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锦渊《神兵之主注定孤寡》最新章节阅读_神兵之主注定孤寡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锦渊”又一新作《神兵之主注定孤寡》,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叶欢锦渊,小说简介:焚三世处理完谷中事务,才有空去绿洲信使附近找到了叶欢青年把外袍系在腰间,敞着领口赤着胳膊坐在沙棘树旁边的大石头上,手里端着一碗酸奶慢慢喝着,抬着头看着月亮焚三世站在他身后,跟着抬头望月,许久都没有说话一边的信使探头看看,直接缩回帐篷里继续睡觉,权当自己不存在叶欢似乎才察觉到焚三世在身后,捧着碗往后仰头看了看,焚三世感受到他的目光,低头垂眸,对他笑了笑“你似乎很喜欢月亮”“因为大漠的月亮......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神兵之主注定孤寡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锦渊 角色:叶欢锦渊 火爆古代言情小说《神兵之主注定孤寡》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锦渊”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叶欢看着焚谨言的目光仿佛在看个傻子一般,无可奈何的抬起手勾了勾手指,往后随手一指,里面各处突然飞出数把弯刀与弓箭,越过他的头顶,在他身后不远处叮叮咣咣掉了一地。焚谨言抬手遮住刀刃反射的光芒,有些慌乱的迅速后撤。“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何派人埋伏我,还特意引我入局,但是你太小瞧我了,是我不经常出门,情报没... 神兵之主注定孤寡

第5章 圣女被囚5 在线试读

“烬华姐姐的事,还希望叶师兄手下留情,不要继续调查下去。”

焚谨言一路带着叶欢走向沙漠深处,许久后在一个破败不堪的废弃营地前停下脚步,月光下美貌的女子伸手捂住遮掩口鼻的绣纹围巾,回过头看着他。

“我与大师兄婚事将近,近日就会广发请帖邀请众人,希望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叶师兄不要节外生枝,破坏我……期盼已久的事。”

“我只是奉师命前来修理神兵,对你们焚天谷内部的事不感兴趣,你想怎么做随便你,不过……若是想算计我,劝你熄了这心思,不要主动挑衅。”

叶欢看着焚谨言的目光仿佛在看个傻子一般,无可奈何的抬起手勾了勾手指,往后随手一指,里面各处突然飞出数把弯刀与弓箭,越过他的头顶,在他身后不远处叮叮咣咣掉了一地。焚谨言抬手遮住刀刃反射的光芒,有些慌乱的迅速后撤。

“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何派人埋伏我,还特意引我入局,但是你太小瞧我了,是我不经常出门,情报没有及时更新?”

废弃营地里陆续走出十几个男人,警惕的看着他,将后退过去的焚谨言围在中间,焚谨言看着月光下悠闲自得的青年,抿了抿朱唇,手抚胸口面对他单膝跪下,低下了头。

“圣女大人!不可!”

“我还未接任圣女一职,还是代圣女之位,注意你的称呼,退下吧。”

“……是。”

领头的男人欲言又止,听了这话后咬着牙瞪了看戏的叶欢一眼,躬身行礼后挥了挥手,带着身后的兄弟们迅速撤退,不见了踪影,叶欢看着面对自己跪地行礼的女人,走到一边的桌旁坐下,摸了摸腕上的铜钱红绳,觉得莫名其妙。

“不必行此大礼,代圣女小姐,我说了,我对你们焚天谷的内部纷争毫无兴趣。”

“那你为何要协助焚三世调查烬华姐姐的事。”

“我只是修复神兵的时候顺手瞧了瞧情况而已,倒是你……明明要和你们大师兄结亲,谈起他,你却并不高兴?”

叶欢看着提到焚三世这个名字时有点儿咬牙切齿的代圣女,示意她坐下说。

“你直呼大师兄的名字并没有多么尊重他,对圣女的称呼却极为亲密……既如此,你为何又要与焚三世订亲?”

“……并非我自愿,这只是交易。”

焚谨言坐在他对面,沉默许久后解下围巾,蕴着月光的眸子含着水雾,楚楚可怜的模样很难让人不心生怜惜。叶欢看着面前的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突然想起他看到焚三世时,那双宝石般美丽的眼睛。

那双美丽的鸳鸯眼也曾经像这样,蕴着水雾,夹杂着他看不懂的情绪,看向他的样子似乎在说什么,自己却无法理解。

是什么时候的事?叶欢揉了揉额头,心里总觉得奇怪。他记不起来了,但是记忆中的确有着模糊的影子。

“交易?”

“对,交易,焚三世的性子并非像你们看到的那样,稳重自持,公平公正。他……也是个极度自私的人。”

焚谨言看着默不作声的叶欢,抬手擦了擦描红的眼角,满脸的委屈。

“你也知道吧,焚三世是现任圣子,谷中以前的传统就是圣女嫁给圣子,但是他心中有人所以不愿。烬华姐姐爱上了外面的人被谷主关了禁闭……谷主私下里谈过让焚三世娶了烬华姐姐,哪怕不做真正的夫妻,至少不能让她嫁到外面去违背祖训,结果呢?他拒绝,就算是死都不娶。我、我只想让烬华姐姐得到自由,我想帮她,所以提出代替烬华姐姐嫁给他。反正我不喜欢他,最多就算个内部联姻,婚后也是各管各的,我只要圣女的权利和与圣子交涉的一些话语权,我不要别的。他没有赞同我的计划却也保持了沉默,可现在却又要去调查烬华姐姐的那个、那个男人,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谷主已经说了那男人绝不会入赘焚天谷,那么……他是想去,杀死那个男人吗?”

