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王宏艾米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宏艾米丽)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最新小说

穿越重生类型《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现已上架,主角是王宏艾米丽,作者“秋叶纷飞”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王宏拿起破球鞋,走到柜台前“阿姨,可以帮我保存一下吗?”“这只是一双普通的鞋,底子还裂了,你还要留着?”“它对我有特殊意义!”阿姨没有再问,回身拿过一块灰布,接过王宏的球鞋,包了起来王宏鼻子有些发酸,阿姨人不错,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这双球鞋付过六银币,转身大步往外走“王宏,等一下!”阿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存那个球鞋,忘了给阿姨钱,王宏觉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我忘了……

小说: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

作者:秋叶纷飞

角色:王宏艾米丽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秋叶纷飞”的新书《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这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手腕一翻,腿骨上的小刀刺入屠夫的脖子,拔出小刀,正要再刺,却见屠夫手中的大刀已经开始移动,赶紧跳到屠夫身侧,拔腿向矿洞深处跑去。屠夫手中大刀轰然落下,地面一阵颤动。这一刀砍空,屠夫并没有着急追杀王宏,嗜血的目光转向洞口,拖着刀一步步靠众人。咣当咣当,大刀撞击着石地,如无法逃避的丧钟…

我在魔法世界玩修真

第5章 苦战 免费在线阅读

王宏手中金色腿骨挥出,在屠夫肋下留下一道小小的血口。

这下敲击,王宏没打算把对方怎样,这家伙像肉山一般,厚厚的脂肪相当于一层铠甲,可以抵御绝大部分冲击,但对小刀的切割,却并没有抵抗力,鲜血沿着赤裸的身体流下,和身上别人的血混在一起。

王宏正要后撤躲避,却见屠夫高举大刀,似泥雕木塑一般。

被晕了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手腕一翻,腿骨上的小刀刺入屠夫的脖子,拔出小刀,正要再刺,却见屠夫手中的大刀已经开始移动,赶紧跳到屠夫身侧,拔腿向矿洞深处跑去。

屠夫手中大刀轰然落下,地面一阵颤动。

这一刀砍空,屠夫并没有着急追杀王宏,嗜血的目光转向洞口,拖着刀一步步靠众人。

咣当咣当,大刀撞击着石地,如无法逃避的丧钟。

村民们已经绝望,哭喊着,战栗着,有人抱头缩成一团,有人徒劳地扒着洞口的巨石,有人紧紧贴在石壁上,不敢动弹……

屠夫手中大刀呼啸着斩落,血肉横飞,尸横遍地。

王宏停下脚步,很想过去救人,可惜却没有办法。

屠夫很快杀光村民,怒吼一声,拖着刀向王宏冲来。

王宏似早已傻了,金色腿骨指着这边,身体一动不动。

屠夫冲到王宏跟前,手腕一翻,大刀抬起,正要举刀横斩,忽然一声怒吼,低头看向肚子。

金色腿骨已顶在他肚皮上,雪亮的小刀刺进他的肚子。

屠夫略一犹豫,大刀带着劲风斩出,却只斩到了空气。王宏已如兔子般逃开,逃入大厅,从地上接连捡起五根火把,插入身后的包里,继续猛跑。

屠夫重重的脚步声如影随形,一直在后面追着。

王宏已拿定主意,每次与屠夫交手,只打一下,不管是否给对方造成伤害,立即逃跑,即便屠夫被晕住,也要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才出手第二次,其实就是发觉屠夫被晕,立即转到对方身后,再捅一刀。

时间一点点过去,王宏凭着自己的速度和敏捷,不断消耗着屠夫,他自己已经精疲力竭,手中六瓶疗伤药全部喝完,五根火把,只剩下最后一根。

身后追他的屠夫有点惨,几乎成了血人,原来身上沾了不少村民的血,现在全部换成他自己的,每跑出一步,地上都留下赤红的脚印,手中大刀早已不再装逼般拖着,而是扛在肩上,一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王宏咬着牙猛跑几步,转过一个弯,扶着墙站住,不行了,实在跑不动了!

这屠夫是铁打的吗?身上被砍了二百多刀,血流了有一脸盆了吧?愣是不倒,真特么绝了!

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传来,屠夫的身影从另一截洞穴转出,看到前面站着的王宏,似被吓了一跳,脚步踌躇一下,取下肩上的大刀,用比步行快不了多少的步伐,慢跑到王宏跟前,奋力挥出。

这平平无奇的一刀,王宏竟没能完全躲过,胳膊上被削下一小块血肉。

王宏顾不得疼痛,金色腿骨对着屠夫头顶砸落。

啪,眩晕效果再现,屠夫愣在原地。

王宏实在无力转到对方身后,一只手抓住对方刀背,金色腿骨下压,手中发力一扯,竟将屠夫的大刀夺了过来。

他很想将大刀提起,怎奈太重,又用力过猛,大刀脱手飞出,当的一声,砸在石地上,溅起一溜火花。

屠夫醒转,发现手中没了大刀,眼神变得迷茫。

王宏又是一腿骨敲在他太阳穴上,屠夫发出凄厉的嘶吼,口鼻冒出一团团黑烟,身体砰然跌倒。

终于特么倒了,老子也快撑不住了!

王宏举起手中腿骨,对准了屠夫的心窝。

“咳咳咳……”

地上的屠夫突然咳嗽起来。

王宏有些无语,这特么是boss还是npc?死你就痛痛快快死,滴里嘟噜说一大堆,有个辟用。

“对不起……我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王宏冷冷看着对方,没有说话,你杀了这么多人,说几句对不起就没事了吗?要不是想了解点剧情信息,手中的腿骨加小刀早就捅了下去。

屠夫似乎已有些迷糊,眼神涣散,自顾自地说着。

“大主教告诉我……那个仪式可以让我获得勇气……大家都会喜欢我,不再欺负我……”

你丫两米多高,谁敢欺负你?

“……他们都嫌我长得丑……连爸爸妈妈都不喜欢我……”

“……我只想让大家喜欢……不知道会这样……”

屠夫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低到微不可闻,眼睛依旧睁着,却没了粗重的呼吸。

王宏下意识地将手伸向屠夫的颈部,只是轻轻一按,立即缩了回来,心中暗骂自己缺心眼,一个游戏,这样的探测有个毛用!

都怪这里太真实,话说现在我是什么状态,还能回去吗?

如果真像屠夫所说,他倒是一个可怜人,只是杀了这么多人,即便是无意,也该付出代价。

歇了一会儿,身上的力气恢复得差不多,王宏给屠夫搜了个身,这家伙脸上疙疙瘩瘩的,即便口袋比脸干净,也应该有些东西吧?怎么能一个铜币都没有呢?

王宏抱着颗粒归仓的原则,掏了一遍附近所有人的口袋,令他没想到的是,竟然得到二十八银币,七十铜币,银币都来自于四个巡逻队员,村民身上只搜出了铜币。

对于这样的事,王宏没有丝毫负罪感,原来玩游戏,杀怪不就是为了获取经验和金钱吗?

甭说这种事,到人家家里,转着圈翻箱子的事也没少干。

收集完钱,王宏扛着大刀,恋恋不舍地往外走,巡逻队员身上那些装备,真让人眼馋,可是搜罗出去,肯定会有一大堆麻烦。

身上这件已经很难解释,再有第二件,闹不好会引来杀身之祸。

考虑再三,王宏最终还是脱下皮甲,扔在地上,手里有了钱,还是自己买吧,为一件衣服犯险,不值得。

来到入口,王宏取下大刀。用这把刀,能不能挖开这些巨石?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17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