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希雾裴荆州(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黎希雾裴荆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黎希雾裴荆州,《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武侠修真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欢喜婆婆》第一季播出后口碑和收视都很优异第二季成了风台赞助的重点项目网上把预热宣传得做得十分到位,不同于第一季录完在风台特定时间播出,这次宣传最大的噱头就是采用实时直播的方式,把婆媳关系真真实实的呈现在观众面前跟上一季一样,一共四组嘉宾第一组嘉宾是退圈有二十余年的青衣演员闵涵蓉,儿媳陶晶是钢琴老师二十年闵涵蓉前参加香江小姐选美活动,顶着香江小姐冠军头衔出道,先后……

小说: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作者:闻轻

角色:黎希雾裴荆州

强推热门武侠修真小说《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闻轻”。书中精彩内容是:”裴荆州:“我没吃。”黎希雾:“……”还以为真是担心她饿着,就记住了她在台上随口应的话,果然是她想太多了。裴荆州再次进厨房之前提醒她:“先把脸上的妆卸了。”黎希雾想起来今晚上场之前,特意给自己画了一个小烟熏妆,她自己还挺满意的,毕竟这样的妆容平时用不着,难得化一次…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

白月光的照片 免费在线阅读

在节目现场说回家要吃宵夜?

黎希雾很确定自己没说过这话。

但是……

导演说过这话。

当时她顺口接了,还是因为她走神,导演替她打圆场才那么说的。

黎希雾些微讶异,但也坦白说:“我当时是顺着导演的话说,录制节目之前,我已经吃过晚饭,现在不饿。”

裴荆州:“我没吃。”

黎希雾:“……”

还以为真是担心她饿着,就记住了她在台上随口应的话,果然是她想太多了。

裴荆州再次进厨房之前提醒她:“先把脸上的妆卸了。”

黎希雾想起来今晚上场之前,特意给自己画了一个小烟熏妆,她自己还挺满意的,毕竟这样的妆容平时用不着,难得化一次。

黎希雾没去,反而问:“这妆容不好看吗?”

裴荆州:“好看。”

黎希雾:“那为什么要卸掉。”

裴荆州啧了声:“看着碍眼。”

“这么多眼也看了,不差这一会儿,等睡之前再卸不行吗。”她说。

裴荆州:“随你。”

说完,他转身进了厨房。

黎希雾心情还不错,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喜欢跟裴荆唱反调,照这样继续作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这婚就能顺利离了。

还能拿到韩千叶那四亿。

想想都美好。

她去沙发边坐下来,打开电视。

找一部最近的热播剧,再打开裴荆州给她的那盒小饼干,悠闲又惬意。

十几分钟后,厨房里传来裴荆州的声音:“黎希雾,进来。”

黎希雾放下小饼干盒子,踏进厨房:“什么事?”

厨台上放着两碗刚做好的热干面,裴荆州让她拿一碗出去,黎希雾碰了一下碗边就把手缩回:“太烫。”

裴荆州看她:“碗是隔温的,那碗也是你的。”

黎希雾笑:“我又没说要吃。”

裴荆州气笑了:“黎希雾,你可以再娇纵跋扈一点。”

“可以啊。”黎希雾指着那两碗热干面,颐指气使的语气:“你,把这两碗面端出去。”

裴荆州:“……”

黎希雾就是想继续唱反调,跟裴荆州说的话对着干,惹他烦了才好呢。

这么想着,忽然腰肢被掐住。

不待她反应过来,裴荆州上手脱她衣服,黎希雾摁住他作乱的手:“这里是厨房。”

裴荆州神情晦暗不明:“既然你不想吃面,那就吃你好了,就在这,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黎希雾脖子发热,脑海里走马观花似的闪过零碎画面……

和裴荆州结婚三年,她对裴荆州了解不少,不轻易胡来,可他一旦胡来,这四百平的大平层都嫌小。

怕他真的胡来。

黎希雾服个软:“我吃。”

裴荆州哼笑了声:“果然是没吃晚饭,说话都没力气。”

黎希雾:“……”

服软总是没错的,裴荆州没有再乱来。

吃完面,黎希雾没再看电视,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继续去磨D香水品牌,争取在戚总下通牒之前,顺利给季为零拿下这个代言。

放弃季为零是不可能的。

季为零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崽,如今事业正是上升期,各方资源递进的时候,她一定要稳住季为零的后续资源,只要季为零在明年开春之前跻身二线女艺人,公司的地位就能稳住了。

裴荆州也在忙。

连着接了两个电话。

彼时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

裴荆州忙完见黎希雾还没回房,坐在那发语音,耐心十足又满是奉承,听得出来对方应该是个大品牌方,不然不至于她态度这么好。

他抬脚走过去,沉声叫她:“黎希雾,睡觉了。”

黎希雾头也不回:“你先睡。”

裴荆州俯身,拿走她手机:“你自己看看时间。”

黎希雾注意到墙上挂钟的时间:“才十一点。”

裴荆州:“才?”

黎希雾不是轻易发脾气的人,就算裴荆州抢了她手机,也不会轻易生气,站起身来看着他,商量的语气:“一个小时可以吗?我明天还要早起去见品牌方。”

其实已经聊完了。

她刚跟品牌方发了个明天见的表情包,裴荆州就把她的手机拿走。

裴荆州转身进卧室,丢下一句:“看你表现。”

两人的卧室很大,足有七十平左右,黎希雾的衣帽间就占了很大面积,外面还有一个大阳台,陈列摆设都是按照黎希雾喜好来的,裴荆州从不过问这些。

哪怕她换上粉色床单,他也照睡不误。

这样迁就的程度,还得是她因为这张脸,他看着她这张脸就不会生气。

其实有时候黎希雾挺想见一见他,她想看看,两人长得到底有多像,让裴荆州那么爱白月光……

……

翌日。

阳光穿透靠窗的鱼缸,宛如淡金色极光洒落在旁边大理石地砖上。

黎希雾腰腿酸软起床,看着衣冠楚楚准备出门的男人:“裴荆州,你还是人吗。”

说好的看她表现。

她昨晚表现那么好,还是被他啃得渣都不剩。

都说男人在床上的话不可信。

在床下的话也不可信。

裴荆州的脸色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戴上名贵腕表,淡声提醒她:“是人,也是你男人。”

黎希雾:“……”

她才起来,然而裴荆州已经准备出门。

她拖着酸软的身体,去了盥洗室,出来的时候以为裴荆州已经走了,谁知他还站在那。

她忽视他的存在,转过身又去衣帽间换衣服。

出来之后,裴荆州仍然站在那。

裴荆州问她:“好了?”

黎希雾疑惑:“四哥在等我?”

裴荆州:“不然呢。”

黎希雾想到刚才慢吞吞的速度:“我慢成这样你都不催我,四哥还挺绅士。”

裴荆州勾唇:“你慢不怪你,怪我。”

回想起昨晚的黎希雾:“……”

终于捯饬好,黎希雾跟着裴荆州出了门。

他带她去吃早餐,这次去的是另一家餐厅,一如往常点了粤式早茶。

之后裴荆州让司机送她去了公司,走之前叮嘱她:“今晚回家。”

特意的叮嘱,总让黎希雾感觉自己像个不爱回家的街溜子,而裴荆州正是她那操心的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