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晨唐凝霜(无双仙婿)免费阅读无弹窗_无双仙婿叶晨唐凝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无双仙婿》,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叶晨,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叶晨唐凝霜。简要概述:“杀你?我还怕脏了自己的手!”叶晨一脸冷漠地看向他他倒是没想到,唐琦明的胆子,比他想的大多了!也蠢多了!他该不会以为,这样一顿威胁,就能够让他反悔吧?“叶晨,你,你不敢动我的!你要是动了我,唐家不可能再接受你!”“唐凝霜更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哪怕从叶晨口中听到了否定的答案,唐琦明仍然觉得,自己从头顶凉到了脚心他能够感受得到,叶晨他,是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不,他不敢的!今天这么多人都知道他到了这……

小说:无双仙婿

作者:叶晨

角色:叶晨唐凝霜

现代言情小说《无双仙婿》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晨”。精彩内容:恨么?恨。但叶晨的脸上,只有浅淡的笑意,“司徒少爷,想好了?”就这时,司徒玄越嘎的一声,又抽了过去。“父亲!”司徒北山暴躁了。他的鞋底,距离叶晨的脸只有一厘米!他真想一脚踹出去,踹碎了叶晨的头…

无双仙婿

第6章 突然之变 免费在线阅读

这一瞬,现实与记忆,几乎重合。
叶晨忘不了。
家里破产那一天……司徒父子像鬼子进村一样,狂笑着,嘲讽着,变着花样的羞辱叶晨一家。
他踩了狗屎,在叶晨的脸上碾来碾去……还说物尽其用,擦鞋底狗屎,就是叶晨的价值。
恨么?
恨。
但叶晨的脸上,只有浅淡的笑意,“司徒少爷,想好了?”
就这时,司徒玄越嘎的一声,又抽了过去。
“父亲!”司徒北山暴躁了。
他的鞋底,距离叶晨的脸只有一厘米!他真想一脚踹出去,踹碎了叶晨的头。
可他不能。
他忍着杀心,要扶起叶晨,还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脸,“叶晨,都是误会,你手下留情,让我爹醒过来……”
“滚。”唐凝霜上来,一把扯开这厮,有些担忧的看着叶晨,“没事?”
叶晨浅笑一下,拍了拍唐凝霜的小手,便冲司徒北山说,“跪在家门口,抽自己一百个嘴巴。”
“抽够数,够诚意了,你爹就醒了。”
“媳妇,咱走。”
望着‘夫妻’二人的背影,宴会厅内,鸦雀无声……这狼狈,是司徒家该承受的?
众人心中,仿佛有一座巍峨高山,轰然倒塌。
“少爷,要不……”
司徒北山的心情,没人能理解……他哑着嗓子,声如枯枝摩擦,“等我抽够了耳光,再说其他。”
“照顾好我爹。”
“对了。”
“派人盯住叶晨,随时向我汇报他的去向……再调查清楚,这小子一身邪术,哪来的。”
不接触,没触碰……忽然让自己跪了,忽然让老爹抽了!
这什么手段?
司徒北山脑细胞死了上亿,也没想明白。
唐凝霜也想不明白……
街上,她推着叶晨,无视路人充满‘流言’的目光,时不时的,趴在叶晨的耳边窃窃私语。
“跟你,我哪敢有秘密啊。”叶晨玩笑着,说出心声。
他摘叶飞花似的,两指在半空一拈……看着,三根手指间什么也没有,实际上,有一股无形之气萦绕着。
叶晨没戏弄丫头。
他点上了一根烟,嘬一口,冲三指处一吐……就看那轻柔烟雾,无比乖巧的,摆成了爱你的样子。
“真恶心。”唐凝霜见了‘烟雾爱心’,也感受到了心上人的坦诚,欢喜的不行。
可这女人,却无比嫌弃的说,“这么油腻,一会儿把环卫阿姨招来,冲你喷洗洁精。”
