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衍宋悠(神尊,你徒弟重生了)完结版免费阅读_顾清衍宋悠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神尊,你徒弟重生了》,讲述主角顾清衍宋悠的甜蜜故事,作者“竖子”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柏川!阿默!”“嫂子!你来了,那人怎么样了?”卫柏川笑道“什么怎么样,就那样了呗”“哦~那锦恩可开心了?”那个叫阿默的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亲吻她的脖颈陈锦恩俏皮地缩了缩脖子,笑着对他说,“嗯!开心的!这是我十几年来最开心的一次”“那锦恩接下来该如何?”“我要让那对师徒永世不得超生,要他们像裂骨撕咬般得痛苦!”卫柏川挑挑眉,看来以后是吃不到像孤鹜神尊那样天人之姿的人了“嗯,都依你,只是我......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神尊,你徒弟重生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竖子 角色:顾清衍宋悠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神尊,你徒弟重生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竖子”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 神尊,你徒弟重生了

第002章 求你别说了 在线试读

“柏川!阿默!”

“嫂子!你来了,那人怎么样了?”卫柏川笑道。

“什么怎么样,就那样了呗。”

“哦~那锦恩可开心了?”那个叫阿默的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亲吻她的脖颈。

陈锦恩俏皮地缩了缩脖子,笑着对他说,“嗯!开心的!这是我十几年来最开心的一次。”

“那锦恩接下来该如何?”

“我要让那对师徒永世不得超生,要他们像裂骨撕咬般得痛苦!”

卫柏川挑挑眉,看来以后是吃不到像孤鹜神尊那样天人之姿的人了。

“嗯,都依你,只是我不便出现。柏川,你——”

“哎!好的!本尊会看好那个人,不会让嫂子受伤的。”卫柏川笑道。

“说什么呢~”陈锦恩耳朵绯红。身旁的那人眼神暗了暗。

卫神殿里,卫柏川上前命令,“来人,去把孤鹜神尊请出来,顺便……”他诡异的笑了笑,“顺便给他下点药,让他爬过来,今天可是有故人来看他啊,而且……”

“再多叫几个人来。”陈锦恩笑了笑。

“啧啧啧,嫂子你可比本尊还坏,就听嫂子的!在水牢里带几个肮脏的人过来,嗯……还是给他们洗洗吧,别臭着本尊了。再把碰过神尊的人都叫过来,今天可是他们最后一次碰神尊的机会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是。”下属闻声下去了。

“柏川,你不会舍不得顾清衍吧。”

“哈哈嫂嫂说笑了,哪有的事,顾清衍不过是本尊的一个承欢之奴,嫂嫂想让他死,他就一定活不过明天。”

“哈哈好!”

这时有个人过来凑在陈锦恩耳边说了什么。

“醒了?刚刚好啊,把他带过来。”

“是。”

宋悠醒来见没有玄武铁链栓着他,以为这都是一场梦,正要运转内丹,却发现自己心脉已毁,一下子跌落在地。

一定要如此狠心吗?丝毫不顾及旧情?

此时有人打开了房门,将已经麻木的帝尊拖了出去。

宋悠意识回神时,他已经身在卫神殿内了。主殿上坐着卫柏川,他自以为的知己。副殿上坐着陈锦恩,他最喜欢的师妹,而殿下趴着的是他,是他这个“眼盲心瞎”的丧家狗。

他扯了嘴角,从地上艰难地坐了起来,仰视着他们,不带一点温度,“你们,苟合多久了?”

“宋兄啊,你这话说的不对,本尊可只跟孤鹜神尊苟合过呢。”

这话,宋悠没法接,他实在是不敢想。

陈锦恩瞧他神情,笑说道,“师兄,我也从来没有跟别人苟合啊。”

宋悠“啧”的一身,他当然知道,那个女的只跟他……

“哦!还有,我也从来没有跟你苟合过哦!”

宋悠震惊中又疑惑地望向她,那次……不是她?那是谁?!

“呵呵,师兄你,真,的,不,知,道,是,谁,吗?”陈锦恩一字一句,让他不得不回想起,他跟那个人做的时候,那人根本没出声,再加上他中了媚毒,看不清那人模样,只还是跟师妹一样的白衣,再加上醒来看见师妹白衣凌乱,下意识就以为是她,可她似乎也从来没说是她帮他解的媚毒。

“看来是想起来了?”坐在副殿上的女人轻笑,见他没反应,又道,“那师妹来提醒提醒师兄,那次过后,师尊可是两天都没出现呢,之后他身上的吻痕,你还看见了还说他是个——”

“你住嘴!那个人绝对……绝对不可能是顾清衍!”他强硬激动的情绪打断了陈锦恩的话,撕心地牵扯着自己的思绪,不去乱想,不能想,不能想,那个人一定不会是师尊的,不会!

“可是本尊听孤鹜神尊自己说,他第一次是给了你啊宋兄。”卫柏川打趣道。

“你……不……你……你是如何知晓!?”他已经快要奔溃了。师尊……真的……是他?

“锦恩,你还没有告诉他?”卫柏川偏头向陈锦恩问道。

“说过了,他,可能还不信。”

“哦?”卫柏川站了起来,下殿,边走边说,“宋兄为何不信?这些可都是孤鹜神尊在本尊身下神志不清时才说出口的。”话已说完,人也走到了宋悠面前。

宋悠逐字逐句地听入耳中,竟气得全身颤抖。

宋悠一直觉得他对待师尊就如同对待长辈般。

但奈何师尊太作了,对他的一切都感到无奈,后来漠然置之。

师尊要是安分一些,他就好好待他,他要是不安分那就置之不理,当个普通的陌生人相处便罢了。

可他那日着实把他吓到了,那是封印姒煞族的那天,本来他是不知道是谁去封印的,可最后陈锦恩失了言,他才知那个平日里作天作地的师尊竟有胆子去封印姒煞一族!

后来他等了一夜,他都没回来,翌日六界中皆知他可能已经殒命。

可他不信,他一个人偷偷去了司空境外找了他一月有余,却只找到了他的万里剑碎片。

这人说风就是雨,谁让他去了?经他徒弟的同意了吗?他会不会掉落在了六界中?他会不会疼?

他这个人啊……最是怕疼,一点点小伤口,就要我哄半天才好。

可他最终也没找到他的师尊。

他那时候想,师尊好生顽皮,居然一去不回了。

那便罢了,总归是他师尊,是断袖也罢,是爱玩弄他也罢,终究或化作了尘土,或是不知所踪。

自己灰头土脸的回来,身上多了一个吊坠,他不记得这是谁的,一个小小的铁球,被他挂在身上十载,每每逢人问起,他下意识会去摸摸它,漠然说道:是一个故人送的。

“怎么了这是?你不是最讨厌师尊了吗?你还说他是贱货,说他不值当,怎么?心疼了?这可是你自己当着他的面说的啊。”

陈锦恩笑道。“这可是你亲手在剜他心啊!”

“对了,师兄,还有很多你以为是我帮你做的可都不是我做的,可都是师尊做的哦。”

“比如妖巍山里,解了你的诅咒的人不是我,是他啊,是他忍着他刚刚遭受天劫的痛苦,拖着随时会残伤的身体,在整个妖巍山苦苦找了你一天一夜,这才把你从妖巍山带回去啊,可你却固执的以为那个人是我,又独独,伤了他的心。”陈锦恩说的话像狠狠地在他心上划了几刀,一丝情面都不留。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别说了……”他捂着脑袋,回忆着那些事,那些已经过去了很久的事,在他的记忆里恍如昨日般的浮现在他眼前。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