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然张格《我的机器人男友》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简然张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机器人男友》是网络作者“梵克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简然张格,详情概述:幸福是什么,幸福是饿肚子时一碗热乎乎的汤面,是嘴馋时一大堆爱吃的零食,是看漫画小说的搞笑情节时的开心一笑,是工作久站后坐在凳子上休息的那一刻,是劳累一天打卡下班出店门的那一刻,是坐公交听着音乐放飞幻想看外面来来往往的车辆行人,是漆黑孤寂的夜里打到车的那一刻,是劳累一天后步行一段不短的路钥匙拧开门锁的那一刻张格烧水简然洗菜做饭,今天出门路过一个小菜市场,买了土豆番茄黄瓜和青辣椒,还买了几个苹果几根......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我的机器人男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梵克己 角色:简然张格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我的机器人男友》,它的作者是“梵克己”。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阎婆很快的往屋里瞅了一眼,对张格说:“我买的东西到了一个人搬不动,你帮我搬。”心里升起一股厌烦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尽量克制道:“我还有事儿要做——”谁知阎婆立刻大声嚷嚷:“你能有什么事儿啊?不是不上班了吗?这半个月不是在家看手机就是睡懒觉,门儿都不出一回。搬个东西而已正好活动活动。”说着拉着张格的胳... 我的机器人男友

第6章 帮忙 在线试读

张格看着那双冰冷无感的眼睛心里泛起一丝寒意,丝丝缕缕蔓延到四肢百骸,她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有什么东西压迫着。她张了张嘴,嘴唇翕动,那双眼睛还在看她,与此同时恐惧越加强烈,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就在她要受不住张大嘴喊出声时——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把她从恐惧中惊醒,她回过神逃跑似的去开门。

“哟,这么早就起来了?”

“啊,嗯。”

阎婆很快的往屋里瞅了一眼,对张格说:“我买的东西到了一个人搬不动,你帮我搬。”

心里升起一股厌烦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尽量克制道:“我还有事儿要做——”

谁知阎婆立刻大声嚷嚷:“你能有什么事儿啊?不是不上班了吗?这半个月不是在家看手机就是睡懒觉,门儿都不出一回。搬个东西而已正好活动活动。”说着拉着张格的胳膊就要往楼下走,这时简然从屋里出来了。

“小伙子又来了?吃早饭了吗?”阎婆一见简然就换了张脸,温声细语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张格在一旁暗暗鄙视了一番,简然微笑道:“嗯,刚吃完,您吃了吗?”

“吃了吃了,我早上吃的猪肉白菜包子喝了两碗豆浆,包子还是街角那个张家包子的好吃,还便宜。”

什么啊谁管你吃的啥上哪儿吃的,快点离开行不行。然而一旁的简然居然微笑着回应她,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门口聊起来了。

张格夹在他们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聊着聊着就扯到了阎婆买的东西上,“一下子买太多了自己搬不动,人老了不中用了啊。”

话里话外就是希望有个人能帮她搬东西,其实就是找个冤大头帮她干活。涉世轻心肠好单纯的人这时就会主动提出帮这位遇到困难的可怜老婆婆搬东西,然而你一旦伸出手就中了她的圈套了。你帮了她一回后期她还会找你,当时你可能想再帮一回也没什么就又帮了。到了第三次她又来找你,你可能察觉到不对但为时已晚:她已经赖上你了!

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她就是那个当年伸出手的无知少女。

她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仿佛听不懂对方说的话。阎婆见她如此目光投向简然,张格也看向他。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些年人情世故应该也学到了,又是大公司研发的高智能机器人,想必很快就会拒绝这种明显的圈套。

“好啊。”

张格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对方好像是怕她没听清楚似的又重复了一遍:“我帮您搬。”

“哎呦真的谢谢你了!”阎婆笑得跟朵菊花似的,皱纹缩在一起,完全就是傻孩子入套的笑容,阎婆又看向张格,她明白那意思:你朋友都帮我了你就不去吗?

呵,还要拉个垫背是吧?我偏不如你的意。

“我还有事没做,挺急的不能去了。”

阎婆笑了一下道:“这样啊,那你就去忙吧,我和这个小伙子去了。”说着拉着简然就走了。

阎婆在前面走简然在后面跟着,“你和张格是同学吗?”

“不是,是朋友。”

“朋友?”阎婆重复了一遍,“你在这附近住吗?”

“嗯。”

“在哪儿?”

简然报了一个位置阎婆附和了几句,说那个地方的火锅很好吃。

另一边张格坐在沙发上有些焦躁不安,节目也看不进去。拒绝房东虽然很爽但是很不安,因为要和房东搞好关系,关系好是房东愿意租给你房子的一个重要条件。上一次租房的时候她和房东关系不和,有一天房东突然跟她说自己的亲戚要过来住让她退房,她和房东发生争执,最终商定给她充足的时间退房。

她和一个阿姨同租,阿姨很好经常和她分享买的零食水果,等她搬走安定下来之后某一天阿姨和她聊天,问她有没有安定下来,聊着聊着就说起房东亲戚的事。阿姨说自从她走后根本没有什么亲戚过来,她的房间一直都是空着的,过了半个月才有一个小姑娘来租房,而那个小姑娘并不是房东的亲戚。

她很生气,问候了一下房东的十八代祖宗。房东是个油腻的大叔,动不动就表暧昧,很恶心,张格严辞拒绝不给他好脸色看对方这才有所收敛。那一段时间是最难熬的日子,张格生怕自己遇到什么危险,她都做好了报警的准备,不过还好没遇到什么事。

