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陈太平六耳猕猴桃全集在线阅读_(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完整版免费阅读

《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是作者 “六耳猕猴桃”的倾心著作,陈太平六耳猕猴桃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陈太平翻开了一本封面有些泛黄的日记本他先是有些严肃的翻看了几页,随后又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般,扔到了一旁的炉子里“2018年8月10日,天气:多云”爸爸用斧子把妈妈杀掉了,尸体埋在了院里的菜园子里,爸爸叫我和他一起埋2018年8月11日,天气:小雨爸爸消失了,妈妈回来了,院子里很臭”......翌日清晨“太平,那个梦越来越真实了,昨晚南天门的几个仙人还教了我几道口诀呢,我念给你听····......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六耳猕猴桃 角色:陈太平六耳猕猴桃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它的作者是“六耳猕猴桃”。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翌日清晨“太平,那个梦越来越真实了,昨晚南天门的几个仙人还教了我几道口诀呢,我念给你听······”“打住,吃完早饭就送我去上学,少在这里发癫。”陈太平无奈的看了自己哥哥一眼,这也不能怪他哥哥神经质。这几年虽然稀奇事多,可最近也太不正常了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月亮上也有模... 诡道:让你们修真,你们都疯了?

第1章 心魔 在线试读

陈太平翻开了一本封面有些泛黄的日记本。

他先是有些严肃的翻看了几页,随后又仿佛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般,扔到了一旁的炉子里。

“2018年8月10日,天气:多云”

爸爸用斧子把妈妈杀掉了,尸体埋在了院里的菜园子里,爸爸叫我和他一起埋。

2018年8月11日,天气:小雨

爸爸消失了,妈妈回来了,院子里很臭。”

......

翌日清晨

“太平,那个梦越来越真实了,昨晚南天门的几个仙人还教了我几道口诀呢,我念给你听······”

“打住,吃完早饭就送我去上学,少在这里发癫。”

陈太平无奈的看了自己哥哥一眼,这也不能怪他哥哥神经质。

这几年虽然稀奇事多,可最近也太不正常了

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月亮上也有模模糊糊跳舞的影子。

“你可以上学了?你的病······”

陈仑有些担心的摸了摸陈太平的脑袋。

“早就可以了,只是以前不知道怎么控制,现在已经很恢复的很好了。”

陈太平笑了笑,默默移开了自己额上那只瘦的有些像女孩子的手。

早年的意外让陈太平得了很严重的精神病,为了治好他的病,六十多岁的奶奶又干起了务农的行当。

“太平,仑仑,快来吃饭了。”

陈太平的母亲笑着从厨房端出来一碗冒着热气的羊杂,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

陈仑有些紧张地看了陈太平一眼,见他没什么异状,便拉着他的手坐在了一旁的餐桌上。

“谢谢...妈”

陈太平支支吾吾道。

“太平...你终于肯认我了吗?”

女人的眼中闪烁起泪花,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有些难以置信的向陈太平的额头抚去。

“太平,你病真的好了?不再说什么劳什子奶奶了?”

陈仑激动的握紧了手中的筷子。

“嗯......”

陈太平神色复杂的应付了一声。

“好好好,吃饭!吃饭!吃完饭我就送你上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比仙人教我口诀的消息还要好!”

餐桌上的氛围一时甜蜜了起来,所有人都打心眼里快乐着。

......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名新同学,他叫陈太平,大家掌声欢迎。

太平,你先随便找个位置坐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班主任安顿好陈太平后,便快速走出了教室,她有些困倦,这所高中设施薪资什么的都没问题

就是早自习太遭罪,起这么早,别说是学生了,她也受不了。

陈太平随意找了个位置,将有些空瘪的书包随手扔进了书兜里。

“哎,你们最近有没有听到啥声音啊?”

陈太平身后的几名学生见老师走出教室,便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听到了啊,金钱的声音嘛,这不,我们的老师又能小赚一笔了?

这重点高中得花不少钱吧?”

徐龙坏笑着拍了拍陈太平的肩膀。

“别闹,我说正经的,我最近老是幻听,好像是什么修真法门......”

胖子表情认真的看向众人。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好像也听到过。”

一名学生附和道。

“我也听到过。”

又一名学生凑了过来。

陈太平没有理会身后无聊的众人,他有些困倦了,他打算睡过这个早自习。

“嘘!安静!我又听到了!”

胖子大力拍了一下桌子,有些兴奋道,那声音时隔几天后,又在她的脑中响起。

“傻狗。”

徐龙撇撇嘴,也将头埋在了桌子上。

“修真者,静为基,请静坐一弹指”

这次听清了,胖子有些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她眯起了双眼,她打算试试几天脑子里老是出现莫名奇妙的声音。

“不错!静则变,变则改,好好看看你的身子吧!”

闭着眼的胖子激动了起来,她感觉到了,原本紧致的裤子勒的她的肉还有些肿胀

但现在,那种感觉消失了!

“胖子,你......”

一旁的学生有些惊讶的看着胖子身上的变化。

“镜子!快,给我镜子,我要看看我的脸!”

胖子激动道。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是潜力股!你看我,看我,现在多美啊!”

胖子紧紧握紧了手中的镜子,她的眼眶红了。

“然后呢?然后呢?都他妈别吵了!”

