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在摆烂的咸鱼《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_《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完整版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陈星在摆烂的咸鱼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在摆烂的咸鱼”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觉醒天赋后的陈星突然发现,自己看到的世界比别人看到的多了点东西 “哇,快看,剑仙哎”一道满是羡慕的声音响起 看着天上穿着白衣,头顶三寸白色光芒,飘逸飞过的剑修 陈星,抬弓,搭箭,拉弦……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在摆烂的咸鱼 角色:陈星在摆烂的咸鱼 热门新书《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在摆烂的咸鱼”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昏黄的灯火照进房间里。一眼望过去,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看到母亲倚靠在床上的身影。看着娘亲中午盖着的棉被,在床上微微拱起。陈星发现自己没有了勇气,不敢走上前去。“娘?”陈星试探地呼唤着

评论专区

大唐新秩序:主角在刘仁恭眼皮子地下搞新的体制,种种作为,与谋反无异。为何以谋反起家的刘仁恭没半点儿反应?作者把历史人物都写成脑残了。 我真是大德鲁伊:2016年还能写出2005年的书,也是佩服。 星际传奇:文笔不错,但是不好看,情节设计得很傻白甜,糟点太多看不下去。 玄幻:捡着碎片,一箭射穿你吖的

第六章:我亲爱的小星啊


昏黄的灯火照进房间里。

一眼望过去,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看到母亲倚靠在床上的身影。

看着娘亲中午盖着的棉被,在床上微微拱起。

陈星发现自己没有了勇气,不敢走上前去。

“娘?”陈星试探地呼唤着。

四周静悄悄的,床上也没有一丝的动静。

陈星咬了咬牙关。

拖着自己在踏进房间时,就仿佛灌了铅那般沉重的双腿。

一步!

两步!

……

陈星从来没有不知道,这短短两步距离的路,会走的这么累。

站在床边。

看着躺在床上,仿佛只是睡着了的娘亲。

被子盖在娘亲的身上,只是微微露出了肩膀。

肩膀上露出来的衣服,陈星看出不是今天早上娘亲穿。

娘亲的脸上,嘴角微翘。

是梦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陈星不知。

这些年一直被恶病缠绕着,娘亲的脸颊都瘦得凹了进去,脸上是那种惨白惨白的。

嘴唇却是泛着黑光,漆黑如墨。在娘亲惨白惨白的脸容,格外的刺人眼。

陈星感觉心好像被人掐住了一样,自己好像喘不上气了。

脚下一个踉跄。

陈星连忙扶住了床边,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手里提着的油灯,一直在不停地发出轻微的声响。

陈星一手用力地扶着床沿,一边吃力地抬起拿着油灯的手。

摇摇晃晃地把油灯放在了床边的椅子上。

油灯昏黄的光芒照在陈星的身上。

可以看到陈星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就好像在冬天被人抛弃了的小狗,独自站在那里。

也好像溺水的人,孤独无助。

……

椅子上放着的水壶,里面早上装满的水,现在已经空了。

在水壶的底下压着一张油纸。

陈星把油纸用手抽了出来。

把油纸拿到自己眼前,陈星看到油纸上还残留着墨绿色的粉末。

被陈星撞起的帘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下去,连带着陈星的心也坠落下去。

这是前几天,娘亲说有蛇鼠之类的跑进家里来让自己买的毒药。

陈星没想到娘亲会把药用到自己身上。

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了吗?

娘亲为什么不要我了?

为什么要丢下我?

是我不够好吗?

陈星看着眼前变得朦胧的灯光,整个身子慢慢地矮了下去,靠在床脚下,头埋在双膝上。

昏黄色的灯光铺满着整个房间。

但对蜷缩在床脚下的少年来说,没有一丝的暖意,化解不开少年身上弥漫岀来的哀伤和不解。

时间在往前走着,不曾想过要在某些人或某些事上,多留恋一会,多浪费一些时间。

“嗞~嗞~啪~嗞~啪~……”

燃烧着的油灯发出了嘶叫,像是对这个世界诉说着自己的的遗言。

也可能是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安慰一下蜷缩在床脚下的少年呢。

但谁又知道呢?

