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神帝》张痕张涛全本在线阅读_(张痕张涛)全集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不败神帝》,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张痕张涛,故事精彩剧情为:玄极大陆,以武为尊,武者吸收天地玄气炼为己用,修炼到武道至高的强者,可移星换月,开天辟地,受万物苍生敬仰,而那些弱者,只能苟且偷生,庸碌过活,性命如蝼蚁一般卑贱乾武王国,云安城,张家“陆兴,你是铁了心要给我张家难堪?”大厅内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难堪算不上,事实罢了”对面站着一名趾高气昂的中年男子,面容间尽是不屑“六年了,张痕一直止步青玄境一重,而我女儿雨璃,月前已被天位学院录取为高材生”......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不败神帝 作者:乱雨飘香 角色:张痕张涛 热门网络小说《不败神帝》是著名作者“乱雨飘香”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张痕可不想把六极火典修炼到极高境界,若是自身玄气全部修成六极丹火,估计离自焚而死也不远了。盘膝坐下,随着修炼渐入佳境。他呼吸吐纳之间,宛如长鲸吸水,周遭的所有火属性玄气,纷纷被他收入体内,而方圆十米内的全部树木,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就连枝叶也开始慢慢变黄。一股股空间波动,也随着张痕的气息变化,... 不败神帝

第5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城外五百米远,有一处郁郁葱葱的密林,此处参天古木甚多,木生火,火属性极旺。

按照前世的记忆,张痕终于把那处修炼宝地找到,盘膝而坐。

想着《六极火典》中的内容,张痕调集浑身玄气,慢慢的运转起来。

当然,张痕只是稍微的修炼一下,用体内丹火压制附骨毒的毒性,并逼至一处即可。

张痕可不想把六极火典修炼到极高境界,若是自身玄气全部修成六极丹火,估计离自焚而死也不远了。

盘膝坐下,随着修炼渐入佳境。

他呼吸吐纳之间,宛如长鲸吸水,周遭的所有火属性玄气,纷纷被他收入体内,而方圆十米内的全部树木,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就连枝叶也开始慢慢变黄。

一股股空间波动,也随着张痕的气息变化,而越演越烈。

那些林中的虎狼野兽们,霎时间心神巨震,虽说离得极远,但也感受到了一种烈日横空的压迫感。

它们全部面朝张痕所在的方向,颤抖的匍匐在地,一面面狰狞的兽脸上,尽是敬畏之色。

没了林中野兽的袭击,张痕也一直处于一种宁静的修炼状态。

渐渐地。

黑夜隐退,朝阳初升。

阳光穿破云层,一缕缕的挥洒在张痕的身上。

只见他猛地伸出食、中二指,朝前方虚空一刺,一道细蛇般的火焰气流,霍然间冲出,延伸数米,打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仿佛贯穿燃烧了虚空。

火焰气流,持续了十多分钟,似逆转阴阳一般,直到张痕的两根手指变成灰色,才逐渐停止。

这时,他缓缓睁开双眼,蝌蚪一般的火团,在瞳孔之中不住的流转,半晌过后,火焰光芒才收敛起来。

“将自身玄气化为丹火之力,这内丹道的控火技巧果然非比寻常,但不能修炼太深,否则便有自焚之祸。”

张痕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惜,内丹道的功法只是逼毒罢了。

低头看着手指变成灰色,张痕道:“再有一天,这附骨毒就能被我全部逼到手指上,到时服用药散解毒就行。”

一夜没睡,也有些疲劳,张痕便想着回去补一觉,再来逼毒。

就在他离去之际,迎面走来三人。

一名容貌倾城的女子,搀扶着一名老者,身后跟着一个三米高的黑皮肤大汉,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那女子肤如凝脂,皓齿明眸,个头高挑,身材凸凹有致,眉目间更是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傲然。

这三人张痕也看到了,不过实在太困,也没管那么多,便径直离开了。

不过,那三人却注意到了张痕。

黑皮肤大汉的目光,一直在死死地盯着张痕,期间更是转过头看向老者,好像在请示什么命令。

枯燥的手掌轻轻一挥,老者道:“不用在意,一个路人罢了。”

