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阶琼梁靖孜魏以蘅完整版免费小说_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玉阶琼梁靖孜魏以蘅

古代言情《玉阶琼》,讲述主角梁靖孜魏以蘅的甜蜜故事,作者“尘灰”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前世,夫君梁靖孜宠妾灭妻,为了仕途,李簪词这个正妻被夫君赐假死,换了身份献给当朝最受宠王爷魏以衡。魏以衡意外地宠她入骨,李家也因为她水涨船高,更是京中权贵们吹捧的对象。后来,魏以衡在夺嫡中失败被囚禁,她一路陪着魏以衡东山再起,变成皇后。然而陪同皇后诏书下来的还有封赐皇贵妃的诏书。她当皇后多年,仍然一无所出,皇贵妃已经生了一男一女,长子最后被立为太子。她缠绵病榻时,才知道皇贵妃是魏以衡曾经得不到的白月光,当时看上她,也不过是白月光的替身。再次睁眼,李簪词又回到了刚嫁入梁家的时候。这一次,她不仅要和离为自己报仇,还要旁观魏以衡夺嫡失败后的惨状。—魏以衡嚣张跋扈,想要的从没有得不到的。他以为自己并不爱李簪词,不过是个看得顺眼,陪他走过某一段无聊岁月的消遣罢了。猛然醒悟时,却再也看不到佳人的身影。万里僵土,他只求死后能跟李簪词同穴。—魏以蕰是皇后之子,父皇以锻炼为由,命他去镇守边疆。他大权在握,铁面无私,爱民如子,受边疆老百姓敬仰。原以为自己孑然一身,后来,有个姑娘闯入他的世界,成了他的妻子。...

点击阅读全文

玉阶琼

梁靖孜魏以蘅是古代言情《玉阶琼》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姐儿既然那么有骨气,那月银和胭脂钱,以及每季裁的新衣服,姐儿就自己想办法吧。”梁玲宛气势立即矮了半分。前世,李簪词为了能得梁靖孜和景阳伯府的认可,对梁玲宛可谓是掏心掏肺。她生怕梁玲宛眼界窄,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轻易被其他府的姑娘们比下去,让她不自信了...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梁玲宛看到周嬷嬷没有把李簪词请过来,李簪词反而叫她好好抄佛经,否则要继续罚她禁足,气得她把手上的佛经全部撕了。

“她嫁进来真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她不过是我母亲的替身,我不抄又如何?

她还能把我这个正经的主子赶出府去?”

她把佛经当成李簪词,畅快肆意地撕扯,细细碎碎的纸屑落到地上。

周嬷嬷上去阻止:“姐儿生气归生气,犯不着因为她的话,把抄好的佛经撕了。

如今她气势正盛,不是个软柿子,我们还是忍着些,日后有的是打她的机会。”

“我是府里正经的主子,她一个商女,敢跟我叫嚣?

她算老几?”

“我自然是你的母亲。”

李簪词冰冷冷的声音响起,把梁玲宛和周嬷嬷吓了一跳。

两个人向后看去,李簪词一身红色的裙子,艳丽大气,当年的大李氏不及她一半的漂亮。

周嬷嬷咋舌,这个李簪词是个祸害。

梁玲宛腾得站起来,不想在气势上输给李簪词,吼道:“你做什么在背后吓人?”

“我这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来,只不过姐儿撕纸玩得入迷,没有发现我罢了。”

李簪词踩在一片狼藉的纸屑上,坐到书案旁,扫了她一眼,语气不疾不徐:“把这几日抄的佛经拿来我检查。”

梁玲宛觉得李簪词眼神蔑视她,气得火冒三丈,手中的狼毫一摔,“我今日就不抄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姐儿挺有志气。”

李簪词笑着说,“如今你的吃穿用度,全都是我的钱。

姐儿既然那么有骨气,那月银和胭脂钱,以及每季裁的新衣服,姐儿就自己想办法吧。”

梁玲宛气势立即矮了半分。

前世,李簪词为了能得梁靖孜和景阳伯府的认可,对梁玲宛可谓是掏心掏肺。

她生怕梁玲宛眼界窄,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轻易被其他府的姑娘们比下去,让她不自信了。

