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卫琬殷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卫琬殷霆)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最新小说

小说《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卫琬殷霆,文章原创作者为“卫琬”,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第16章当初卫辞书刚来此地任职时,想必是急于立足,得了周家不少好处,才定下这门亲事现在用不着周家了,就想一脚踢开卫琬笑笑,道:“卫大人注重颜面,又要好名声,怎会明目张胆地悔婚”漪兰半晌没回答卫琬回头去看她时,见她神色有些挣扎,便道:“你不愿说就罢”漪兰以前是在徐氏和卫琼琚身边伺候的,对此事当然知道些内情后漪兰还是开口道:“二小姐说……

小说: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

作者:卫琬

角色:卫琬殷霆

小说《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推荐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卫琬”。文章精彩截取如下:那眉峰修长入鬓,阖着的眼弧仿若水墨一撇,神韵斐然。月色蔓延至他颈边,衬出颈上很明显的喉结,喉结下的衣襟交叠整齐,即使经过一番打斗,也不见分毫松散凌乱。非礼勿视啊卫琬,越是好看的东西越危险啊你懂不懂……正思索间,又有两个杀手,强弩之末,想杀进马车来。卫琬一惊,靠在男子身后,男子随手将原剑送进他们身体里…

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

《医女风华:督主大人缠我上瘾》精彩章节试读 免费在线阅读

柔和月色下,男子的半边脸颊被月光镀亮,卫琬看着,不由愣住了。

杏眸薄唇,鼻梁高挺,堪称妖孽!

这长相,就算是在现代,完全不输任何偶像男星!

她本以为,传闻中冷血无情、残酷杀戮的大都督,长得是极为彪悍。

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会是这样一个出尘绝艳之人。

那半张脸却是丰神俊朗,胜过千雕万琢的无瑕翡玉。

那眉峰修长入鬓,阖着的眼弧仿若水墨一撇,神韵斐然。

月色蔓延至他颈边,衬出颈上很明显的喉结,喉结下的衣襟交叠整齐,即使经过一番打斗,也不见分毫松散凌乱。

非礼勿视啊卫琬,越是好看的东西越危险啊你懂不懂……

正思索间,又有两个杀手,强弩之末,想杀进马车来。

卫琬一惊,靠在男子身后,男子随手将原剑送进他们身体里去。

马车走走停停,出松林之时,卫琬看见,即使他杀人,眼里也是如水般温润悯人。

侍卫当中,有几人中毒,也有几人受伤。大家找了个视野开阔之地,停下来休整。

卫琬靠在马车上休息,她本不想管,可身边男人却开口道,“你替我的人解毒疗伤,我送你至家门。”

之前约定的,他们只送卫琬进城即可。可从城门到卫家家门,还有一阵子的路。

眼下这里离进城已经不远,后面应该不会再有杀手好潜伏,等进城以后就更安全了。

既有马车坐,她当然不想走着回去。卫琬想了想,遂接受了殷霆的提议。

更何况大都督本就知道她懂医理,若见死不救,只怕……

侍卫的毒气入体不深,卫琬施以针法,配以清毒药丸,不多时可见好转。

而受伤的侍卫更加好办,撒上止血的药粉即可。

这些侍卫对她仍是防备,可态度已然好转许多。

耽误了一会儿,大家继续上路。

卫琬本以为等到了城门脚下过后,要花点时间去敲门,然后等守城的士兵去通报以后再来打开城门。

可没想到,远远就见城门洞开,笼罩在一片明亮温黄的火光中。

城内掌管行省的首脑官员们齐聚在城门处,等着马车缓缓驶近。

卫辞书也在其中。他身为布政使左右的参政,是掌管行政的二把手。除了行政,还有掌管司察和军政的官员全部都在。

侍卫抵达城门,其中一名官员笑呵呵地上前,拱手作揖,道:“大都督夜抵小城,下官恭候大都督,小城不胜荣光。”

朝廷将地方区域划分得很清晰,一共十三省,省内十三州。而此城便是行省内的首府州城,若这也是小城,那其它各州都不用排上号了。

卫琬就算不知道这些,也知道州府官员们对他,算是恭敬之至了,不由微微侧目。

光火下,他的侧脸轮廓更深邃清晰了两分。他戴着乌纱冠帽,额上整洁,双眉修长而清远,油黄的光泽像淬了一层脂,投映在他脸上闪闪烁烁。

他半低着眼帘,遮掩了眼里深浅细碎的光,身形不动时,便像是一幅没有瑕疵的油画。

在半路上时,卫琬便已经揣测到,大抵京里来视察的便是此人。

看样子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位高权重一些。

大都督,是掌管一朝军事生杀大权的人物?

殷霆问卫琬:“你家在何处?”

话语一出,众官员才得知,原来马车里还有一人,就是不知是何方神圣,大都督竟要送他回家?

这样的场面,虽然过于招摇了些,可是对于卫琬来说,并非全无好处。

因为卫辞书在外面。

她要在卫家稳住,老夫人靠不住,现在有外力助她一把,何乐而不为?

卫琬应道:“我住在东城卫府。”

外面的卫辞书端地一震。那声音有两分耳熟,而且说的东城卫府,除了他家,还有第二个这样的地方吗?

卫辞书细想那声音,不难就想起来,像卫琬的声音。

他不由抬头朝马车看来,正逢殷霆撩起帘子对外吩咐去东城卫府,卫辞书是看得真真切切,马车里和大都督坐在一起的女子,可不就是卫琬!

殷霆带着护卫亲自把卫琬送到了家门口。

卫琬从马车上下来,殷霆坐在马车里未动。

卫辞书看向卫琬的眼神,万分复杂。

卫琬抬起头来看见了他,温和地唤一声:“爹。”

卫辞书点点头,语气与之前的漠不关心甚至有一丝厌恶大不相同,像个慈父般询问:“怎么归家这么晚,去哪儿了?”

卫琬道:“今日开祠时不见我娘的牌位,所以出城去祭拜了我娘。”

卫辞书连忙上前朝马车揖道:“小女无状,唐突了大都督,还劳烦大都督亲自送回,下官实在惭愧。”

“卫大人生了个好女儿!”

随后马车调了头,缓缓驶离了卫家门前。

卫辞书目送着马车离开,回头来时神色莫定地看着卫琬又问:“你怎么会和大都督在一起?”

卫琬道:“家里马车路上颠坏了,偶遇上他,就一起回来了。”

今天一直到天黑,都不见卫琬回来。老夫人心烦没有问起;若是卫琬一夜未归,到明日徐氏反倒有话来教训,因而徐氏当然不可能派人出去找卫琬。

徐氏听说卫辞书回来了,忙不迭地出门来迎,正准备把白天祠堂里发生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一番呢,没想到抬眼看见卫琬,当即就尖着嗓子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到城外去了么,城门早就关了,你怎么回来的!”

卫琬看了一眼巷弄里的马车影子,悠悠道:“自是有人送回来的。”

“谁送你回来的?”徐氏咄咄逼人,循着看去一眼就看见还没走远的马车,顿时来兴道,“是不是那车送你回来的?车里是个男人?夜黑风高,你们孤男寡女,能做个什么勾当?才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了!”

那声音在安静的夜里醒耳得很。

卫辞书生怕被还没走远的马车里的人听到,恼怒地一手肘把徐氏往门里推,推得她在门口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徐氏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卫辞书。

这时巷弄里的马车蓦然停了下来。

那微沉悦耳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巷弄里响起,十分清朗:“卫大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