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宁汐战少晖全文在线阅读_(宁汐战少晖)全章节阅读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是作者“战少晖”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宁汐战少晖,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宁汐托以前关系勉强还行的堂弟宁云琛打听,得知借钱给宋琴的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叫陈亮,今天会在江南娱乐顶楼和朋友聚会一咬牙,宁汐干脆请假去接近陈亮只要能见到他,多少都有机会,比她在这里干着急要强得多如此想着,宁汐下午提前去了江南娱乐江南娱乐是殷城最著名的销金窟,一掷千金者不胜枚举傍晚,空气像是凝固,紧绷如弓弦当年她还是宁家小公主的时候,十八岁庆生也曾包下江南娱乐......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 作者:战少晖 角色:宁汐战少晖 小说《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武侠修真文,它的作者是“战少晖”。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买凶伤人罪!宁汐不是第一次进警局,却是第一次被当做罪犯!“你和战少晖什么关系?”男人靠在椅背上,桌上摊开笔录本,眸光扫向宁汐,带着一丝邪恶。宁汐本能觉得他审讯的方式让她很不舒服。“四年前他是我的未婚夫,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根据伤者家属交代,战少晖被打的当晚你也去了江南会所,凭你现在的收入情况,根... 双生萌宝:爵爷,你儿子又跑了

第43章 酷刑逼供 最新章节 在线阅读

审讯室内,宁汐被单独关押着。

屋内很空旷,只有一套铁质的桌椅,也没有窗户,黑色的墙身,给人一种压迫感。

她戴着手铐坐在桌前。

负责审讯的男人拉了一把椅子在她对面坐下,铁制的椅子腿和地面摩擦,发出让人牙疼的尖锐声响。

买凶伤人罪!

宁汐不是第一次进警局,却是第一次被当做罪犯!

“你和战少晖什么关系?”

男人靠在椅背上,桌上摊开笔录本,眸光扫向宁汐,带着一丝邪恶。

宁汐本能觉得他审讯的方式让她很不舒服。

“四年前他是我的未婚夫,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

“根据伤者家属交代,战少晖被打的当晚你也去了江南会所,凭你现在的收入情况,根本不够资格去那里,你去做什么?是不是想求战少晖重新和你在一起,但是战少晖有女朋友拒绝了你,所以你恼羞成怒,买凶伤人!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

宁汐意识到他在故意套她的话,语气也变得犀利了:“那晚是战少晖设局引我过去,他灌了我酒,意图对我不轨,幸好后来我被一个朋友救了,否则坐在这里的就应该是战少晖了。”

“朋友?哪个朋友?”

男人在笔录上写了几句,又抬头问她。

宁汐不是特别想牵扯出战寒爵,那张照片曝光已经引起很多流言了,更何况他还有未婚妻宁洋。

轻咬着下唇,她倔强道:“总之那晚我被灌醉了,根本没有机会作案,与其在这里调查我,还不如去查打了战少晖的打手,我是清白的!”

“清白?”闻言,男人露出一抹冷笑,斜斜地望着她:“罪犯刚进来的时候,不都说自己是清白的?除非你交代究竟是谁救了你,我们核查完口供就可以放你出去。”

宁汐蹙眉:“我真的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砰!”

男人猛拍桌面,嗜血地盯着他:“宁汐,配合调查是公民的义务!我看你就是明知道那晚江南会所顶楼监控出了问题,所以才一而再的搪塞,实际上就是你让人打了战少晖……”

宁汐被吼得身体微颤,惊诧不已。

监控出了问题?

战寒爵做的么?

也对,他打战少晖那样的场景,自然是不能被外人看到。

一张白皙的脸颊不由浮现疲倦。

“你找到证据就告我吧。”宁汐双手扣在审讯桌上,心力交瘁:“反正你最多拘留我四十八小时,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的。”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男人露出更加阴险的冷笑……

宁汐还想再说点什么,可对方直接转身走了。

接下来的半天,宁汐见识到了软酷刑逼供。

大抵就是不给她水和食物,也不许她睡觉,在审讯桌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台灯,强光晃得她睁不开眼,却又不会留下任何外伤。

长时间的强光照射导致宁汐熬红了眼眶。

起初是不停流泪,渐渐地眼泪似乎流干了,眼睛就像灌了沙,摩擦着生疼。

她原本就有些感冒,这会被强光晃着眼睛,更加头疼欲裂。

“你们这是逼供!我要求找律师!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对我……”她朝着门口喊道,可身体却被拷在桌上,挣不脱。

门外,有其他的值班员听到宁汐的呼喊,走了过来。

“老陈,你怎么做会不会出事?”

“证据摆在眼前,她偏不肯把真相和盘托出,放心吧,这种罪犯我见得多了,不会有事的。”被叫做老陈的男人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可是……”

“我有分寸,死不了人的。”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四周再度安静下来。

宁汐熬得脑袋晕乎乎的,身体也逐渐发热,手脚提不起力气……

恍惚间觉得自己眼前产生了幻觉。

她竟然看到了慕宛白。

哗啦啦。

慕宛白端起一杯水泼在宁汐的脸上,高高在上又得意洋洋地盯着宁汐:“看你这副想睡觉的样子,我帮你醒醒神,怎么样,滋味应该很舒服吧?”

突来的冰冷,惊得宁汐一下子睁圆了眸:“是你?!”

啪嗒。

慕宛白顺手将强光熄灭。

宁汐瞳孔剧烈瑟缩着,已经习惯了强光,闭上眼隔了好一会才逐渐适应略昏暗的审讯室内灯光。

她这会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眼睛红红的,嗓音也哑得不行。

“果然是你们姐妹陷害我!慕晚瑜呢?她敢做不敢来么?”

慕宛白穿着蕾丝单肩小洋裙,手挎LV限量版最新定制包包,红唇妖娆,轻蔑地看着宁汐,宛若在看一只蝼蚁。

“我姐怀孕了,当然不可能来这种地方。”慕宛白一脸厌恶地盯着宁汐:“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把你身后的男人介绍给我,我可以考虑放你出去。

男人?

是战寒爵么?

慕宛白竟看上了战寒爵?

宁汐:“……做梦!”

“你以为你有的选择么?”慕宛白瞪着她,表情有些骇人:“你派人打了战少晖,战家不会放过你的,我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玩死你!”

“慕宛白,你真是太可笑了!”宁汐忍不住讥诮,连战寒爵的身份都不知道,还在这里叫嚣想让她介绍?她脑子进水了吧?

啪。

慕宛白突然狠狠甩了宁汐一记耳光:“你还嘴硬?”

宁汐被这一巴掌打得嘴里都是血腥味,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也不再去激怒慕宛白了,这女人真是神经病。

“原本还想放你一马,但你嘴既然这么硬,那就等着坐牢吧。”

慕宛白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

她拎着手包起身,又嫌弃地挥了挥手:“这里的空气质量真差,对了,你说你被关在审讯室,你儿子在外面会怎么样呢?”

宁汐猛地睁开眼,狠狠瞪着她:“不许碰我儿子!!”

“好好想清楚我的话,否则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慕宛白踩着高跟鞋咔噔咔噔走了,宁汐狠狠地攥紧了拳,齿冠紧咬。

慕宛白会对付宝贝么?

她会怎么做?

宝贝,她的宝贝……

宁汐心里着急的不行,可越是着急,越脑子乱糟糟的,意识也濒临涣散,嘴里呢喃着宝贝……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