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皎皎常锦之(蛇纹)全集免费阅读_(蛇纹)完整版阅读

《蛇纹》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根正苗红1的火热小说。《蛇纹》又名《蛇瞳美人》,讲述了:“姓马的!你让那蛇仙帮我家皎皎解决事情的方法,就是让他娶我闺女吗?我闺女才六岁,屁都不懂一个小丫头,就这样被诓着收了蛇仙的信物!那蛇仙还让我女儿十八岁以后去找他!什么狗屁蛇仙,要嫁你嫁,我闺女不嫁!”我妈一边骂着一边揪着我脖子上的玉佩,揪下来后,冲着马大仙的头上狠狠的砸了过去。马大仙被砸了一下,突然就清醒了似的,一边捂着额头,哎哟哎哟的叫着,一边将欢喜佛放下。而在我妈将我脖子上的玉佩扯下扔出去的瞬间,我的眼球突然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起来,我没忍住嗷嗷的叫出了声,蹲下身子死死地捂着眼睛。

小说:蛇纹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根正苗红1

角色:何皎皎常锦之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根正苗红1的《蛇纹》小说内容丰富。《蛇纹》又名《蛇瞳美人》,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我本来就着急回家,见状更加的急躁的不行。我打开车门,对着疯老太太那边跑过去,用力想要将她拉开。但是却想不到一个看起来个子不高,又干干瘦瘦的老太太,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我几乎只除了吃奶的劲儿都没能晃动她一分一毫。她始终趴在车头上面,我急着带着哭腔喊:“你快让开,别在这里来拦路捣乱了,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个疯老太太看着我对她喊着,她也不生气。反而歪着头对着我继续嘿嘿傻笑着。我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想着要不就在这里下车,直接从村子外面跑回家算了。

书评专区

安鱼不太咸:设定很有趣,但是剧情太白了,人物平面化,背景更是十年前爽文的那种。实际也就三星水平,四星给新人鼓励一下,毕竟现在网文越来越快餐了,能看的书不多了
Mix°薰:现在网文的主角一般都是精致的利己者,小白领心态,全靠作者送挂。其实唯任性者任情,有任侠之气。个性强烈的主角才能有好情节,让人期待一个精彩的好故事。
少年你造吗:老文了,刚看的时候觉得特别对胃口,又苏又爽。。

何皎皎常锦之(蛇纹)全集免费阅读_(蛇纹)完整版阅读

《蛇纹》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1章 断子绝孙

我妈怀孕五个月那阵儿,我爸找人算了一卦,想算下我妈肚子里怀的是男是女。

结果那算命的说,我爸命里无子也无女。

自打我妈怀孕,我爸就总能梦见我死了多年的奶奶。

梦里我奶总哭哭啼啼说一些,“家门不幸、断子绝孙”之类的话。

起初我爸琢磨着我妈肚子里怀的可能是个女娃儿,我奶重男轻女就给我爸托梦来了。

却不料算命的一口断定我爸无后,但我妈也确确实实怀孕了,除了八个月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早产把我生出来之后,一切都顺顺当当的。

我虽然是早产儿,但我刚出生就有八斤多沉,又白白胖胖的,看着比足月的孩子还皮实,这让我爸妈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但随着我越长越大,我爸看着我的模样,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

他是个山里土生土长的黑汉子,小眼睛、塌鼻梁。
我妈的模样也普普通通,单眼皮,高颧骨,一看就不好惹的那种女人。

可我却一点都不像他们两个,我长着一张瓜子脸,大眼睛,皮肤也白,用我爸的话来说,就是长得像个年画娃娃一样,咋看咋不像他亲生的。

我妈脾气一向火爆,在听到我爸支支吾吾、明里暗里的疑问时,直接抄着铁锹把我爸打出了家,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当时的我只有六岁,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在听到我爸说闺女咋能这么好看的时候,火气能那么大?那时候我还美滋滋的感觉自己被夸了,完全没想到我爸这一走,会是永别。

我爸那天晚上没回家,第二天被去后山上坟的邻居发现了他的尸体。

我爸惨死在了我奶奶的坟头上面。

他脸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啃的血淋淋的,皮肉被撕咬掉了,只剩下带着血的白骨,左眼眼球也不见了,留下空洞洞的窟窿,看着无比的渗人!

我爸的尸体被拉回我家院子的时候,我妈哭得快要昏死过去,而我却看见有只猫儿大小的灰毛大老鼠正趴在我爸脸上啃咬着他的血肉。

我惊叫着:“妈,有老鼠!有个大老鼠它在咬我爸!”

