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王妃阮明姿赵婆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农门小王妃)农门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农门小王妃)

阮明姿赵婆子是现代言情《农门小王妃》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药铺里头还有几位客人在抓药,药铺掌柜在那忙着拿着小银称在那称着药,看着很是忙碌药铺里头打杂的药童迎了上来,眼神在阮明姿身后满是草药的背篓里一转,笑道:“客人是来卖药的?”阮明姿点头应是“那客人先稍等,眼下铺子里有点忙,”药童笑着招呼道,“这收购草药的事得我们掌柜的亲自掌眼客人等我们掌柜的忙完”这话说得妥帖中又能让人感受到热情,阮明姿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一路行来,有的......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农门小王妃 作者:西兰花花 角色:阮明姿赵婆子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农门小王妃》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西兰花花”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阮明姿心中一紧:“妍妍咋了?”吕蕊儿鼓了鼓腮,圆圆的脸上写满了不忿:“还不都是你二叔家的那俩妹妹!一个阮玉春,一个阮玉冬,俩人都比你妹妹大,竟然还合起伙来欺负你妹妹,抢你妹妹那个毽子,你妹妹又不肯给,俩人把你妹妹推倒抢了毽子就跑了!我拦又拦不住,还被她们骂了,气死我啦!”阮明姿脸色沉了沉,大迈步的... 农门小王妃

第十章 毽子被抢了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办好了篱笆这事,阮明姿回家的步伐都轻快了几分。

结果快到自家院子的时候,半路见着吕蕊儿东张西望的似是在找人,大老远看见阮明姿以后,匆匆忙忙的一路小跑奔着她来了。

“哎呦可算找着你了!”

吕蕊儿着急的拉着阮明姿的胳膊就往回拽,“快快快,快跟我去你家。

你妹妹哭老半天了,我哄又哄不好,急死我了。”

阮明姿心中一紧:“妍妍咋了?”

吕蕊儿鼓了鼓腮,圆圆的脸上写满了不忿:“还不都是你二叔家的那俩妹妹!

一个阮玉春,一个阮玉冬,俩人都比你妹妹大,竟然还合起伙来欺负你妹妹,抢你妹妹那个毽子,你妹妹又不肯给,俩人把你妹妹推倒抢了毽子就跑了!

我拦又拦不住,还被她们骂了,气死我啦!”

阮明姿脸色沉了沉,大迈步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吕蕊儿跺了跺脚,忙跟了上去。

到家的时候,阮明妍还跌坐在院子里埋头呜呜的哭,她是哑巴,哪怕是痛哭,也发不出声音,然而又哭得厉害,小身子都在一颤一颤的,看得阮明姿心疼死了。

“妍妍!”

阮明姿喊了一声。

阮明妍听到阮明姿的声音,抬起头,脸上沾了些泥,还蹭破了些油皮,应是刚才摔的。

见着姐姐回来了,阮明妍到底还是个五岁的孩子,扑在阮明姿怀里哭得伤心极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打了几个哭嗝。

阮明姿怒火高炽,搂着阮明妍:“妍妍乖,姐姐知道你受委屈了。

我们洗把脸,我带你去把毽子要回来。”

阮明妍抽抽噎噎的点了点头。

那毽子是姐姐给她扎的,漂亮极了,她实在是舍不得。

吕蕊儿虽说对阮明姿的观感还有些别扭,可这会儿她也觉得阮玉春阮玉冬太欺负人,冷哼着举报了一手:“我刚才找你的时候见着了,阮玉春跟阮玉冬就在村口那棵枯心老槐树下跟人踢毽子玩呢!”

阮明姿柔柔的笑了下:“知道了。

谢谢你。”

吕蕊儿被阮明姿这笑,瘆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阮明姿,我咋感觉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吕蕊儿迟疑的开了口。

阮明妍这会儿已经自食其力的洗好了脸,阮明姿正帮阮明妍拢着头发,一边细细的拢着一边简洁道:“眼下我带着妍妍两个人住,自然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不然,我俩活不下去的。”

吕蕊儿今年也不过十二三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

她上头还有一个哥哥,爹老实憨厚能干,娘又是个性格爽利心疼孩子的,打小就没吃过什么苦。

听得阮明姿这么一说,吕蕊儿愣了一下,眼神落在阮明姿跟阮明妍身上那明显不合身的旧衣衫上,再看看这破破烂烂的院子…… 吕蕊儿匝了匝嘴,觉得阮明姿说得确实也有些道理。

怪可怜的…… 不过再可怜,秀平哥她也不会让出去的!

