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雁回岳西楼《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全本阅读_《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全集阅读

《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是作者大大“明宜”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路雁回岳西楼。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漆黑的夜,一轮血月高悬夜空......像一颗巨大的杨梅果路雁回吞了吞口水,奔向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上午吃剩的半盒水果红彤彤的果子,酸酸甜的口感,瞬间取悦了她的味蕾叮咚一声,微博向她推送了一则搞笑娱乐新闻笑点极低的她,瞬间笑出鹅叫:“哈哈哈.......嗝?”忽然,笑声戛然而止果肉卡进了气管,她逐渐呼吸困难......路雁回死在了第一章“滴,系统激活成功!”“滴,记忆输送完毕!”“滴......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明宜 角色:路雁回岳西楼 看古代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明宜”的《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概述为:想明白这些,路雁回顿悟,伸手摸向米缸:“收!”这具身体只有六岁,从她的角度来看,米缸仿佛一个庞然大物,却在她喊出“收!”的瞬间,消失不见。路雁回嘿嘿一声,迈着两条小短腿,挪向旁边的面缸:“收!”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一粒米都不给人贩子留。蔬菜,“收!”铁锅,“收!”粗盐,“收!”猪油,“收!”火折... 农家团宠她有抽奖系统

第2章 收收收 在线试读

“只有与宿主肢体发生接触的东西,才能够被收进空间。”系统打了个比方:“比如,宿主身上的衣裳。”

仔细一想,刚才麻绳缚在她手上,所以能被收进空间。

至于柴门连带着铜锁,则是因为和她可爱的脸蛋有了个亲密接触。

想明白这些,路雁回顿悟,伸手摸向米缸:“收!”

这具身体只有六岁,从她的角度来看,米缸仿佛一个庞然大物,却在她喊出“收!”的瞬间,消失不见。

路雁回嘿嘿一声,迈着两条小短腿,挪向旁边的面缸:“收!”

所到之处,犹如蝗虫过境,一粒米都不给人贩子留。

蔬菜,“收!”

铁锅,“收!”

粗盐,“收!”

猪油,“收!”

火折子,“收!”

......收收收!

咦?还有半只烧鸡?

路雁回掰下一只鸡腿,嗷呜一口咬上,真香!

很快,烧鸡变成了一堆鸡骨头。

这时,门外微微透进来一丝亮光。

月食一般会经历初亏、食既、食甚、生光、复圆五个阶段。按照古人的说法,“天狗”已经快把月亮吐出来了!

天黑好办事,她要在月亮复圆之前,尽快逃出去。

路雁回抹了抹嘴,出了门。

路过柴房时,她脚步一顿。

倘若人贩子发现她不见,势必会追,不如放把火拖延下时间?

另一方面,火光也会引起旁边邻居和巡夜官兵的重视。

路雁回手托下巴,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默默地从空间中取出火折子。

人贩子的窝点还算宽阔,灶房和柴房离主屋和地窖都有一段距离,短时间内火不会蔓延过去,更不会伤到地窖中的小孩子。

随后,她俯身趴下,脸贴着地面,从下水洞处往外看,墙外似乎是一条小巷子。

就算火着起来,也不会很快烧到无辜百姓。

如此一来,她彻底放心了,......放心地放了一把火。

路雁回回到柴房,吹燃火折子,再引燃茅草......

趁着火势尚小,她迅速出门,临走前还不忘用空间顺走人贩子的铜锁。

古代的后门一般用的是门闩,只要抽掉插在门上的木棒,她就能逃出去。

古人讲究坐北朝南,大门南开,后门北开。

借助这具身体良好的方向感,她一路向北,摸到了后门处。

......却见一个矮瘦的人贩子,正坐在板凳上,靠着墙根打瞌睡。

路雁回抿了抿唇,暗自思忖她能不能撂倒这个瘦猴。

前世,奶奶担心她下晚自习不安全,给她报了散打班。天赋极佳的她,一路打到六段。若非年龄限制,段位可能更高。

但此时她只有六岁,小胳膊小腿儿,看起来很脆弱。

记忆中原主极少干农活,除了吃和睡,就是玩泥巴,缺乏锻炼,也没什么大力气。

思忖片刻,她还是决定等一等。

等火光漫天,等呼喊声划破黑夜。

果不其然——

没过多久,火势蔓延,伴随着一声“失火了!”,后院沸腾起来。

但......守后门的瘦猴还在睡。

路雁回蹙了蹙眉,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

借着嘈杂环境的掩护,她飞快地抽掉门闩,拉开院门,撒腿狂奔。

......却在拐弯处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堵人墙。

就在她惊疑不定时,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

“啧,小孩。”

“大晚上不好好睡觉,乱跑什么?”

岳西楼推开胸前的小脑袋,痞笑着吓唬她:“小心天狗把你抓到月亮上去。”

白日里,他在街上看到“人狗”表演,心中存疑,所以准备来夜探究竟。

哪曾想,院子里乱成一团,四处都有人走动。人多眼杂,容易暴露。

他只好轻飘飘地从墙头上跳下来,却被眼前的小姑娘猛地撞上。

只见小姑娘听他说完,嫌弃地白了一眼他的俊脸,绕开他后,跑得贼快!

路雁回边喊“失火了”,边跑向远方的火把处。

此时,处于复圆时刻的月亮皎洁如玉。

月光拉长了小姑娘的影子,站在黑暗里的岳西楼,微笑着看她奔向光明。

并一脚踹飞追上来的瘦猴,深藏功与名。

举着火把巡夜的官兵,亦抬头看了看月亮:“天狗已经把月亮吐出来了,不用敲了!”