伴随着我的叫声,本来趴在我爸脸上的大老鼠突然动了动,它嘴角带着血沫,直勾勾得盯着我,我这才发现大老鼠只有半个脑袋!

它左半部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削了下去,残缺的面部血肉模糊的,像极了同样面目全非的我爸……

只是无论我怎么惊恐的嚎叫,其他人好像都看不到大老鼠一样,最后我妈照着我身上拍了几巴掌,让我闭嘴回屋里嚎去。

自从看见那个大老鼠后,我就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烧得晕乎乎的,还总能听到一些很怪异的声音在我耳边说着“血债血偿、全都得死”之类的话。

我病倒之后,我妈一边照顾我,一边操办我爸的丧事,短短几天她本来乌黑的头发就变了颜色。

可却没想到,在我爸头七准备下葬那天,意外又一次降临了。

那天,我妈将我带到了棺材旁边,让我去给我爸磕个头,然后就准备下葬了。

但刚刚到棺材旁边,我就看到了前几天那只趴在我爸脸上,啃食他皮肉的大灰老鼠从棺材里钻了出来!

我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棺材上那只大老鼠,就向我脸上扑来了,紧接着我感觉眼睛一阵剧痛!

眼球似乎被用力拉扯剜搅着一样,然后就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了!

我捂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想要告诉我妈我眼睛好疼,舌头却僵硬的动不了,只能从嘴中发出怪异的、不属于我自己的声音。

“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我妈被我这幅模样吓得不轻,她掰开我捂着眼睛的手,不知道看见了什么,惊叫了一声,顿时两眼翻白得晕死了过去。

之后我的左眼就莫名其妙的瞎了,眼皮深深凹陷着,里面空荡荡的,好像眼球被挖出去了一样,可是却不见丝毫血迹。

眼睛的疼痛,让年幼的我翻滚着哭喊叫疼,不仅如此,随着我眼睛的失明,我左半张脸也发生了变化。

一大片红色脓包从我的脸上出现,痛痒难耐的同时,皮肉又往外冒出黄黄的脓水,而且我总能在自己脸上闻到一股腥臭腐烂的味道。

我那张被从小夸大的脸,仅仅不到三天,就烂得面目全非,看着极为恶心又渗人!

我妈急匆匆想带着我去市里医院去看病,可是随着我们越往村子外面走,我眼睛就越疼,仿佛有刀子在眼眶中用力剜搅一样!

直到一个身穿黄色马褂,手中抱着一只大公鸡的老头出现在村口。

他阻止了我妈和我的去路,“想你闺女活命,就别往外走了。”

那老头眯着一双眼睛,神色极为犀利:“你们娘俩身上怨气浓郁,晦气冲天。
家里前段时间还死人了吧?”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将他怀里的大公鸡放到我身前:“抱住它。”

我鬼使神差的接过那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结果在刚把那大公鸡抱在怀里的瞬间,我眼睛的疼痛就突然消失了一样。

“妈,我眼睛不疼了!”我急着和我妈说。

但不知为何我妈的脸色,在看到那个老头后就有些不好。

老头又重复问了一遍:“家里是不是死人了?还是横死的?”

“是,我家那口子前几天没了。”
我妈回道。

“再过几天,你们娘俩也快玩完了,我当初说什么来着,你们何家这一代,本该断子绝户,但却生出来个女娃儿,逆天而行必然遭受因果报应!你丈夫惨死,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止如此,你闺女也是个短命的……”

“少装神弄鬼的胡说八道!从我闺女没出生时候你就不说好话,现在又来咒我闺女,信不信我撕烂你这张嘴!”

之前在我爸嘴中,我听说过自己还没出生的时候,家里曾经找过算命先生给我妈算卦,结果那个算命的说我爸命里无子无女之类的,自从那一事以后,我妈就对算命的没什么好印象了。

原来面前这老头就是当年给我家算卦的那个算命先生。

老头被我妈骂的吹胡子瞪眼的,“我马大仙的名号十里八村都是有名的,今天看你们家惹上了大麻烦,好心来给你家化解,你竟然还不识好人心!”

马大仙说完,转身就要走。

但我妈从他话里捕捉到重点,“什么大麻烦?我闺女变成这样,你能化解吗?”

马大仙满意的站住脚步,“当然能,而且除了我,没有人能有本事管你家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