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三狗子(剃阴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剃阴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小胖三狗子的都市小说小说《剃阴头》,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胜天半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我奶奶也不跟三爷客气,数出钱来一把扔在我手心说,说,云蜚,云虎,你们看见了,三爷把棺材本都拿出来给你们上学了,以后我们俩要是入了土,你们俩得给抬棺材我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贺云虎拿着村长给的钱,问这些钱咋办三爷一把把钱拿过去,没好气的说:“老子稀罕他的钱?还回去,以后我养你们!”我和贺云虎攥着钱,出了山,一路上我都在想,我爹当年出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 ......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剃阴头 作者:胜天半子 角色:小胖三狗子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胜天半子”的新书《剃阴头》,这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奶奶嘴里念念有词,剪刀不停地在三爷的掌心打转,就好像当时三爷拿着剪刀在我手心打转一样。我看到三爷皱着眉头,就知道,现在他肯定很疼。不知道这个动作奶奶做了多久,等她把剪刀从三爷手心拿出来的时候,床单都红了。奶奶眼睛也红了,还带着一股狠劲儿,有点儿吓人... 剃阴头

第十章阴阳眼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奶奶一把把我拽下来,把小乞丐放在了三爷的旁边,又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把剪刀,正是三爷的剪刀,我认识。

我问奶奶说,不是说等三爷醒了,让三爷给这小娃娃剃头吗?

你怎么要动手了?

奶奶没回答,而是对我说:“云蜚,你记着,三爷对我们贺家有恩,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得好好跟着三爷学本事。

你三爷一辈子打光棍,一身本事没人继承,也有我的责任,你得替我对三爷好,知道了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奶奶的话是啥意思,就看见奶奶抬起剪刀,一下就刺进了三爷的手掌心。

我说过,奶奶是大家闺秀,读过书的,读过书最大的好处就是,很多东西看一遍也就学会了,有些我连认都不认识的字,奶奶看一眼就能记住。

奶奶嘴里念念有词,剪刀不停地在三爷的掌心打转,就好像当时三爷拿着剪刀在我手心打转一样。

我看到三爷皱着眉头,就知道,现在他肯定很疼。

不知道这个动作奶奶做了多久,等她把剪刀从三爷手心拿出来的时候,床单都红了。

奶奶眼睛也红了,还带着一股狠劲儿,有点儿吓人。

我却觉得有点儿心疼,我记得以前,奶奶连鸡都不敢杀。

奶奶看了我一眼,说:“大孙子,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咱们贺家,也是为了还你三爷的人情,等你以后长大了,可别怪我!”

话音刚落,她就转过脸去,带着血的手也不含糊,一下掰过小乞丐的脑袋,大拇指和食指分开了他的眼皮,我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可我那时候还太小,根本就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情。

我眼睁睁的看着奶奶把剪刀落在小乞丐的眼睛上,小乞丐的眼睛被活生生挖出来,眼珠子像个球一样,在我奶奶的手心上,好像还一跳一跳的。

奶奶发着抖,发小乞丐的眼珠子放在了三爷的手心里,可奇怪的是,三爷的手心却没有像我的一样快速愈合,而是血液顺着眼珠子往上爬,很快,白色的眼球就被染成了血红色。

三爷呻吟了一声,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好像在说,翠翠,你不该为了我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奶奶没说话,拿着一块毛巾,一下一下给小乞丐擦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血。

紧接着,三爷的手动了一下,他攥着手里的眼珠子,抬起胳膊来,硬是把眼珠子给塞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这一幕对于年纪尚小的我来说,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我向后退了几步,想跑,可还没跑出去呢,就晕倒了。

晕倒之前,我迷迷糊糊的听见三爷叹了口气,说,哎,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胆子太小。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三爷就在我旁边守着,虽然我还迷迷糊糊的没清醒过来,可我还是发现,三爷跟以前有点儿不一样。

直到三爷十分自然地把我抱起来,把碗里的粥一口一口准确无误的喂进我嘴里,我才反应过来,三爷的眼睛不瞎了,他能看见了。

我咧开嘴,正想问他是怎么回事,隔壁屋里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三爷表情马上就变了,他放下碗,赶紧往外跑,我觉得自己身体好了,也跟着跑出去,就看到那小乞丐坐在我的床上,眼睛上包着纱布,呜呜的哭。

奶奶脚底下是打碎了的碗和白粥,看到我和三爷过来,她原本还有些为难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一巴掌打在了小乞丐的后背上,说,你他娘的要是再哭,我就把你再扔回去,喂狼!

那时候,我已经知道我们这儿没有狼了,可小乞丐比我小,他不知道。

小乞丐马上就不哭了,奶奶哼哧哼哧的喘着气,收拾完地上的碗,对小乞丐吼道:“知道好歹了就行!

以后我养着你,记住,你以后就姓贺,那个是你大哥,叫贺云蜚,你就叫贺云虎吧!”

我记得我娘说过,我的名字是奶奶翻了好久的字典才找到的,说这个字好,跟飞一个意思,却比飞好看,又好听,最关键的是,十里八村的都不可能遇到重名的,因为这字儿没文化的都不认识。

可贺云虎这名字,起的可真随意。

贺云虎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纱布,瘪着个嘴看着我,怯怯的叫了声大哥,等我奶奶出去以后,才说出下一句话:“大哥,我眼睛疼……” 我不敢告诉他,那不是眼睛疼,而是你已经没有眼睛了。

我只好走过去摸了摸他的手,告诉他说,没事的,一只眼睛坏掉了,不是还有第二只吗,能看见就行!

可他摇了摇头,说自己看不见了。

我不信,因为三爷以前也是只有一只眼睛,还不是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而且也能看见,可三爷听了贺云虎的话,却皱着眉头走过来,伸了一根指头出来,问他:“看得见吗?

这是几?”

我想都没想,咧着嘴就笑了,我说三爷你可真逗,可不就是一吗?

人家虽然是个小乞丐,可一肯定认识啊!

我没想到,一向把我当亲孙子的三爷一下子就生气了,他狠狠地等了我一眼,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不耐烦:“闭嘴,老子没问你!”

说着,三爷又伸出了一根指头,竖着食指和中指问小乞丐,小乞丐抽了抽鼻子,皱着眉头支支吾吾,三爷又连续追问了好几遍,他才慢吞吞的开口,说:“刚刚大哥不是说过了吗,是一啊。”

三爷的肩膀一下子就垮了。

他把贺云虎安顿好,让我看着他,自己走出去了。

可我刚刚被三爷骂了,不开心,不想看见这个罪魁祸首,就偷偷跟了出去,就听见三爷进了厨房,拉着奶奶坐了下来。

“翠翠,你去哪儿找的这个孩子?”

奶奶问他咋了,三爷这才开口,说我奶奶歪打正着了,捡了个阴阳眼回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