负责敲锣的官兵活动了几下胳膊,舒了口气。

正当他以为可以休憩片刻时,又听见有人喊“着火了!”

官兵幽幽叹息:“我为什么要同意跟周莫换班?!”

今晚真是麻烦不断!

抱怨归抱怨,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抬起脚,朝声源处走去:“救火!”

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半边天,附近的百姓担心被殃及,纷纷提着水桶,自发参与进去。

天昱朝没有宵禁,是故,百姓们也同官兵一道赶来救火。

系统执行着冰冷的程序,分析完宿主的行为后,问道:“宿主是想救地窖里的小孩子?才故意引人过来?”

“是,但不完全是。”

原主见过人贩子的脸,睚眦必报的人贩子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她要以绝后患!

系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便提醒道:“有困难找官兵。宿主直接报官吧。”

路雁回摇头,理智分析道:“万一他们在着火时,已经转移了地窖中的孩子,我很难证明他们确实是人贩子。

“虽然我也是被拐的,但官兵没有亲眼看见,人贩子可以抵死不认,甚至还可以反过来说我联合家人敲诈他们,敲诈不成,改为诬陷。疑罪从无,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所以,她要找到实证。

趁人贩子被前来救火的官兵和百姓牵制住,她凭借着原主的记忆,走位猥琐地走向地窖入口。

如果孩子还在,那就捉贼捉赃。

如果孩子不在,那就暂时离开。

发觉入口处还有人把守,路雁回心中一喜。

地窖中肯定还有小孩!

她环顾左右后,见有人路过,才故意大声质问:“你们鬼鬼祟祟地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想趁火打劫?!”

人贩子:?

路过的热心大爷:!

只见大爷一个水桶砸过去,跟着喊:“进贼了!”

三人成虎,传到最后,大家深信不疑!

原本井然有序的救火队伍骚乱片刻后,立即分成两队。

一队继续救火,一队前来揍人!

路雁回趁机挪开地窖口的盖板:“我听见下面好像有呼救声......”

地窖中的小孩都被破布堵住了嘴巴,又被吓破了胆子,自然没有发声,她这么说只是为了引起官兵的注意。

这时,匆匆赶来的史老大迅速打断她的话:“你听岔了!”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眼前的死丫头坟头的草都长两米了!

敛去眼底的阴毒,他先是扶起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两个手下,又朝周围的官兵和百姓拱拱手:“多谢各位贵邻和官爷施以援手,来帮史某一起救火。

“但大家误会了,这两位兄弟是我家远房亲戚。智力有点问题,才在这儿徘徊。

“这小丫头的话更是无稽之谈,除了她,可还有人听见呼救声?”

众人安静下来,侧耳细听。

院子里静悄悄的,他们渐渐打消疑心。......这么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异常,就散了吧。谁也不想钻进乌漆嘛黑的地窖,去看一看。

史老大暗自得意,地窖有两米深,“货物”们又被捆得结实,嘴巴也捂得严实,还被反复恐吓过,根本不可能发出一点声音!

他勾起唇角,转移注意力道:“各位,咱们还是以救火为重,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史某感激不尽!”

然而,路雁回偏不让他如愿!

众人刚要抬脚离开,就听小姑娘惊呼一声:“救命!”

路雁回佯装踩空,却在下坠之时,眼疾手快地抓住浮梯。

并扯着哭腔大喊道:“救救我!救救我!”

瞬间,热心大爷一个箭步上前,边走边出声安抚道:“小姑娘别怕,我们这么多人,肯定会救你!”

人贩子老大:!

这该死的臭丫头,真不该给她灌那碗退热的汤药。

就该让她病死!

路雁回连打两个喷嚏,心道:有人骂她!反弹!

头顶传来大爷和蔼的声音:“哎呦,小姑娘身手还挺麻利,居然抓住了梯子。不要慌,爬上来!”

路雁回眼底迅速氤氲出雾气,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大爷,我坚持不住啦!”

计算好距离,她松开小手,摔了下去。

热心大爷一看,还是得他出马!

他挤开凑过来的史老大,二话不说地顺着梯子往下爬。

待他安稳落地后,路雁回揉了揉摔疼的屁股。

颤巍巍的手指,指着地窖中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一群小孩:“那是什么?”

郝大爷定睛一看,笑道:“这孩子,摔傻了?连人都认不出来了?”

那不是一群小孩吗?

小孩?

地窖里被捆住手脚、堵住嘴巴的小孩?

郝大爷当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欣喜地抬头,看了史老大一眼。......就像在看行走的十两银子!

天昱朝对人贩子的刑罚极其严厉。

无论是主谋,还是胁从犯,一律斩立决。

另外,揭发者可得十两赏银。

郝大爷喜上眉梢。

真是好人有好报!

他要举报人贩子!

他热情洋溢地高喊道:“官爷快来啊!”同时还不忘扶起路雁回,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头发:“丫头,咱俩要发财了!”

原主只有六岁,对于律法,并不清楚。接收她记忆的路雁回,自然也不明白,哪里有财?

能将人贩子绳之以法,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而且,还顺道救出了这么多小孩子。

路雁回嘴角漾出两只可爱的小梨涡,乖巧地任大爷将她背出去,之后的事就交给大人了!

地窖里的孩子们被一一救出,可她又该何去何从?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