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爱》顾江年姜慕晚全章节在线阅读_(诱爱)全文免费阅读

《诱爱》是网络作者“徐放”创作的霸道总裁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顾江年姜慕晚,详情概述:大抵是知晓此事的人都觉得姜慕晚回来是送死来了,可顾江年偏偏不信一个能在年少时就对旁人痛下杀手的女孩子成年后不见得会变成好人萧言礼那话,顾江年嘴上没回应,但在心里念叨了句:“万一她是反杀回来弄死杨珊的呢?”不不不、不是万一是一定顾江年说姜慕晚是孬种,实则呢?并非姜慕晚这般有心机的人怎会空手而归?且不管车祸是不是姜家人所为,姜慕晚都要让它是姜家人所为,且都......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诱爱 作者:徐放 角色:顾江年姜慕晚 《诱爱》小说是作者“徐放”的倾心力作。以下是《诱爱》内容介绍:姜临与华蓉的新闻未曾飘多久便被下下来了,但即便是未曾多久,姜慕晚也达到了目的。华众的段位摆在此处,即便是姜临不出手,老爷子也不会让这些负面新闻来影响集团运营。仅是两日之间,c市众人皆知,姜慕晚是姜临与前妻华蓉所育,与杨珊没有半分关系。清晨,姜家老宅气氛不算融洽,原本往日温柔体贴的杨珊今日挂着一张冷脸...

第十一章:新官不理旧账 在线免费试读


次日,c市商报娱乐报整篇报道皆是华众新任副总姜慕晚。

有人更甚是扒出了姜临与前妻华蓉之间的过往,那段年轻时爱的轰轰烈烈的过往一旦被人扒出来放在阳光底下,不是令人羡慕,便是成为众人口头津津乐道的趣事儿。

c市老一辈的企业家,提及华蓉与姜临的婚姻,年长之人,少不得暗叹一二。

与姜临同辈之人,皆是一句:“可惜了”便一笔带过。

姜临与华蓉的新闻未曾飘多久便被下下来了,但即便是未曾多久,姜慕晚也达到了目的。

华众的段位摆在此处,即便是姜临不出手,老爷子也不会让这些负面新闻来影响集团运营。

仅是两日之间,c市众人皆知,姜慕晚是姜临与前妻华蓉所育,与杨珊没有半分关系。

清晨,姜家老宅气氛不算融洽,原本往日温柔体贴的杨珊今日挂着一张冷脸。

原因是何,人人皆知。

姜司南坐在一旁极为贴心的跟自家母亲说这话,后者尽量稳着嗓子回应。

临了,早餐结束。

杨珊跟着姜临上楼,前脚关上门,后脚质问声凭空而起:“为什么最近新闻一直都是姜慕晚站主场?”

“全国的明星,英雄,艺术家,时事政治,大众民生都没什么可以写得了吗?怎偏偏她姜慕晚一个黄毛丫头一日一日的上头版头条?”

无论如何,杨珊也不相信这件事情跟姜慕晚没有关系,自从她回了c市,她这颗心就未曾通过,一日比一日堵。

“华众身为c市领头者,被大众关注也不算是什么稀奇事儿,你别上纲上线,”姜临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何不同之处,相反的,以此间接性的为华众做宣传也算是一件好事。

可这些,身为妻子,且有那么些许见不得过往的杨珊急了。

“我上纲上线?今日记者报道的是你跟华蓉之事,明日会不会报道我们?后日会不会报道司南?再往后会不会将她姜慕晚杀人未遂的事情也报出来?”

杨珊的话语,带着些许咆哮,那高昂的质问声一声高过一声。

而许是她说的这些话让姜临有了另一层面的想法,深深的看了杨珊一眼。

见她满面怒火,抬手,落在她肩头,安抚道:“不会让你跟司南受委屈的,安心。”

这日上午,漫天飞舞的新闻被强制压下去。

付婧拿着报纸进了姜慕晚办公室,将报纸放在她跟前,话语淡淡:“果然没猜错。”

一早,姜慕晚就知道,这新闻,飞不了多久。

姜临不及时出手,老爷子也不会任由漫天新闻乱飞。

可如此,足够了。

有时候,物极必反。

“杨浒被调走时,留下两个烂摊子,一个是城东美食街的开发案,一个是目前市北街的改造案,”姜慕晚说着,将手中推过去,示意付婧看看。

后者顺势拉过椅子坐下,将姜慕晚推过来的文件夹翻开。

目光停留在上面。

后者不急,行至一旁茶几上缓缓倒了杯清茶,端在手里细细品着。

不得不说杨浒是个及其会享受的人,办公室里的由整根金丝楠木雕刻成的茶桌,泡茶时潺潺流水顺延而下,极有意境。

办公桌前,付婧看着手中资料,翻了许久,侧身望向姜慕晚,话语间隐着半分深沉:“姜临给你的?”

后者点了点头。

“这是个下马威,”付婧极快给出看法。

而回应她的,又是点头。

姜慕晚初上任,姜临便将杨浒前面留下来的东西丢给姜慕晚。

这意思,再清楚不过。

处理的好,便罢。

可若是处理不好,姜慕晚即便是坐上这个执行副总的位置也不服众。

姜临明面儿看着对她和蔼可亲,可任何人,都怕后来者篡自己的位。

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

“你如何想?”付婧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幽静的目光落在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女人身上。

见她并无异样,反倒是颇为淡定,且不急不慢的喝完整杯茶。

“自古新官不理旧账,”言罢,她缓缓将手中杯子搁在桌面上。

“他拿了钱让我来兜底,这种事情,简直是痴心妄想,”这是一句及其平淡的话语,无波无澜,只有简简单单的诉说。

“去联系牵头这两件事的人,透露消息给他们,这件事情成不了了,引她们去找杨浒。”

“好,”付婧说着,起身离开。

付婧的办事速度慕晚素来不担心。

4月十五日,c市傍晚时分下了场雨,不大不小,不过两小时便停歇了。

这夜、姜慕晚因着新上任,邀请一众底下部门管理层出来聚餐,说是联络联络感情。

临下班前邀请姜临,后者眉头微蹙,直言告知:“今晚与招商办的人有约。”

慕晚嘶了声,沉吟片刻道了句:“要不我现在去把局推了,改日再聚。”

但凡是当过领导的人都知晓如此做并不妥当,抬手制止:“改日再聚一次也是一样,你们今日玩的开心。”

姜慕晚点了点头,道了谢。

一转身,脸面上挂着的乖巧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

澜庭酒楼在c市素来是一众豪门子弟与官员聚会最爱去的地方,一来这里装修格调过高,而来门庭隐秘,适合吃饭谈事。

低调中透着奢华。

这夜,姜慕晚到时一众管理层皆数都到齐了,临进院子,付婧看了眼她身后。见无人跟随。

安了安心。

今日这顿聚餐,可是看准了姜临与招商办的人有约才开的。

目的就是为了不想他来。

付婧迎上来,在慕晚身旁低头耳语了句什么,后者拧眉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澜庭酒楼是一座隐在市中心的一栋古老小洋楼,门外翠竹怀绕,爬山虎遍布墙体,只留一个黑色木质大门,低调而又隐秘,未曾来过的人根本就不知此处是个高档餐厅。

“你知道跟在姜慕晚身边那人是谁吗?”

澜庭二楼,有二人立在窗边,恰好将付婧与姜慕晚的举动收紧眼底。

男人手里端着茶杯,缓缓转了转,侧眸望向身旁人,等着他解答,后者望了他一眼:“首都付家的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