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路文良陈荣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全集阅读

完整版小说推荐《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路文良陈荣西,是网络作者“路文良”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六点钟,路文良准时骑车出门他的三轮车放的满满当当,放土豆的塑料桶更大了一号,也增加了一倍,又多买了一个煤球炉,三口大锅加一个大汤锅,勉强能够卖完暮色下,拎着渔网的几个村民从山路上回来,看到路文良,高高的喊了一句:“上学啊!”“哎!”路文良应道,“周伯(bai),网鱼去?”他已经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将近一年路德良在一个多月前已经出生了,没有人通知路文良,是去镇上卖菜......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 作者:路文良 角色:路文良陈荣西 经典小说《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是网络作者“路文良”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说实话,如果真让他选择,他倒宁愿自己能在那次鼓足勇气的自尽里就这么死了。重新在这个给了他无数黑暗记忆的家里再生活一遍,真的不是什么好福利。看到腿上的大水泡,路文良不用多想,立刻就记起来自己回到了什么时代。这水泡跟了他十来年,路文良一辈子都忘不了幼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逆袭人生之浪子回头

第2章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回到自己的小时候,这真的是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这事情,渴求的人最多也就是发一发白日梦,鬼神之说,不可尽信,更别提穿越时空时光倒流,如果此刻路文良出门去拉着一个人说自己是从未来回来的,百分之百会被人嘲笑一通,相信他的人只能是神经病和研究狂。
路文良这个人生性其实还挺好,小时候也是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孩子,但架不住被生活剥皮抽筋一次又一次,吃多了苦头摔多了跟头,他待人处事,慢慢就变得凉薄温吞起来。
在盘龙会的这些年,他见血不少,也开了不少的眼界,所以忽然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期,路文良除了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很快的,就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说实话,如果真让他选择,他倒宁愿自己能在那次鼓足勇气的自尽里就这么死了。
重新在这个给了他无数黑暗记忆的家里再生活一遍,真的不是什么好福利。
看到腿上的大水泡,路文良不用多想,立刻就记起来自己回到了什么时代。
这水泡跟了他十来年,路文良一辈子都忘不了幼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这也是他第一次,对人性、对家人绝望到骨子里,如果不是这个后期溃烂发炎几乎要夺取他生命的水泡,路文良也许就不会成为那个在帮派里出谋划策杀人不见血的狗头军师,也不会在眼看就要金盆洗手迎来光辉未来的十几年后,活生生的撞死在西建帮行刑的地下私牢里。
路文良靠在床头,挪动了一下腿,仰头看向天花板霉斑遍布的石灰顶,半响没有回过劲来。
这水泡是他十四岁夏天得的。
路文良读书迟,十四岁才六年级毕业,升学考试的成绩不算差,班主任也建议他挑一个在县里的好中学,路文良回家和父亲路功商量,但路功和继母赵春秀都不想让他继续上,家里的各种活计都要人帮忙,还有门口的店面里需要人看管,继母赵春秀年纪不小了,到如今才怀上孕,才四个多月,宝贝的就跟眼珠子似地,两个月起就什么活儿都不肯干了。
她的意思是让路文良留在家里帮忙打杂,然而路文良不愿意,他在这个家里呆的太憋屈,想多学点东西日后能去更远的地方发展,一来二去就和父亲继母吵起来了,继母抱着肚子呜呜直哭,父亲被闹的心慌,一脚踹了个东西就想教训路文良,哪知道脚边放着的恰好是个热水瓶,里头灌满了刚刚烧开的新水,水瓶飞到路文良脚边就炸开了,扑的他满腿都是。
结果父亲和继母非但没有说要带他去医院看,反倒还臭骂了他一顿,把人搬到了里屋就没再管了。
路文良伸出手,缓缓的在那一层紧贴着血肉的死皮上来回摩擦,疼痛令他的眼神逐渐的阴郁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这个巨大的疮口后期全部腐烂了起来,新肉全都长臭了,路文良差点被一把高烧活活憋死。
就是因为这场伤,他连初中都没能上全!
就是因为这场伤,他一辈子险些就葬送在路功和赵春秀的手里!
就是因为这场伤,他日后的人生……才会这么跌宕辛苦,才会……流落到和黑帮打打杀杀!
而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是那两个绝情的“爹妈”!
