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发狂的玉米(御兽:你管这叫辅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御兽:你管这叫辅助?》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御兽:你管这叫辅助?》,由网络作家“发狂的玉米”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杨风发狂的玉米,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您的余额不足,请及时充值”耳机里传来亲切的提醒声,让还没睡够的杨风烦不胜烦突然,杨风一个鲤鱼打挺,赶忙抓起鼠标狂点几下,可惜,电脑屏幕已经一片漆黑“怎么就没钱了呢,不知道上把打完我的风女有没有上国服第一”杨风嘟囔一声梳理了下乱糟糟且油腻的长发,杨风起身,抓起锃亮的黑色背包,走向吧台网管小妹看了眼走来的杨风,特熟悉的问道:“要啥?”不熟悉不行啊,杨风在这网吧通宵三个月了,吃住都在网吧,......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御兽:你管这叫辅助?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发狂的玉米 角色:杨风发狂的玉米 都市小说小说《御兽:你管这叫辅助?》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发狂的玉米”。精彩内容:觉灵司主要做的,就是去外界捕捉灵体,然后封印成蛋,提供给普通人购买孵化。只有封印战灵,然后经过御灵者的异空间孵化,获取到的战灵才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可为毛我异空间开辟出来了,就直接有一个蛋?杨风不解,忍不住好奇,连学院大门都没出,立马回宿舍查阅资料。“原来我这情况是先天战灵觉醒!”杨风看着电脑,摸着下... 御兽:你管这叫辅助?

第4章 狗仗人势? 在线试读

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个蛋,突兀的感觉让杨风有点不自在。

杨风查过资料,御灵者的第一个战灵蛋,大都是需要向觉灵司购买。

这个觉灵司,直属国家。可以说,国家最精锐的强者,大都为觉灵司服务。

觉灵司主要做的,就是去外界捕捉灵体,然后封印成蛋,提供给普通人购买孵化。

只有封印战灵,然后经过御灵者的异空间孵化,获取到的战灵才会听从主人的命令。

可为毛我异空间开辟出来了,就直接有一个蛋?

杨风不解,忍不住好奇,连学院大门都没出,立马回宿舍查阅资料。

“原来我这情况是先天战灵觉醒!”杨风看着电脑,摸着下巴,神色猥琐。

先天战灵觉醒,是指御灵者的异空间开辟后,就有一个先天战灵蛋在异空间里,无须购买别的战灵蛋。就算买来了,也无法召唤进异空间孵化。

御灵者也是能成长的,每成长一级,他的异空间便会多一个位置,最多能拥有五个位置。目前的杨风,他的异空间只有一个坑位。

战灵觉醒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十八岁了,够了,后面多活一天就赚一天!

看来医生说的话也不能全信。

接着,杨风把自己脑海里那个战灵蛋给画了出来。

歪曲的线条,勾勒出一个略带淡蓝色的战灵蛋,一个拐杖符号画上去,添上几笔,代表发光。那么杨风的先天战灵蛋就被他‘跃然纸上’。

杨风在电脑上搜索各种战灵蛋的图片,想要对比一下自己这个蛋到底是个什么蛋。

孵蛋,是一个艰难的工作。

电脑里虽然能查阅到资料,可亲自操作起来,却是那般的艰难。

要是有人教一下就好了。

杨风关上了电脑,看向窗外,天已经黑了。

浪费了一下午,连是个什么蛋都不知道,怎么孵化也是个难题。

虚度光阴的感觉,第一次让杨风觉得可耻。

其实杨风这么关心战灵的原因很简单,他想活着。

地球上的医生给杨风下了死亡通知书,杨风虽然不甘,却只能老老实实接受。自暴自弃,便成了杨风的日常。

可穿越到这个世界,杨风死寂的心升起了一丝希望。连战灵都能存在,那么说不定也有办法能够解决他的疾病。

战灵,便成了杨风唯一的希望所在。杨风想看看自己若是拥有了战灵,能否治愈自己的毛病。

谁不想活着?

活着多好,金钱、美女、大好河山,要是死逑,啥都没喽。

随便弄了点吃的,杨风刚拿上筷子,文景的电话就打来了。

“杨导师在忙吗?”

“正准备吃饭,要是没吃一起吃点?”

文景大喜,看来借钱起作用了,天才都邀请他吃饭了!

想要彼此关系快速升华,那就借钱给他!

“杨导师,我正打算邀请你去参加聚会呢。”

听见聚会,杨风瞬间来了精神,脑袋里浮现出穿着黑丝的江琴。

打听后,杨风得知江琴也要去的那个老同学生日聚会。

长得帅就是没办法,消失的爱情自己又送上门来,丢都丢不掉。

“位置,马上到。”

“别动,我来接你!”

