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洛梦妆(综影之独爱)完结版在线阅读_沈星洛梦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综影之独爱》,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星洛梦妆,故事精彩剧情为:苏雯回到酒店,疲惫的躺在沙发上,听到动静的沈星洛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苏雯顺势靠在他的怀里房间里只有台灯亮着,灯光有些昏暗“累了?”沈星洛亲了苏雯额头一口,帮她把小碎发整理了一下“珍珍那里有些问题,许攸宁竟然提前定了蛋糕送过来,我感觉他可能早就知道自己要死”苏雯闭着眼睛,疲惫的开口沈星洛皱着眉头,许攸宁这混蛋真够可以的,把阮珍珍这是要逼死啊谭深在家里看到新闻,媒体报道锦上基金涉嫌违规交......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综影之独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梦妆 角色:沈星洛梦妆 经典热门小说《综影之独爱》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梦妆”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天的头件大事履行完毕,阮珍珍接着美美地再睡个回笼觉。这样美好的生活无疑是很多女人向往的。“老婆,工资我放在了床头,就先离开了。”为了让妻子有安全感,许攸宁还特意将工资换成厚厚一摞现金装进信封里... 综影之独爱

第4章 不期4 在线试读

每天早上,阮珍珍都会为老公许攸宁做一顿精美又营养的早餐,她充满爱意的做着早餐,放在桌上。

“老公,起床了,早餐在桌上,没事别叫我,我再睡一觉。”阮珍珍说完,便把搭配好的衣服放在衣架上回去睡回笼觉了。

“好。”

一天的头件大事履行完毕,阮珍珍接着美美地再睡个回笼觉。这样美好的生活无疑是很多女人向往的。

“老婆,工资我放在了床头,就先离开了。”为了让妻子有安全感,许攸宁还特意将工资换成厚厚一摞现金装进信封里。

“好,我新换的钥匙包放在门口的桌子上,你记得拿。”

“知道了。”

许攸宁吃完饭拿好钥匙包就离开了。

苏雯这一天是来参加“前男友”老严婚礼的,“前男友”结婚还通知了她,惹的新娘尤其不高兴。

其实,二人本就是装的,可没想到被新娘和老严的母亲误会了,苏雯这次过来,给老严带了一个大麻烦。

“苏雯,你故意的吧?”老严瞥了眼房间里生闷气的新娘,又看了眼苏雯。

“我可没有,这次只是来给你提个醒,你妈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以后你要向着新娘才行,不然你这后院可要天天起火啊。”

“知道了,知道了。”

老严无奈的和苏雯说着,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好了,不说了,那什么,你既然来了那就吃顿饭吧,我在那间房里帮你准备了饭菜,你就放心吧,他们都不知道。”

老严的他们指的就是新娘和他的母亲。

“算你懂事,那我就先去吃饭了,我早餐没吃就过来了,正好这会儿饿了。”

“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行了,赶紧过去吧。”

“好。”

老严把苏雯送到了房间后就离开了,他慌忙的去哄新娘去了。

“…”

苏雯推开门,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她呆呆地站在原地。

沈星洛坐在餐桌前,正在低头玩手机,听到声音便抬起了头。

“苏雯!”沈星洛看到来人,惊讶的说道。

“你怎么在这里?”苏雯僵硬的看了眼身后空荡荡的走廊。

“你先进来再说吧。”

苏雯将房门关上,懊恼的坐在餐桌前。

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关上门,都这么久不见了,凭什么还管着她?

“赶紧吃吧,老严的心意,你可不能辜负啊。”

“……”

苏雯有些食不知味,机械的往嘴里塞着食物。

“喝点水,吃的太急小心噎着。”

苏雯被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不知所措,心里非常不爽。

分手这么久,突然关心我干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肯定没好事。

“你是不是觉得我无事献殷勤啊?”

他怎么知道?难道?

“我就是刚知道你和老严没在一起,一直以来是我误会你们了,所以专程来道歉的。”沈星洛态度诚恳的看着苏雯。

“原来你一直以为我和老严在一起了。”

沈星洛点点头:“当年我们吵了一架我就先走了,可后来我回去找你,却找不到你,所以只能在你家楼下等你,可没想到看到你和老严抱在了一起,所以…”

苏雯有些食不下咽了,原来这就是当初沈星洛不理自己的原因啊。

“你就是这么不相信我?”

“当初那不是在气头上,再加上后来你说你和老严在一起了,我也没多想,被气的有些不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

苏雯放下手中的东西,静静的看着沈星洛,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沈星洛本就心虚,这下更心虚了。

“那今天你和我说,是有什么想法?难道是想和我在一起?”苏雯自嘲的笑了笑:“好马不吃回头草,你…”

“我知道是我错了,可当初大家都有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

“你这是道歉吗?”

沈星洛知道,苏雯心里还是不舒服,肯定不会答应和他在一起的,但他已经这么低三下气了,苏雯凭什么还追着不放?

