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阮阮薄景衍)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最新章节阅读_(苏阮阮薄景衍)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是作者“千层苏苏”笔下的一部​霸道总裁,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苏阮阮薄景衍,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薄明远尴尬地轻咳一声苏阮语起身和老太太道别老太太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这会儿才舒服,又哪里肯放苏阮语走?当下老太太对着儿子大怒:“你成天价地听你那黑心婆娘的话,把个好好的孩子推出去,是存心看着我疼死是不是?那个黑心肝的想害景珩,你是身子泡软了不能料理了?”一席话,把儿子骂得狗血淋头薄明远颇为无奈:“老太太哪里的话!”苏阮语轻轻开口:“叔叔知道老太太不舒服,早餐都未吃,......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作者:千层苏苏 角色:苏阮阮薄景衍 火爆新书《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是由网络作者“千层苏苏”所编写的霸道总裁小说。小说内容概括:苏琼琳心中冷笑!苏阮语并不是二叔亲生,这在苏家人尽皆知,只有苏阮语自己不知道。薄伯父当苏阮语是苏家千金才对她这样好,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苏阮语将一无所有!苏琼琳正想着,薄景鸢开口了:“爸爸,一会儿琼琳姐也一起参加家宴吧!”爸爸态度转变,她要靠苏琼琳帮她。薄明远自是不会当面拂了苏琼琳的面子,含笑:“她... 替嫁后,夫人她恃美行凶

第25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苏阮语对两个男人之间的隐流无所觉,她和苏儒安道别。

苏儒安又摸摸她的头。

一行人离开,薄明远忽然笑着说:“苏教授对阮语这个堂妹倒是比琼琳更亲些。”

苏阮语未多想。

苏琼琳心中冷笑!

苏阮语并不是二叔亲生,这在苏家人尽皆知,只有苏阮语自己不知道。

薄伯父当苏阮语是苏家千金才对她这样好,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苏阮语将一无所有!

苏琼琳正想着,薄景鸢开口了:“爸爸,一会儿琼琳姐也一起参加家宴吧!”

爸爸态度转变,她要靠苏琼琳帮她。

薄明远自是不会当面拂了苏琼琳的面子,含笑:“她是阮语的姐姐,自然是可以的。”

苏琼琳脸色一变。

薄明远这话里,又疏远了几分。

她能去,竟然是靠苏阮语的面子!

薄夫人拍拍她的手安抚。

说实在的,薄夫人心里也老大不快的。

明远今天,太过于抬举苏阮语。

薄明远知道太太对自己有意见,他什么也没有说,只带着家里人在中江美院逛逛。

到了一处涂鸦墙处,苏阮语蹲在一角看。

她还挺感兴趣的。

蓦地,一只大掌勾住她的腰身把她拖进一处无人暗道。

苏阮语被抵在墙壁上。

她睁大眼睛瞪着面前的男人。

他的眼神太过于炽热。

苏阮语垂了眼帘,轻声说:“花2000万买一幅画,你疯了。”

薄景珩目光清亮:“我见不得你画的东西挂在别人那儿。”

苏阮语脸红,“不知道你说什么。”

薄景珩昨晚生气,可是今早看见那幅画时郁气全消。

他心中激荡,修长手指勾着她的小下巴逗弄她:“你会不知道?”

他头低下抵住她的额头,声音也是热热的:“你早看过我了是不是?那会儿一边画画一边是不是就偷看我?觉得我好看,嗯?”

苏阮语那么矜持,哪里经得起他这般撩拨?

她脸红似血,“没有看清。”

薄景珩抚莫她的脸蛋,声音沙沙的:“可是我看清你了,看了好几年。”

他声音在她唇边模糊不清:“才那么一点大时就那样勾人了。”

他少有的孟浪,苏阮语又羞又怕,双手抵在他胸前,“你别这样……会被看见。”

“不被看见就可以是不是?”他反问。

苏阮语脸红心跳,结结巴巴:“也不可以。”

薄景珩看着她眉眼含情的羞涩样子,心动得不得了,骨骼雅致的手掌轻抬她的脸蛋,迫她看自己。

四目相对,她看到他眼里火花。

心慌失措,声音细乱:“不要……薄景珩你放开我。”

薄景珩咬着她的耳朵:“一会儿我还有事,饭就不一起吃了!不许和薄子齐坐一起,也不许和他一起回去,回头我让司机来接你去我那儿吃晚饭。”

苏阮语咬着嘴唇,拒绝他。

薄景珩却是铁了心,“要不,一会儿我去宣布一下我们的关系?”

她被他欺负得要哭了,“薄景珩你别欺负我!”

“我哪里是欺负你,我是疼你。”薄景珩轻笑,又亲亲她的小嘴:“乖,听见没有!”

她抽抽答答的,不肯答应。

扭过头,耍小性子时,不期然看见了远处站着的人。

修长玉立。

是二哥苏儒安。

苏阮语抖着嘴唇,无声地唤“二哥。”

薄景珩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着苏儒安站在十来米开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苏家这一位二哥对苏阮语的心思,薄景珩早就猜出来。

他嗤笑一声。

就在苏儒安面前,他低头吻住苏阮语柔软的嘴唇。

苏阮语呆住。

她睁大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面孔,眼里盈满了水气。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故意在二哥面前亲她!

她不听话地捶他的肩,“唔唔……放开我!”

薄景珩非但没有放过她,反而捏住她的小下巴迫她接受自己。

他带来的感觉,像是过了电一样震撼。

苏阮语本来放在他肩上的小手慢慢垂下,又猛然捉紧他的衫衣。

她的身体更是驯服地贴着他,很听话。

薄景珩动作温柔了许多,贴着她的唇低低哑哑地说:“真乖。”

她清醒过来,猛然推开他。

薄景珩退后一步。

他也不生气。

苏阮语手指颤抖着整理自己,难堪极了。

薄景珩却又把她扣到怀里,正面迎上苏儒安。

苏儒安压抑着自己,他告诉自已此刻不能动手,否则阮语就毁了。

但是他很愤怒!

愤怒自小就捧在掌心的小孩子被人这般肆意对待,更恨自己眼睁睁地看着。

他知道这个男人。

薄景珩。

江城乃至于南部最权贵的才俊,也是薄子齐的大哥。

阮语是被送过去给薄子齐守房的,现在竟然被薄子齐的大哥霸占!

苏儒双手握紧拳头,眼底泛着红瞪着薄景珩:“珩少,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得罪了你。我替她向你赔罪。”

薄景珩看着面前斯文的男人,轻笑了一下。

真够虚伪的。

明明也喜欢苏阮语,却叫妹妹。

明明见了他亲了苏阮语,却是说要赔罪。

薄景珩早看不惯他了,勾唇冷笑,“行啊苏教授,怎么样我都奉陪。”

苏阮语是知道他的性子的,只因为苏老爷子打她一巴掌他就能弄断人的腿,二哥要是动了手是绝讨不了好处的。

她急急地捉住他的袖子,“你不是有事?”

苏儒安看着她揪着薄景珩衣袖的细白手指,心里一阵悲凉。

阮语自小不亲近人。

她对薄景珩,并非无意。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