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朝拜神剑仙陈枫苏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万族朝拜神剑仙)万族朝拜神剑仙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万族朝拜神剑仙)

小说《万族朝拜神剑仙》,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陈枫苏城,文章原创作者为“陈枫”,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第10章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在颤抖包括府主因陈枫的妖孽而颤抖!在濒临被杀势反噬的情况下,竟然以杀入剑,领悟出剑势要知道,陈枫连一套完整的剑技都没有修炼过,严格来说,连剑者都称不上,只能算是一名武者但此刻,他却直接领悟剑势,可称剑士仙剑宗是剑修宗门,门下弟子数千,若是算上那些学府,弟子更是数以万计,然而这数万弟子中,真正能领悟剑势,能称之为剑士者,不说万里挑一,绝对也是千……

小说:万族朝拜神剑仙

作者:陈枫

角色:陈枫苏城

小说推荐小说《万族朝拜神剑仙》的作者是“陈枫”。梗概:徐常青摇头道:“陈枫是学府弟子。”“也是苏家的低等下人。”慕容北冷冽道。“数日前,我便解除了陈枫兄妹低等下人的身份,他们兄妹,早已和苏家没了关系,还有,浅语并未嫁入慕容家,非你儿媳,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苏武冷冽的看着慕容北…

万族朝拜神剑仙

《万族朝拜神剑仙》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1章 免费在线阅读

学府卫军人数不多,只十七人。

却尽皆元武境,不弱学府长老,乃是守护学府的最强力量。

原本只听命府主一人,但府主让之听从徐常青调遣,保护陈枫安全,自然不会违背徐常青的命令。

“徐常青,此乃我慕容家和苏家的家事,仙剑学府有何资格干涉?”慕容北直视徐常青道。

徐常青摇头道:“陈枫是学府弟子。”

“也是苏家的低等下人。”慕容北冷冽道。

“数日前,我便解除了陈枫兄妹低等下人的身份,他们兄妹,早已和苏家没了关系,还有,浅语并未嫁入慕容家,非你儿媳,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苏武冷冽的看着慕容北。

苏浅语都被逼到服下绝生丹,他还想着妥协,就不配为人父。

再说陈枫。

且不说陈枫的天赋若妖,乃是扳倒慕容家最大的希望,也是为浅语报仇的希望,就凭浅语对他的感情,苏武就不会坐视不管。

“苏家不是你的一言堂,否则你一言解除所有下人的身份,苏家还如何发展,这种不利于苏家发展的决定,我不同意。”苏城道。

他很清楚陈枫那低等下人的身份有多重要。

那是让仙剑学府无法插手的重要理由,他决不能松口。

他和陈枫的恩怨已经结下,如此妖孽不趁早扼杀,后果不敢想象。

“我觉得苏城能够代表苏家。”慕容北道,苏浅语未入慕容家的门,这个儿媳身份的确难以确定,除非,苏家认可。

而这,是诛杀陈枫唯一的理由。

他只能支持苏城。

“我才是苏家家主!”

苏武冷冽的看着慕容北,旋即满眼隐寒的盯着苏城,“身为苏家长老,却越权行令,家法不容,即刻起,剥夺你苏家长老身份,逐出苏家,永世不得回族。”

“我不尊!”

苏城冷喝,“独断专权,你不配为苏家之主!”

周围,诸多苏家武者已经汇聚,不少人附和苏城,这些时日,他们已经决定站在苏城这边,此刻哪还有选择。

苏武看着那些苏家武者,竟有过半附和苏城。

“看来你的速度很快啊,这是迫不及待想坐上这家主之位了?”苏武冰冷道。

“苏家不需要独断专权的家主,也不需要不识大局的家主,苏家若是继续由你为主,迟早迎来灭族之危。”

苏城直视着苏武,冷冽道:“为了苏家,只能让你退位。”

“请家主退位!”诸多苏家武者附和。

苏武扫视那些人,隐寒的眼中杀意难掩,“我倒想看看,谁能将我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

