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天路(天路天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天路天路)天路天路最新章节列表

最具潜力佳作《天路天路》,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罗子良夏雨婷,也是实力作者“金鸡纳霜”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欧阳凌菲、韩静、吴海霞三人正狐疑不解,却看到罗子良在饭馆门口探头探脑的“在这里”吴海霞忙摇手“你们有什么麻烦呀?想请我吃饭就直说,我会同意的”进来的罗子良笑道“不是,刚才这里真的有三个小混蛋在骚扰我们,现在跑了”韩静弱弱地说她也想不明白呀,刚才那三个人像粘皮糖一样,撵都撵不走,就在刚才,却像是老鼠遇到了猫一样,大门都不敢走,从后门跑了,怎么回事?韩静她们不明白,就连那个叫小海的年轻人……

小说:天路天路

作者:金鸡纳霜

角色:罗子良夏雨婷

经典小说《天路天路》是网络作者“金鸡纳霜”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几个女孩子很兴奋。她们把器材放入一辆车子里,这时候,罗子良才知道路边停放的宝马车是她们的。然后一起往哪家打得野猪的农户走去。“大哥,我想买你打得的这只野猪,你看怎么样?”在一幢木房前,罗子良问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

天路天路

第013章深夜被袭 免费在线阅读

“切!就你懂。野猪又不是重点保护动物,再说,这里的野猪危害庄稼,我听海霞说,她们这里经常有人打得到呢。”欧阳凌菲也插着话。

“行,我这就去买,你们告诉我是谁家?”

“我们也去。”几个女孩子很兴奋。

她们把器材放入一辆车子里,这时候,罗子良才知道路边停放的宝马车是她们的。然后一起往哪家打得野猪的农户走去。

“大哥,我想买你打得的这只野猪,你看怎么样?”在一幢木房前,罗子良问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

“也行,五百块。”那个汉子看了看罗子良,开口说道。

地上放着的野猪看样子得有几十斤,罗子良想也没想,就马上从钱包里掏出五张大票子,递给了他。

那汉子怔了怔,他没想到来人这么痛快,但既然同意了就把钱接了过来。

罗子良一只手提着一只五六十斤重的野猪,很轻松地和三个女孩子一起往回去,把它放入那辆宝马车的后厢里,骑上摩托,一行人去了毫角村吴海霞家。

几人来到吴海霞家里,她老爸看到罗子良单手轻松地提着一只小野猪,震惊地说:“罗乡长,没想到您臂力这么强呀?”

罗子良不置可否地笑道:“吴支书,我也就是朵罗镇的人呀,从小就干活,有点蛮力……”

吴支书似信非信,当下也不说什么,高高兴兴地烧水,准备烫野猪了。

吴支书活了几十年,做支书也十几年,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自己小女儿带来两个年轻漂亮女孩子,他就看出来不简单,人家有钱不说,举手投足之间说明其家境不一般,。

能结交这样的人,可是不容易,昔日孟母三迁,不就是让孩子有个好的结交么?于是,专门留在家里,给这几个外出采访的孩子准备饭食。

如今看到年轻有为的罗乡长经常往自家跑,和女儿有说有笑,更是喜上心头,至于排查低保户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不在乎了。

吴支书和罗子良两人对清理猪都很有经验,这地方,农村家家户户年年杀年猪,所以,从农村出来的男人,技术虽然比不上专业屠户,但还是能算过得去。

没几下,就把小野猪都清理好了。

吴支书说:“罗乡长,您来亲自撑勺?”

罗子良也不客气,好久没吃过野猪肉了,心里早按耐不住,问明了欧阳凌和韩静两个人也吃辣椒以后,就切了一把干辣椒,拍了几瓣蒜,把灶里的火烧旺,倒上植物油,倒入切好的野猪肉。

“嗞、嗞、嗞……”

厨房里响声一片,引来了几个聊天的女孩子。

“罗乡长,看你的架势,有点大厨的味道。”吴海霞笑道。

“火烧那么大,锅里都冒烟了,还大厨呢,别白瞎了这么好的野猪肉。”欧阳凌菲马上唱反调。

罗子良热得满头大汗,闻声笑道:“你懂什么呀?野味要爆炒,这样才没有腥味,你们等着吃好了。”

“罗大哥炒菜的样子好好帅哟……”韩静双手相叉,放在胸前,一脸陶醉的样子。

罗子良听到她嗲声嗲气的声音,两腿一软,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灶台上。

他急忙定了定神,不敢分心,在烟雾与蒸汽中,不停翻炒着。

忙碌过后,端菜上桌,众人拿筷子一偿,味道果然香脆。吴支书还专门到村小卖部买来了啤酒和饮料,吃得欢声笑语。

直到晚上九点过钟,罗子良才告辞出来。

吴支书本来还想让他带半边野猪肉回乡里吃,但罗子良拒绝了,说欧阳凌菲和韩静两人过来是为他干活的,却让支书费心照顾了,留在这里招待她们吧。

他骑着摩托车,行驶在没有行人的乡村小道上,天空一片漆黑,两边的山林在微风的吹佛下,沙沙作响,猫头鹰发出婴儿般的叫声,特别瘆人。

雪亮的车灯在弯弯曲曲的路上左转右边,晃来晃去,路上不时跑过老鼠,有些老鼠胆大地转头瞪视着,一双小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惨绿色的光茫。

出了毫角村,经过拉坝村的时候,忽然,罗子良发现在一个弯道位置,路中间横放着几条碗口粗的杂木,这些树木的树枝乱七八糟,摩托车根本跨不过去。起初他还以为是谁丢在这里的,就下了摩托车,跑去把树子搬开。

才搬开一条,他忽然听到身后有响声,就转过身来,发现五六个人影把他围住了!

