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唐安宁陆祁深)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最新小说

“落凤”的《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第一十九章戒指从哪来的?唐安宁拿回戒指后,一瘸一拐回到公寓她前额和脚踝都带着伤,但整个人情绪却放松不少唐安宁已经做好计划,接下来一年除了好好照顾妈妈,就是努力存钱一定要尽早还清萧伯伯那二十万可她刚推开公寓门,就感到房间里的空气骤然冷冽唐安宁握在门把上的手,僵了一下她下意识抬眸,毫无预兆地撞进一片阴沉冷戾的眸底陆祁深在家!这个时间,他居然回来了!唐安宁小脸骤然一白对上陆祁深那双深邃......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 作者:落凤 角色:唐安宁陆祁深 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落凤”写的《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主要讲述的是:殊不知,不过是一年多以前,这些人也曾经围绕在唐安宁身边阿谀奉承。只不过唐安宁现在失了势,便成了这幅嘴脸。唐安宁却像根本听不到,她们恶意贬损的话。她澄澈的双眸只落在江云薇脸上,声音绵软却坚定:“江云薇,我再说一遍,把我的戒指还给我... 专情陆少的隐婚罪妻

第七章 被他救了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江云薇声音里带着心虚的颤抖。

这让身边的朋友都以为,江云薇又被唐安宁‘欺负’了。

“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跑到这来碰瓷?我们薇薇是什么身份,她怎么会拿你的戒指?”

“就是,谁不知道你唐安宁穷得都要出去卖了,连在大学里都迫不及待的操持起皮肉生意,你有什么稀罕玩意儿值得我们微微拿。”

“喂,经理,还不快把人赶出去…这种下三滥的女人也放进来,真是倒了胃口!”

几个所谓的上流千金,七嘴八舌的护着江云薇。

殊不知,不过是一年多以前,这些人也曾经围绕在唐安宁身边阿谀奉承。

只不过唐安宁现在失了势,便成了这幅嘴脸。

唐安宁却像根本听不到,她们恶意贬损的话。

她澄澈的双眸只落在江云薇脸上,声音绵软却坚定:“江云薇,我再说一遍,把我的戒指还给我。”

“我......我什么时候拿你的戒指了?警告你,少污蔑我!还有,给我滚远点,你这个脏......”

“啪!”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安宁一巴掌打懵在脸上。

“你......你敢打我!”江云薇捂着脸,差点没呆住。

不止是江云薇,就连陪着她一起的那个几个豪门千金,还有餐厅的其他人,全都愣住了。

唐安宁语气微凉:“江云薇,我要你把戒指还我。如果你敢说一次假话,我就送你一个巴掌。”

“你......你这个小贱人......”

江云薇震惊几秒突然反应过来,暴怒道,“你凭什么打我!唐安宁你这个不要脸的烂丨货,我弄死你!”

江云薇什么大家闺秀的做派都不要了,扑上来就要扯住唐安宁的头发。

两个人滚倒在卡座上。

乐嘉柔眼见好友要吃亏,也冲了进去,其他几个大家闺秀尖叫着加入战局,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在闹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属于年轻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从餐厅深处传来。

“陈特助!”

看到从里面VIP包房走出来的男人,经理脸上一惊,也顾不得这边的吵闹连忙凑上去。

“陈特助怎么出来了?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按铃喊我们,不必劳烦陈特助亲自跑一趟......”

经理慌得要死。

正在VIP包房里用餐的那位爷,平时有点风吹草动影响了他用餐时的心情,就会让整个餐厅从上到下人事震动。

刚才外面闹成这个样子。

连那位爷身边的陈特助都惊动了。

恐怕今天,他们所有人都要完蛋。

可是那位被称为陈特助的年轻男人,却没有动怒。

只是压低声音,在经理耳边说着什么。

一边说,视线还一边停留在唐安宁身上。

此时的唐安宁正被江云薇压在身下,吃痛地咬着唇瓣。

她抬眸的瞬间,正好看到经理身边站了个陌生的男人。

见对方似乎正皱紧眉头看向自己,唐安宁心底磕噔一下,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人难道是要把自己赶出去?