杨风能应邀,文景高兴还来不及呢。

不多时,杨风坐着文景的四轮小破车,来到了一个私人庄园。

要是文景的小破车半路不抛锚,杨风奔赴爱情的好心情可能还会一直在。

“别人都骑战灵,你开个破车,说你还是一名导师,我都嫌丢人。”杨风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惹得文景一阵肉疼。

“杨导师啊,你是不知,当导师的工资本来就不高,而且我的战灵也不适合乘骑。”说着,文景唤出了他的战灵。

那是一只毛发通红的猫,和网管小妹的黑猫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是毛发有着区别,一个红,一个黑。

红猫跃上文景的肩头,舔舐了下文景的脸皮。高温的火元素,却是伤不了文景分毫。

确实不适合人骑,适合骑人。

说着说着,二人走入了庄园。

“杨风!”

听见这个声音,杨风心中一喜,黑丝!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江琴换了一套黑色晚礼服,站在宾客厅向着自己挥手。在礼服存托下,江琴身姿傲然,晚礼服下,还是那让杨风心心念念的黑丝。

“你不知道吧,我和江琴是同班同学。”杨风意气风发,向着文景炫耀一般道。

文景给了杨风一个白眼:“其实我也是你同班同学……”

“滚,不要套近乎。”

“是真的!当初我们是进入普州学院的同班同学。你虽然被北都招收了,但也架不住我们是同学的事实啊!”文景努力抗争。

杨风居然记得江琴,不记得自己,文景感觉很委屈。

起初文景还觉得杨风是高不可攀的天才,不记得自己很正常。如今看来,杨风也不过是好色的普通人……

有一说一,江琴确实有让人好色的资本。

“是吗?那你说说我的战灵是什么。你要是说出来,我就认你这个同学。”杨风笑眯眯的看向文景。

文景顿住了:“你不是战灵孵化失败,然后一心专研学术,一篇论文打败所有同龄人,接着被北都超系破格录取了吗?”

杨风傻掉了。

战灵孵化失败,这是一个很常见的事情。

御灵者在孵化战灵蛋时,如果没有成功孵化,那他一辈子就止步于此,第一只战灵消亡,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坑位来孵化其它战灵。

原来,正牌杨风只是一个学术天才,并非实力强大的天才……

看来,文景确确实实是他的老同学。

“邀请函。”

宾客厅外两个守门的把杨风文景拦了下来。

文景掏出邀请函递了上去。

“你可以进,你,不行。”

“兄弟通融通融,我们是一起的。”文景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此时,一声讥讽响起:“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文景,噢,还有‘天才’杨风。”

其中,天才两个字,被他说出了别样的味道。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正装瘦高瘦高的男子,走了过来。

“吴拓?你怎么被邀请了?”文景不解,吴拓虽然也是学院一名导师,可这不是老同学生日聚会吗?吴拓和他们不是同学,他怎么有资格来?

而且前面吴拓让他没了面子,他也怀恨在心。

吴拓尖酸刻薄的话传来:“呵,楚欣一楚大小姐和我家有生意往来,我怎么不被邀请?不知道是谁啊,邀请函都没有,还厚着脸皮来。”

杨风看着吴拓,有种暴打他的冲动。

弯酸人也要有个度啊,一来就嘲讽,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太让人反感了。

看这吴拓的模样,真像那种沉迷酒色把身体掏空的状态。

江琴也迎了过来:“怎么了?”

“杨导师没有邀请函,不给进。兄弟,我们都是楚欣一的同学,让我们进去吧。”

吴拓却对着江琴自信一笑,说道:“江琴导师,不要管他们,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

杨风算是看出来了,吴拓是在追求江琴,自己在吴拓眼中就是情敌。而且,杨风有预感,没有情敌这么简单。

为毛成情敌了?

咱可是啥都没做啊!

江琴没有给吴拓面子,连看都没有看他,反而对着守门的说道:“我可以证明,他们两个和楚欣一都是同学。”

可守门的就是不为所动。

吴拓感觉面子有点挂不住,却又要在江琴面前维持形象,不好发飙。只是狠狠的盯了杨风一眼,告诫杨风别打江琴主意。

杨风没有去管吴拓,在杨风看来,吴拓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

这时,一个身穿白色礼服,手里摇着红酒杯,身材不输江琴的女子走了出来。只是一眼,便是让人知道,她就是今日的主角。

这女子样貌精致,丸子头,插着水晶发簪,没有耳环点缀,给人一种清纯的美感。

当她看见杨风之时,表情突然一惊,目光中有了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慌乱。

“杨风?”