事后张格想,搬出来也是好的,不然还要一直受骚扰或许还会有危险,她怪自己当初看房子的时候为什么不细心一点,要不然也不会遇到那么多烦人的事。

在异地生活必须保护好自己,凡事多留个心眼总归没有害处。

虽然绝大部分是房东的错但张格觉得自己脾气也有点爆,跟其他人相处时发生矛盾也容易吵起来把关系闹僵,这也是被退房的原因。

所以在租这间房子的时候阎婆的要求是有求必应,什么都帮她干,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这样。尽管对牺牲大部分休息时间心有不满但也是她有意促成的结果,怨不得别人。

更多的是担心简然会不会暴露,万一暴露了机器人的身份她就要承担责任赔偿3.5亿美元,她可赔不起啊!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忙下楼了。

到了楼下发现院里有一堆菜,有个小型货车运货员正往下搬东西,米面粮油菜肉蛋奶什么都有,堆成了一座小山,楼里的其他住户也在搬东西,把自己买的东西找送货员核对完就可以搬了,人来人往还挺忙的。

很快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简然,简然正帮阎婆搬米袋,阎婆提着菜蛋等重量小的东西。搬东西的空挡几个人上前跟简然聊天,简然都应对自如。

也许是她想多了,毕竟是智能机器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别人识破身份。

张格躲在一个角落里远远看着,简然和他们有说有笑相处的很融洽,说实话真的有些羡慕,能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聊的这么开心。

很快给阎婆家的东西搬完了,简然好像又给其他住户搬,把东西送往别的房间。又是夏天阳光很毒,不多会儿在场的人就出了一身汗——这才觉得简然有些突兀,毕竟他穿着白毛衣和牛仔裤,其他人不是裙子体恤就是大裤衩,真的非常显眼。

奇怪的是简然也出了一头汗,头发被打湿脸红扑扑的,挽着袖子弯着腰帮别人背米袋面袋,出汗的简然有种别样的帅气,尤其是蹲下身子微笑着跟一个小孩说话时更明显。

因为白天大部分人都上班了,少数大人留在家里,留在家里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小孩,而他们力气又小。

张格起身走到简然身边提起两箱鸡蛋:“这些都是××号的吧?”

“对,你怎么来了?”

“不放心你呗,我可不想背上3.5亿美元的债务。”

简然笑了,“我看起来那么不可靠吗?”

被那一笑晃了眼,低下头小声:“是啊。”

“这一点你还是可以放心的。”说着背起一袋米,张格提着鸡蛋跟在后面。

忙活半天终于搬完了,期间住户们不停的跟他们道谢送东西,由于送的太多拿不过来就要了个袋子装着,里面是满满的雪糕冷饮零食和切好的水果。

有些累他们坐在院里那棵梧桐树下休息,张格迫不及待的剥开包装袋,是巧克力脆皮雪糕,她的最爱。咬了一口,伴着脆皮碎裂的细微声响和入口的绵柔凉爽,张格满意的发出一声喟叹。

偏头见简然也剥开了雪糕的包装袋,他的是菠萝夹心的,张格好奇道:“你能吃吗?”

“当然,怎么了?”

“觉得很新奇,你吃了东西也会像人一样拉出来吗?”

简然面露恶心状,有点哭笑不得:“你非要在吃东西的时候说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但我很好奇吗。快说说是不是这样?”

“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过了几秒张格露出恍然的表情,大声道:“真的啊?”

简然有些生气的看着她,张格忍不住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直到喘不过气笑得肚子疼才有所收敛。

“好了好了,对不起对不起...”缓了一会儿,面对有些不高兴的简然,张格解释:“我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好玩,不对,好奇。”

简然扭头不理她,张格伸出手捏着一截毛衣拉了拉,小声:“生气了?”

人不理她,张格又轻轻拉了拉他的毛衣,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嘲笑你的,也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对不起。”

简然偏着头还是不理她,他手里的菠萝雪糕开始化了,一点点滴在地上,张格提醒:“喂,你的雪糕化了。”

然而对方还是不理她,张格放开拉毛衣的手,手里的雪糕也没味儿了,莫名觉得委屈,也不说话了。

简然回过头看她,对方抿着嘴皱着脸一副难过的样子,伸出手戳了戳对方胳膊,没反应,再戳戳被甩开了。

“生气了?”张格不理他,“真生气了?”

张格盯着地面,眼里涌出泪水,简然这下有些慌了,“你别哭啊我不是有意逗你的——”

“呜呜...”张格本来没想哭的被他一说心里满满的委屈瞬间找到了突破口,呜的哭了出来,简然在一旁笨嘴拙舌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哭啊你...哎呀!”

简然气恼的叫了一声,张格看他一眼又低头缩在胳膊里挡着脸,简然解释着:“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你这么不经逗...”

“开玩笑有你这样开的吗?”张格猛的抬起头怒瞪着他,抽抽噎噎道:“我、我还,还以为你真的、生气了,一直在那儿、在那儿担心,结果、结果你是在耍我!”

“你别哭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哎有人来了!”

张格忙止住哭声胳膊挡住脸,脚步声走到跟前,那人道:“怎么回事啊把你女朋友惹哭了?”

“不是我没惹她——”

“什么没惹啊我都听见哭声了,快哄哄人家,买好吃的好喝的,买束花给人家道歉。”

张格脸都臊红了,只觉得那个人吵让他赶紧走,又为自己莫名其妙哭了感到尴尬,脸直臊得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不出来。

“张格你回去好好教训一下你男朋友。男人不能惯着,惯着惯着他就骑到你头上去。”

哎呀!你快走吧求求你了快走吧!快走吧!!

张格在心里疯狂大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