油灯又不会说人话,少年又不会变成一盏油灯。

油灯只是油灯,少年也只是少年。

陈星把头从膝盖上抬了起来。

看着快要熄灯的油灯,窗外已经是漆黑的一片了,不知名的虫子在鸣叫着,让人听着就烦躁。

“呼!”

陈星用双手扶着床沿站了起来,双腿因为坐在地上太久了,有点不听使唤,只能靠双臂撑着床边了。

还没等到陈星恢复双腿的掌控,房间就已经慢慢地,慢慢地陷入了黑暗中。

在一片漆黑里,陈星提起椅子上的油灯,掀起帘子,走出了房间。

很快,昏黄色的光又从茅屋内亮了起来。

重新点亮油灯的陈星,在屋子里闻到了一股臭味。

寻找了一圈后,陈星提起今天才买的肉块,走出门。

回来的时候,手里没有了肉块,屋里的臭味也开始慢慢淡去。

“呼!”

深呼一口气。

掀起了帘子,陈星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昏黄色的灯光再次铺满了房间,也照亮了床上只是睡着了的娘亲。

在掀开帘子的时候,陈星就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出现了在床上。

把油灯放在椅子上,站在床边。

陈星看到床尾上有一个大长盒放在那里,盒子上放着一套黑色的布衣。

那道白光就从盒子上发散出来,一块碎片漂浮在空中。

对床尾外的那道白光和飘在空中的碎片,陈星并不感兴趣。

陈星现在只想再看看自己的娘亲。

“呃~?”

看着躺在床上的娘亲,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黑光和漂在空中的碎片。

那黑光的出现都让陈星有点看不清娘亲了。

手穿过碎片。

“叮!收取【初级蛊术】碎片*1(1/2),碎片数量未满,暂无法使用。”

“蛊术?”陈星在嘴里小声喃喃自语着。

对于‘蛊术’这个词,陈星还是第一次听说,更不要说了解这是个什么东西了。

笼罩在娘亲面上的黑光没有了。

但陈星感觉自己的心里更乱了。

娘亲还会蛊术吗?

陈星记得自己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看过娘亲穿着一身白衣,宛如天上的仙女一般。

而且娘亲应该是用弓箭的呀,娘亲好像还有一把白色的玉弓呢。

陈星不解,感觉自己心里的谜团越来越多了。

走到床尾,手触碰到了碎片。

“叮!收取【灵宝弓】碎片*1(1/1),碎片数量已满,可直接使用。”

“使用!”

陈星查看起了储物袋。

白光闪过。

陈星手上多了一把纯白色,如象牙般圆润的玉弓。

陈星看着自己手里的玉弓。

发现慢慢地在脑海中,与自己六岁时看到的娘亲手里的白色玉弓重合。

陈星伸出双手抄过大长盒上的衣服。

“呃?”

陈星感觉到衣服下好像像着什么。

用一只手托着黑色布衣,另一只手在衣服摸索了一会。

陈星抽出了一张叠好的油纸。

拿着油纸,陈星把手里托着的布衣重新放回了长盒子上。

走回到椅子旁,靠近油灯下。

陈星双手微微颤地,小心翼翼地对着叠痕,打开了油纸。

油纸上还残留着一小圈一小圈的,未干透的水痕。

只见上面写着纤细的小字,字有些歪歪扭扭的。

“小星啊,你会原谅娘亲的不辞而别,对吗?

我亲爱的小星啊,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娘亲已经到另一个地方咯,不过小星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会很坚强,很勇敢的,对吗?

小星今天早上可是答应了娘亲,会好好生活的,娘亲知道小星是个诚信、坚强的孩子,小星是不会让娘亲失望的,对吗?

小星啊,这些年是娘亲拖累了你,小时候的你,笑起来是多好看,多可爱啊。

这几年因为娘亲,都好久没看到小星笑了,我的小星不应该过的这么苦的,是娘亲害了你啊。

小星,原谅娘亲的自私和懦弱,好吗?

在山上,找个地方把娘亲埋葬了就好,让娘待在这里就好了,小星回家的时候,娘亲也能看到嘞。

小星,好好生活,努力生活,帮娘亲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娘亲累了,就先睡会儿了。”

在灯下的照耀下,两滴闪着微光的晶莹的液体,从陈星的脸颊处滑落。

油纸上又多了几圈几点的水痕。

不!不!不!

不是这样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