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许锦叫我大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锦叫我大白)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最新小说

小说《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是作者“叫我大白”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许锦叫我大白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万里白云飘,晴日阳光正好哗啦一声,许锦拉开窗帘,让和煦的日光暖进房间,把明媚请进窗看着等身镜子里面剑眉星目,英俊潇洒的少年一身流畅丝滑的肌肉线条在阳光下微微发亮,既有健美的体态,肌肉又不显得赘余,再加上清亮帅气的面庞,简直就像是神话中的太阳神许锦不由自主的比了个大拇指,亮出嘴里闪亮的白牙“一年了,终于练出来了,这个世界男人的身体素质真是太差了,回想起来刚开始的那段时间真是练的我要死要活啊……

小说: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

作者:叫我大白

角色:许锦叫我大白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作者是“叫我大白”。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你的数学听不懂吗?”“也不能说听不懂吧,只能说如观天书。”“那……”苏沐瑶顿了一下,悄摸的深呼吸一口,拿出浑身演技表现出一个玩笑随意的样子:“我数学还挺好的,要不要我教你啊?”闻言,许锦睁开一只眼睛,楞楞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苏沐瑶,突然想到好像上个学期去静姐那里看成绩的时候她的高数好像一直都是9…

女尊:从调戏女流氓开始

第05章 安蝶,你真该死啊 免费在线阅读

在高数老师的讲课声中,许锦迷迷糊糊的捱到了下课,听到一半就感觉莫名其妙起来。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数学这么深奥的学科啊?为什么我感觉老师就用1+1=2推出了火箭怎么造啊?”

被数学折磨的崩溃的许锦趴在桌子上,浑身上下的力气都用来补充死去的脑细胞了。

“许锦同学,你不走吗?”收拾完东西的苏沐瑶盯着他的侧脸问道。

许锦眼睛也不睁,随意道:“你先走吧,我休息会,我感觉上堂数学课比跑十公里还累。”

“你的数学听不懂吗?”

“也不能说听不懂吧,只能说如观天书。”

“那……”苏沐瑶顿了一下,悄摸的深呼吸一口,拿出浑身演技表现出一个玩笑随意的样子:“我数学还挺好的,要不要我教你啊?”

闻言,许锦睁开一只眼睛,楞楞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苏沐瑶,突然想到好像上个学期去静姐那里看成绩的时候她的高数好像一直都是98-99分左右。

牲口竟在我身边!?

(牲口:指数学可以考满分的一类奇妙存在)

猛的支起身体,双眼一亮:“请务必教教我我,班长大人!我真怕今年高数又挂科啊,数学老师都说我的试卷那分数真捞不起来,不能说错的太多,只能说根本没对的啊。”

“那咱们就约个时间?周末上午去图书馆怎么样?”苏沐瑶压制住心底的兴奋,说道。

“完全没问题,八点吧,我正好晨练一路跑过来,正好十公里的运动量。”

“嗯,那行。”苏沐瑶点点头,随后沉吟一秒,咬着下唇道:“那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许锦摇摇头:“不行,我今晚说好了要回家给安蝶做饭。”

他突然感觉安蝶这个名字有点被占便宜啊,不行,得回家找个机会骂她一顿。

“安蝶?是女生吗?”苏沐瑶挽了挽耳边的金发下意识道。

“额,她是我青梅,从小我们两家是世交,我父母出车祸去世后,我就住到她家去了,她的母父常年在外面旅游,所以她要回家我就要回去给她做饭啊。”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家里的事。”苏沐瑶歉意道。

心里实则在无数遍重复“他和别的女孩同居了,同居了,同居了……”

许锦道:“没事,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再等会到了下班高峰就打不到车了。”

“哦哦,那你先走,先走……”苏沐瑶心不在焉的抱着自己的包,一个人痴痴的发愣。

再回过神,许锦已经跑出了教室。

……

“师傅去东街市场。”

