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月沐淮洵)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全文免费阅读_李一月沐淮洵全集阅读

《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毒酒读心”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李一月沐淮洵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内容介绍:马车中锦缎铺满,柔软的榻上正襟危坐着一个男子,朝阳斜斜的照在了他的侧脸,顺着喉结到了伟岸的胸口,镀上了一层金光李一月一时失神,不禁感叹,太子就是太子,果然气质不凡九王爷是比不得的,身子孱弱,随时晕倒,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诶,自己转换身份成功了吗?怎么无时无刻的惦记起九王爷了,不禁打了个寒颤太子发现这个九王妃衣裳单薄,居然打起了寒颤,轻笑的同时结下自己的斗篷,递到了佳人的怀中“本宫……咳......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毒酒读心 角色:李一月沐淮洵 热门新书《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毒酒读心”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老娘昨日才被皇后和太子立了规矩,今日你也敢与我叫嚣,你不知道傻子打人是不用负责任的吗?”“你被立规矩,还不是因为九王爷立不住,你居然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砰!李一月一个飞脚直踢面门,三姨娘的门牙已经飞出了去。“九王爷也是你能编排的!”“娘!娘!傻子,你快开门,别动我娘!”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声急切的喊... 冲喜狂妃:误惹病娇魔帝

第七章 谁敢动我男人试试看 在线试读

“呸,你个傻子,居然敢如此折辱与我,好歹我也是你的三娘,等老爷知道了,一定活剥了你的皮。”

正在喝茶的李一月,一口吐在了三姨娘的脸上,双手扶住椅子两边的扶手,抬起一脚,狠狠的踹了下去。

“吼,哈哈,没想到傻子会武功吧!”

“你,你是不是活腻了。”

啪!一个耳光脆生生的扇在了三姨娘的脸上,那嘴角即刻流出一条鲜红的血印。

“老娘昨日才被皇后和太子立了规矩,今日你也敢与我叫嚣,你不知道傻子打人是不用负责任的吗?”

“你被立规矩,还不是因为九王爷立不住,你居然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砰!李一月一个飞脚直踢面门,三姨娘的门牙已经飞出了去。

“九王爷也是你能编排的!”

“娘!娘!傻子,你快开门,别动我娘!”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声急切的喊叫,是三小姐回来了。

“放她进来,这里还空着,跪一个人正合适。”李一月听见是三小姐回来了,眼前一亮。

“李一月,你是疯了吗,为何打我娘,你以为嫁到九王爷府就可以作威作福了吗?等我去告诉爹去!”

三小姐李一梦扑在三姨娘的身上大哭不止。

李一月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九王府的婢女说到:

“化开,给她喝了,一滴都不能剩。”

“呜呜呜!”

三小姐李一梦被九王府的两个婢女,强按着灌下了浓稠的汤药,虚弱无神的倒在了地上。

三姨娘瞪大了双眼,不顾脖颈上的麻绳,急急的去拉她的宝贝女儿。不见反应,又回头满脸是血的朝李一月大吼:

“傻子,你给三小姐喝了什么?”

“喝了什么?就是我平时喝的补药啊,我给我妹妹喝,也是我这个姐姐应该做的,不谢。”

“那毒药是一个月的量,你给她全部喝了,她怎么受得了。快叫太医,快叫太医啊。”

三姨娘急火攻心,说出了实情,原来多年来给李一月下毒的居然是她三姨娘。

李一月微眯双眼,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地的人。

她自是不信三姨娘的话,这如此蠢笨之人,怎么敢算计侯府嫡长女,定时背后还有主谋。

可这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什么,救人要紧。突然起身反手一抓,三姨娘的脖颈就捏在了手中。

“青梧在哪里?”

“什么青梧?我听不懂!”

“你知道药性的,一个月的量,被一次性服下,会有什么后果,你慢慢的想。”

“啊,这……”三姨娘血泪模糊的脸朝向自己的女儿,一咬牙,又说:

“在,在四姨娘房里。快,快救救你三妹妹。”

“我救?这毒药有没有解药,你心里清楚,去问你的主子要吧。”

李一月说完,带着两个九王府的婢女,走出了狼狈不堪的三姨娘院落,身后跪了一地的奴才还不敢起身护主,李一月冷笑。

这九王妃的头衔着实好用!

特别是在四姨娘的房里,更是好用。

一桌子果脯点心,李一月吃的正欢。

识相的四姨娘没有废李一月半个手指,便一脸堆笑的忙前忙后的伺候着:

“呦,一月,你回门,我这做四姨娘的不配去前厅,但也心里想着,准备着姑娘平时爱吃的,万一你就想我这四姨娘了呢。看,这不就来了!”

“嗯,好吃,你们两个坐下吃。”李一月向九王府的两个婢女喊到。

“青梧,青梧过来吃。”李一月又天真烂漫的看向四姨娘。

四姨娘一愣,随即眼神复杂。

“大小姐快吃,这果脯是汪记有名的,不是侯爷派人去订,可是买不到的。”

“我要青梧一起吃!”李一月停下嘴里的动作,一字一句清晰的说到。

“啊,哈,青梧……我最近头风发作,这记性确实不大好了。”

“我把我日常吃的补药,给三妹吃了。呵,她高兴的睡着了,现在都没醒。四妹妹……也得补补了。”

“啊,你都给三小姐吃了?那是……”

“四妹?别躲着呀,大姐有好东西给你。”

“啊。大小姐,四小姐她年纪还小,受不得补,我看这就不必了。”

“三姨娘也说不必了,还说叫姥爷,可你看我爹来了吗?”

李一月起身,向屏风后走去。

“啊,大小姐,喝茶!”四姨娘连忙跑到李一月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三姨娘的脸好看,可牙被我打掉了一颗,四姨娘目前就是王府中最美的姨娘了,如果四姨娘的牙也没了,那在外面排队的五姨娘、六姨娘、七姨娘、八姨娘……”

李一月用微烫的茶杯划过四姨娘的脸庞,四姨娘白嫩的皮肤顿时红了一片。

“啊……这……”

“四姨娘若不得宠,四妹、六弟没了你的庇护,还真是未来可期呢!”

李一月狡猾阴冷的笑出了声。

“这水不够烫,我都拿得,取炭来!”

李一月突然阴冷的向身后的婢女说到。

婢女正欲出门,四姨娘就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大小姐,可去天香阁看看,我本不舍,想留青梧在身边,可二姐说,青梧留不得。”

李一月眨了眨双眼,天香阁?听起来像娱乐场所。

不好!那个柔弱只知道哭的小婢女被卖到了天香阁!

李一月放下手中吃食,起身就往外走,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到四姨娘身旁,低声的说:

“三姨娘毁了容,而你却没事,她动不了我了,可不会放过你,你好自为之。”

说完李一月手袖一挥就出去了。

糟了,这个动作她是跟谁学的,如此眼熟。

李一月打发九王府的人,将自己没有参透秘密的绣床搬回九王府,而自己要单独行动出去办点事。

搬床的事,侯府上下无人阻拦,这痴傻之女,做什么都再正常不过了,搬走就搬走,只要别再回来就好。

可王妃单独出去办点事?婢女们给一百个胆子也知不可,便偷偷尾随,可兜兜转转,却跟丢了,只能急匆匆的回王府禀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