胖子朝众人吼道。

“凡人,皆有心魔,你的心魔为何物?”

许久后,胖子心中的声音迟迟响起。

“我,我不知道。”

胖子有些激动的咽了一口口水。

“是容貌!是身材!”

那道声音大喝道。

“对!”

“此二者为何会成为你的心魔?”

那道声音又发问了。

“是因为......他们笑话我,捉弄我!”

胖子神色疯癫地指了指众人,厉声大吼道。

“刘雨菲,你吵你麻痹啊?看不到我在睡觉吗?”

徐龙不耐烦的踹了桌子一脚,随后又将头埋在了桌子上。

陈太平也被惊动了,他有些不解的看向刘雨菲。

“修真者,最忌心魔,现在,便去把你的心魔斩去罢!”

“斩了心魔?可他们是人啊?”

刘雨菲渐渐平静下来,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歪了歪头。

“快去!快去!”

可她脑海里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原本细若蚊蝇的声音,此刻却如洪钟般敲击着她的耳膜

“你若不去斩了心魔,那这身子可便又要变回去了。”

“别!千万别!”

刘雨菲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美工刀,她有些迟疑的向徐龙的脖颈处望去。

“斩!”

那道如霹雳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将有些愣神的刘雨菲吓了一跳。

“唰!”

一道银光闪过。

徐龙的脖子上渗出淡淡鲜血,他有些不解的抬起头,随后便又重重的趴了下去。

鲜血很快殷红了本就不大的课桌。

“不够!不够!那些笑话过你的人都该死!

你照照镜子,你的皮肤是不是又白了几分,是不是?!”

“对!他们都该死!”

刘雨菲重重的点点头,贪婪的看向发懵的众人。

“胖子疯了!大家快按住她!”

“谁是胖子!?谁是胖子!”

几道鲜血洒落在了陈太平的脸上,他揉了揉脸上有些粘稠的液体。

“是真的,和当年妈妈的血一模一样......”

陈太平看着哄乱的人群中不断挥刀的胖子,他的呼吸陡然沉重了起来。

“跑!”

陈太平急忙跑向教室门口,可刘雨菲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

“你没笑话过我,你可以走,考虑和我双修吗?你这模样,姐姐很喜欢。”

刘雨菲亲昵的抚摸了一下陈太平的脸颊,前者手上的浓稠血液在后者的脸上留下道道红印。

“仙子.....饶命”

“嘴真甜,你走吧,你不是我的心魔。”

刘雨菲掩嘴轻笑,眼神玩味的望向陈太平,她侧过身子,示意让陈太平过去。

陈太平缓缓走了过去,见刘雨菲真不杀他,便急忙朝校门口方向奔去。

“疯子!真是个疯子!”

......

陈太平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这个学校他一刻也不敢逗留,所幸自己家离学校不远,很快他便跑到了自家的小院里。

“你回来了,在学校还好吗?”

陈太平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的看向门外的二人。

“哥,你不去上学吗?”

陈太平看向陈仑,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太平,你有心魔吗?”

陈仑并未理会,只是和妈妈笑吟吟的看向陈太平。

“我猜啊,你的心魔是你的奶奶。”

妈妈的嘴角微微勾起,若有所思般的点了点自己的额头。

“太平!看看奶奶今天捡了几个纸壳子,你的药钱有着落喽!”

佝偻的老人不知何时走出了门外,她得意的摇了摇手中的纸壳子,满脸慈爱的朝陈太平走去。

“妈,你知道的,我病了,我没有什么奶奶,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除了我,大家都看不见她,不是吗?”

陈太平的脸愈发苍白,他感觉到了,妈妈和哥哥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奶奶的后背。

“太平,你要不看看菜园子里埋了什么?”

陈仑晃了晃手中的日记本。

“怎么回事,这都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烧了啊,那日记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太平,你就是那个一

你不去看,我给你看。”

陈仑抬了抬手指,院子里生锈的铁锹凭空出现在了陈太平的手中。

“哥,你别闹了,我病已经好了啊!已经好了啊!妈妈根本没死,也根本没什么奶奶,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啊!”

陈太平奋力的将手中的铁锹向前抛去,可这铁锹竟如成精般,竟带着陈太平向菜园子走去。

陈太平躬下身子,手中忙碌了起来,菜园子里的泥土不断被他铲起扔出。

“停下!我不想看!我不想看!”

陈太平疯狂的嘶吼着,可他手中的动作却未停下丝毫。

“闭眼!对,闭眼!只要闭上眼睛,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情急之中,陈太平想到了唯一的办法,他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将头偏过一边去。

“没用的,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那里边究竟是什么?”

陈仑笑着拍了拍陈太平的肩膀。

“我不睁,滚啊!我不睁!”

“由不得你。”

陈太平紧闭的双眼缓缓打开,眼前的一幕让他渗出一身冷汗。

那被黄土覆盖了半个身子的白骨,并未完全腐烂。

脸虽看不清,但那满头的银丝让陈太平一下清醒过来。

那白骨双臂环胸,紧紧抱着几张有些干燥的纸壳。

陈太平的脑海里也传来了一道声音

“修真者,最忌心魔,你的心魔,为何物?”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