由于摩托车的车灯只照着路上的树枝,后面和两边各站两个人,但看不清面貌,依稀辩别出年龄,都是十五、六岁,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棍子。

罗子良怔了怔,他刚到巴台乡不久,怎么会跟这些小孩子有仇?

“你们想干什么?劫财?”罗子良淡淡地问。

这些少年不搭话,黑暗中互相看了一眼,就提着棍子挥了过来……

电光石火之间,罗子良快速地从其中两个中间穿插过去,到了他们的身边,连环腿一踢,那两个少年就来了个啃吃屎,倒在路中间。

剩下的少年呆了呆,他又趁这些人愣神的功夫,伸手把靠近他两边的少年手中的棍子猛地一拉,两人撞在了一起,顿时眼冒金星,摇摇晃晃地摔倒在地,手中的棍子也到了罗子良的手上。

最后还站立的两个少年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罗子良手中的两条棍子闪电飞出,砸在奔跑的两人小腿上,只听到两声“唉哟”,那两个少年滚在地上抱着腿不停叫唤!

看到转瞬之间,自己一方六个人就被放倒,那些躺在地上的少年再也不敢动,一张张小脸紧张地盯看着走向他们的罗子良。

“你们为什么要拦劫我?”罗子良平静地问。

他的声音虽然没有怒火,但在黑暗中,听在少年耳朵里,却有些阴森。在巨大的差距面前,一切装逼都无所遁形,何况这些只是未经人事的少年?

“是海龙叔让我们来的,他只是让我们揍你一顿,并没有想抢你的东西……”其中一个少年马上就说出了真相。

“海龙是谁?”罗子良问。

“就是韦海龙,我们都是拉凤村的。”另一个少年连忙说。

罗子良恍然大悟!

那老小子还真是手眼通天,早上刚让人停了他的低保金,晚上他就叫人来教训罗子良了,如果用这份心机去挣钱,也不至于落魄如此吧,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点都不假。

不过,他低估了罗子良,以为只是一个身单体弱的书生。却不知道朵罗镇的罗家可是一个武术世家,家族中随便一个人出来,虽然不能说身怀绝技,收拾三两个同龄人不成问题。

罗家原来是外省人,在旧社会的时候,有罗家子弟打死了财主恶霸,然后家族里十几户就迁到了本县的朵罗镇。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分成了二三百户,形成了罗家寨,在朵罗镇都挺有影响力的。

虽然罗家对子弟约束极严,但林子大了什么鸟就有了。

在罗子良的父亲一辈中,出了一个霸王级的人物,罗代豪。这个罗代豪年轻的时候,可是整个唐平县年轻人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到处惹事生非,经常有抬着被打得浑身是伤的人的担架前往罗家寨讨说法。

没办法,家里只好把他送去当兵。在当特种兵的几年里,他还拿到过全国散打冠军。本来可以在部队当教官的,但又因为惹事,只好转业。当初分到了公安局作一名刑警,可他不愿意受到约束,辞职自己做生意了。

因为胆子大,还真让他成了气候,如今是唐平县本地最大的房地产商了,负责小半个县城的旧城改造。如今,他也搬进了县城居住,很少回罗家寨了。

说起罗代豪这个人,是因为他是上一辈罗家子弟的比武冠军,而罗子良,不但书读得好,武功方面也是这一辈的佼佼者。

现在罗子良也懒得和这些未成年人计较,教训了他们几句,就放走了,自己也骑着摩托车回了乡政府。

前后一个礼拜左右,吴海霞她们就把全乡各村领取低保户都采访完毕,汇报到了罗子良那儿。

罗子良又把下面申报低保户的人员名单给了她们一份,让她们再去采访那些准低保户。

“凭什么我们要给你白干活呀?”欧阳凌菲不满地说。

刚开始的时候,她和韩静两个千金大小姐一时好奇,也为了寻找刺激,所以情绪饱满,但时间一长,也就索然无味了。

“喂,难道你们就没有一点社会责任感吗?”罗子良义正词严地说。

“社会责任感?那我们也可以做其他事情的,为什么要去做你安排的工作?”欧阳凌菲叫道。

“哈,就算是你们帮我的忙还不成?”罗子良说。

“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八杆子打不着,五百年前也不是一家。”韩静在一边撇了撇嘴。

“这个……”罗子良无语,只好摸了摸鼻子。

“菲菲、静静,你们不是也愿意来这里实习的么?再做几天也就完了呀。”吴海霞忙打圆场。

“谁说愿意来这里实习了?”欧阳凌菲瞪了吴海霞一眼,对罗子良说,“想要我们帮你干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要有所表示才行。”

原来是讲条件呀。

“想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不违法乱纪,我都答应。”罗子良很干脆。

“条件嘛,有三个,但我们还没想好,你先答应。”欧阳凌菲一脸狡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