等张痕回到张家的住处,只见莫林威严的站在门外,一声不吭,彷如一座雕塑。

“莫叔,你这是?”张痕难免有些诧异。

看到张痕,莫林那石刻般的五官,便笑了笑,道:“接到族长的吩咐,以后我就是少族长的管家了。”

困意连连,张痕并没想太多,便道:“里面空房间多,莫叔你随便就行,我先睡一会儿。”

点了点头,莫林便继续面瘫般的站岗。

睡醒后,张痕与莫林随便吃了点午饭,便又加快步伐前往密林。

但等到了地方,张痕却发现自己的修炼宝地,竟然被人给抢了……

正是清晨张痕所遇到的三人。

此时,只见那容貌倾城的女子,身穿红色锦衣,占据着张痕原先的修炼宝地。

她的双手,在虚空不断的画着圆圈,似乎在修炼一种深奥的手法,一缕缕火焰在掌心跳动,时而化为火云,时而化为火雨。

不过红衣女子的黛眉,却在紧皱,香汗淋漓,有些控制不足的样子。

而那名老者,站在她的旁边,偶尔指点几句,才让红衣女子的花容放松,游刃有余的控制掌心火焰。

至于那名黑皮肤大汉,他精湛的目光,早就注意到了张痕,握着钢刀,死死的盯着,估计张痕若是敢朝前半步,黑皮肤大汉就会暴起杀人。

若在平常,张痕早就把这三人给轰走,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附骨毒给逼出来,而且这地方也大,换到旁边也不会影响逼毒,所以也就没管。

缓缓的盘膝坐下,张痕运转《六极火典》,一缕缕蝌蚪般的火焰,在瞳孔中跳动不停。

渐渐地,周遭十米以内的树木,急速的变得枯黄起来,片刻化为木炭,连飘落下的树叶,也成了落地灰尘。

“咦?”

这一奇怪的现象,自然引起了那名老者的好奇,不禁转过头来,望向张痕这边。

而伴随着张痕体内的丹火之力,越来越盛,越来越强,猛然间,只听“呼哧”一声,仿佛火山喷发一般,一道巨型火柱包裹在张痕周身各处。

那火柱急速的旋转,“嗤嗤啦啦”的声音,让那名红衣女子也是暗自皱起柳眉,目光泛冷的看过来。

老者抚着白须,沉思半晌,不确定的说道:“这种控火技巧,我好像在哪本古籍中看过,是一种极为高明,而且失传的丹火手法。”

轻笑一声,红衣女子道:“那小子只是青玄境一重的实力,还控火?爷爷,你真是老糊涂了。”

老者不禁苦笑一声,道:“也是,看来我是有些眼花了。”

对于张痕这种吸引注意的举动,只让红衣女子鄙夷不停。

但是,紧接着,老者耸然动容。

“这……这……”

此刻,只见包裹张痕周身的冲天火柱,陡然盘旋向下,变为一朵莲花般的火焰,托着张痕的身形,慢慢的腾空而起,宛如仙人一般。

直至离地三米后,张痕的腾空之势才停下。

而张痕的皮肤各处,也变成了古铜色,被炽热的火焰燎烤,就像是一尊人形太阳,在散发着强烈光芒。

红衣女子的表情,也略有凝重,不过随之便嗤笑一声,眉目中尽是不屑。

黑皮肤大汉却是没想太多,握在钢刀上的力量,越来越大,看向张痕的双眼,也是杀意吞吐。

老者仍旧在惊疑之中,忙道:“此人或许某位炼丹大师的后辈,这种控火技巧,实乃罕见。”

“爷爷,你别忘了我们是什么背景,就他这种表现,看似非比寻常,但用符咒、丹药、阵法之类的,也能假冒出来,估计他是故意这般作态,想要攀附我们。”

想了想,老者微微摇头,道:“不对,这种控火手段,假冒的成分太低,寻常我们控火,玄气与丹火的转变,只在手掌之中,但他的丹火转变,却是贯穿全身,不可能啊……”

“切!”红衣女子全然没当回事,道:“等会儿问问那小子,一切不都清楚了?”

