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阮阮薄景衍(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全章节免费阅读_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完结版在线阅读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内容精彩,“千层苏苏”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苏阮阮薄景衍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内容概括:顾夫人的意外情有可原,毕竟薄子齐家世长相才华一样不缺苏阮语没有犹豫,低声说了句:“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顾夫人就笑了起来,仰头对身边的亲信说:“那阮语必定是有心上人了,才会看不上子齐”随从也跟着笑苏阮语脸红起来,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掩饰顾夫人满脸慈爱,亲自拿了个小点心递过去:“吃点甜的”苏阮语嗯了一声,乖巧地吃一小口“真是乖”顾夫人笑容满面她看着面......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作者:千层苏苏 角色:苏阮阮薄景衍 强推热门霸道总裁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层苏苏”。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在她看来,二哥薄子齐是为了救苏琼琳摔下山崖的,苏家人就是凶手!凭什么还要对苏阮语这么好!薄夫人看她一眼,她顿时就闭嘴了。老太太心疼苏阮语,抚着她的手道:“先休息,晚上家里人一起吃个饭。”苏阮语乖巧地回房。薄景鸢在她背后咬牙切齿:不要脸,我看你晚上过后还怎么留得下来?她又偷偷地看自己的母亲...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第5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清早,司机把她送回了医院。

正巧这时老太太派人过来接她出院,就随着司机回到薄家。

老太太很高兴,还让人放了两挂鞭炮。

薄景鸢撇撇嘴:“扫把星一个,祖母还喜欢得和什么一样。”

在她看来,二哥薄子齐是为了救苏琼琳摔下山崖的,苏家人就是凶手!

凭什么还要对苏阮语这么好!

薄夫人看她一眼,她顿时就闭嘴了。

老太太心疼苏阮语,抚着她的手道:“先休息,晚上家里人一起吃个饭。”

苏阮语乖巧地回房。

薄景鸢在她背后咬牙切齿:不要脸,我看你晚上过后还怎么留得下来?

她又偷偷地看自己的母亲。

薄夫人面色平静。

苏阮语在自己的卧室里休息了一天,晚上六点薄家的佣人过来敲门:“苏小姐,先生马上回来了,老太太请您下去。”

苏阮语换了件蔚蓝色收腰长裙,一头长发编成鱼骨辫。

温婉动人。

片刻,她款款下楼。

此时,薄明远偕同薄景珩、薄景梨兄妹已经回来,薄家一家人坐沙发那儿喝茶闲谈。

看见苏阮语,薄明远温和道:“听老太太说是景珩特意请了厉害的医生,我之前还不信,现在看确实是大好了。”

他又呵呵一笑:“阮语你得好好谢谢景珩。”

苏阮语目光落在薄景珩身上。

他看向她的目光十分淡然,丝毫看不出他曾对她做过那些可恨的事情。

苏阮语垂了眸子,轻言细语:“谢谢大哥。”

薄景珩极淡一笑,未置可否。

薄明远就笑起来:“这样多好,一家子多有爱啊!景鸢,你以后也得像你大哥一样接受阮语,爱护她。”

薄景鸢气死了,这个女人,哪里配给她二哥守房!

一家子正要挪去餐厅之际,管家拿着一个礼盒过来了,讨好道:“这是专人送给夫人的礼物,不知道是哪家太太的。”

薄夫人在老太太面前倍有面子,便迫不及待地拆开:“送礼的人哪会白送,多半是要回礼的。”

老太太知道她的花花肠子,暗暗翻了个白眼,继续喝自己的茶。

苏阮语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礼物让薄夫人高兴至此,便一直关注着。

这时薄夫人把礼盒打开了,只见她面色徒然发白、嘴唇也不自然地颤抖了起来,面前的东西更是被扔出半米远。

薄景鸢尖叫一声。

薄景梨别过了脸。

苏阮语也变了脸色,她握紧了手悄悄看向薄景珩。

那人淡然坐着,唇边甚至噙着一抹冷笑。

“把这东西拿走!拿走!”薄夫人颤声,语不成调。

那盒子里装着的是她昨日派出去的杀手的断指!