吕蕊儿握了握拳,圆圆的脸上满是斗志。

不消片刻,阮明姿便帮阮明妍搭理好了,只那双眼睛还红肿着。

阮明妍原本就瘦,显得眼睛越发的大,这一红肿,就看得特别明显,可怜极了。

阮明姿从周里正家里带回来的布袋中掏了一把杏仁给阮明妍,又掏了一把递给了吕蕊儿。

吕蕊儿很有骨气的一偏头,不要,阮明姿也没强求。

结果阮明妍捧着那杏仁吃得太香了,吕蕊儿偷偷的咽了口口水。

阮明姿忍俊不禁的掏了一把直接塞到吕蕊儿手里:“这是给你的谢礼,蕊儿,谢谢你啊。”

阮明姿这么顾虑她的面子,吕蕊儿也有点不大好意思了,咳了一声,把那把杏仁攥紧,岔开了话题:“走走走,找阮玉春阮玉冬去,再不去说不定她俩就走了。”

阮明姿点了点头,去了里屋把昨儿吕大牛给她打的弩拿了出来,慢条斯理的用布条把弩缠到了手臂上。

吕蕊儿看得胆颤心惊的。

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她昨天是亲眼见过这改造过后的弩的威力,结结巴巴期期艾艾的开了口:“用这个?

……会不会见血啊。”

……会不会出人命啊!

阮明姿缓缓的摸着手臂上的弩,侧头朝吕蕊儿甜甜的笑了下:“怎么会呢?

只要她们老老实实的把毽子交出来,不就没事了吗?”

当然,要是她们头铁说什么也不交出来,那她也不介意吓唬吓唬她们。

阮明姿笑眯眯的。

相较之下,吕蕊儿小脸都白了。

呜呜呜,娘,阮明姿好可怕啊!

村口的枯心老槐树下,阮玉春跟阮玉冬正在跟人踢毽子。

这五彩缤纷的尾羽毽子上下翻飞着,别提多好看了。

引得在场的小姑娘们都艳羡的很,阮玉春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昨儿在阮明姿那得到的挫败与屈辱也消散了几分。

阮玉冬只比阮明妍大了那么几个月,很快就要满六岁了。

她生得跟毛氏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堪称是缩小版的毛氏,向来很得毛氏的喜欢,养得性子也有些骄矜急躁。

毽子高高的飞了出去,阮玉冬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颐指气使着其中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丫头:“你!

去把毽子捡回来!

捡得时候小心一点!

碰坏了你赔得起吗?”

那小丫头有点不忿,扁了扁嘴,想说什么。

只不过,她又看了看那五彩缤纷的毽子,还是忍气吞声的去把毽子捡了回来。

正当她捧着那毽子往回走时,就见着阮明姿带着阮明妍,后面还跟着个期期艾艾看热闹的吕蕊儿,从小路那边往这边走来。

阮家那档子事,她们或多或少也听家长在饭桌上讨论过了,心里头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麻花辫小丫头转头看向阮玉春阮玉冬这一对姐妹。

“丧门星,扫把星!

离我们远点!”

阮玉冬从地上捡起石头来往阮明姿阮明妍这边扔。

阮玉冬年纪小,却鸡贼的很,知道阮明姿年纪大一些,很可能会躲开。

她直接拿着石头冲着阮明妍扔。

头一下没砸到,阮玉冬弯腰又捡了一块。

这点点浅显的小算计,阮明姿一眼就看破了。

她抚了抚手臂上捆着的弩弓,笑眯眯的,声音也温柔的很:“你再扔一块试试,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再扔一块我就射你一箭。

方才已是看你年纪小,算是给过你面子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