没过一会儿,男人走了,经理才屁颠屁颠跑回来。

“够了,都给我住手!你们几个快上去,把人拉开!”

经理火急火燎指挥着服务员劝架。

好不容易把人拉开了,江云薇不但左脸肿了,头发也都被扯散开。

而唐安宁虽然脸上没挂彩,但身上却被江云薇暗中掐了好几下,又疼又紫。

江云薇见经理来了,顶着那头乱发,递给唐安宁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

“糟糕安宁,我们会不会被扔出去?”乐嘉柔悄悄靠近,紧张地抓住唐安宁的手。

她刚才也看到从VIP包房出来的男人。

这家餐厅的包房,根本不对普通客人开放,那里面的人只怕是她都得罪不起的。

唐安宁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只是反握住了乐嘉柔的手,微微收紧,掌心出了一层细汗。

就在这时,经理表情严肃地过来:“恕我们餐厅不接待这几位客人。来人,把她们赶出去!”

谁知,几个服务员上前,不是赶唐安宁,而是把隔壁的江云薇连同她身边的几个闺蜜给请出去。

“什么?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是江云薇,江家的大小姐,你们经理让扔唐安宁,你们拉我干什么!”

“抱歉江小姐,经理说了,今后餐厅都不欢迎你们光临。为了彼此的脸面,还是请江小姐跟我们走吧。”

“不!我不信,我要跟你们经理说!”

可惜,经理这时已经换上一副诚惶诚恐的面孔,搓着手围在唐安宁身边。

“唐小姐,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里?刚才是我们有眼无珠,都是一场误会,唐小姐千万别见怪。您以后来我们这用餐,不需要会员,今天的消费也一律免单。”

唐安宁眨了眨眼,眼底满是错愕。

她以为被赶出去的人会是自己......难道是刚才那个......

乐嘉柔不高兴地哼哼:“免单?你以为我们稀罕你的免单啊!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是是,是我狗眼看人低了。唐小姐、乐小姐,还请两位赏个脸,到里面的卡座用餐,也算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经理擦着汗,完全不敢回嘴,反而谄媚地陪着笑脸。

他没想到,这个唐安宁居然面子那么大。

不过是跟人起了争执,就惊动到了里面VIP包房用餐的那位贵人。

还让那位大佬专门派人出来,替她解围。

经理的态度热情周到,唐安宁不好跟对方计较,便拉着乐嘉柔坐了回去。

只是可惜,那枚戒指要不回来了。

因为江云薇和她的那几个朋友,早已被服务员扔了出去。

*

与此同时,餐厅的VIP包房里。

“陆爷,外面的纠纷已经平息了。”第一特助陈涛,毕恭毕敬地在陆祁深身边说。

刚才就是陆祁深下令,他才出去给经理打了声招呼替唐安宁解围。

坐在餐桌上首的男人听到助理的话,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他冷峻的眉峰微蹙着,讳莫如深的目光,幽沉沉地注视着坐在卡座上的女人。

VIP包房的玻璃都是特质的,从里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刚刚就是在这,陆祁深透过玻璃,亲眼目睹了在他面前低眉顺眼的小女人,居然也有胆大到当众打架的一面。

“陆爷,我去打听了一下,唐安宁那个女人真是上不了台面!原来她在外面跟人打起来,都是为了一枚戒指!”

就在这时,陆祁深身边的第二特助陈浩推门进来,神色间难掩轻蔑。

陈涛和陈浩是两兄弟,都是陈叔的儿子。

只是,相比起陈涛,陈浩显然更厌恶唐安宁。

“戒指?”陆祁深蹙眉。

“是啊,就是戒指,也不知道一个破戒指有什么好稀罕的。”

男人若有所思,目光再次凝固在唐安宁脸上。

就在这时,正跟身旁好友低头说着什么的唐安宁,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抬眸朝包房这边看来。

原本神情淡淡的小女人忽而隔着玻璃,对着陆祁深弯起眉眼,红唇上扬,勾出了明媚的笑容。

陆祁深漆黑的瞳孔,狠狠一沉。

下一秒,一个温和儒雅的男人,出现在包房外的走廊上。

“泽言哥,这里!”

唐安宁站起身,巧笑倩兮地朝男人招手。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