李簪词经常搜罗一些好玩意儿往梁玲宛的院子里送,锦衣罗缎的从不短着她缺着她,把她培养得落落大方,气质不输给皇家的公主。

后来呢,梁玲宛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生生把她给卖了。

明明她是被梁靖孜送给魏以蘅,但梁玲宛却到处污蔑她勾引魏以蘅,不守妇道,赏一条白绫自缢不足为过。

现在,梁玲宛和梁家可别再想沾染她的一分钱。

大李氏和梁玲宛的嫁妆都攥在她手里,过两日她得找个由头,慢慢把她们的嫁妆变卖了维持府里的支出,顺势把自己的嫁妆抬走,到时候一拍屁股和离走人。

李簪词从梁玲宛院子里出来时,背后传来梁玲宛暴怒的声音:“我一定要让父亲休了你,我要去告诉父亲,说你欺负我,威胁我,我要让父亲休了你。”

李簪词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拿休了她来威胁她,就好比用鱼威胁猫,不听话就把鱼砸你碗里,没有伤害性不说,还会让人兴奋。

—梁靖孜下值回府时,贴身小厮把今日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梁靖孜说了。

梁靖孜没想到李簪词动作那么快,昨晚上才跟他说完,今天己经开始赶人。

他怒气冲冲地要去质问李簪词,不曾想半路忽然听到可悲可叹,哀伤婉转的琴音。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俞花魁弹如此悲伤的曲子,今日她定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梁靖孜调转脚步,转而去俞花魁的院子,打算先安慰俞花魁,再去找李簪词算账。

俞花魁的贴身丫鬟看见他进来时,要进去禀报,他伸手阻止径自进去。

俞花魁一身素白锦裙,发丝随夜风拂动,脖颈雪白,红唇明眸,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

梁靖孜光是看着,就什么都愿意给她,又怎舍得把她赶出府去?

让她嫁给别的男人?

俞氏沉浸地弹了半晌,终于发现梁靖孜站在不远处看她,惊喜中又强装镇定地向梁靖孜行礼:“世子安好。”

梁靖孜骨头都要酥碎了,觉得她喜欢自己,但碍于身份,又隐忍克制。

两个人就这么暧昧地站了一会,梁靖孜道:“你不必担忧,安心住下就是,不用做什么选择。

大奶奶妒忌心强,自己满身铜臭味,便容不得你这样清冷的女子存在。”

俞氏福了福身:“世子的好意我心中知道。

可怜在这世道,女子生存不易。

我不肯做妾,又没有娘家可去,若要我去嫁一个不爱的男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梁靖孜急了:“不用你做妾,也不用你嫁给别的男人,我这就去跟大奶奶说。”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一路来到了李簪词的院子里。

李簪词正在吃晚饭,看见他怒气冲冲进来,看也没看他,敷衍地问:“世子可吃过了?”

梁靖孜气道:“你也是女人,为何能那么恶毒地把一个弱女子逼到这样的绝境?

你就不能给她一条活路?

就看在我的面子上。”

李簪词明知故问:“世子说的是谁?”

梁靖孜看到她伤害了别人还不自知的表情,更气了:“我说的是俞花魁,俞花魁。”

“原来世子说的是俞花魁。

那世子说说,俞花魁跟世子是什么关系?

要你这么劳心劳力地照顾她?”

“既然她在我们府里,我便有责任照顾她。”

“那世子就让她有个理由留下。

公爹的那些通房侍妾也有愿意走的,她若不走,府里的人岂不是说世子是个不公道的?

还凌驾在公爹之上?

我给了她两条路,要么成为世子的通房,要么出府离去。

她若想嫁人做正妻,我让婆母给她挑一门亲事,一定会是个正经的妻子。”

说来说去,李簪词都是在作践俞花魁,贵门妾不好当,穷人家的正妻就好当了?

俞花魁这样貌美的女子,那些贫穷龌龊的男人怎能配得上她?

梁靖孜怒道:“我告诉你,你的小心思别想得逞。

她在府里的所有花销,都从我的账上走。”

李簪词放下筷子,微笑着道:“世子真是好骨气,我无比佩服。

世子一年仅吃喝玩乐就要花上一千五百两。

世子年俸八十两,养廉银九百两,一共九百八十两。

公中支给世子的月银十二两,一年一百西十西两,两项合加起来总共一千一百二十西两,差额三百七十六两。”

李簪子说得有理有据,梁靖孜看到她这副市侩的模样,恨不得立刻休了她。

“差的这三百七十两,全都是我用嫁妆给世子补上。

如今府里要节约,世子和俞花魁一年的花销最好控制在一千一百二十西两内。

伺候俞花魁的丫鬟明日也要离府了,世子若心疼她,是给她买丫头还是从自己房里分一半丫头给她,只要不是花我的银子,我也管不着。”

梁靖孜气得暴走,竟是不知道怎么还击李簪词,留下一句我要休了你,便首接去石氏的院子告状。

小说《玉阶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