许锦光速的打到车,在后座靠了下来。

他知道安蝶还有不短的时间才下课,所以他就打算先去买菜再去接她。

“小伙子,去东街买菜啊?”司机大姐看着后视镜里美得不像话的许锦,下意识吞了口口水,心里想着晚上回家让家里那口子多来两次。

“啊,对,去买菜。”许锦的脖子靠着后座,眼睛盯着车顶,心里盘算着今天晚上除了麻小要不要再加一个菜。

“东街那边很乱的,什么地痞流氓,什么小混混啊经常在那附近晃悠的,你这么漂亮的小男生自己去那里怕是不安全哟。”

“没事,我买个菜就走,绝对不会往人少的地方走的。”

“嗯,听说那附近有些专门抓你这种漂亮男孩的,已经失踪好几个了,警察查了挺久也没发现什么。”

“这么吓人?那我不去了,改去西边那条蓝昌河吧。”许锦闻言,当机立断道,当下就让司机改了道。

“啊?也行,不过你不是买菜吗?”司机大姐疑惑后面小伙的脑回路。

“嗯,今晚本打算做小龙虾的,现在去蓝昌河下地笼等一个小时应该能凑几盘菜。”

“蓝昌河有龙虾?”

“不不不,蓝昌河没几只龙虾,但是我知道旁边的芦苇丛里有一条小沟,那里面龙虾都泛滥了,我早就打算着去那抓一次龙虾了。”

“还有这回事?那抽空我也得去看看。”

“您是不知道……”

……

许锦下了车,不禁感慨城里消息最灵通的人群一定是出租车司机。

看着不远处蓝汪汪的大河,许锦抬腿走去,心里不免赞叹自己的谨慎:

“我都这么小心了,肯定不可能出什么意外了吧。”

去那边的门卫室找保安大妈租了二十个地笼借了个桶还有一堆猪肺,给了一百块钱,一个人就抱着一堆地笼,提着个大红桶走向了自己的秘密捉虾地。

在密密麻麻的枯黄芦苇丛里放好了二十个地笼,里面装上保安室大妈提供的猪肺。

便拍打着身上的草屑出来了。

坐在边上的土堆边上玩了会手机,许锦再次走进芦苇沟,在里面窸窸窣窣的忙活半天,再出来时,天色已经昏暗。

此时的许锦袖子裤腿上沾满泥巴,漂亮的脸蛋也有着点点泥腥。

手里提着满满的一个大桶,里面足足装了半桶多的小龙虾,还放着一双塞着袜子的鞋子。

另一只手拉着二十多个泥乎乎的地笼光着脚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去找了个水龙头冲了冲身上的泥点并清洗干净地笼,还了地笼之后便抱着大桶打上了一个出租准备去接安蝶了。

……

今天的安蝶上课被老师扔了四根粉笔头,因为她总是走神,走神也就算了,还盯着窗外傻笑。

此时下课的安蝶依然注意力不太集中,走路都好几次差点撞了电线杆。

旁边她的舍友看不过去了,拉拉她的袖子:“安蝶,你今天不对劲啊?在想什么事啊?电线杆子都撞不醒你。”

多次提醒后,安蝶终于从视线朝天,一脸痴相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

“啊?什么怎么了?没怎么啊。”安蝶一脸呆萌样。

“别装了姐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找男朋友了,你告诉我,找了个什么样的,我不嫉妒你。”

“哎呀,真没什么,你就别管那么多了!”安蝶打算一装到底。

“行吧,那我就不问你了,不过你好自为之,别让男人影响了你拔剑的速度。”

“嗯嗯,小悠你放心好了。”安蝶敷衍道。

过了一会。

“诶,小悠,我记得你家里不是很有门路吗?”安蝶突然说到。

李悠悠警惕的看向她:“你想干嘛?我告诉你,那些非法的是不行的噢。”

“哦,那就算了。”安蝶一下子泄了气。

李悠悠震惊:“卧槽,你还真要干什么坏事啊?姐妹劝你迷途知返,放下屠刀,远离毒品,禁止走私啊。”

安蝶胡乱的挥挥手:“哎呀,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是想问问你那有没有什么c药th水之类的。”

