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沈墨酸菜馅行星)全文阅读_《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热门小说

《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沈墨酸菜馅行星,《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杀伐果断 权力] 修仙末期,诸魔濒死 正道修仙转入全面鼎盛,誓将天下邪祟统统杀尽 可仙不再仙,魔也不再魔,世间形势由盛转衰,分分合合 有人问坐在石头上的沈墨,魔已除,为何依旧动乱? 只见他撇嘴一笑,道出了这世界的真相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酸菜馅行星 角色:沈墨酸菜馅行星 强烈推荐热门奇幻玄幻小说《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酸菜馅行星”。小说无错版梗概:三叶尾霜天白鹤。乃是极北之境,赫赫有名的高阶灵兽,很久以前便早已绝迹,沈墨以往也只是听闻过有这类大鹤灵兽,从未亲自见过。该灵兽最显眼的特征就是那三条如柳叶般细长的尾羽,飞入云间时优雅又灵动。没想到今日便亲眼看到了这只大鹤的灵体形态,而且还寄宿在了宋知雪的身上。答案已经很明了了

评论专区

撞灵就超神:第四十四章毒发身亡,主角还嘲讽朋友的兄弟情呢,怕不是自己也是个冷血畜生,根本没把朋友当朋友朋友的狗东西。 神藏:打眼的书都是换汤不换药,看完一本就可以忘记这个作者了 深渊之主:对女人的描写真是全靠看片。可能有威胁的男人找机会灭口,知道自己大秘密的女人逼为老婆?喵喵喵,你特么的在逗我?!!其他感觉还可以咯,水准之上,把和女**流那些文字跳过就行了。给个3星拉低点评分吧。 囚天问道,我以血祭仙

第7章 阴山黑雨(7)


三叶尾霜天白鹤。

乃是极北之境,赫赫有名的高阶灵兽,很久以前便早已绝迹,沈墨以往也只是听闻过有这类大鹤灵兽,从未亲自见过。

该灵兽最显眼的特征就是那三条如柳叶般细长的尾羽,飞入云间时优雅又灵动。

没想到今日便亲眼看到了这只大鹤的灵体形态,而且还寄宿在了宋知雪的身上。

答案已经很明了了。

之前沈墨在宋知雪灵海里感受到那股斥力,想必就是这白鹤所为。

看来与千古玄冰体一同苏醒的,还有这白鹤寄灵。

沈墨越想越觉得烦躁,在石洞时,要是自己不贪,直接弄死了宋知雪,也就没现在这些事了。

千古玄冰体再加上寄灵,这等恐怖的先天条件,即便找遍了整个星川域上下,也找不到第二个吧。

但那不是沈墨感到吃惊的原因,他压根就没把这些体质和寄灵放在眼里,要说天赋,他见过的天才可都要比宋知雪强太多了。

问题是以现在自己的修为状态,光光拖住宋知雪就已经重伤了,再来一个寄灵,恐怕自己是真的逃不了。

难不成修仙路刚开始就又要夭折了吗?

正在沈墨苦恼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巨响,转头望去,只看到一根高如小山的冰柱矗立在树林中,周围都被染上了厚厚的雪霜。

沈墨只感到自己的神识归体,便知晓自己唤的那具尸卒已经被宋知雪一发冰柱给撞了个粉碎。

不过沈墨也不意外,在寄灵的加持下,那尸卒是完全没有任何阻挡能力的。

至此,沈墨已经没有任何能用来对付宋知雪的手段了。

即便如此,他也不打算在这放弃,即使废了自己的修为,也要找到一丝生机。

不做多想,沈墨又从怀里摸出一颗爆气丹吞下,这是他在身上找来找去发现的最后一颗丹药,即使作用再微小,也必须拼一把了。

干枯的灵海又重新恢复了些许灵气,沈墨用匕首割破掌心,取血写字,在自己两条腿上写满血字,最大幅度地提高自己行动的速度。

双腿发力,沈墨如一支飞箭般弹射跃出,身后刮起一阵旋风,几步便跑出了十多里远。

可就算如此,沈墨还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寒气愈发猛烈,他深知无论自己多拼命,也不可能快得过宋知雪的速度,照着这个速度很快就会被她追上。

“沈墨!!”

一声熟悉的吼声进入到沈墨的耳里,不用回头看便知道宋知雪已经看见自己了。

而话音刚落,沈墨便利用灵气裹身观察周围环境,迅速躲闪,几道锋利的寒气从他脸旁擦过。

身后的宋知雪一边追,一边用剑朝沈墨疯狂地释放寒气。

就算沈墨意识再好,可身体动作如果跟不上的话,也不可能完全躲过所有的攻击。

几次寒气从他背上划过,也留下了不小的血口。

即使沈墨想要躲进更茂密的林子里,但身后的宋知雪如同钩子一样牢牢黏在自己后面,怎么都甩不掉。

两道白影你追我赶,终于冲出了这片山林。

沈墨眼角一撇,望见不远处有几座小房,隐隐约约有人在房前移动。

不敢多想,沈墨立马转向,朝那几座小草房的地方逃去。

速度越来越慢,沈墨感觉到自己灵海内的灵气已所剩无几,腿上的肌肉有些发麻,再加上大量的服用爆气丹,身上的副作用已经开始缓缓显现了。

但是不能停,一旦自己停了,就再也跑不起来了。

鲜血从沈墨的耳里流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疲劳冲进他的脑中,双眼眼白开始不停向上跳动。

……

几座用茅草搭成的简陋小房门前,只见有几名身穿粗衣的男童女童正在用手上的树枝相互追逐,嬉戏玩耍。

天色比较暗了,因此他们完全没注意两道白影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这边。

等他们察觉到有响声朝自己身后传来时,一只缠着铃铛的血手从暗处伸出,直接拎起一名男童的后颈,然后朝远处飞速遁去。

那被拎起的男童身子不断在空中摇晃,稍不注意就会被扔飞出去。

男童内心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得不断地哭喊着自己的娘亲,脸色也在剧烈的眩晕感下变得煞白。

沈墨本想多抓几个的,但时间紧迫,他只能抓离他最近的一个男童。

利用手上的男童,沈墨将其举在后面,挡在自己的后背上。

“畜牲!”

