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程尧(七零闪婚甜蜜蜜)热门小说_(江晚程尧)热门小说

《七零闪婚甜蜜蜜》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晚程尧,讲述了​程尧接过她的饭盒,问她:“晚上想吃什么?”虽然都在一个食堂,但是工程队、驻地兵和知青们的伙食待遇完全不同,放餐窗口也是分开的工程队他们这边有鱼有肉菜品丰富,主食有面条、二米饭、包子、馍馍等,偶尔还有大米饭而知青这边就一贯的杂粮稀粥,和杂面馍馍江晚已经被他带着到了工程队这边的窗口,她也就没再扭捏矫情,看了一眼今晚的菜单,小声说道:“我吃面条吧”中午的肉丝面,她觉得很好吃,还没吃过瘾程尧弯唇......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七零闪婚甜蜜蜜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九亿 角色:江晚程尧 小说《七零闪婚甜蜜蜜》是由“九亿”所著。内容概括:打量她的目光里闪过惊艳和意外,再看程尧时就摇头笑了笑。这年头的结婚证就是一张纸,但是有一个大红色的官方印戳。江晚拿在手里看着,莫名有些眼热,心里也酸酸胀胀的,然后把结婚证小心地对折,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两人回到农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两人都只请了半天假,赶在中午之前回来,因为下午还要去上工... 七零闪婚甜蜜蜜

第5章 我们是夫妻 在线试读

江晚的胃口不大,吃了一个包子,半根油条和一碗豆浆就饱了。

程尧确定她吃饱了,把剩下的全都扫干净,然后骑车载着她去公社领证。

过程比她以为的简单顺畅,程尧先去开了自己的介绍信,然后拿着她的一起办理了结婚证。

只是程尧在开介绍信的时候,公社领导多看了他好几眼,似乎有话想说,但最后只伸手在他肩头拍了拍,什么都没说。

打量她的目光里闪过惊艳和意外,再看程尧时就摇头笑了笑。

这年头的结婚证就是一张纸,但是有一个大红色的官方印戳。

江晚拿在手里看着,莫名有些眼热,心里也酸酸胀胀的,然后把结婚证小心地对折,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两人回到农场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两人都只请了半天假,赶在中午之前回来,因为下午还要去上工。

这个点,大家本来都应该在地里,现在虽然还没到秋收,但地里也要伺候,要捉虫除草,这要不了多少人工,所以更多的人会被分去开荒。

然而,他们一路回来,只看到少数人在地里,荒地那边人更少。

江晚莫名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路过农场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很多人被陆铭带人绑了。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但仔细看,可以发现,被绑的人全是经常闹事的小团伙,不是当地百姓。

这些劳改犯一看见他们过来就群起而攻之:“就是他们!我们要告他们犯流氓罪!”

“把她也绑起来,她在农场里勾三搭四,也不是个好东西!”

“她一个单身女同志,接连在男人屋里睡了两晚,呵,这还怎么清白啊?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啊?”

男人骂,是因为不服气,他们在这里顺风顺水了多少年,结果阴沟里翻船,被一个小娘们给暗算举报了!

呸!果然城里的女人就算下乡了也不是个好东西!

他们被抓了,她也别想好过,最好跟他们一起被关起来,这样他们就算在号子里,也不至于没有乐子!

女人骂,是因为嫉妒,凭什么她们要被拖累烂在 泥地里,她却穿着新衣服光鲜亮丽地站在阳光下,身边还站着一个看上去就很优质的男人,护着她的样子让她们只觉得眼睛刺痛。

是的,这就是他们扭曲的心理,是从他们扭曲的人生中发展出来的。

公社领导和农场领导都在这里,他们也很为难,这个时候,除非证明这位女同志是清白的,不然少不了要她也跟着走一趟。

江晚双手紧握成拳,她告诉自己,她是清白的,她不用害怕!

她要为自己申辩,作证!她可以的!

但在她开口之前,突然,一只宽厚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带着安抚的力量,将她握紧的拳头包裹住。

程尧当众握住她的手,然后迎上领导们的视线,淡淡笑了下:

“我和江晚同志是清白的,我们以前就是未婚夫妻,她在农场里遇到了困难,来找我是应该的,而且我们已经领证结婚。”

领导们诧异,这就结婚了?!

昨晚被逼着给程尧开江晚的介绍信的同志此时缩在角落里当鹌鹑,他昨晚还被警告,不能透露他要结婚的半点风声,不然他这些年在农场里干的那些事,也够他喝一壶的!

陆铭更是惊呆了,卧槽,这家伙什么时候又有个未婚妻了?!

他这一天两夜忙着收拾这帮畜生,他尧哥居然不声不响结婚了?!

被绑着的那些人则是不相信,还要再说。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程尧已经面色冷厉,眼神如刀地扫了过去:

“528农场这么多年来搞小团体,搞内部欺压和分裂,打架斗殴,迫害强奸女同志,这些都是上面切切实实的资料查到的,你们可以对照一下,自己犯了哪个罪。

近三年来,被迫害强奸的女同志中选择自绝身亡的,一共13位。

别的罪我不敢说,就流氓罪这一条,但凡涉嫌其中的,枪毙是跑不了的。

所以,你们现在想想,自己犯的是哪个?”

他一边说,一边甩出来一份资料:“我,程尧,一个月前接到任务,负责接管并整治528农场,这些是我一个月来亲手调查到的资料,你们所有人的资料都在我这里。”

听他说完,再看他手里的这一份资料,那些人纷纷闭嘴了。

他们是有点飘,但是不蠢,到这个时候,也终于明白上面这一回是真的来硬的了!

关键是,程尧提醒了他们,他们很多人并没有犯流氓罪,就算偶尔言语调戏过女同志,但也不至于要挨花生米。

可如果此时他们还要污蔑江晚,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参与迫害了女同志,等待他们的就肯定是花生米了!

于是,他们瞬间就老实了。

陆铭立刻下令:“都带走!”

然后目光扫向农场的领导们,淡声:“诸位也请配合一下,这两天就都在办公室将就着吧。”

这是变相的圈禁看押。

等这些事情处理完,再回头找人,程尧已经带着江晚走了。

江晚此时心情有些复杂,回到宿舍,四下无人的时候,她轻声道:“谢谢。”

如果不是他配合她,在最短的时间内领到了结婚证,又在外人面前谎称他们原本就是未婚夫妻这般维护她,她今天免不了也要受一份罪。

最后哪怕她被无罪释放,以后污言秽语肯定就黏在了她身上,她清白有亏的名声这辈子都摘不掉了。

同样还会连累他。

程尧:“我们是夫妻,不用这么客气。”

他说着,把自己的家当都翻了出来,钱、票和存折,大致看了一眼,没有细数,直接塞到了她手里,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这些你帮我收着,现在饿了没?我们吃饭去。”

江晚下意识摇头:“不饿。”

528农场里的食堂一日三餐都有供应,但中午量少,一般只有领导、驻地军和工程队的人才会中午去吃饭。

劳改犯和知青普遍都穷,一天都吃两顿。

当地人则都是回自己家里去吃。

江晚来了以后,秉着财不外露的原则,也装着自己很穷,跟着大家一天吃两顿,胃都饿小了,早上又吃了大肉包子,一上午也没干活消耗,所以现在是真没觉得饿。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