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东牙小丑猫(秦十三郎)全集在线阅读_秦十三郎完结版阅读

军事历史《秦十三郎》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小丑猫”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秦东牙小丑猫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天气一天凉似一天,不知不觉已到了深秋王宫后山漫山枯黄,秦府里更是一片萧瑟,府里不仅门楣沾灰,落叶也随处可见,看来那些家仆都因天气渐冷而懒散起来秦东牙向来不理会这些杂事,府里没有仆人更合他的意,只是当他看到一个家仆端来的晚饭后,他眉头一下皱了起来,冷声问那人道:“怎么又是这几个菜,这不是和昨天的一样?”那家仆吓了一跳,这小少主可是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他忙唯唯诺诺地回答:“少主人,这……菜,小的,小......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秦十三郎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小丑猫 角色:秦东牙小丑猫 火爆新书《秦十三郎》是由网络作者“小丑猫”所编写的军事历史小说。小说内容概括:”那女人一愣,突然看到他腰间的佩剑,手一摆又笑道:“哎哟,我当是怎么了,这个呀,”女人指了指那柄长剑道:“我们也是见多了,不管是什么客人,不管是什么来历,只要是来寻开心的,我们的姑娘哪都包您满意!来来来,翠玉,美俄,来……”秦东牙冷冷地盯着她没有吭声,那女人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看他又像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秦十三郎

第3章 春华堂 在线试读

春华堂是长邺城里数一数二的青楼,那里的姑娘大多容貌出众各有才艺,是以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在此流连,午后刚过客人就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到了日暮时分这里就更是座无虚席热闹非凡。

在交给门房两金的“香玉钱”后,两人方得以进入其中。

只见大堂的四面花壁上挂着绚丽的琉璃宫灯,梁柱上描着流光溢彩的图案,一路走过,所见尽是腰肢摇摆的妙龄少女,莺声笑语伴随着丝竹之音弥漫在芳香四溢的空气中,真可谓是风光无限活色生香。

迎生正兴致盎然地左顾右盼着,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朝他们迎了上来,边走边媚笑道:“哟,两位公子看着好面生呀,可是初来我们春华堂?那公子真是来对地方了,我们的姑娘啊那可都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秦东牙就不自在地后退了两步:“让开。”

那女人一愣,突然看到他腰间的佩剑,手一摆又笑道:“哎哟,我当是怎么了,这个呀,”女人指了指那柄长剑道:“我们也是见多了,不管是什么客人,不管是什么来历,只要是来寻开心的,我们的姑娘哪都包您满意!来来来,翠玉,美俄,来……”

秦东牙冷冷地盯着她没有吭声,那女人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看他又像是个不好惹的角色,女人迟疑了一下就嘀嘀咕咕地扭着腰走了,秦东牙回头问迎生道:“违令者在哪?”

“唉,少主好煞风景啊。”迎生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心不在焉地应道:“难得来一趟,少主就不打算好好玩玩么?”

秦东牙沉着脸又重复了一遍:“违令者在哪!”

而迎生仍自顾自地说:“少主这般凶神恶煞的模样,难怪姑娘们都不敢过来了……”

秦东牙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转身就朝门外走,迎生一看这可不妙,赶紧晃身拦到他面前,笑吟吟地说:“少主,违令者不在这边哟。”

迎生说罢,引着他穿过脂粉扑鼻的前厅,拐入后面一个开阔的园林,却见那又是另一番别有洞天的景象。

眼前一座座独门独院的香阁掩映在花丛树荫之中,香阁里隐约可见人影交错舞姿翩跹,时有呢喃小曲传出,显得格外缠绵旖旎,秦东牙两人还没走多远,就有一个轻摇罗扇的姑娘走到他们跟前问道:“两位公子可是约见了哪屋的小姐?”

迎生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池边香阁微微一笑道:“在下特地前来一睹那位小姐的风采。”

姑娘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咯咯笑道:“公子真会说笑,香阁里的那位小姐是我们的贵客,陪着她的是我们新来的男伶,只不过要见那位男伶的人多了去了,公子今天怕是见不着他了,若是公子不嫌弃,小妹给公子引见别人可好?”