路父和路母离婚已经有三年,三年前,路母方雨心和同镇的一个姓赵的男人偷汉子被发现,路父和那个男人私下打了一场,路母第二天就提出离婚,带着大了路文良一岁的姐姐路婷婷离开路家住进了赵家,还给路婷婷改了姓。
镇上的那些碎嘴的婆娘们都背地里说嘴,说路婷婷不是路父的种,是路母和姓赵的男人生的,加上路婷婷眉毛眼睛都没有和路父相似的地方,如同当了乌龟的路父因此对路母深恶痛绝,连带着路文良,也逐渐的被他弃如敝屣,这种情况,在路文良的继母赵春秀过门后,越演越烈。
赵春秀是个乡里人,父母健全,又有弟妹,条件不太好。
路父在镇上有一栋房子,还带着临街的门面,赵春秀嫁给他,已经算是风光了,但她只是头婚,路父却是离异还带着个儿子的老男人,心中千般不甘,也只有赵春秀自己清楚。
在周口镇的风俗里,爹妈的家产是要均分给家里的男丁的,这虽然是个很不科学的重男轻女思想,但毕竟筵席了那么多年,众人也都将这种风俗看的稀松平常,路文良是路父的独子,自然要承担起赡养父亲晚年的义务,所以在周围人看来,路文良日后继承镇上的这栋房子和门面,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原本赵春秀也只是心里不甘,觉得被路文良占去了便宜,但晚年还要靠着路文良来赡养,所以并不敢得罪,最多也只是吹吹枕头风添油加醋的说一些路文良的坏话,挑拨一下父子关系,但大台面上,例如读书穿衣吃饭之类的,赵春秀还是不敢轻易得罪这个路家未来的栋梁的。
可变故就出在年初,赵春秀查出她居然怀了孩子。
她已经四十来岁了,谁也没料到她居然还能怀上,村里的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她肚子又尖又不显怀,一定是个大胖小子,赵春秀欣喜若狂过后,心思就慢慢的多了起来。
家里如果有两个男丁的话,日后的家产当然是要两个孩子来平分的。
但他的儿子日后肯定要比路文良更加亲近自己家,好端端的房子店面无缘无故被分走了一半,赵春秀怀着孩子,就越想心越不甘,恨不得每一天早上起床去把路文良赶到深山老林去,简直是多看一眼都膈应的慌。
可路功对这个儿子还是有那么一点责任感的,他爱打牌打麻将喝酒,喝醉了脾气暴躁要打人,赵春秀也不敢太忤逆他,只能循序渐进,在小地方上一点一点克扣出属于他儿子的东西来。
现如今上初中还是需要书本费的,如果继续花钱,现在还好说,万一考个高中大学,那花费可真不少。
于是路文良刚到暑假,赵春秀心里就打起了算盘。
她觉得,路文良就算再怎么不中用,也是个帮手,她现在自己怀着孩子,当然要多加小心好好养身体,家里的重活累活家务事和门口守店面的事情当然就可以交给路文良来办,更何况现在上初中还不是义务的,书本费啊助学费乱七八糟的费用一学期也得好几百,那可都是她儿子日后的家产!
赵春秀一想到这里就心痛,当下就决定了要让路文良在能帮忙的时候多给自己家里做点贡献,至于上学,那还是先放一放再说。
她和路功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路功的态度是有点犹豫的。
路父自己是个大老粗,对上学这事情还是有点憧憬的,路文良以后能成个书生,对他来说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但路母方雨心的出轨,就像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无时无刻不在怀疑,路文良是否真的是他的亲生儿子。
正因为这种怀疑,在赵春秀提出了要让路文良辍学的想法时,他才没有断口拒绝。
赵春秀抹了几把眼泪,说自己怀孕困难顾不上家里的事情,又说,路文良当不了状元,她肚子里的那个早晚能填补上路父的缺憾。
这样唠唠叨叨的念了几天之后,路父也就默认了。
却没有一个人真的去征询过路文良的想法。
也许在他们看来,路文良就是个任由他们捏扁搓圆的糖球吧?
路文良轻笑,这倒是没错,上辈子他发烧的快要死掉,伤好之后,对自己的未来就心灰意冷了,也很老实的给赵春秀和路功当牛做马了许多年,直到二十岁快到,才偷到一点钱逃出来想要发展,结果最后吃了几年的苦,却因为学历的原因和没知识处处碰壁,最后才误打误撞在盘龙会名下混到口饭吃。
那么多年,他对路家父母的怨恨,一天比一天浓。
在他被路父扒光了用皮带抽打的时候。
在他在盘龙会中受尽屈辱的时候。
在他用匕首捅进第一个被自己杀死的人的心脏的时候。
在他……每一次被走投无路的生活逼迫到绝望的时候!
没有一个人!
从没有一个人来关心过,他是否能吃饱、是否衣能蔽体,是否有一个狭小的出租屋居住。
因为什么都不懂,他在路家任由赵春秀和路功虐待了五年多!
这期间,没有一个人为他伸出援手,生母方雨心更是在明知道他被虐待的情况下和继父赵志安搬离了周口镇,去了市里居住!
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街坊邻里,全都秉承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甚至在某些时候,还对路功说一些自己不用心干活或是忤逆继母赵春秀的风凉话!
路父的皮带和竹棍,每一下都抽在了他的心里,他多少次夜里惊醒,向自己发誓,一定要报仇!
让这些不把他当人看的家伙全部都跪在他脚下求饶!
在陈荣西的场子里自杀的时候,他最遗憾的,大概就是没有及时报复这家人这件事情了。
却没料到,上天居然还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天意弄人。
路文良微笑着,那张脏兮兮仍旧挂着婴儿肥的小脸上诡异的露出了一个毒蛇般阴险的笑容,他抚掌摇着头,微眯的眼睛里,迸射出的都是狡黠的寒光。
再活一次,他要是还像从前那样任人摆布,那他路文良的名字也满可以倒过来写了。
人嘛,总得为自己谋算些东西不是?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