杨风点头,没有任何波动。

女子认真的看了杨风一眼:“让他们进吧。”然后招呼了江琴一声,二人便携手进入了大厅。

该死!吴拓心中暗骂一声。

杨风猜到了,她就是楚欣一。

来的路上文景就告诉杨风,今天是楚欣一的生日。他们作为同学,收到了宴会邀请。

这个楚欣一,家境殷实,这偌大的庄园,只是她家的产业之一。

身为普州商业巨贾的楚家千金,追求楚欣一的优秀青年一抓一大把。可楚欣一年满24了,都还没人能捕获她的芳心。

进入宾客厅,杨风二人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只是杨风还穿着文景那与自己不合身的衣服,看起来有点别扭。

要不是现在已经晚了,卖衣服的都关门了,杨风也想把自己打扮得帅气一点。

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自己这帅气的脸庞全被文景的衣服给毁了。

不然的话,杨风有自信会成为在场最靓的仔。

说实话,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聚会,让杨风有点放不开。

轻缓的舞曲,飘香的美食,一切看着都是那么协调。可协调中,让人有种不自由、不自在的感觉。

文景向杨风介绍:“那边那个,普州地产大佬的少爷。那个,父亲是普州觉灵司管事。那个,金融巨鳄之子。那个……”

叽叽喳喳的文景,让杨风稍感烦躁。

这些人再叼,管老子屁事,还不如填饱肚子来得实在。

别人在豪言壮语的谈天论地,杨风就一头栽在美食里疯狂进食。只是他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心心念念的黑丝……

除了早上胡乱吃了点早餐,杨风一天都没进食了。美食的诱惑,远比去结交这些各个大佬更强。

“要不是我知道你是杨风,我真会以为你是进来乞讨的。”吴拓对杨风参加这个高档聚会耿耿于怀。

杨风充耳不闻,能不和傻缺计较就别计较,最后生气的是自己。

“看看你的打扮,不注重形象就算了,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我真为你感到羞耻。”

吴拓这傻缺,好似不打击杨风浑身不自在一般。

杨风给了吴拓一个笑容,没有回答他。

这个笑容,让吴拓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

对待傻缺,就要这样。随便他怎么说,就和他笑,这比打他一耳光还难受。

反正这是在高档聚会,自己可以不要面子,吴拓这个傻缺不得不要。

吴拓人麻了,连手中的红酒杯脚都给捏碎。

还真是杨风所想的一般,杨风如何吴拓管不着,可吴拓不得不要脸皮。

远处,今日主角楚欣一却是推脱了那些个敬酒的公子哥们,和江琴一直在叙旧。

谈及杨风之时,楚欣一的目光偶尔停留在没有任何风范的杨风身上。

“你好,我叫周旭,认识你一下。”那金融巨鳄之子瞧见楚欣一留意杨风,便主动找上了杨风。

吴拓见周旭来了,眼中有了精光,凑在周旭耳边说了几句。

周旭听后,面带笑容的再次看向杨风:“你好?”

吴拓虽然不能把杨风咋地,可周旭不一样啊!

“吃东西呢,没空。”杨风一边咀嚼食物,一边蹦跶出的几个字回复了他。

被人轻视,周旭气得笑了,周旭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杨风一眼:“穿成这样,莫非是来混吃混喝?”

“和谁说话呢?”这是文景的声音。

文景见吴拓和周旭围着杨风,二话不说就过来了。

杨风反而愣住了,文景的腰杆直了?

“看清楚,这是普州学院的传奇——杨风!”文景大声喊出杨风的名字,声音都比音乐高上三分。

卧槽,怎么有种狗仗人势的感觉?

周旭稍顿,杨风?呵呵,不就是吴拓说的没有实力的垃圾么?

“原来是普州学院的天才,在下想要领教一下,可行?”周旭皮笑肉不笑。

杨风恨恨的盯了文景一眼,说那么大声干嘛,低调,低调。

一瞬间,杨风悟了,文景是变相的围魏救赵啊。

文景这一嗓子,立即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其中就包括楚欣一和江琴。

干仗?

呵,太看得起我了……

“不行。”

开玩笑,要是答应了,杨风和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杨导师这是不和你一般见识,识趣的话快走吧。”文景打起了哈哈。

杨风不应战,周旭也没办法。再说,这里也不是他的地盘,总不能喧宾夺主吧。毕竟他还要在楚欣一心里维持翩翩公子的人设呢。

本想试探一下对所有人都不上心的楚欣一为何会留意杨风,看来只有另外使点手段了。

此时,比人还高的蛋糕推了进来,生日歌适时的响起。

掌声响起,楚欣一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开:“今天我很高兴,我想邀请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和我一起切蛋糕。”

灯光打在了杨风身上……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