“即刻起,我为苏家之主,慕容家主,可愿助我诛杀苏家乱徒?”苏城看向慕容北道。

“乐意效劳。”慕容北怎会拒绝。

一挥手,慕容家所有武者全部扑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陈枫。

慕容北知道苏城想要什么,苏城也知道慕容北想要什么,两人一拍即合,直接咬定一个理由便出手。

“叛乱者,杀无赦!”苏武肃杀道,脸上满是杀意。

他不介意苏城有野心,也不在乎苏城有些小动作,但此刻公然叛乱,且联手慕容家,他怎会容忍。

最重要的是,浅语被逼到服下绝生丹,慕容家是罪魁祸首,苏城也算帮凶。

他要报仇!

“保护陈枫!”望着慕容家那些武者朝陈枫杀来,徐常青低沉喝道。

“徐常青,此乃苏家之事,你学府有何理由插手?”慕容北狰狞的盯着徐常青。

“苏家,我只认苏武,既然苏武解除了陈枫下人身份,那么此刻,陈枫就是学府之人,谁敢伤之,徐某必杀!”徐常青坚定道。

“苏家,我只认苏城,杀!”慕容北肃杀道。

噗!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只见一道剑芒闪烁而过,冲在最前面的一位慕容家武者,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咽喉便被割裂。

一剑封喉。

“慕容家,我要你们陪葬!”

只见浑身萦绕着黑芒的陈枫,好似入魔般咆哮杀出,那恐怖的杀势,令慕容家诸多武者只觉心底发寒。

特别是看到陈枫那双漆黑冰冷的眼眸,仿佛没有丝毫感情,唯有冰冷的杀意,更是让人灵魂悸动。

杀!

此刻的陈枫,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杀!

杀尽慕容家所有人,为苏浅语报仇!

“杀了他,不惜一切!”慕容北狰狞的盯着陈枫,论杀意,丝毫不比陈枫弱,只是没有那股恐怖的杀势。

他肃杀而出,却被徐常青挡住。

慕容家其他武者,同样被学府卫军阻挡,根本无法靠近陈枫。

诚然,慕容家和苏家都是临安城大家族,族中不乏一些强大的元武境,但他们对面的十七人,可是学府卫军。

何谓学府卫军?

那是有实力守护学府的力量,哪怕临安城诸多家族联手,也有一战的可能,又岂是一个慕容家就能撼动的。

然而,慕容家杀不到陈枫面前,但陈枫却是主动出击。

一剑在手,剑芒倾洒而下,伴随着璀璨的杀气光束,几名慕容家的武者便被封喉绝杀,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

这一刻的陈枫只想杀伐,屠尽慕容家所有。

他虽没有修炼剑技,但炉火纯青的基础剑式,加上此刻疯魔般的杀势,甚至比诸多剑技都要恐怖。

每一剑扫出,必将封喉,犹如杀神凌尘。

昨日的陈枫就能诛杀灵武三重的慕容修,如今有杀势的增幅,他的剑,便是普通的灵武四重都能封喉诛杀。

咻咻咻!

又是好几道剑芒闪烁,又是数位慕容家武者被陈枫封喉。

蹭蹭蹭。

到最后,慕容家诸多武者都惊恐而退。

看向陈枫的目光就像是看到杀神般恐惧。

难以想象,他只是灵武一重境?

非凡的命魂,加之领悟的杀势,竟能增幅如此恐怖的战力,能够跨越三重境的鸿沟而杀敌?

最恐怖的是,他施展的还只是基础剑式。

这简直无法想象。

“杀了他!”

慕容北疯狂咆哮着。

还有苏城。

他甚至都不想对付苏武,让所有人都朝陈枫杀去。

陈枫的恐怖超越想象,让他都感到恐惧。

如此人物,越妖孽就越得死。

“杀!”