“烬华姐姐为了护住他的命,到现在都闭口不提甘愿被囚禁,现在知道的资料还是焚三世派人调查的结果,如果那男人死在焚三世手里,家人杀了爱人,她会怎么样,我真的担心她会疯掉……”

“他为了自己全然不顾圣女的感受,看到圣女爱上旁人还冷眼旁观,甚至现在这种时候,都不肯假装答应下来让烬华姐姐免于惩罚,作为焚天谷的大师兄,作为与圣女相辅相成的圣子,他真的称职吗?”

“为着这事他被罚了十鞭,就是他的报应。”

焚谨言诉苦完期待的看着叶欢,以为他会赞同自己的观点,结果叶欢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颌,表示你们焚天谷真乱。

“没想到远在大漠的焚天谷也有这么多……让人头疼的事,所以你跟我说这些,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你不觉得焚三世很冷酷吗?他眼看着圣女受罪却”

“可圣女爱上外男,并不是他的过失,去钦州的命令是谷主下的,随同的人员是她自己挑的,爱上那人时夏师妹也没有阻止她,就像你说的希望她开心。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找的,焚三世凭什么为她的错误承担后果?若要我说,挨得那十鞭不该是为了没看护好圣女,而是给下次别再帮忙顶黑锅的自己一个教训。”

叶欢看着被说得气红了眼睛的代圣女,没忍住又讽刺了几句。

“你只想护着你的烬华姐姐,焚三世就活该当替死鬼?他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结果却要这个最无辜的人替你们承担后果,圣子圣女同为精神领袖,的确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没有把你的计划告诉谷主,只是躲着这场荒诞的婚事已经很宽容了,若不是焚天谷大师兄的身份,若不是看在同出一门是家人的份上,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他冷酷自私?我看冷酷自私的是你吧?用牺牲他的机会来换圣女的平安,你又有什么资格评判他的作为?”

叶欢本来不想多说什么,毕竟是焚天谷内部纷争,他们归隐山庄本就中立,不适合发表意见。但是越听越觉得这女人的逻辑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不说去宰了那个欺骗圣女的男人,反而责怪帮忙收拾烂摊子的同门大师兄,甚至还打算用与同门大师兄结亲的方式,一边继承圣女之位一边打算收拢大师兄手里的权利,想放圣女自由。

这已经不是拎不清了,是异想天开了,焚三世上头还有谷主在,虽然谷主也和自家师尊一样常年闭关不理事,但谷主不交接权利一天,焚三世就永远只是首徒,代为行事管事终究不能僭越。放圣女出去和外男结亲?绝不可能,圣女就算死,都只能死在这大漠之中。

“他自己想死!他活不久了!就不能帮帮烬华姐姐吗!?”

叶欢看着眼圈通红哭着吼出声的代圣女,心里不是滋味。

这就是焚三世的师妹之一,这就是下一任的圣女,这就是即将与焚三世互相辅佐的最亲近的伙伴,多么的让人寒心。圣女一心为爱闭口不言时,又何曾想过焚三世在替她受过?她心里只有那个伤害她欺骗她的男人。这位代圣女更了不得,为了圣女不惜牺牲焚三世的一切,又何曾想过一旦被她得逞了,后果岂是十鞭子就能揭过的?身为首徒焚三世绝对会被她害得很惨。

焚三世就是太心软,要是自己摊上这样的师妹,他是绝不会手软的。

不过……他活不久了,是什么意思。

叶欢看着气得哭天抹泪地的代圣女,有些嫌弃的叹口气。

“你说,他自己想死还活不久了,是什么意思。”

“因为夜炎已经消失很久了,他撑不住了啊……上个月月初他都昏迷了十几天。所以谷主才送了消息给你们归隐山庄。”

代圣女不情不愿的透漏了情报,抽噎着抹了抹眼睛弄花了眼角的描红,叶欢铁石心肠的看着她哭,手帕都不给一块。代圣女比圣女知道的多,这一点是他没料到的。

他虽然是神兵之主,只要他想就能调动接触过的神兵。但是他也是商人,信诺第一,卖出去的神兵利器上都有他亲自打下的符印,就是用来拒绝他的沟通和命令的,只要原主不答应他看,他一般情况下是看不到内里情况的。可银月对他完全不设防,基本的戒备反应都没有,就是不知道是焚三世默许的,还是银月已经油尽灯枯,没有力气反抗他了。

叶欢想想都头疼的揉了揉额头,疲累的叹口气,代圣女瞧见他叹气,以为他不高兴了,憋屈的忍住哭声,不敢说话。

焚三世不肯说出夜炎的下落,只是笃定他找不到,或许,能从代圣女这听到些什么?

“你说的很久,能有多久?”

“首徒大典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啊……你当时也来参加了,你没发现吗?”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