那帮废物!

没有想到没能杀了薄景珩……

却反倒被他威胁!

薄明远也惊到了,反应过来立即让佣人把那脏东西拾走,转而安抚自己的太太。

这时,佣人从礼盒里翻出一张卡片,他为难地交给薄明远。

薄明远眯紧了眼:“下一次,我不介意把令嫒送给夫人!”

薄景鸢眼睛一愣,反应过来这卡片上指的令嫒就是她!

然后翻了个白眼吓晕了过去。

佣人连忙过来把她抬走。

薄明远勃然大怒:“胆大包天,还有王法吗?”

薄夫人拉住他手臂,泪意盈盈:“明远,我总共就景鸢一个孩子了,我不想失去她。”

这时,一直在喝茶的老太太问道:“美郁你是做了什么坏事儿?那人怎么就单单威胁你呢?”

薄夫人顿时哑口无言。

薄明远死盯着自己太太,随后目光又移向自己的大儿子。

薄景珩坐在沙发上,清清贵贵,眼底带着轻嘲。

薄明远忽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良久才哑声说:“美郁,子齐的死是意外!你不要逼我选择。”

薄夫人愣住了。

她抖着唇:“明远你不信我?”

薄明远按着她的肩,语气很重:“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情。景珩是帝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哪怕子齐在世也是一样的。”

薄夫人双目微红,愤然离席。

薄明远虽痛恨她对大儿子下手,但总归看在她丧子之痛的份上追过去安慰。

二楼东边主卧室,薄夫人伏床大哭。

薄明远推门进去,坐到床边轻推她:“你又这样!”

薄夫人仍是大哭:“我恨!子齐才走一年,你便忘了痛只和薄景珩父慈子孝,你哪里还记得我的子齐!”

薄明远无奈:“美郁,都说了子齐出事和景珩没有关系。”

“那和苏家人总有关系吧?”齐美郁一脸的泪痕:“老太太还把苏家的小孩子弄了来,不就是给我添堵吗?”

苏阮语若是这样一直留在薄家,老夫人迟早还是会给她上族谱。

到那时她就真成了薄家人。

老太太百年之后少不了会给苏阮语留一份家产。

别人不知,她是知晓的,这苏阮语不仅是孤女,且来历不明,根本不是苏家真正的孩子!

她怎么能让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孤女来分走属于子齐的那份?

薄明远颇有些为难。

齐美郁见他动摇,便凑过来抱住丈夫。

情热之时,齐美郁低声啜泣:“自阮语来了以后,家里就不安生。”

薄明远一想:似乎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薄夫人又是讨好丈夫又是吹着枕边风,诉说着苏阮语来家的种种不妥之处……

薄明远被服侍得十分满足,事毕,他抚着太太的脸若有所思。

或许那个孩子确实不该留在家里。

别墅隔音虽好但总归仍是漏了些动静下来,老太太厌恶道:“狐媚东西!不用等他们了,我们开饭。”

这顿饭,吃得苏阮语坐立难安。

那些细碎的声音,像是春日野猫儿挠爪般难耐,听得她心跳加快。

薄景珩黑眸往她这里看,目光微炽。

苏阮语不敢接触他的目光,雪白地脖颈低垂,默默吃饭。

薄景梨在一旁注意到大哥对苏阮语的目光,悄悄握紧了筷子。

老太太没有察觉,反倒是大刺刺地对着长孙道:“景珩你也该寻个女人了,血气方刚的年纪一直单着,旁人还以为你有什么别的爱好。”

薄景珩抿了一口餐前酒,笑了一下:“我没时间!祖母帮我寻一个吧。”

他松口,老太太又惊又喜:“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薄景珩目光落在苏阮语身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