。他干着急却真的不敢出手了。

他没有办法,却又无能为力,很痛恨,不过大师告诉他说,小姑娘已经觉醒,那些渣渣们,她要亲自动手,她要把所受的所有委屈全都还给宋家人。只是那天晚上小姑娘被宋兮兮陷害偷了家里的一百块钱而被宋家众人赶了出去,宋家家大业大,还在乎那100块钱吗?身无分文的小姑娘,住在了天桥的桥洞子里面,趁着小姑娘睡着了,他把小姑娘送到了最近的酒店。

大师跟他说,他暂时还不能够出现在小姑娘面前,有些事情解决了,他才能够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小姑娘的面前,更重要的是,还能跟小姑娘结婚生子。

“大师,那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着急了?”

“能不着急吗?只要不是在黑夜,我就只能够躺在床上,只能够在夜晚去偷偷的看她。她受了欺负我还心疼。”

“到底还是痴情人,最多还有半个月,你身上的禁制就会解除,到时候你们两个想见面的机会还不多吗?”男人的气运他并看不到,婚姻事业也都看不懂,只有那种禁制,他能看得到也能看懂也能够解决,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男人的脸上有着病态的白,黑夜里他能来去自如,只是阳光发出的那一刻,他的双腿就没有了知觉,就算是用针刺,用针扎都没有一点儿的感觉,但是那种密密麻麻的疼痛感会随着黑夜的来临渐渐的有了知觉,也有了痛苦感。

褚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神秘的家族,历年历代的每个家主都会有这种病,医学上也说不明白,好在每一代家主背后都有一个大巫师,大巫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至于为什么褚圻绝会这么晚,那是因为他动情了,历代的每个家族都是在18岁解除这个禁制的,却偏偏褚圻绝晚了两年,比别人多躺了四年。但却偏偏没有人敢反对,因为在褚圻绝这一代,公司的年利率越来越往上涨,躺着赚钱他不香吗?为什么要去做那些吃力还不讨好的事情?

更何况再有不久,家主夫人就该来了。幸运的话,一年之内,小家主也会来。

在宋菁瓷不知道的地方,有一群人在默默的规划两个陌生人的未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