这一发言直接把李悠悠震的说不出话来了,看着安蝶那张脸,直到把她盯得通红。

“不是,姐妹,咱们窈窕男子,淑女好逑啊,你可别用一些奇怪的方法啊,三年起步我跟你讲。”

“没有,我这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能不能弄吧?”话也说开了,安蝶干脆就摆出一副你爱咋想咋想,能办事就成的态度。

“嗯……这个还真能弄,不过我肯定还是不能给你。”

“切,跟你说那么多干嘛,白费口舌。”安蝶嗤了一声,转头就走。

“哎哎哎,别走啊,虽然姐妹不办事,但姐妹对你的爱情是真的好奇,给我看看呗,啥大宝贝能把我们班的高冷女神迷到另辟蹊径了?”李悠悠一脸好奇的冲上来。

虽说是好奇,但其中也是混着一种奇怪的感情。

就是我怕姐妹过不好,又怕姐妹开豪车的那种纠结感。

总结:长得不好看劝和,长得好看劝分。

李悠悠心道:“要是那男人长得太好看,我说什么也要让我的好姐妹“迷途知返”!”

安蝶被她缠的不轻,再加上心里也有一丝想要炫耀一下许锦的想法,于是就装着很不耐烦的样子:“好吧,好吧,就给你看一下,不要太羡慕了,我怕影响我们的姐妹感情。”

心里则是道:“羡慕嫉妒死老娘吧!”

说着就在手机相册里翻了起来,许锦洗澡后拍的,健完身浑身湿透拍的,睡觉时拍的……

翻了半天,安蝶有些汗颜:“平时的我这么变态吗?怎么一张家居装都没有?怎全是不能给姐妹看的福利啊?”

“嘿嘿,姐妹,怎么找这么久,不会是找网图了吧?就算你没有我李悠悠也不会笑话你的……”

“找到了!”安蝶突然找到一张立刻点开给她看,照片里的男生虽不动,却一下子止住了李悠悠的话。

她看到了一张围着围裙顶着油烟开窗时的男孩,似乎感受到有人在拍他,那回头的惊鸿一瞥。

一张十分漂亮的脸蛋,既有男生的秀美,又有强大的自信,还有女生的阳刚,那时的男孩额角沁出细密的汗水,微眯双眼,脸蛋潮红,更添了一份贤夫良男的贤惠和成熟的妩媚。

咽了好几口口水,李悠悠不敢相信的颤颤巍巍的说道:“姐妹,你实话告诉我,这真不是你找的网图?”

安蝶快速收回手机,仿佛让她多看一眼都是自己的损失。

“你见过这么真实的网图吗?而且你看旁边的柜子上还摆着我和他的合照呢。”

李悠悠终于缓过意思来,音调升高了八百度:“不对,姐妹,这意思是,你们现在是在同居?”

“嗯呐,我们都同居好几年了,平时都是他给我做饭,叫我起床,今天早上也是他送我来的学校。”

安蝶一脸淡然的说着,其实心里已经高兴坏了,她就喜欢看李悠悠那种嫉妒羡慕到不知所措的样子。

“什么?这么说你的起居都是他在照顾的?”

“嗯,怎么了?”

“不是,姐妹,让一个大男人照顾你,你身为女人不会觉得没尊严吗?不会觉得难受吗?”

“不会啊,我觉得很有尊严。”

李悠悠重新组织语言:“不是,我是说,你真不会觉得失去自由吗?就你一个大女人和他住一起,生活起居都由他决定,你真的不会觉得失去自由吗?”

“不会啊,我很自由。”

“扪心自问,你真的觉得自己快乐吗?”

“快乐,快乐的不行。”

李悠悠见她油盐不进,恨铁不成钢的道:“姐妹,你要懂得爱惜自由,女人的自由就这么几年啊,以后就要为生活奔波了,你真的忍心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由?”

安蝶快憋不住笑了,摆摆手道:“姐妹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悠悠一下子定住,张了张口,似有千言万语到了喉咙,最终却咬碎了一口白牙:

“这大宝贝让你得到了?安蝶,你真该死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46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