见慕容家和苏城等人杀意决然,徐常青自不会留情,喝令十七卫军不必留手。

有徐常青和学府卫军的守护,真正的强者根本杀不到陈枫面前去,而其余灵武在陈枫面前,根本毫无战力可言。

一时间,慕容家和苏城一脉,反倒是死伤惨重。

这让慕容北和苏城都是满脸铁青,神色难看到极点,随即便是决然般狰狞,像是要拼尽一切诛杀陈枫。

轰!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闯入苏家,犹如一阵飓风般呼啸而来,顷刻间降落到正殿中。

赫然正是府主。

他将卫军交给徐常青保护陈枫,自然对陈枫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当他得知苏家的消息,得知陈枫竟然领悟到杀势时,再度震骇到极点。

昨日塑造非凡的双生命魂,今日又领悟杀势。

这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莫说这临安城,甚至的仙剑宗,就算是放眼整个苍地,他也没见过如此妖孽可怕的存在。

那一刻,他便做出了某些决定。

一定要交好这陈枫。

他看了眼陈枫,然后看向倒在地上,似乎已经没了呼吸和生机的苏浅语,快步来到近前,仔细查探起来。

“府主!”

徐常青当即看向府主,神色狠狠一颤,如果说整个临安城,还有谁能保苏浅语不死,唯有府主。

因为府主不仅是临安城最强之人,更懂丹道。

苏武也看着府主,一张脸上满是期待。

整个战场都因府主的到来短暂停下,不,准确的说,有一个人没停,那就是陈枫,此刻的他,仿佛已经被杀势左右,只剩杀伐。

杀敌不止,不尽不休。

府主的神色有些难看,他快速翻出一枚丹药,为苏浅语服下,然后凝声道:“生机还未流逝一空,她还有一口气,但还生丹能否保住她性命,还得看她自己。”

还生丹,一听就是解药。

若是苏浅语刚刚服下绝生丹,府主还有十足的把握驱尽毒素,但时间耽搁的太久,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只能留一线希望。

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陈枫!”

听闻府主的话,苏武急忙朝陈枫喊道,还有徐常青,如果苏浅语还有求生的意志,一定是陈枫。

但此刻的陈枫根本不听到外界的声音,完全陷入绝对的杀伐中。

他周身萦绕的黑芒不断侵入体内,他的肌肤,他的面容,都开始变得漆黑无比,特别是那双眼眸,漆黑可怖,好似魔化般。

“不好,他要被杀势反噬。”徐常青神色骤变。

势之力量万千,而杀势绝对是最恐怖的,这种势能最大程度的增幅战力,却也是最难掌控的。

如果无法掌控杀势,反被杀势反噬支配,将沦为只知杀戮的行尸走肉,彻底没了自己的意识。

“此间之事我已知晓,陈枫乃我学府弟子。”府主眼眸微沉,随即看向慕容北。

“府主,陈枫破坏苏家和慕容家联姻,逼死我儿媳,此事,是我慕容家和苏家的家事,还请府主莫要插手。”慕容北道。

虽说他和苏城联手,也很难穿过学府诸强而诛陈枫。

但此刻的陈枫,有种将被杀势反噬的趋势,只要继续杀下去,他的杀势越来越强,就越容易被杀势反噬。

一个被杀势反噬,失去意识的杀戮工具,即便再妖孽,也没了价值。

“苏家,我做主。”

苏武肃声道:“还有,我现在正式告诉你,苏浅语永远不会嫁入慕容家。”

“你说了不……”慕容北还想说什么。

轰!

轰!

两道爆响几乎同时传出。

其中一道是府主,他不再废话,作势就欲出手击退所有人,稳住陈枫杀势。

而另一道,则是从陈枫身上爆出。

只见看似将被杀势反噬的陈枫,身上突然传出一声剧烈爆响,旋即整个人的气势为之暴涨。

灵武二重!

他竟然在杀戮中破境。

而这不是最恐怖的。

真正让诸人色变,为之震怖的是,陈枫的剑渐渐有剑气纵横,而且那些剑气不是任意肆掠,随着陈枫的剑而动。

剑过留痕,剑气蕴藏着一股势,所向披靡。

“剑势!他以杀入剑!”府主颤声道,顿时止步。

所有人俱皆神颤!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