叶晨笑了,“憋坏了,冲我撒气?”
唐凝霜真憋坏了。
要是不忍着,以她那性格,唐家二爷出来搅局的时候,她就要骂街了。司徒北山摔了心上人,那她得掏刀。
带着不忿,唐凝霜说道,“今天对叶家格外重要……我不能抢你风头,弱你的势。”
叶晨乐了。
他真搞不清,自己有什么好……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唐凝霜,“霜儿,你就没一点怨?”
“你二伯可把话挑明了。”
“你呀,得受委屈。”
唐凝霜又不是傻子,也看出了二伯有篡权之心……她知道,自己会成为二伯发难的由头。
她和叶晨在一块……铁铁是要被针对。
就算父亲维护也没有用。
不顾家族兴衰的维护女儿,唐守业一定落人把柄。
可唐凝霜不屑一嗤,伸出手掐住了叶晨的耳朵,没使劲儿却凶巴巴的,“我受一点委屈,就揍你。”
“去哪?”
巅峰陨落的叶晨,尤其敏感的感受到了唐凝霜‘凶巴巴’话语里的温暖。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叶晨看见一间广告小店,一指,“去那店,做个宣传广告……小人报仇不隔夜,司徒家不灭,我不痛快。”
“怎么,你真想七天灭了司徒?”听到叶晨报仇之心急切,她心有担忧,出言劝阻。
“那可是司徒……喏。”
唐凝霜抬手一指长街,毫不夸张的说,“整个城市的霓虹,有一半亮着司徒的颜色。”
“真的。”
“你从唐家入手,先拉一丢丢资金支持,再和司徒掰腕子。”
在她心里,叶晨就算是瘸了残了,也是令人仰望的存在。
被家族排、打压也无妨。
再刁难再打压,她也是唐家人,总能替叶晨争取一些资源。
用一时之辱,换叶晨东山再起,值!
她能,也愿意忍。
但,叶晨不愿意。
巅峰跌落……叶晨感受过了那份彻骨的冰冷,他不可能让唯一给他温暖的女人,受一丝丝委屈。
……
楼下。
叶晨坐在轮椅上,看着主楼前那块刻着‘妙手回春’的观赏石,他不自觉的笑了,“就因为,我父亲说了一句‘皮肤是屏障,吸不了太多养分’,我家,没了。”
唐凝霜看见了笑脸,却切肤之痛的体会到了叶晨心中的悲凉。
她忘了‘刁蛮’‘毒舌’,解开了背上系着的画轴,缓缓展开……只看妙手回春,青春永驻八个大字,歪歪斜斜的烙在纸上。
画轴,是广告店里买的,字是叶晨亲手写下的……大小姐非要背着,cos一波古代侠女。
可现在,侠女变成了温顺小娇妻。
她走向一颗歪脖子树,把画轴挂上去,边问叶晨,“就在这摆摊?用不用,吆喝两声?”
叶晨目不斜视,盯着属于叶家荣耀的观赏石,淡声道,“让司徒北山来吆喝……告诉他,司徒家覆灭第二弹,来了。”
第二弹……唐凝霜麻了。
覆灭司徒家,是动画片吗?
路人听见这样的话,怕是要笑掉了大牙……放眼凤城,谁敢惹司徒!
偏偏,叶晨敢!
司徒家族的名声不是闹着玩的。
司徒北山一“吆喝”,凤城大小官员,商贾之流,纷纷放下手中‘八个亿’的生意,马不停蹄的赶来!
刺啦。
刺啦。
豪车,一辆接一辆的,停在叶氏大厦门前……不多时,观赏石前像车展一样,挤满了豪车。
司徒北山,姗姗来迟。
他一下车,呼啦一下子……数百辆豪车,车门齐刷刷的打开。
“司徒少爷。”
“司徒先生。”
平日里的商界大佬们纷纷出来迎接司徒北山,可见司徒家族风光无限……
就是红肿的脸蛋子,泛紫的嘴唇,让这风光多了一些别样的味道。
跪家门口,不敢懈怠的抽了自己100个耳光。
父亲醒了。
司徒北山的杀心,也更浓了。
他持单刀,杀人的姿态,走向了叶晨,狞笑着说,“来,使邪术,让我跪!”
“威胁我!”
“拿捏我!”
“叶晨,你来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5:02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am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