“那可真不巧呀,”迎生依然微笑着,眼神却逐渐森冷起来:“我们少主最见不得被人拒绝了。”

那姑娘脸色一变,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番,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多说的样子匆匆搬救兵去了。

迎生慢悠悠地走到那座池边香阁前道:“我们少主有请修行者相见。”

“哎哟,好坏呀。”香阁里传来一个娇羞的声音:“什么修行者不修行者的,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呀。”

迎生的嘴角浮起一抹笑意:“能召唤出灵兽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姑娘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呢?啊呀,差点忘了,这是禁令啊,召唤灵兽这种修炼几个世纪前就被禁止了呢。”

香阁里的女子冷哼一声:“我还当你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原来是王族的走狗啊。”

迎生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别说得那么难听啊,你我无冤无仇,我们找上门来不过是职责所在罢了,你看我是把你们都杀了,还是先让你的男伶逃命呢?”

“呸,还不知道是谁杀了谁呢。”香阁里的女子自知身份暴露,也不多废话,手一扬,一股奇异的力量“碰”地将门打开,香艳的一幕顿时呈现在两人面前。

矮桌旁,一个妖媚的女子正偎依在一个男子怀里,那个男子大约就是近来名动长邺城的男伶,他的模样果真美得令人侧目,他面如珠玉,长眉如柳,唇似花瓣,相形之下他怀里的女子都比他逊色不少。

此时,那个男子半抬眼帘,懒洋洋地朝门口的两人看了一眼,复而从容地闭目养神。

只一眼,秦东牙刹时脸色巨变,全身僵硬,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迎生一看他这样子就皱起了眉头,然而不等他开口,香阁里的女子就得意地笑了起来:“怎么?害怕了?刚才还大言不惭地说要杀了我呢,现在怎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失礼了啊,”迎生敛了敛神色,不紧不慢地对那女子说:“区区在下,大概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对了,死前要不要跟你的男伶话别啊?”

一提到那个男子,秦东牙又是一僵,脸色难看至极。迎生说男伶这两个字时,明显是故意对着他说的,他咬着牙转过身,背对着迎生,背对着那个人,背对着香阁里的一切,双手却止不住开始颤抖——怎么会是他!

女子“扑哧”一笑,手指在男子的胸膛慢慢滑了下去:“真是狂妄呀,该话别的人是你吧?”说话间她突然“噌”地一声抽出矮桌下的剑,寒光过处剑身随之浮起了一团绿色烟雾!

“哟?”迎生的身形轻轻一晃,双方同时做出反应,迎生的指尖闪电般划到女子跟前,女子矮身避过,指尖携卷而来的气流霎时将香阁四壁震碎,而迎生的手指竟像收放自如的白练,不经丝毫停顿,划了个半弧直指她的咽喉!

“小心哟。”迎生微微一笑,眼看女子的咽喉就要被穿透,她迅速抬手一挥,一只巨大的绿狐顷刻现于空中。

绿狐足足有几人之高,它摇身一摆张开九条狐尾,劈头盖脸朝迎生打了过去!

迎生凌空一跃,闲庭散步般游走在绿狐的攻势中,他趁着绿狐不备之际一拍一撂,绿狐的攻击转眼间化为乌有,这一连串动作仅在瞬间完成,可他竟面露失望之色:“你召唤出的灵兽还没有修炼成人形啊?”

女子见状不由得心下大骇,绿狐的攻击少说也有千斤之力,他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好没意思啊。”迎生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一股刺眼的银灰色光芒在他身体里迸射出来,接着一个鬼魅般的巨影隐隐出现在耀眼的光晕中——这是什么?!

强烈的气旋拔地而起,碎石砖瓦四下横飞,附近香阁里的人开始仓皇逃窜。

在这急涌而上的漩涡中,秦东牙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狂风将他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碎石打在他的脸上,唯独空气粘稠在两人之间。

他抽筋一样死死攥着拳头,最终能说出来的只有一句:“跟我回去。”

那个男子哧地笑了。森森冷汗渗出了秦东牙的额头,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根本没有办法回过头去。

七年,他整整消失了七年,最后竟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此时,在风云变色的上空,绿狐尾尖聚成笼状刺向那团诡异的银灰色光芒,然而狐尾刚碰到光晕就被强烈的气旋齐根切断,紧接着一只遍布黑色麟皮的利爪狠狠穿过了绿狐的身躯!

绿狐惨叫着被拖进那团光晕,女子尖叫起来:“你是……”

余音瞬间被吞没,一股浑厚的灵力有如巨石般压上女子的五脏六腑,她喷出一口鲜血,顷刻被弹出十丈之遥!

光芒骤然消失,空气中只留下几许冰冷的风。迎生长衫翩飞地站在原处,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他若无其事地擦去嘴角的血迹,回头轻轻唤了一声:“少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