听到这话,老者的神态才恢复平常,是龙是鼠,一问便知。

可是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老者的神情,再次出现了惊骇之色。

“以体为炉,并指吐焰,这……他必定是某位炼丹大师的后辈。”

红衣女子布满寒霜的目光看来,只见张痕座下的火焰莲花,随着呼吸,在慢慢地一张一合。

而后,火莲霍然间分化开来,一片片的飘落到张痕的右臂上,伸指虚空一刺,一道火蛇便从张痕的指间射出,足足有二十多米,剧烈的温度,让周遭的空气都为之蒸发。

“呼……”

缓缓吐了口气,张痕低头看着两根手指,已变成黑色,自语道:“逼毒成功,接下来便要购买药材,一举将附骨毒全部化解了。”

逼毒一事解决,张痕也不愿多留。

不过,刚才逼毒的声势,实在有些骇人,那老者是认定了张痕来历不凡,身后必定有位炼丹大师在教授。

好奇心大起,老者便想上前交谈一下。

但前脚没走几步,老者却被红衣女子拦下。

她冷冷的说道:“爷爷,你觉得一位炼丹大师,会看上一个青玄境一重的毛头小子?”

“看我揭穿他虚伪的面具!”

老者还想拦一下,但红衣女子已然走远。

她仰着白皙的颈脖,如高傲的天鹅一般,寒声对张痕说道:“小子,你的诡计得逞了,说!你此次的目的是什么?背后有没有人指使?”

张痕简直满头雾水,诡计?目的?指使?

“有病。”

像这种那啥大无脑的女子,张痕简直懒得理会。

正当张痕想要转身离开之时,那红衣女子,再次拦在张痕身前。

她嗤之以鼻的冷声道:“你这种人,我看得多了,故作漠然之态,来吸引我的注意,别装了,你的那些小把戏,我都一清二楚,赶快老实交代!”

她身份高贵,倾国倾城,不仅武道天赋绝伦,更是一名炼丹师,平日里,不知有多少富家子弟,强者后辈,前来绞尽脑汁的接近她,像这种欲擒故纵的伎俩,她也见过不少。

但她却不知,震天神帝征战神界之时,不知有多少圣女、神女,想要攀附张痕,就她这种姿色,对张痕来说,一般的不能再一般。

这时,张痕真是有些怒了,为了加紧逼毒,所以此前抢占修炼宝地与拦路之事,他并没有多加理会。

再有一天的时间,附骨毒就会全面爆发,张痕必须加快时间购买药材,如今被这红衣女子不停的拦路,只让张痕的目光,越显沉重。

“最后一次机会,你滚不滚?”

张痕此话一说,红衣女子不禁柳眉倒竖,凤目圆瞪。

她冷笑道:“怎么?被人揭穿阴谋,想要落荒而逃了?你逃的了吗?”

“熊安!”

得到命令之后,早就杀机毕现的黑皮肤大汉,猛然提起钢刀,准备一举将张痕擒下。

张痕眼中凛冽的目光一闪,没等熊安有所动作,一道风雷剑气,便从指间弹出。

“叮当”一声,熊安手中的钢刀被剑气震飞,向后飞射十数米,笔直的插在树干之上,树叶如暴雨般飘落。

老者心中大叫不妙,红衣女子满是震骇,而熊安则是冷汗淋漓。

“砰!”

树干上的钢刀,似乎承受不住强劲的剑气,断裂为两截,开裂的刀刃笔直地插在地面。

面色一寒,张痕冷声道:“刚才我若将剑气击向你的头颅,你该明白是何下场。”

熊安三米高的个头,被震怖的惊在原地,久久不曾动弹,显然被吓得不轻。

他是青玄境五重的实力,这么些年,在云安城内,可以用一道剑气就击败他的,简直屈指可数,此刻他看向张痕目光,都开始望而生畏。

这人……真的是青玄境一重?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