宋知雪当然看出沈墨是想拿那男童当作肉盾护着自己,厉声大骂了一句。

只要沈墨手里还拎着男童,宋知雪就不敢轻易朝他释放寒气,保不定沈墨就会用其当盾去挡。

投鼠忌器。

即便身后的宋知雪动作变得更为谨慎,但沈墨深知男童这招并不能让宋知雪放弃对自己的追杀,就算没了寒气,可一旦被她追上,自己可能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被其斩杀了。

只能赌一把了。

沈墨用尽最后一丝灵气,加快脚步朝一处断崖方向奔去。

自投罗网!

宋知雪看着沈墨遁去的方向,不禁面露一丝疑惑,要知道沈墨刚才掉头去的地方可是毒死过千百修士的七毒谷,一旦落入谷中便永远都出不来了。

筑基期修士都不敢随意进出七毒谷,沈墨他一个连练气都没有的半步修士,怎么敢去那里?

难不成他是真不知道自己走的是哪条路吗?

去那里等于是走进了死路啊。

而随着灵气逐渐耗竭,沈墨速度慢了不少,双眼紧紧地盯着悬崖的方向。

两条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每迈出一步都让沈墨感觉十分艰难,就差快直接断掉了。

可修为之间的巨大差距,终归还是无法用求生的意志来跨越。

刚距离悬崖还不到几步的距离,一柄长剑便从沈墨胸口穿出,撕开一个大口。

巨大的疼痛让沈墨五官扭成一团,当剑从他胸口**的同时,顺势将手上的男童往悬崖处扔去。

而宋知雪看到男童被扔向悬崖,顾不上眼前的沈墨,立即提速朝男童的方向跑去,好在她速度较快,及时将男童救了回来。

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却发现男童此时面色苍白,七窍在不停流血。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宋知雪察觉到男童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不禁心里着急起来。

明明自己救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应该不可能沾上七毒谷的毒才对,怎么出现这种病状?

就在宋知雪心急如焚的时候,被刺了一剑的沈墨艰难地趴在石头地上,虽然面色也是极差,但脸上的表情却流露出几分窃喜。

“中了我的毒……不出小半个时辰,马上就会流血而死。”

“难不成,又是你!”

宋知雪此刻才看到沈墨身下扔着一把沾血的匕首,急忙检查男童躯体,发现在其手臂上有一道割伤。

早在宋知雪追上沈墨之前,他便已经用匕首沾毒在男童臂上割了一道伤口。

此毒与之前用在宋知雪身上的是一样的,首先会让人身体麻痹,再最终七窍流血而亡。

不过宋知雪是修仙者,而这男童只是一介肉体凡胎,这种剧毒恐怕很快就能要了他的命。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灵气将他体内的毒血排出来,但......

宋知雪从来没有将灵气用在过没打通任督二脉的凡人身上,更何况这还只是一个孩童,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自己的灵气。

可再不进行驱毒的话,即便男童没死,下半生也要瘫痪了。

突然一阵细小摩挲声打乱了她的思绪,等她抬头循声望去时,惊讶地发现刚才被自己刺了一剑的沈墨,竟然还能行动,而且已经爬到了悬崖边上了。

“沈墨!把解药交出来!”

宋知雪刚准备起身,沈墨便立马朝悬崖下面伸出手,手上还拎着一个小绿瓶,上面的瓶塞子已经不见了,示意着她不要乱动。

“你!你想干什么?”如果宋知雪想得没错的话,那个小绿瓶应该就是化这毒的解药,因此看到沈墨手上的动作,不免内心感到几分紧张。

原本宋知雪以为沈墨是想用这解药来跟自己谈条件,好让自己逃走,因此她一直在找时机准备冲过去夺走沈墨手里的绿瓶。

可下一秒,沈墨便直接仰头把绿瓶里的解药一口喝掉了。

“师姐,救他还是杀我,你自己选吧。”

不给宋知雪反应的时间,在说完这句话后,沈墨便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坠入到悬崖下面,身影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悄无声息,仿佛从来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沈墨!!”

事情变化得太突然,太离奇,刹那间宋知雪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愣住片息,才明白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她急忙跑到刚才沈墨坠下悬崖的位置,俯身朝悬崖下方观察,黑洞洞的深不见底,什么也看不到。

即便是将灵气集中在双眼上,也依旧看不透这断崖边上飘着的浓雾。

沈墨到底死没死,这才是宋知雪此刻关心的问题。

虽然她很想下去看看情况,但留一个中毒的男童在这里慢慢等死,宋知雪可做不出这种事。

不过这悬崖高度恐怕超过千丈,以沈墨的修为,别说是七毒谷里的毒了,就是掉下去估计也要被摔死,应该是必死无疑了。

“小欢,赵师弟,没能亲自给你们报仇,是师姐的错,等回宗里我定为你们二位厚葬。”

宋知雪语气略有些悲凉,眼神里闪过一丝愧疚。

时间紧迫,简单的道歉之后,她便朝身后中毒的男童方向走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