“算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咱们改天再说。”

沈星洛说完就要离开。

“你就是这么道歉的吗?”苏雯低落的声音从沈星洛身后传来。

沈星洛转过头看到红着眼眶的苏雯,他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深。

“对…对不起…”

说到底,沈星洛还是有些大男子主义,他想着他已经这么道歉了苏雯还不接受,他的面子过不去,所以才离开的。

看到苏雯这个样子,沈星洛一下就心软了。

“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受委屈。”

“哼。”

沈星洛见状,将苏雯抱在怀里,一个劲的哄着苏雯,直到胸膛都被泪水打湿了才松开手。

“别哭了,妆都花了。”

“你别看。”苏雯扭过头去重新上妆。

沈星洛用衣服遮了遮被打湿的衬衫,静静的看着苏雯。

“走吧,我还约了珍珍,她在门口等我呢。”

苏雯重新恢复了女强人的样子,昂头挺胸的看着沈星洛。

“你约她做什么?”

苏雯见沈星洛不太乐意的样子,便知道沈星洛是吃醋了。

“我和珍珍是姐妹,而且她就我一个朋友,你吃她的醋干什么?”

沈星洛试探道:“那你的意思是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了?”

“是。”

苏雯也不矫情,这么多年她就没忘记过沈星洛,既然他心里也有自己,她也不再逃避。

苏雯不自觉的摸了摸当初伤口所在的位置,她不想留下遗憾。

“那走吧,既然她开车过来了,你肯定不想坐我的车,我开车跟在你们后边。”

“好。”

“看你的样子,想必是和沈星洛重新在一起了?”阮珍珍促狭的看着苏雯:“算不算是得偿所愿了?”

“他能等着我也算不错,我这么多年也想通了,肾移植过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我不想留下遗憾。”

“那…你什么时候告诉他你的事?”

“过段时间再说,我不想又把他推开。”

苏雯静静的看着后视镜,心情有些沉重。

阮珍珍见状立马转移话题:“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先商量一下吃什么吧。”

苏雯的身体问题一直是她的心病,这么多年她和老严在一起装作情侣,就因为她曾经移植过肾,不知道被老严的母亲用多么恶毒的话说过,她怕沈星洛知道后永远的离开自己。

“那就想想吃什么吧。”

“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这个东道主肯定要好好招待一下你……”

跟在阮珍珍身后的沈星洛思索着什么,这一幕让他想起了一些事。

今天是阮珍珍得知许攸宁出车祸去世的日子,从此后,阮珍珍就陷入了五千万的债务中。

看来,他要做点事情了。

“喂,老谭,我有件事要你帮忙。”

“好,改天我们详谈。”

“行。”

忽然阮珍珍手机响了,苏雯帮闺蜜接电话,神情开始变得凝重。

“珍珍,你把车停到路边吧。”

“怎么了?”阮珍珍察觉到有些问题,她询问着:“苏雯,怎么回事?”

“你先把车停到路边。”

“好。”

苏雯严肃的看着阮珍珍:“珍珍,接下来你一定要稳住……”

跟在后边的沈星洛也停了下来,他靠在椅子上看着前车。

电话是交警打来的,阮珍珍的老公遭遇了车祸,现在已经不治身亡,阮珍珍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是汽车的残骸。

苏雯陪着阮珍珍处理着许攸宁的葬礼,沈星洛因为工作忙碌,祭奠过后便离开了。

好不容易办完了葬礼,阮珍珍回到小区楼下却遇到了麻烦,这群人来势汹汹,见到她直接嚷着还钱。

阮珍珍在他人的帮助下好不容易上楼,之后更是收到法院的传票。

阮珍珍一头雾水,平日里老公许攸宁对她百般呵护,每个月都准时把工资交到她手里,一直以来阮珍珍都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面对巨额的债务,她不可能不惊讶。

而沈星洛回去后,第一时间约了谭深见面。

“老三,你有什么事?赶紧的,我这边还忙着呢。”谭深坐下就开始说:“我要一杯黑咖。”

服务员点点头,去帮谭深下单了。

“你最近是不是接了个活,调查一个人,那人叫许攸宁。”

谭深放衣服的手顿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我的一个同学的老公就叫做许攸宁,这事我知道一点。”

谭深点点头:“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以律师的身份去帮一下她,我说的是许攸宁的老婆,阮珍珍。”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沈星洛喝了口咖啡:“她是我女朋友的闺蜜,从小就比较内向,和许攸宁结婚后就被养在家里,许攸宁死后,就莫名其妙背上了四千万的债务。”

“所以,你想让我帮她?”谭深皱着眉头,沈星洛的话他当然相信,但阮珍珍真的不知道许攸宁的钱在哪里吗?这一点他存着疑问。

“我想着既然你要调查许攸宁,那刚好,你就以我朋友的身份去调查,这也能让阮珍珍少点戒备。”

“行,我正愁没机会去接近她呢。”

“那就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